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更新时间:2019-11-24 11:16:10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已完结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茶色 分类:都市 主角:奚尘庄 人气:

主角叫奚尘庄的小说是《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它的作者是茶色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们想做什么?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奚尘满脸紧张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她是第一天出来上班,可没想到自己竟会遇上这种事。天将帅哥为她解围,原以为自己安全了,可没想到真的恶魔是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到底想干什么!”奚尘握着钢尺的手重了些,可以看到脖子处已有些血珠渗了出来,庄莆阳眸色深了些,将烟头熄灭后不顾奚尘手里的利器一把将她给拧了起来。

奚尘吓得扔了尺子并放声尖叫起来,她光果的身子被庄莆阳看得一清二楚,还来不及掩住庄莆阳的大手便紧握住了她的一处圆润,低头啃了上去。

奚尘只觉得身子发软,脚下无力那种溢入了心底的感觉像在啃噬着她的骨髓般难受,“你放开我!”奚尘恨死了这个侮辱自己的男人,他凭什么一次次这样对待自己,脸上的泪落下来,滴到了庄莆阳的脸上,他厌恶的用手抹掉,咧着嘴牙齿仍然咬着奚尘柔软处的樱桃,瞥了奚尘那苍白的脸,顺手将她推到了床上。

“收起你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等下就带你去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若不是我当场就废了他,谁叫他长了一张别人的脸……”庄莆阳瞟了眼奚尘胸前被他吸得有些红肿的凸起,挺立起来的那颗硕果味道不错。

“你就是个疯子……变态……”奚尘慌张的拉起床单掩住自己的身子,刚才太意外她又被这个男人给占了便宜,还好能保住清白,要不然她哪还有脸去见她的然哥哥。

“骂得真好听,待会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看你怎么样收回这句话。”庄莆阳说完开门便离开了。

奚尘则蹲在床上伤心的哭了起来,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遇到这个恶魔,难道是上天派下来惩罚她的吗?

奚尘哭了一会了,头有些晕,本想逃跑可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那个魔鬼给撕碎了,她现在就穿了条齐膝的裙子,上身全果,哪里敢在这陌生的地方到处跑,她哭得累极了,趴在了床头上。

哭了一会,门被人推开了,奚尘紧张的坐了起来,手里的床单拉得更紧了些,她以为是庄莆阳又进来了,谁知是刚才在门口接待她的那个佣人,奚尘眼前一喜。

“小姐,我是这里的管家,张妈。这是少爷吩咐你等下要穿的衣服,他在楼下等你,请你快一些换好。”听着张妈机械性的声音加冷硬的动作,奚尘欣喜的心又落了下去,人家是这里的佣人怎么可能会帮一个外人,她瞪了一眼张妈围着床单跳到沙发前抓起衣服就跑进了浴室。

下楼时奚尘不自然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她从来没有穿过如此暴露的裙子,后背几乎全果,胸前也开了条深深的口子,真丝的裙子服贴的顺着身体的曲线蔓延下去,清纯甜美的奚尘此时被称得更加优雅端庄,可她怎么都觉得自己穿了别人的衣服,浑身不自在。

若不是没有衣服可穿她怎么也不会换这条裙子,站在楼梯口她不敢再往下走,因为庄莆阳正站在门口,黑色笔挺的西装很配他,身材更是好得让人不敢直视,奚尘能从他身上看到散发出来的寒气,更能看到他转身对着自己笑时背后延伸出来的两只硕大的黑色翅膀,那漆黑的羽毛不停的在空中飞舞着,就像在找机会将她刺穿一样。

“下来!”庄莆阳伸出手等着奚尘过来,奚尘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她咬着唇手紧紧的握住楼梯的栏杆,脚下未移动半步。

庄莆阳上下打量了她,冷哼一声便转身出了门。

奚尘刚想喘口气,谁知门口又进来两个看起来很严肃的男人,两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大步流星的来到奚尘的身边。

“报歉小姐……”奚尘没来得及反应,两人已经架上了她,将她给拖出了客厅。

奚尘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别墅的前面,她挣扎了几下没反应人却已经被拖到了车子前面,她还没站稳又被人给推进了车子里。

“哎哟……”奚尘趴在座椅上,抬头便看到庄莆阳稳稳的坐在一边,而目光正紧紧的锁在她的身上。

奚尘低头一看,妈呀……

自己的两只雪白的美胸几乎全都露了出来,这什么破衣服完全的掩不了自己的身子,还不如不穿。

奚尘赶紧的坐了起来双手护在胸前,警惕着庄莆阳那有色的目光再次向自己袭来。

“大小合适,又有韧性,吃起来味道美极了……”庄莆阳举着手在奚尘的面前比划着,还配合着将舌头往嘴唇上轻舔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命令司机开车。

奚尘愣了两秒钟,最后才醒悟过来,庄莆阳刚才所说都是在侮辱自己,她狠狠的瞪了两眼,却又不敢出声。

从刚才奢华的别墅以及身边的保镖来看,这个恶心的男人应该来头不小,而且应该很有钱,可他为什么会逮着自己这个无名小卒不放呢?到底他是为了什么?

一路上庄莆阳都没有再说话,奚尘也乖乖的闭了嘴,只是看着窗外那些陌生的风景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眼前让她有一种虚幻的错觉,这一切都太不真实。

当奚尘被庄莆阳硬拖着进入一家高极餐厅时,奚尘被周围奢华璀璨的灯光闪得竟有些睁不开眼,她还真不适合过这种有钱人的日子。

庄莆阳拉着奚尘往二楼的位置上坐下,这里可以看到楼下的一切,而楼下却不会轻易注意到这里,这里是庄莆阳特意选的位置。

奚尘坐下后浑身不舒服,刚才被庄莆阳上下其手的摸了个遍,这会两人又衣衫整齐的对坐着用餐,真是可笑的情景。她不停的拉扯着胸前的布料,就算她轻轻的往下低个头,半个酥胸也会露出来,她委屈的要命。

庄莆阳则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下,并没有去在意奚尘那露出来的半个酥胸。

奚尘有些坐立不安,她不懂为什么庄莆阳硬要拉她来吃饭,明明她现在就不饿,而且她很想要回家了。

“我想问一下……”奚尘探究的目光盯着庄莆阳最后还是问了出口。

“他们来了!”

奚尘不解的闭上了嘴往楼下看去,顷刻间她激动的站了起来,楼下穿着白色运动装,一脸和蔼笑容的男人就是她的然哥哥……

庄莆阳看着奚尘那失魂的模样有些不痛快,却在看到安然身边挽着他手臂亲腻贴在一起的女人时,他深黑的眸子又沉了些。

看着你们笑,而我却只能痛苦,凭什么要让伤了我的人快乐的活在这个世上而他却要受着撕心之痛。

庄莆阳脸色一变,突然一把抓过奚尘,手臂紧紧的搂住她的脖子,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你要看清了,那个男人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若不是我就当着你的面将他给毁了,让他不能再用那张和别人一模一样的脸来欺骗你。”

庄莆阳明显感觉到奚尘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他知道楼下的男人一定就是奚尘要找的人,而他在刚才也荣幸的成为了自己的棋子。还有怀里的奚尘,这么一个好掌控的角色,好像他要导演的戏会越来越精彩吧!

“他……”奚尘心里的小惊喜在听到庄莆阳的话后平静了许多,她要相信她身旁的男人吗?再厉害的人也应该要顾及些什么吧哪有做坏事像吃饭一样轻松呢?

“怎么样,看清楚了吗?认识还是不认识?”庄莆阳仍然靠得很近,闻着奚尘身上清新的味道他觉得很放松,可身上危险的因子依旧很浓郁。

奚尘咬着唇,用力的将庄莆阳往后推开,她快步的往楼下跑去,她要去见她的然哥哥,她凭什么要任一个陌生人摆布。

“然哥哥……然哥哥……啊,唔……”奚尘跑了几步,突然被人从身后抓住,并捂住了她的嘴,使她说不出话来,而且快要呼吸不了了,她憋红了脸,痛苦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她想弄死自己吗?

“想忤逆我?还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庄莆阳缓缓的在奚尘的面前坐下,仰着头一脸邪恶的看着奚尘,见她痛苦的涨红了脸也没有半分要放过她的迹象。

“看来楼下那个男人确实是你要找的人,你也并不在乎他的生死,对吗?那我就帮你,解决了他,就当他真的死了……”庄莆阳的声音越来越轻,小到奚尘已经听不到他到底说了什么。

只见他一挥手,四个高大的男人从庄莆阳的身边靠拢,奚尘这才发现原来他有这么多的手下藏在暗处,而且个个看起来都好严肃,面无表情狠戾的模样看着让人害怕。她不敢再乱动,屏住呼吸想听庄莆阳到底对他们有什么吩咐。

“下去用那个大明星的血给我在那张白色地毯上画几朵玫瑰花,我要送给面前这位美女,如果画不出来就用你们自己的……”庄莆阳双眼灼灼的盯着奚尘,似乎那句话是对她在说,他看着奚尘的眸子越瞪越大,他知道她肯定想和自己说点什么。

他冲抓住奚尘的男人挑了下眉,奚尘被捂着的嘴就被松开了,“你不能那么做,那样是犯法的,你会坐牢……”

“坐牢?哈哈哈……我到想看看牢门会不会为我打开……”庄莆阳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好像奚尘刚才说的是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那笑声低沉让奚尘身子发寒,心也沉了下去。

这明明就是个魔鬼,怎么可能会被坐牢威胁到,她是不是又说错了,没等奚尘再多想,庄莆阳一挥手,几个男人便得令下楼去。

奚尘慌了,她虽然不知道那几个黑衣人会不会真的动手,可她不敢用安然的性命去赌。

她怕,怕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