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绝塞狼烟西辽传奇

更新时间:2020-03-18 05:57:40

绝塞狼烟西辽传奇 连载中

绝塞狼烟西辽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和运超 分类:短篇 主角:李天晟张望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塞狼烟西辽传奇》的小说,是作者和运超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公元十二世纪,由契丹人建立的辽朝走到衰败边缘。女真族在东北崛起,由完颜阿骨打家族建立了大金国。契丹皇族后裔耶律大石无意间结识前来辽国盗取祖传兵书的汉人少年李天晟。皇帝耶律延禧伐金战败逃亡夹山。耶律大石在南京拥立耶律淳即位……耶律大石出战金国被俘,他在金国营寨重遇李天晟,怀疑李天晟是奸细,而李天晟却设法营救。在完颜阿骨打病故之际,耶律大石逃亡夹山与辽帝耶律延禧会合,未能说服皇帝,毅然带二百亲随北走大漠……金国灭辽以后,很快发起灭宋战争。李天晟赴宋国结盟,将祖传兵书交给老将宗泽,回到漠北后,耶律大石发动东征失败。迫于形势,契丹人踏上万里西迁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是,李天晟穿过大堂径直准备上楼。哪知道忽然身后有人叫道:“喂,老弟!你等等……喂——”李天晟正在上楼,猛然一惊,没有停下,继续慢慢上楼,身后那两个人起身来大声道:“老弟,叫你呢,等等,站住!”李天晟这才停下,转身道:“是在叫我?怎么了?”那两人跟着追到了楼梯上,歪着脑袋指着他身上道:“嘿,兄弟,那东西是哪里找的?嗯?”李天晟一惊,顺着他们的目光往胳膊里一看,原来是那盒子适才给胳膊一夹并未合好,有少许根须露在了外面。李天晟顿了一顿,望了一眼柜台前的老者,那老者也很紧张,眼见那两个汉子看到了人参,舒了一口气,忙大声应道:“是,是小店这里给他爹预留下的。两位客官也想要?”那两人回头:“哦?你这里有这个?娘的,快给我们哥俩看看?”原来由于女真举兵作乱,人参在辽国东部州府已经少起来,因此显得十分矜贵。

李天晟心下稍定,见掌柜和那两人聊起来,便转身上楼,找到东字号房间,插上门,靠在门边喘了喘气。稍后,坐到桌前,打开盒子,里面除了一根不错的人参外,就是一块红丝绸,李天晟觉得奇怪,翻了半晌,从夹层见到一张白绢,写着汉文:“萧府,戌时,城东外”李天晟骇异万分:“真是萧奉先!可他是当朝重臣,该怎么行动呢?”正自凝神思考,恍恍惚惚之间,竟然从一面铜镜中一瞥自己的面容,这才发现已经许久没有好好梳洗,不觉一呆。当晚便好好洗了一个澡,然后早早睡下。

次日一早,李天晟换了一身青灰色的衣衫,在晨曦微露之际暗暗赶到城东雁儿门边。

这时城内外还没有多少人,四周一片静寂,只感觉到呼呼地漠北晨风。等了一阵,雁儿门的双重大门才缓缓打开,哪知道出得门来便大吃一惊,远处不少人都赶着进城,几乎全是衣衫褴褛,背着包袱,带着儿女,分明是从东边战乱之地流亡过来的。

李天晟看着这些汉人、渤海人等各族百姓,心里不禁一震:“那一日我来这里就有不少人,如今居然越来越多……”回头见城门之下,辽兵列队严格盘查,对绝大多数人予以阻拦,一些人对辽兵不放行不满,片刻之间,流亡的百姓就怨声载道,很多人围堵在城门之下。能够入城的则是对护卫有贿赂的人,而大多数逃难到此的人已经精疲力尽、穷困潦倒,形同乞儿,如何还能拿出钱物给守城卫兵?

李天晟心下长叹,顺着出城放牧游猎的百姓渐渐走远。不知怎地,忽然从人群中传出歌声,李天晟觉得好奇,放慢脚步,听这歌声唱的是:“臻蓬蓬,外头花花里空,但看明年正二月,满城不见主人翁”。唱的是汉话,音调却带着契丹人的韵味,旋律都一样,反复吟唱,和歌者越来越多,跟着还有少数人拍手起舞。这《臻蓬蓬歌》本是契丹民族歌舞,歌词可以随意更改,此时唱的却很有悲凉之意。只见远处辽阔的草原薄雾蔼蔼,大地一片宁静,四处却飘荡着哀婉的歌声。偶尔天空上传来几声鸣叫,在这个清晨听来分外凄凉,忧伤……

李天晟转身上马奔了一段,心想这才不过十日光景,居然上京就会成为这样哀鸿遍野的局面。可这京城的将领兵士却把流亡的大辽子民的生死视同儿戏?显然,辽帝和大臣们还沉浸在当年契丹铁骑无敌天下的美梦中!李天晟不禁摇头,奔到东边一处开阔的高岗,眺望东面,将黑马放开,任它在一旁草地边上溜达。他看了看四周,选了一处坐下,望着天际,耳畔似乎还回荡着方才人群中传唱的歌声,一时感慨万千,“难道这就是辽国的命运么?”不过一会儿,远处脚步声响,李天晟站起来,眺望有五个猎户模样的人过来,李天晟心道:“终于来了。”

那五个人慢慢走近,为首一人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大,满脸胡茬,一身灰黑色的猎户毛皮。身后几个也全是彪形大汉,只有一人颇显年幼,但也十分结实。为首那人走过来,身后洒满初升的阳光,远远就道:“李天晟,这些日子你都上哪里去了,害我们好等!我来探望一下情况,嗯,顺道也给你一些提点。”李天晟上前两步:“什么?来探望情况,这个时候你们还敢大摇大摆来这上京城?要知道,辽国上下早把你爹和你伯父列入头等叛逆,你们当真不怕死么?”原来这个身着契丹猎户服饰与李天晟一般大的少年,正是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的四弟完颜吴乞买的大儿子完颜蒲鲁虎。

听了李天晟的话,完颜蒲鲁虎哈哈大笑:“李兄弟,难为你还关心我们的安全,真珠他们还以为你已经投靠契丹人了。你用不着担心,照我看,这些契丹恶狗的小命活不了多长久了!不怕告诉你,现在粘罕和我伯父已经分兵数路在应对狗皇帝的大军!狗皇帝真以为他亲自出马就能让我们害怕?那可是做白日梦!他还不知道宋人已经前来约定我大金共同灭辽,李兄弟,你达成你父亲心愿的时候到了,契丹狗贼欺压各族百姓,我正是专程来看看他们的所谓皇都和达官贵人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蠢货!照我看,我们大金定然可以对契丹狗贼取而代之!”

李天晟听了心中一震,面上只哼了一声:“你说宋人与你们有了约定?要真如你所说,那又何必要我来上京冒险?等你们打败辽人之后我再来不是更安全么?”说着将那一小块白绢在蒲鲁虎眼前一抖。只见他笑道:“呵呵,我说兄弟,那件东西可是你们李家的宝物,你就不怕被萧奉先毁掉么?这个嘛……是为了提醒你,我大金履行了之前的约定。想当年你李家祖辈在契丹狗贼耶律乙辛身边一直未能得手,是吧,可萧奉先对付了耶律乙辛,接收了他的家产,甚至还有他的党羽。但你们一家人却被逼远走他乡,不能再接近萧府。所以,我们把这个消息确证了然后来告诉你,趁着夏国使者还在这里,如今就是你取回那东西的时候,若有把握的话,我想你还可以替父报仇!”李天晟脸色一变,望着他没有说话,心道:“他倒打听得一清二楚。”见蒲鲁虎说完哈哈大笑,笑声在金光闪闪的秋日旷野里回荡开去,有一些刺耳。

李天晟略微沉吟,忽然蒲鲁虎身边一个人说:“李少侠,为了女真人和汉人都摆脱契丹贼人,你必须这么做。契丹人剥削女真已经两百年,占据的多数也是你们汉人州府,对待汉人何尝不残酷?虽然汉人中有一些人在契丹做大官,汉人难道真不想恢复江山么?燕云各地的汉人难道甘心做契丹人的牛马?如今我陛下已经答应宋国使者结盟,我们可以一举打败契丹人,平分他们的土地,大金愿意还给大宋被契丹人占去的地盘。”

李天晟大吃一惊,望着这人,正是那最年幼的少年,看来不过十六七岁年纪。“你、你说的可是实情?”那少年道:“是临行前,我父帅粘罕亲口对我讲的,若有半句谎言,完颜真珠愿受契丹贼人剜心酷刑!不过李兄,我们女真人需要汉人朋友的智慧,因此,你祖上的兵法,很多人都传言神妙无双,我们女真人也想见识见识。”蒲鲁虎道:“李兄弟,我爹、我伯父和你父亲立下的密约,如今须要你来实现。你为当今的大宋也好,为当年的大唐也罢,总之,需要你来为汉人灭掉契丹,而我们女真也要推翻契丹人!大家都有共同的敌人。”

李天晟沉吟片刻:“唔,我、我们在辽国多年,确实一直在寻找兵书。可是很遗憾,传闻这兵书很早传入辽国,但祖上寻访多年谁都没有见过。是,就算我爹和你们约定过,可他已经过世,而我却不敢允诺什么。”真珠看了一眼蒲鲁虎:“你自然是没见过,因为那东西过去是耶律乙辛从李家先辈手里夺走的!你祖父和你爹忍辱负重进入耶律乙辛府上当下人,都一直不能取回兵书,如今你孤身一人自然需要帮手,或者需要时机,不是么?”李天晟望着他:“这么说,如今你、你们确定是在萧奉先府中?可我一介平民百姓,怎么能进入他的府邸?”蒲鲁虎笑道:“所以我们选择西夏国使臣来上京的时候,你可以……”真珠凑过来低声道:“你可以如此、如此……”李天晟听了眉头微微一皱……

待他们离开以后,李天晟在草原上思索了一阵,大约在正午时分回到上京城外,此时,依然是人山人海,很多未能进城的百姓全被赶到四周,。

这一路上李天晟几乎是由着马儿自己走回来的,秋日的阳光在草原上是金晃晃的,临近正午时候依然显出几分刺眼。秋风呼啸而过,草原上金色的杂草随处摆动,此时此刻他却心事重重:“本来我来上京是为了遵守爹的遗命,若能有朝一日带着兵书回到大宋故土,就可以使汉人江山不再受契丹人欺辱。如今女真人想以兵书用来做交易,答允将来归还大宋城池,他们对契丹人虎视眈眈,可是毕竟不过数千人,急着要得到兵书是希望可以壮大女真人,这样的话,这兵书就变成了一个谁都想得到的为祸天下的力量!我应该怎么办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