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

更新时间:2019-10-21 04:25:33

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 连载中

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桃七七 分类:穿越 主角:老太太轩 人气:

完结小说《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是桃七七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太太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到亲爹不疼,亲娘不爱肿么办?凉拌! 恶人总是来挑衅,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金手指外挂技能全点开吊炸天的模样! 任她如何低调,总是有作死的人来惹她,那就虐她们千千遍,哭的他们不要不要的。 相公花样作死怎么搞?没关系,相公是自家的,慢慢调教就是!不服?不服来战!!! 嘤嘤嘤,家有恶妇,论武力打不过,论口才辩不过,求支招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想到就棋差一步,被苏璃那个贱丫头给坏事了,庄姨娘的脸扭曲变的狰狞。跟在她身边的丫鬟自是看到她这幅模样,吓得低着头不敢大声喘气啊。

  “二小姐呢?”庄姨娘似乎想起了自己那个女儿,问起身边的丫鬟。

  “回姨娘,二小姐还在上琴课!”

  “府内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还有心思上课?”庄姨娘笑了笑:“待会等二小姐下课了,送她一碗莲子汤并把大小姐关进祠堂的事说一说!”

  “是……”

  说完这些,庄姨娘整个人就疲惫了。挥了挥手,便让身边的丫鬟离开,自己在房内歇息。

  而苏璃,被自己亲身母亲下令关进祠堂,那些婆子岂能有好颜色给她?平日里大家都还忌讳她是大小姐,是个主子。

  这回,谁还在意呢?连自己的娘都不护着,下面的奴才更是要看盘下菜了。

  被婆子在背后用力推了一把,苏璃踉跄的跌进祠堂,立刻感觉到掌心刺痛。这还不算完,其中一个婆子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拿着一个蒲团走了过来,放在苏璃的面前:“大小姐,既然是夫人下令让你跪在祠堂里悔过,还请你跪在这上面莫要忤逆!”

  苏璃手掌吃痛抬起头,看着那婆子目光又看向那蒲团直觉不对劲。

  “不用,我便这样跪着就好!”苏璃咬了咬下唇,没有在这群恶奴面前失了态。

  谁知那恶奴一听当下就不愿意了:“大小姐你可别为难咱们这些下人了,夫人的话咱们做奴才的不得不听啊!更何况夫人也是为大小姐身子着想,这祠堂阴暗潮湿的你跪在这地上那膝盖可受不住呢!”说罢给旁边的婆子使了个眼色,两人直接上前驾着苏璃就要按在蒲团上。

  纵使苏璃使劲的挣扎,可她到底只是个小姑娘养在深宅中,根本无法与长期做体力劳动的粗使婆子能相比。

  只见两人很轻松的把她提了起来,苏璃气的满脸通红:“你们这群恶奴别以为打着我娘的名号我就不知道你们在给谁办事!”

  “大小姐说什么呢?奴婢可都听不懂……”两个婆子有些心惊,但很快恢复正常,然后把苏璃按在蒲团上。

  隐藏蒲团里的针尖立刻刺入苏璃的膝盖中,饶是苏璃再坚强也受不住这种疼痛,当下就发出惨叫。

  “大小姐这忏悔可得心诚则灵呢,奴婢帮帮你……”说罢更是用力的按着苏璃跪在蒲团上。

  不用去看,苏璃也知道两个膝盖那里一定全都是针眼,疼的她恨不得昏死过去。可她不能昏过去,她要看,要看这两个恶奴还要做什么!

  “你们这两个狗奴才,一定会遭到报应,一定会!”苏璃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她们,原本眼睛就生的极美的她此刻一双眼眸犹如天山寒冰,让人毛骨悚然。

  “要不算了吧……”其中一个婆子被她的眼神吓的软了腿,白着脸征求的看着旁边的另一个。

  同样被吓的不轻的另一个婆子,自然松开了按着苏璃的肩还有手臂,然后努力让自己不那么惊慌:“罢了罢了,反正咱们要做的事情都做了!”说着再不管苏璃扯着另个婆子慌乱的离开,不光如此还从外面落了锁。

  直到两个婆子离开,苏璃才吃痛的从蒲团上跌坐在地上,双腿因为疼痛不断的抽搐着,本还是初春微冷的季节然这个时候她的全身早就湿透。

  祠堂里是没有一点光亮的,漆黑一片,伸手都看不见自己的五指。眼睛看不见,这耳朵就比以往灵敏了很多。

  苏璃总感觉有什么在这祠堂里到处乱窜,还有叽叽的声音,那种对未知不明的恐惧渐渐让她处于崩溃的状态。

  直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脚面上走过,还有什么扫过她的手面,她终于忍受不住爬到门边,大力的拍着门:“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正坐在外面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的两个婆子听到里面急切恐慌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继而当作没有听到般聊着一些八卦。

  苏璃自然听到外面有人,可她们不愿给自己开门。莫名的无助,让苏璃整个人处于崩溃的状态中,平日里在别人面前伪装的坚强瞬间瓦解,低声哭了起来。

  她怨,她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那么的无知?明明爹对她从未正眼瞧过,愿意与她同房在一起也是迫于外祖家是侯府的关系,借此让他一个毫无背景的书生一跃成为京城名贵。

  整个苏府,老太太还有那个名义上的爹和庄姨娘她们才是一家人,为什么娘就看不清呢?

  这种关系她在五岁的时候就看的分明,也是从那年开始学着保护自己,后来有了凡哥儿她又要分心照顾他。

  自己和凡哥儿身边的丫鬟婆子早就被庄姨娘在娘的面前花言巧语全都换成了她的人,哪一个是对自己忠心的?

  想到自己那个无知的娘,苏璃哭的不能自己。

  今天这事明明就是轩哥儿的错,可她娘宁愿相信外人就不愿相信她。就连凡哥儿遭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也没去看一眼!

  想到凡哥儿那个小小的人儿,此刻还昏迷着,若是让身边那些恶奴动了什么手脚……

  苏璃想到这里,整个人就慌乱不已。使劲的拍打房门:“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她要救凡哥儿,她要救凡哥儿……

  “姐姐你就别浪费口水了,母亲既然铁了心要责罚你又怎么会轻易放你出来呢?”门外传来苏薇幸灾乐祸的带着笑的声音。

  “姐姐不是妹妹说你,你也太能生事了。隔三差五的给母亲招惹麻烦,也难为她总是给你收拾烂摊子!”站在外面的苏薇忍不住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刚才妹妹去看望母亲了,母亲知晓你这次委屈了轩哥儿可是从库房里拿出不少好东西送过去呢!”

  苏璃根本不去听苏薇在说些什么,依旧执着的拍打着门,十指抓挠带着斑斑血迹。

  苏薇见自己说了那么多,里面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觉得有些无趣。她本就是想过来看看热闹的,可这有人不配合,真是好没趣。

  真不知道姨娘要自己过来瞧什么?来看苏璃的下场吗?

  呵呵,真是拜她母亲所赐,让她看到母女相残的场面!

  啧啧,也只有母亲那无脑的人才会如此相信他们!不过也好呢,不然她的日子哪能像现在这般舒坦?

  想着,就扭着腰身离开了。

  她可记得母亲刚才送给轩哥儿的礼物有不少好东西呢,她也得讨要一二才行!

  想到这里,当下脚步匆匆离开……

  苏璃不知道自己拍打房门多久,只觉得全身渐渐发冷,头脑昏昏涨涨。她知道自己怕是得病了,凡哥儿落水没人下池子救他,是她跳下去救人,也只是在匆忙间换了一身衣服就跑去春晖园找老太太理论。

  可现在她全身一阵冷一阵热,犹如冰火两重天。

  手已经无力再去拍打房门,眼皮越来越重,最后合上……

  侧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发现毫无声音,两个婆子小心翼翼的靠近门边继而又轻声喊着大小姐几声,一连几声都没有动静,两个婆子胆子大了一点掏出钥匙打开。

  看着地上的苏璃满脸通红昏迷的躺在地上,两人眼睛发光。这算不算天助她们,想着就有点激动了。

  原本还想要等几天耗着才能下手,现在倒是有了绝佳的机会。

  “快点拿出来……”面相有些凶的婆子催促着旁边那个肥胖婆子。那胖婆子看着地上的苏璃,有些犹豫:“真的要吗?这,这可是一条命啊……”

  “命?若是咱们不按照那人说的去办,你以为你还有命?”凶婆子听后撇嘴,见她犹犹豫豫的,劈手就从她手中抢走一包药粉。

  苏璃只觉得昏昏沉沉间,有人在她口中灌入什么。或许是预知危险来临,苏璃紧紧咬紧牙关不愿松口。

  那婆子见苏璃竟然昏迷了还能如此,心下一恨让另一个婆子狠狠捏着她的下巴,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松口,苦涩的药味被人胡乱的灌入,随后整个人被人摔倒在地上。

  “快走……”两人见事办成了一半,忙拉扯着另一个婆子离开祠堂,离开时不忘把那个装了针的铺垫拿走随后再次把门落了锁,就等着夜幕降临。

  两人好不容易熬到天黑的时候,这才鬼鬼祟祟的把准备好的桐油泼洒在外面,左右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这才掏出腰间藏着的火折子对着那桐油点着。

  火势一下窜了起来,吓的两个婆子把手中的火折子掉在地上,人也跟着跌坐。望着一瞬间熊熊燃烧的大火,两人对视一眼,似乎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含义。

  看着火势越来越大,两个婆子这才连滚带爬的大声疾呼:“祠堂走水了,快来人啊,祠堂走水了……”声音急切凄厉,若不是看到她们嘴角含着的笑意,真当这两人惊恐害怕。

  没多会苏府的众人都看到了祠堂那边火光冲天,众人纷纷惊呼然后纷纷奔了过去。

  老太太一听,心中咯噔一下,只觉得有点不对劲。她是巴不得那个嫡女没个好下场,可绝不能是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儿子刚升为礼部侍郎,这个节骨眼若是后宅出了事,那可就麻烦了,少不得要被人在抓着错来磋磨一番。

  想着,老太太也顾不得装病了,马上让身边的瞿嬷嬷扶着自己赶去祠堂。

  要说祠堂其实也没多少排位的,他们一家子原先就是个白身,就是个泥土里刨食的。若不是勒紧裤腰带让儿子去读书考科举,他们也不会如现在这般风光。

  那祠堂里摆放的无非就是她的公公婆婆的排位,图个意思。

  可现在祠堂烧起来,若是自家那个老头子知道,凭他那个脾气只怕自己没好果子吃。当下,老太太就急了,也不拿那些大家太太的模样了,脚步匆匆的朝前跑着,就连瞿嬷嬷都跟不上这老太太的脚步。

  夏青霜原本还在房里为苏泽群来见自己,好一阵开心。暗想自己责罚璃姐儿又给轩哥儿送去不少好东西,夫君果然过来安慰了。只是这份喜悦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下人告诉她祠堂那边着火了。

  夏青霜一听,吓个不停。难道是璃姐儿气恼不过烧了祠堂不是?这般想着,就暗恨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不学着苏薇那般在夫君面前给她争宠罢了,竟然还都做着让夫君十分厌恶的事情。

  “随本夫人过去看看……”夏青霜面色青白交错,生怕去晚一步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女儿又做什么幺蛾子,当下也领着丫鬟婆子匆匆奔了过去。

  倒是庄姨娘听了以后,拿着玉簪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嘴角微勾不过很快换成讶然的模样,忙领着自己房里的人赶过去祠堂,苏泽群在书房里知道后暗骂一声晦气,撩起衣摆大步朝外走去。

  一群人急急忙忙的朝着祠堂那边的方向疾奔,路上碰见的也只是打个招呼继续赶过去。

  倒说说祠堂这边,两个婆子打着嗓子喊了一阵后便佯装取水救火。既然是要做戏就是要做全套的,两人还特意抓了一些灰在她们脸上擦擦,目的就是让众人觉得他们真的是尽力了。

  而此时被大火包围的祠堂内正陷入诡异中,昏倒在地上的苏璃周身散发出淡淡的光晕把她紧紧包裹着,杜绝四周的大火侵蚀。

  原本还紧闭双眸的人儿,突然睁开双眸,刹那风华,令人夺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