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帝姬重生:三流演员的逆袭

更新时间:2020-03-25 08:06:19

帝姬重生:三流演员的逆袭 连载中

帝姬重生:三流演员的逆袭

来源:微小宝 作者:枕松月 分类:穿越 主角:赵清懿陈雅 人气:

《帝姬重生:三流演员的逆袭》由网络作家枕松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赵清懿陈雅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宋徽宗的掌上明珠,自幼博学能文,书画双绝,世间男子皆倾慕好逑,岂料红颜薄命,再次醒来时,却成了一位籍籍无名的三流演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是你啊,我们还真是有缘。你好,第五次见面,我叫李溪莛。”男子含笑走近,高高壮壮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李溪莛见她怔忡不语,在她眼前挥了挥手,“还没睡醒?” 赵清懿眨了眨眼睛,好似重新活过来了一般,灵动的眸子缓缓上移,落在面前男子的脸上。 李溪莛眉头微挑,总感觉这个女人双眼迷茫,视线的焦点根本不在自己身上,他无所谓地笑了笑,“好好表现,竹笛改天再还你。”旋即洒然转身,又跟导演交代了几句,大意是别对赵清懿太凶之类的话。 “行了,别看了,赶紧谈戏。” 导演斜了她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他拍戏时,最讨厌这些塞进来的花瓶角色,以往都会严厉拒绝,可赵清懿却是制片方和影帝余彦明共同举荐的。他没办法将她撵出去,却也没必要和颜悦色。 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都明白,女演员想要迅速上位,靠的就是长相和身材的优势。当她的靠山新鲜劲儿一过,谁还把她放在眼里? 赵清懿浑浑噩噩地跟在导演身后,走出去没几步,又按耐不住心中好奇,徐徐转身,遥望着那辆渐行渐远的黑色商务车。 她总觉得,那女子也于此时倚靠在车窗上,默默地注视着自己。 “看什么看,李总有女朋友,你没机会了。”导演哼了一声,冷冷地甩下一句话,“王婧蓉知道吧?!你跟她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在谈戏的过程中,赵清懿如失了魂儿般呆呆坐住,不管导演和编剧说了什么,她都点头答应。 只因她见过那个女子后,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那对漆黑瞳眸下的哀伤。那哀伤好像幽深湖底的暗潮,汹涌澎湃,于无声无息间将赵清懿吞没,浪尖中裹杂着带有锋锐棱角的碎片,在她的心里一下接着一下地切割着。 她从未见过那种哀伤到了极致的眼神,也从未有此刻这般感同身受过。仿佛那个女子所经历的一切悲凉,都毫无保留地浸润在了她的身上。 王婧蓉,王婧蓉。 她在心中默念着那位女子的姓名,随后收拾心绪,缓缓抬头,恰好这时导演冷着脸问了句,“懂了没?能不能演?” “当然。”她不假思索道。 导演扬起下巴看着她,“时间紧迫,我们不能陪你试戏,给你两个小时做准备,过了就拍下一个镜头,制片方给你定的片酬是八千,但这里我说了算,没过的话……” “分文不取。”赵清懿淡淡道。 虽然她刚才精神恍惚,可导演和编剧说了什么,她还是隐隐约约记了下来。 她的第一场镜头,便是她所饰演的孝明王皇后,与男一号饰演的赵匡胤初次见面,在后者的要求下,端坐于古琴旁,弹奏了一曲《阳春白雪》。 通常而言,演员在弹奏过程中,只需在古琴上动动手指,做做样子,在镜头给出特写时,别犯低级错误,别让外行挑出毛病来,就算大功告成。至于后期如何配乐,那跟演员也没什么关系了。 赵清懿之所以一口答应,其想法也十分单纯:她想弹琴。 惟有十指翻飞在七根琴弦间,沉浸在清新流畅的旋律中,她才能挥去脑海中的杂乱思绪,涂抹掉那对忧伤瞳眸在心头刻下的一道道浅痕。 王婧蓉,五年前从影视学院毕业,原本资质平平,能力低微,只能接演一些难上荧幕的烂戏。 但近一年内,却以其哀绝忧郁的气质,精湛无比的演技,不辞劳苦的精神,迅速占领了各大新闻的板块头条。 可谓红极全国,既是票房的保证,也是影片质量的保证。还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未满三十岁的双料影后。 如此光辉闪耀的一线女明星,也难怪会和帅气多金的李溪莛情投意合。 赵清懿坐在椅子上化妆盘发时,默默回想着有关于王婧蓉的相关记忆,想知道她的更多信息。只可惜,前身只关注豪门阔少,只关注那些能让自己纳阴乘凉的大树,对前辈的成绩和表现听而不闻。 再加上李溪莛为人低调,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前身也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这位阔少的花边新闻,是以王婧蓉在赵清懿的记忆中,只有人尽皆知的那些内容,其他信息,一片空白。 赵清懿在想着王婧蓉的时候,王婧蓉也在默默地想着她。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在片场外的临海公路上风驰电掣。 海风卷着咸湿的气息,缓缓荡漾在椰林中,树叶婆娑,沙沙作响。王婧蓉降下车窗,怔怔望着铺满沙滩的灿烂金光,想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却在涌入车内的柔凉海风中打了个冷颤。 “你最近身体状况太差,就别吹风了。”李溪莛不由分说,直接把车窗给按了上去。 王婧蓉皱了下眉,忧伤的瞳眸里涌现出几分不耐,好似怄气般又把车窗降下去,手肘压在车门上,任海风穿梭在轻纱衣裙中。 一艘漆成银白色的快艇,在朝阳下飞速驶过,翻起一片细碎而透明的浪花。快艇上站着位削瘦的男人,脊背挺直如一杆标枪,看起来乐在其中,但在碧海蓝天的映衬下,却显得格外孤寂落寞,正如此刻的王婧蓉。 虽有挚友陪伴,虽有影迷追捧,但却很难从生活中感到一丝乐趣。恍若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格格不入。 王婧蓉忽然叹了口气,徐徐收回视线,语气幽幽,“那支长锋纯狼毫,便是送给了她吗?” 李溪莛怔了片刻,才“哦”了一声,“反正你的毛笔多的是,不差那一支。” “萍水相逢,便送厚礼。你有什么想法吗?” “不小心撞了她两次,还抢走了她要买的东西,理应送她一支笔赔礼道歉。” “我所认识的李溪莛,虽家财万贯,但却绝不是随便给女孩子送礼的男人。” 李溪莛被她说得神情一滞,苦着脸道:“姐,咱们两人可有言在先,我助你成名,你帮我赚钱,再故意给狗仔队拍几个手牵手的照片,爆出正谈恋爱的大新闻,好给我们的新片助势。怎么你……” “你想说什么?”王婧蓉看向他,漆黑的眸子平静无波,深邃如湖。 李溪莛咽了咽口水,故意示弱,但嘴角却衔着一丝不加掩饰的讥笑,“怎么感觉你的语气里酸酸的?吃醋啦?” 王婧蓉靠近他,再靠近,直到两人的鼻尖都快贴到一起,能清楚看到彼此的每一根睫毛都又弯又长时,李溪莛才挪了下屁股,离她远了些,“干什么?想占我便宜?” “想仔细看看你。” “帅不?” “没看清。” “笑话,都快特么贴上了还看不清?” “嗯,看不清。”王婧蓉仰靠在椅子上,换了个极舒服的姿势吹着海风,红唇微启,缓缓道:“因为我看到了两张脸。” 这话乍听有点惊悚,但是仔细一分析,两张脸,那就不是二皮脸吗?! 李溪莛捏了捏拳头,正要反唇相讥,却见王婧蓉发了个抖,抱起身边的毛毯,瑟缩在棉绒绒的毯子下面,像个瘦弱无助的少女。 这招百试百灵,李溪莛果然不再烦她,但不断翻起的白眼,却差点戳进天灵盖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