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长女

更新时间:2019-12-28 19:39:08

长女 连载中

长女

来源:落初 作者:荼缇.QD 分类:短篇 主角:单元楼蓝 人气:

荼缇.QD新书《长女》由荼缇.QD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单元楼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家族恩怨?不,她只是想好好长大。亲情可贵,怎样挽回?上一辈人的思想,她该是永远都理解不了了吧。奶奶家曾是县城大户,爷爷家曾是地主,外婆家曾是官家,外公家曾是书香门第大户人家,可她却平平凡凡,普普通通长大了,但她的家庭注定了,她的一生不普通。或许,这就是个真实的故事,只待你细细赏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缓缓穿过院子,蓝永林再一次为这个女人的能力震惊,不大的院子里,有山有水有树有花。一小座假山立在大门前,充当了玄关的作用,往假山两侧绕过去,是一条过道,过道两旁种满了桃花,过道两侧的空地各是一片稀疏小树林,面积不大,其间还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蓝永林从过道慢慢走向大堂,呼吸着桃花香,踏过飘洒一地的花瓣。这样何等心思细腻的人才能布置出啊。

蓝永林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丝敬佩,和一丝可怜同情的感觉,嫁给了德聋这样一个人,但只是一丝,而且这仅有的一丝也在他踏进大堂的一瞬间消散了。他毕竟是半个商人,虽谈不上心狠手辣,但必要的绝情断义还是可以做到的。

刚进入大堂,张淼便迎了过来,却对蓝永林没有任何称谓,只是一句“你来啦。”蓝永林也不置回答,两人尴尬站了一会儿,张淼赶忙把人引到上座,就忙着去备茶了,而这些蓝永林都看在眼里,也明白在心里,她只不过作秀而已。

从他敲门到她儿子来开门,期间她有的是时间明白来人是谁,并决定是否备茶,既然明白了来人是谁,要备茶便早备,不备就索Xing去了这套礼节,大家也好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进入正题。而她却从一开始便在做戏,知道来人是谁没有出门迎接,却在蓝永林进了大堂才做匆忙状急忙迎接;把人迎到上座却不提前备茶;而且开场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来了。”是早知会来,所以只是把其作为一句寒暄?还是用惊讶的语气告诉蓝永林你怎么就突然造访了?还是表达一种我等你很久了的阵仗?张淼永远都是一个捉摸不透的女人,可蓝永林也不会把这些把戏看在眼里的。

蓝永林抬眼看着这个女人,她正在那张百年古树根做的茶艺桌上斟茶,水刚烧开,她用茶夹把那精致的紫陶茶壶茶杯烫了一遍,紫陶的香气顿时拂面而来,蓝永林深吸了一下,抬头往四周的布置看去。这房子有多大他给她时已经清清楚楚了,只是这样的布置手法却是他意想不到的。整个大堂是内缩式的,这样东西两边的房间就可以提高其使用空间和效率了。眼神往两侧墙壁看去,挂的全是刺绣手工艺术品,应该是张淼绣的;而身后挂的是水墨字画,应该是德聋画的,要不然是买的也有可能,德聋该没有那么高的造诣画这些画。大堂里还放了很多植物,对于植物的喜爱这一点,蓝永林和张淼看来是同道中人。看着,想着,普洱茶香也慢慢扑向鼻尖。

张淼已经抬着茶盘来敬茶了。可她并没有奉茶敬人,而是一直等着蓝永林伸手去接茶,见蓝永林迟迟不抬手,便索Xing把茶盘放在桌上,说了一句“请喝茶”便自顾自往旁边的椅子坐下,抬起一杯茶开始品自己的茶了。要知道,敬茶时最重要的奉茶,无论来人是长辈或晚辈,家里的女主人都应该把茶盘先放在茶几上然后再双手奉茶的,这是敬普洱茶的规矩,当然也是他们当地喝茶的规矩,看来张淼是完全无视了。看来蓝永林是很不受欢迎啊。

蓝永林也无视之,双手抬起茶杯先闻其香,后饮其茶。放下茶杯,抬头看到院子里独自玩耍的孩子,便向张淼:“孩子多大了?”张淼还在饮茶呢,她轻啜了一口,头也未抬地答道:“十一了。”十一岁,那比蓝星大两岁,大儿子蓝星今年刚九岁。又转头问道:“起了个什么名?”这回张淼明显是不耐烦了,却未表现出分毫,只是把正玩耍着的孩子唤到跟前,说到:“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小孩回到:“我叫蓝凯成。”蓝永林听后,只得说:“乖孩子,出去玩吧。”

蓝永林正要开口进入正题,张淼却先开口了:“你来的时候见到我家丈夫了吗?他也是的,还不回来顾家,我要出去买菜做饭了,要不然你看,菜市都要散了。”说时,头还往墙上挂着的西洋钟看了下,蓝永林也转头看了过去,下午四点五十左右,是到了买菜的时间了,但也不至于那么快菜市就散了,看来张淼是在下逐客令,那他只好有什么直说什么了。

“前久土改,你也知道的,我家的地都被分的差不多了,你家的还好吧?”

张淼没想到他一上来就直接说这个,有点手慌脚乱,赶忙说:“这事又不是我们女人家管的,我在家就管带孩子,其他的事我不Cao心的。”

看来张淼是要和自己打太极了,蓝永林有说道:“你也别多想,关心一下而已,我只是奇怪,我以为你是很爱管的,之前不知道是谁还跑来我家里大吵大闹,吵着要房子呢。那你们家难不成是德聋管着不成?”

张淼知道她再怎么掩藏遮挡也是没有用的了,便继续说到:“那我还真该谢谢你给了我们家这处房子呢,那现在来是想要回去是吗?行啊,你只管拿了去。只是别在这说我家丈夫德聋来德聋去的,他怎么着你了?”

蓝永林才发现这个女人是如此难缠。干脆直接冷冷地问道:“你家怎么不是地主?”

张淼呵呵的笑出声来:“你家现在不也不是地主了么?”

“我是问一开始为什么不是?”

张淼正要说什么,蓝永林又继续抢着说道:“别以为你耍的小把戏我不知道,你那六合村村长父亲的权力还真是大的可以啊,这么有能耐怎么不把我家里的地全拿了去?”

张淼冷冷地笑道:“你太过奖了,家父担任村长公正严明,就算你蓝家村整个村包庇你,他就算在六合村也有权力举发你这个恶地主。”

“看来我还真是臭名昭著啊,还要劳烦你二十里外的父亲劳心我的事,真是过意不去啊。”

张淼听后笑而不语。

蓝永林说完转身离开了,走时还说了一句话:“你当日如何对我蓝家,我定会还你的,连同你张家一起。”说完甩袖而去。

院子里的凯成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而张淼就像没事一样,去提了菜篮子就要出门去买菜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