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挺起胸膛站排头

更新时间:2019-10-05 07:04:39

挺起胸膛站排头 已完结

挺起胸膛站排头

来源:落初 作者:取经的兵 分类:军事 主角:温宝瑞安抚 人气:

《挺起胸膛站排头》为取经的兵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谁也不会忘记2008年5月12日那一天发生的事情,身为军人的我们义无返顾的承担起了历史的责任。在抗震救灾的66天里,我们这群80后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战胜苦难。  什么也不说,祖国记得我。在灾区人民最悲痛的时刻,在祖国召唤的时候,我们毫无退缩的挺起胸膛,担负起了每一次艰难险阻的任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真的地震了

人民子弟兵的天生就是为人民而生的。因此,当人民群众浅浅的一个微笑,短短的一句赞扬,瞬间就能打动我们的心,让我们的血液久久的汹涌澎湃。

随着夜幕的降临,在高速公路上飞驰着我们的车队快速的,正在一点点的接近地震的中心区域。沉默中的战友们,纷纷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窗外,从夜色中道路两旁的辉煌灯火和闪烁霓虹,以及路旁不断川流不息的人群,还真感觉不到这个区域经历过大地震的撼动。唯一和这安居乐业景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断叫嚣的警报声和统一朝向一个方向行驶的救援车辆与物资,才让人感觉到一种紧迫感,让人知道某个地方发生了大事。

为了不耽误我们的行程,晚餐是在车上随便解决的,一个卤鸡蛋、一根火腿、一瓶矿泉水和一袋方便面。吃完晚餐,连长叮嘱我们抓紧时间休息,说是离地震重灾区不远了,我们有可能一赶到指定位置,就会立马投入救援。意思是要我们养精蓄锐,好保足精力留给地震中受灾的人民群众。

听了连长的话,也为了我们到达灾区后,能更多为灾区的人民群众尽自己的力量,我们开始囫囵的歪在车厢内的座椅上,混混沌沌的迷糊着了。不知道车行驶了多久,也不知道我们睡了多久。忽然间,几声短促而又响亮的‘嘀—嘀—’,汽车鸣叫声把我们从迷糊中惊醒。

“刘志刚,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一名不甘骚扰的战友,有些抱怨的质问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机械连三级士官,司机Cao作手刘志刚道。

就在刘志刚要解释之时,站在司机旁边的机械连战友罗正学抢着开口说道:“战友们,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睡觉了。”说完,就朝我们半弯腰的鞠了一躬,然后一副心事重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迷糊中醒来的许多人,还没弄清车鸣声是怎么回事,就又被罗正学这莫名其妙的一鞠躬,弄得简直是有些晕头转向了,包括我在内。为了解开这一连串的在我脑海里的疑问,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向一旁一直没睡的郭庆飞问道:“小郭子,刚才那一幕是咋回事?”

“没啥事,就是刚才我们的车队路过机械连二级士官罗正学的家门口,没有办法下去,只好以汽笛声鸣的方式,向他的家人打招呼。”郭庆飞给我解释道。

“那他为何还闷闷不乐呢?”我继续追问道。

“可能是他的家也被地震震得七零八落吧?刚才经过路边的时候,沿路几栋房子都不同程度出现了的裂缝,成了危房。这深更半夜的,他一家人都站在外面没得着落,你说他还能高兴得起来吗?”郭庆飞再次跟我诉说道。

听完郭庆飞的述说,我心里由衷的叹息道:“也是啊,别人遭灾了,都有人民政府、解放军来救援。但是,同样是作为军人的我们自己家庭遭灾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们受灾,却不能下车嘘寒问暖一番,连路过家门也不能入。这不知道是作为军人的悲哀,还是一种牺牲,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舍小家,顾大家吧!’”

就在我恍惚分神胡思乱想的间隙,就见我们连长起身走到罗正学身旁,伸出右手意味深长的重重的在他右肩膀上拍了拍,接着安慰道:“没事的,罗正学!别忘了,还有当地人民政府呢?我们是‘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必须去地震的重灾区。”

一直在座的战友们先前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此刻听了连长这话,纷纷随声安慰道:“对着了,还有人民政府,不用担心的!”

经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宽慰,片刻间,刚才还愁眉紧锁的罗正学,很快就放开了心情和旁边的战友们聊起了家里的情况。

时间已经是2008年5月14日,晚上21时左右。怕我们被惊醒的睡意后,到了具体位置后没有精力继续战斗。我们连长苗振华同志像个婆婆样,再次督促着战友们赶紧抓紧时间在休息一会。

于是,在连长的不厌其烦之下,在车队呼呼的奔驰声中,我们再次歪在座椅上打起了盹。然而,始终不能和舒服的硬板床相比的座椅,加上焦急的心情,以及颠簸的路途,终究让人睡不了一个安稳的觉。

再次睁眼醒来,已是深夜23时10分左右。高速行驶的车队,已经到达我们此次的救援地区的边缘地带——绵阳市的郊区。从车窗外不时掠过的暗夜景象中,我看到此时此刻绵阳市区的情景是:到处一片灰蒙蒙,繁华的都市看不到一丝辉煌的景象,高楼大厦里没有一盏是亮着的灯火,宽阔的柏油马路上看不见一辆车子,矗立的立交桥入口都已经被封堵,城市的街道没有霓虹闪烁。要不是不断巡逻的警车和陆续往地震灾区疾驰的军车,救援物资的车辆,在几条唯一可以通行道路上亮着灯光的映射下,隐隐约约中还能分别出曾经繁华的迹象。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我们此刻正快速通过的地段是一座城市。

车子越往前行驶走,我们就越靠近市区。夜幕下时不时的还有一群群惊恐未归的人民群众,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庞从眼前闪过,近处一些因地震而裂隙的建筑物清晰可见,一顶顶搭建在道路两旁空地上的露天帐篷所处可见。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场面,一下令我们所有人的心情很复杂沉重起来,方才一路上的战友还十分激昂高亢的心境,早已一扫而光。睡意已经全无的战友们,纷纷从歪躺着的座椅上坐直了起来,不约而同的都把目光转移到了车窗外。此刻,不断掠过眼前的景象,不断冲刷着战友们的内心。此刻,我们才敢真正相信我们的国家是真的遭受了地震的侵袭!我们的同胞是真的受灾了!

看到我们车队的快速的由远及近的驶入,许多近处远处的,还未入睡的群众们纷纷站起身来,朝着我们车队行使的方向不断驻足眺望,那分明充满了期盼与希望的眼神里给予了我们厚重的责任。

第一次看到这样对我们充满殷切期望的眼神,已经睡意全无的我们一个个的屏住呼吸,默默的盯着从车窗前飞过一个又一个画面。真想就地停车,下去给这些夜幕下的同胞们做些什么,哪怕仅仅是一个拥抱都可以的,或者跟他们说些安慰的话。只要是能让他们好过些的事情,我们都非常愿意去做。

可惜的是,连长告诉我们,这里还不是重灾区,让我们再耐心的等待,还差几个小时就到了。据说,地震的重灾区里面的情况,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还糟糕百倍千倍。

“车子—车子—,快点,快点,再快点。”我们心里默默的祈求着。

5月15日,凌晨1时40分,快速行驶的车队,终于接近了我们此次要到达的目的地——北川。车窗外,我们所过之处的建筑物、道路、山体、树木很明显满目疮痍、伤痕累累,纵横交错、滑坡坍塌、扭曲变形、拦腰折断;道路两边随处可见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被震得裂位的路基和排着长龙的抗灾车队、救援物资在昏暗的灯光下交辉相映。

道路明显变得颠簸起来,车速也变得慢了起来,我们只能走走停停的走一程、停一程、等一程。眼看就要到达地震重灾区的指定地点了,不想这最后的路程,却是这样的蹒跚。这对于一向以雷厉风行著称的我们军人,无疑是一种煎熬与考验。终于,在车辆龟速爬行的过程中,很多战友们开始发起了牢骚,甚至有的还想就地下车,徒步前进到目的地。经过大家的牢骚和抱怨,载着我们的车辆终于停了下来,还以为是徒步前进的建议得到了采纳。于是,个个兴高采烈的在各自连队负责人的指挥下集合列队。却不想,此地就是我们的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北川县城外的任家坪收费站。

经过长达18小时的长途奔袭,凌晨3时50分,我们总算四到达距离北川不到10公里远的任家坪收费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竟会在这里停了下来?为什么我们不直接进到北川县城里去呢?两个疑问陡然在心中升起,虽然奇怪,但不敢多问。因为在队列里我必须保持队列纪律。

然,就在正值我们集结列队,值班员点名清点人数的时候。猛然‘轰—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我们脚下的大地开始颤抖起来,然后我们站立着笔直的身姿,刹那间都被震得左右摇晃起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余震,强硬的我们倔强的快速岔开两腿,尽力的不借外力和任何支柱来保持身姿和队形不被打乱。***!不就是个余震的晃动吗?我们扛得住!

不就是想嚣张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吗?这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和你善罢甘休。定要把群山搬移,把生命救起;定要为灾区群众重建家园,为他们重拾幸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