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更新时间:2020-01-03 07:16:16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连载中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

来源:落初 作者:槐安. 分类:穿越 主角:沈知非沈知盈 人气:

《宦妃倾城:千岁大人放肆宠》作者:槐安.,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沈知非沈知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侯门嫡女,倾城绝色,却被毁容抛尸灭满族。一朝重生,她只想报仇血恨!继姐陷害,她就让她身败名裂,渣男欺辱,她就让他断子绝孙!用这浑浊的天下以血祭亡灵!他,年幼太子,才冠天下,却一朝亡国成了敌国皇帝身边的假太监。卧薪尝胆七年,他终权倾天下。他与她本无交集,怎奈一眼万年,唯有她入得了他的眼,从此冰山千岁踏上宠妻狂魔的不归路。季青临日常:威胁朝中重臣;喝茶吃橘子调戏沈知非。沈知非日常:复仇和搞事情;赏花看月被季临青调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男子一出现,就仿佛聚敛了所有的光芒,他身着四爪蟒袍,眉飞入鬓,眸若寒星,眼尾处似有一抹血腥之气,一张薄唇紧呡,平添了一些肃杀之气。

论这世间貌美男子,舍了他便就觉潘安兰陵都不过如此。

沈知非闻声见了他,心神一震,那人虽生得俊美无涛,可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煞气。连她这种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人,也不由得屏息凝神。

又细看去,男子身后跟了两排八人,皆锦衣华服,随身佩剑,看样子应是北燕大名鼎鼎的锦衣卫了。

北燕的锦衣卫自从被季都督掌管后,其名声可谓是让人闻风丧胆。锦衣卫,十步杀一人,百里不留行,天子命之不发,都督唤之即来。

在这江都里,能使唤得了锦衣卫的,怕只有他季青临一人了。

“还不快见过季都督?”

沈知盈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么官家老爷竟是个太监?她瞬间收起了痴迷之色,内心里满是嫌弃。

白白糟蹋了一副好皮囊!

季青临只手遮天,甚至连沈测这等朝廷重臣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沈知非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徘徊了一圈,阴恻恻的。

最终开口落下了一句:“沈测倒是生了个好女儿。”

沈老夫人连忙赔笑,认为是沈知非惹怒了他。赔上自己这张老脸说了许多谦卑的话,才将季青临引去上等的客房歇息了。

沈母七十大寿,皇帝特派了季青临前来道贺,足以见沈氏一族在这北燕国的地位。

饮雪轩内,卿氏坐在那张老旧的红木灯挂椅上,拉过沈知非的手细细抚摸着。

“非儿,是娘亲无能……”卿氏看着沈知非手上的淤青,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

“娘亲别哭,这苦日子马上就到头了,我是不会再这样苟且偷生的!”沈知非用手帕擦干她的泪珠,又是庆幸又是心疼。

老天可怜我,才再让我见到娘亲,我定不会让娘亲再受屈辱。

“非儿,今日这事以后绝不能再犯了,你晚间去竹萱居给盈儿倒个歉……与人为善,与世无争方可安稳。”卿氏担忧着,这次让沈知盈在季青临这等人物面前出了丑,沈知盈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她们娘俩。

“娘亲!”沈知非闻言怒火中烧,“你日日吃斋念佛,处处与人为善,结果呢?就落到这等境地?”

沈知非又痛又恨,若是卿氏知道自己今后会受炮烙之刑的屈辱,死无全尸,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宽待那沈知盈!

明日便是沈老夫人寿宴,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要来了,这是她活到如今最屈辱的日子。

前一世她夜夜从噩梦中惊醒,每次回想起寿宴那天发生的事情,她便痛不欲生!

沈知盈,我要你也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沈府正门前的礼炮声从今个儿一早便噼里啪啦地响到了正午,沈测亲自在门外迎接前来道贺的每一位宾客,忙得不可开交。

“卫王爷、晋王爷到——”门口的小厮大声报着来人名号和送来的礼品,沈测闻声立马快步走去迎接他们。

“二位王爷请。”他弯腰拱手作了个揖,又亲自领着二人往府内走。

晋王爷司马彦,风流倜傥文韬武略,在朝堂之上颇具一番势力。卫王爷司马狄,论文论武虽皆比晋王爷逊色一些,但由于是皇后娘娘所生嫡子,皇帝对其也格外偏爱。

如今皇帝年事已高,眼见着也没有多少时日了,却仍未立太子,朝堂上下对此皆议论纷纷。于是便形成了卫、晋两党,党派相争少不了明枪暗箭,所以这今日晋王爷与卫王爷同乘一辆轿撵而来,颇不寻常。

正堂上沈母端坐在太师椅上,容光焕发颇为精神,丝竹管弦之声和着花枝招展的舞姬的歌舞,好不热闹。

司马狄和司马彦上前给沈母祝了寿,见着季青临,就寻了他右边的宴席处挨着坐下。

“季都督,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司马彦与他寒暄起来。

“替圣上来瞧瞧他未来儿媳。”季青临面无表情,自顾自地赏着歌舞,全然不把这两位王爷放在眼里。

司马彦和司马狄闻言都是一惊,他二人此次前来本就是拉拢沈测,半路恰巧遇上就同乘轿。如今朝堂之上立褚呼声二人难分高下,唯有这沈测处于中立,若是有一方拉拢了沈测无疑就是如虎添翼。

二人再没敢说话,这季青临的眼线竟如此深广,自己稍有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在他面前少说话就是万全之法。

左右两边长席上依次摆满山珍海味,宾客盈门,见时辰差不多了,沈母才吩咐开宴。

笙管琴瑟齐鸣,一面纱掩面的女子抓住一根麻绳不知从何处翩翩而至,女子一袭银纹绣百蝶度花裙,一头捶腰青丝,身段婀娜,舞姿绚烂远瞧去恍若神仙妃子。

就连阅女色无数的司马彦也放下了酒杯,饶有兴致地欣赏起这曼妙的舞姿来。

女子舞罢,赢得满堂喝彩,她向众人行了一礼后摘下面纱,众人才见着沈知盈的真容,纷纷赞叹其神采非凡,不愧是沈府嫡女。

“愿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沈知盈跪于沈母跟前,给沈母拜了寿。

“今日是祖母寿宴,知非妹妹本也欲同盈儿为祖母献上一舞,可她太过自谦,觉着自己舞技拙劣,竟不敢舞了。”原以为沈知盈出够了风头就可以退下了,却不曾想竟将矛头指向了沈知非。

沈知非在沈府自幼与下人无甚两样,别说歌舞了,那四书五经也不见得读过。沈知非,你等着在各位王公贵族之前出丑吧!

“既然如此,非儿也献上一舞为老身助助兴吧!”沈母素来喜欢热闹,便顺着沈知盈的意思命沈知非献舞。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了坐于角落里的沈知非,她衣着素净,在这群精心打扮的女孩子堆儿里本是十分不惹人注目的。可再一细看,她只绾了个松松散散的发髻,不施粉黛,却肤若凝脂面若桃花,似要欺霜赛雪。

沈知非从容不迫地走上前去给沈母祝了寿,答应了沈知盈无中生有的要求。

沈知非前世被沈知盈陷害失身,嫁给了昏庸无能的司马狄,平日里百无聊赖就学了些舞技打发时间,没想到到如今竟派上了用场。

两人在台上偏偏起舞,竟然不分伯仲。

沈知非与沈知盈擦身而过的时候,只见她伸出右脚,想让专心跳舞的沈知非出丑!

眼看沈知非就要被绊倒之时,却听见些微的针线崩裂的声音,说时迟那时快,沈知盈的衣裳竟崩了线,银纹绣百蝶度花裙就从胸前开始垮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