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御君有术,重生嫡女不打折

更新时间:2019-10-09 16:27:39

御君有术,重生嫡女不打折 连载中

御君有术,重生嫡女不打折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佰千禾 分类:穿越 主角:花颜小姐 人气:

新书《御君有术,重生嫡女不打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佰千禾,主角花颜小姐,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四年筹谋,她为助未婚夫登上太子之位不惜散尽家财,成为举国笑柄,大龄剩女。原以为她的痴心付出会换来未婚夫无尽真情,却不想未婚夫在新婚之夜手执她人之手,并附送她一箭穿心之苦,火焚红妆之痛。 那一刻,她才明白,曾经的自己有多愚蠢,四年,她竟是为别人做了嫁衣。双眸似血,她绝望而不甘的合上双眸。 浴火重生,再睁眼,她回到了三月之前,她正值待嫁。 那么负她之人,是不是应该付出点代价? 比如未婚夫唾手可得的太子之位?比如闺中密友容颜尽毁?再比如折断她庶妹的锦绣良缘? 她是人人躲而避之的大龄剩女花颜,传言她生性彪悍、貌似夜叉却又极度恨嫁,试问天下间谁人敢娶? 可偏偏有那么一个人在她无助又失落的时候站在她身边对她温柔以待:你还有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公子此话何意?”一旁一直没开口的花雨此时却突然开口接了欧阳天麟的话。

从欧阳天麟一进门开始,花雨心头的小鹿便不停的乱跳着,谁叫欧阳天麟长了一副迷倒众卿的脸呢。

欧阳天麟转头看着花雨笑了笑,随后便胡乱调侃了瑞亲王几句。比如久闻瑞亲王是栋梁之材,今日一见,也就是个心胸狭隘,自我自大的家伙罢了。

“五弟,切莫随意议论皇室家族,这里没有外人就算了,若下次再这样口没遮拦,小心我告诉父亲家法伺候。”欧阳天青嘴里虽然说着责备的话,可是眼里却一点儿都没有责备的意思。

这话不过就是给大家提个醒,如今大家都是一家人,今日的话若是传出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哎呀,大哥说的是,是我逾越了。”欧阳天麟依旧满脸笑嘻嘻的,可看来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花五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道:“这里都是自己人,大家就当闲话家常了。”

瑞亲王的到来并没有打扰欧阳天青跟花颜的亲事,花五谷跟欧阳天青还有欧阳天麟商量好了具体成亲的日子,相谈甚欢之下花五谷更是挽留欧阳天麟在花府小住几日。

一箱箱的聘礼更是如流水一般搬进了花颜的院子,花雨看着堆在院子里的大箱子,嫉妒的牙根都是痒痒的。

“大姐真是好福气,能得少庄主这样的人疼惜。”花莹满眼羡慕的看着花颜的院子。

“哼,不过是嫁了个病秧子,有什么好羡慕的?”说完花雨仰着头气氛的走了,独留花莹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一旁花莹的丫鬟湛清看着走远的二小姐,心里叹了口气,轻声开口道:“三小姐,如今大小姐要出嫁了,作为姐妹,您是不是应该备份自己的礼物恭贺她?”这花家怕是要变天了,自己要多为三小姐打算才是,只有主子好过了,咱们这些做婢子的也才能好过。

花莹转过头看着花颜院子里堆满的彩礼,叹了口气道:“如今大姐什么都不缺,太贵重的我又送不起,我看我们还是靠边站吧。”

湛清轻声道:“三小姐,我们只是私下里送一些东西罢了,你与大小姐姐妹情深,送的东西不一定要多贵重的,只在一片心意。”

花莹听到湛清的话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于是拉着湛清快步回了自己的院子,要好好想想到底送大姐什么礼物才是。

这边花颜跟孟惜霜带着管家仔细清点着欧阳家送来的聘礼,花子楚在大箱子之间不停的穿梭着,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又摸摸那个。

惊叹声不时的蹦出一句,“啊,姐姐,这个好看,你看是白玉雕琢的莲花,还有一只蜻蜓立在上头呢!”花子楚小手轻轻摸着荷花上的苍绿蜻蜓,仿佛一不小心蜻蜓就会飞走一般。

花颜让冰清将玉莲花取出来放在桌子上,让众人观赏一番。

那是由一块纯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一朵睡莲跟一个莲蓬。莲蓬上恰好有一块青翠的青玉,雕刻师便雕琢成一只振翅欲飞的蜻蜓,栩栩如生。

“哎呦,这莲花雕琢的确实精致的紧呢,你看这蜻蜓,仿佛真要飞走了似的。”孟惜霜看着也不禁赞叹了一声。

花颜看着雕工精细的睡莲,又看了看一旁一眨不眨盯着看的花子楚,笑着问花子楚,是不是喜欢?

花子楚忙不迭的点着头,他喜欢这朵莲花,尤其是那上边的蜻蜓,薄薄的翅翼轻展,好像要随风飞走一样。

“那这个送给你了。”花颜疼爱的伸手摸了摸花子楚的头顶,满眼的宠爱。

上一世自己就没有好好的疼爱这个弟弟,这一世说什么也不能亏了子楚。

“这怎么使得,这是凌云山庄给你的聘礼,怎么能随便送人呢?”孟惜霜听花颜要将这聘礼送人,立刻出声阻止。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既然是给我的聘礼,那就是我的了,我爱送给谁便送给谁。”说着花颜将莲花推到花子楚面前,“子楚,一会儿跟娘亲回院子你就抱着。”

“谢谢姐姐!”花子楚高兴的看着花颜,小嘴巴顿时变得要多甜就有多甜。

“你这孩子,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小孩子心性,想什么就是什么。这是凌云山庄送来的聘礼,万不可随便送人。”孟惜霜还是不同意花颜将嫁妆随便送人。

又伸手戳了戳花子楚的额头,责怪他是个小麻烦精,总是给花颜找麻烦。

“颜儿想送人便送吧,虽说是送来的聘礼,可是现在已经是颜儿的了。既已是颜儿的,自然随她支配。”身穿一身白袍的欧阳天青带着辰战慢慢的走了进来,看着花颜的眼神格外温柔。

孟惜霜起身道:“子楚不懂事,还请少庄主莫要怪罪才是。”孟惜霜一句话便把所有的错都揽在了花子楚身上,这样花颜就不会在欧阳天青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花子楚毕竟还是小孩子,有什么错都不会太过怪罪他。可是花颜以后是要跟着欧阳天青过日子的,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就让自己的女儿跟欧阳天青之间产生嫌隙。

“伯母太客气了,即是颜儿的东西,我哪里又有怪罪的理由。”欧阳天青说完伸手摸了摸花子楚的头顶,眼里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不高兴来。

“谢谢姐夫!”花子楚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眼高兴的看着欧阳天青,一声姐夫叫的欧阳天青心里顿时艳阳高照。

“臭小子,瞎叫什么?小心我不给你这莲花了。”花颜因为花子楚叫欧阳天青姐夫小脸上一阵发烧,娇嗔的瞪了花子楚一眼。

“哎呀,好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都送给我了,就不能再要回去了。”花子楚吓得立刻一把将莲花抱在怀里,生怕花颜真的抢回去一般,这个动作逗得院子里的人都是笑出了声。

孟惜霜笑骂花子楚鬼灵精,吩咐一旁的管家,将清点好的嫁妆全部入库,这才找了个理由拉着花子楚走了。

临走时看着欧阳天青满眼温柔的看着女儿,孟惜霜眼里满是欣慰,只是希望花颜不要像自己一般就好。

花颜看着一直微笑的欧阳天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嘟着嘴道:“有什么好笑的?身体可好些了吗?”

欧阳天青喝着玉洁送上来的茶,轻声道:“已经好多了,我的身体就这样了,不好也不坏,颜儿不必担心。”放下茶盏,眼神温柔的看着花颜。

一众丫鬟下人看到这个情形,都默不作声的退的远了些,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花颜被欧阳天青的眼神看的一阵心里紧张,不过随后一想,自己都活过一世了,有什么放不开的。这样想着,顿时觉得心里好多了,气氛也不似刚才那般尴尬了。

“我给你把把脉吧。”说着伸手抓过欧阳天青的手腕,自己没看过心里总是放不下。

欧阳天青看着认真给自己把脉的花颜,好心情的翘起嘴角,低头凑近花颜,沉声道:“颜儿这么关心我,我真是高兴的紧呢。”温热的呼吸轻轻吹过花颜的脸侧,拂动一缕发丝,痒痒的。

花颜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次变得乱了起来,转头瞪着近在咫尺的欧阳天青,嘴上强硬。说自己才没有关心他,只是医者父母心,自己对所有的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

欧阳天青听过之后眼里立刻浮上一抹伤心,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还以为在颜儿心里自己是不一样的呢,真是伤心啊。

花颜收回把脉的小手,道:“嗯,看来少庄主真的是没大碍了,都有心情想一些有的没的了。”纤细的小手端起茶盏喝了口茶,不看欧阳天青。

欧阳天青看着花颜的小模样轻笑出声,伸手很自然的拂开花颜耳际的碎发,“你呀,就不能让我得意下吗?”低沉的嗓音甚是悦耳,听着说不出的舒服。

花颜被欧阳天青的动作惹得彻底羞红了脸,轻轻拍开他的大手,抬眼四处看了看,还好下人们都去干活了。最后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坐的离欧阳天青远了点儿。

欧阳天青看着花颜一脸正经的绯红小脸,笑道:“你我本就是未婚夫妻,怎么?我帮我未来的妻子拂发,还要受礼法的约束吗?”

以前虽然也在山庄见到过花颜,可是那时只是觉得花颜是个小女儿罢了。没想到越是深里的接触,越让欧阳天青心里欢喜,这个小女人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撩拨着自己的心弦。

花颜瞪了欧阳天青一眼,道:“既然你我就要成亲,就要更该守好规矩才是。还请少庄主回吧,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不要见面了,一直到下个月十六成亲时我们再见吧。”

说完花颜起身招呼一声送客便回了屋子,哼,总是占自己的便宜,这下让你看不到,看你还怎么作怪。

凌云国有个规矩,那就是只要是定下的亲事,男女双方便不能再见面,直到成亲为止。

欧阳天青看着消失在门口的那一抹淡粉衣裙,心里不禁苦笑,唉,自己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