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驸马接招:刁蛮公主嫁到

更新时间:2019-10-07 08:06:57

驸马接招:刁蛮公主嫁到 连载中

驸马接招:刁蛮公主嫁到

来源:微小宝 作者:玫瑰小团团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宋 人气:

火爆新书《驸马接招:刁蛮公主嫁到》是玫瑰小团团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宋,书中主要讲述了:飞扬跋扈的绸司大美女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死了。 不不不,这只是个俗套的开始。 绸司回到了千年以前成为公主,撞上了荒唐的一场皇庭大戏。 手握兵权的驸马,诡异的皇帝小哥哥,各种王妃后宫伦理宫斗,整个人都囧了。 这和剧本不一样哈! 绸司反而轻松起来,好人不容易,这坏女人嘛,还是挺拿手。 吃吃酒,摸摸手,顺便打打小朋友。 一位皇族奇葩的传奇人生就此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世上最狗血的事情就是,当你以为你是最特别的存在的时候,突然又发现原来你不是一个个例。   绸司凭着这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历史长河里的诗句,直接脑补出了一场穿越者互相残杀的狗血大戏来。   最后她暗暗在心里做了决定,不做“抢风头”的出头鸟,要做就做“本分”的坏女人。   捏着对方的命脉,在可劲儿的打压,想想都是热血沸腾。   “公主,这儿的桃花可真是漂亮。”   这个桃花祭举办的地点是在一片野生的桃花林内,位于一个小山丘,桃林里面还特地建造了凉亭供人休息,不得不说这地方还真的是一处让那些文人骚客趋之若鹜的雅致之地。   绸司看着那些桃花,还有那些个谈笑风生的书生小姐们,心里腻味的要命。   这些女人一个个的矫揉造作,男人们也是个个酸的要命。   正好这时候一群人在那边斗诗,做的都是一些酸诗,听的绸司牙齿都要倒了一片。   这时候正巧有一个白面书生在那边吟诗,“桃源仙子不须夸,闻道惟裁一片花。”   “好诗好诗。”一群人都十分捧场的在那边称赞恭维着。   绸司听了冷笑,直接跑到那些人面前,说道,“本公主今天诗兴大发,也来即兴一首。”   众人都是一愣,然后就听到绸司说道,“十里桃林人面红,愚姐呆瓜一片从,叽叽喳喳闹不休,堪比鸡鸭忙捉虫。”   一众附庸风雅的人全都傻了。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这公主实在骂他们吵闹和那些鸡鸭无甚区别。   “俗不可耐!”有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不过这人说完就藏在了人群里,大概是怕绸司事后追究。   绸司冷眼扫了这些人,看他们个个表情不满,她心里就高兴了。   “桃花,命令公主府的人,将这里所有的桃花都给本宫摘走。”   “是,公主。”在经历过御花园辣手摧花的事件之后,桃花对公主这种命令是一点都不惊讶。   很快那些跟着来保护绸司的仆从们,就开始粗暴的摘花,一树桃花,随便摇一摇,花瓣就飘落一地,瞬间一片粉色花海变成了光秃秃的枝丫。   那些个来参加桃花祭的文人墨客们看着痛心疾首,却又碍于公主的身份,只能任由这片漂亮的风景给糟蹋了。   绸司看到自己成功拉了一大波的仇恨值,心情极好。   “桃花,摆驾,回府。”她袖袍一挥,到有几分女王的架势。   绸司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她这一趟却是将一片桃林整个毁的面目全非。   她是在一群人的低声咒骂声中离开的。   “公主,那些人可真是虚伪,还自称什么君子,有什么话都不敢当着公主的面说,都是一群背地里嚼舌根的小人。”桃花放下车上的小窗帘,一脸不屑的说道。   绸司这会儿整个人都坐在雪白狐皮铺成的马车里,身上盖着锦被,手里捧着暖炉。就算是这化雪的时候,她也一点感觉不到冷意。   “一群鸡鸭而已,何必介怀。”绸司嘴巴恶毒的说道。   桃花觉得很对,就笑着应和。   这边她们前脚刚回到公主府,那边公主府就被人送来了一大堆的书信拜帖。   而这些书信都是给驸马的,所以宋谈谙刚从朝堂回来,就看到了一大堆的信件堆放于书桌。   他翻开粗略看了一下,字字句句都是在指责公主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还称驸马夫纲不振,任由公主在外为非作歹,不知羞耻。   这桃花祭其实就和一些府邸举办的赏花宴有几分相似,一般去的都是一些男未婚女未嫁之人,所以桃花祭也有寻觅良人的意思。   而绸司身为公主却跑去掺和一脚,甚至还败坏了大家的雅兴,弄的这些人都怒了,自然也就在谴责信上面暗喻公主不守妇道,已婚了还跑到桃花祭窥视男人。   宋谈谙将那些信件丢到一边,淡淡的开口,“零一。”   随着他声音落下,一个人影突然闪身出现在了屋里。   “零一参见王爷。”   “说说吧,桃花祭公主都干了什么?”   零一是宋谈谙的暗卫,自从绸司到了公主府,宋谈谙就让零暗中盯着绸司。   等到零一口述了之前在桃花祭发生的事情之后,宋谈谙微微皱眉。   早就听说公主胸无点墨,没想到在那么多文人墨客前,她居然还敢作出那种烂诗,这不是故意惹人嘲笑吗?   “愚姐呆瓜?鸡鸭?呵!”宋谈谙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这个草包公主还真是有点意思。   桃花祭历来都是一些文人墨客彰显自己才能的平台,每年大同小异也都是那么几首酸诗,有些文采的还会暗喻这朝堂内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而事实上,绸尚这个皇帝虽然不说有大功绩,却也是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根本没所谓的什么金玉其外这等事情。   绸司的这首烂诗,看似庸俗不堪毫无文采,但是直白点的去理解,不就是在暗骂闻人无病呻吟叽叽喳喳吵闹堪比鸡鸭吗。   他不禁摇头,有些莞尔。   屏退零一,宋谈谙命人送来制作灯笼的材料,亲自提笔作画,制作灯笼。   当一盏盛开的桃花灯笼制作完成,宋谈谙便提着这东西去了绸司所住的院落。   但当他带着礼物进了院落,却看到某人披着狐裘披风,正仰着头指挥一众人在干活。   这公主府冬天的时候,曾有人送了一份贺礼,就是一个巨大的冰雕凉亭。   这玩意儿虽然就只能维持一个冬天,但也是晶莹剔透美丽的很。   想这冰亭一直都是至于花池中央的冰台上面,周围气温低下,就是如今春暖花开,也没让这偌大的冰亭融化。   而如今许多人正将那些个桃花一层层的铺在了冰顶之上,不但如此,一些高手利用自己的内里凝结寒气,将那些桃花完全封在了冰块之内。   原先一座晶莹剔透的冰亭,如今直接点点粉意镶嵌其间,乍一看,如同桃花四处飘落,意境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宋谈谙单是看着现在初具成型的冰亭已经觉得美不胜收,又一想到夏天来临,冰雪融化,想来这满院子都该是美若仙境的花雨美景。   这般才是真雅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