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黑暗的苏醒

更新时间:2019-10-02 07:41:12

黑暗的苏醒 连载中

黑暗的苏醒

来源:落初 作者:花静开 分类:军事 主角:尤尼维沙滩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黑暗的苏醒》是花静开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尤尼维沙滩,书中主要讲述了:【王者荣耀·王者世界起源特别单元征文】参赛作品“哎~”黑母长叹一声,小手点在“重启”按键上,准备第n次开始宇宙的轮回。“等等,那是什么?是一座由光合成的新大陆吗?如果大陆能够飘移,不正是一艘理想的方舟?”~~~~~~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当人类成为超级科技领跑者,黑母的新世界进化游戏终于在地球获得了突破。方舟已建好,王者大陆即将诞生,受到召唤的英雄们正火热登场,那里有他们毕生追寻的荣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喝下两杯酒后,陈河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关于卡赫莎的秘密,他守口如瓶地揣了整俩月,除告诉了日记本,就连老婆也没多透露过一个字。今天说不清是咋回事,身处这恐怕能算世上最特殊的地方,他借着酒劲就有了倾诉的愿望,竟忘记自己定下的规矩,一五一十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伊万,末了还哈哈大笑,狠狠嘲弄了一番自己的愚蠢。

本以为这样荒诞不经的事,肯定能把伊万逗乐,老人就算不习惯情感外露,至少也得有点不一样的表情。可等笑完了去看对方,他的心竟“咯噔”一下向下沉,茫茫然不知说错了什么。

“你说那个叫卡赫莎的女博士,太阳穴上有类似烙铁的痕迹,临走时还提到了弥补?”伊万若有所思地放下酒杯,问陈河。

他的声音本来就低沉沙哑,这时更增添了几分凝重,仿佛刚刚听到的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消息。

陈河惊讶地点点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伊万站起身,弓着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知在思索什么。陈河默默地注视着他,惊讶已转成怀疑,专等他再开口。

然而,伊万什么都没再提起。

那一顿酒,是三十年来在林中木屋里喝得最憋屈的一次。陈河不喜欢刨根问底,但当明显觉出对方对他有所隐瞒,却找不到途径证实时,就会心慌慌。而这一次,他心慌的程度是有史以来地强烈,隐约感到这事,并没他过去以为的那样简单。

向伊万告辞时,外面天已全黑。夏季是属于萤火虫的季节,飘满泥土与青草芳香的树林里,数不清的它们正释放出黄绿色光芒。

一只萤火虫的亮光固然微弱,可当成千上万只聚在一起时,就能产生光流的气势。光流打破黑夜的完整,仿佛在向生活于这个世界的人解释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弱小,就算是卑微如细菌的生物,只要懂得怎样与同类“联合”,力量都会无限增强,且强得没有止境。

如过去每一次告别那样,伊万仅把陈河送到门口就停住脚,单用目光注视他的背影消失于夜色。

陈河也照例在临别时叮嘱老人要注意身体,下周再见云云,却是第一次,走出木篱笆门后忽然停下,回头看了几眼。

木屋里,昏暗的灯光从老人背后往前照耀,绕过他时把他变成纸片般菲薄的剪影,仿佛他只是因别人的怀念而存在,其实早已不属于人间。但陈河再看一眼,又错觉他是被一张发光的大口吞噬了,灯光如果熄灭,他就会从白桦林里消失,再也找不见踪迹。

那一刹那,陈河竟记不清他的容貌了,好像他真是一棵一直在这儿生长的老树,一不小心就与数不清的白桦混在一起,分不出他是其中哪一棵,可朝四周望望,他又无处不在。

恍恍惚惚的,伊万的影子似乎冲陈河喊了句什么,他一愣,正想发问,影子却弯曲变形,很快隐没在暗淡的白炽灯光里,于是一切想象都飞走了--伊万显然没打算再说一遍,更没打算解释,飞快地关上了门。

“不要假设!伊万是这么说的吗?他什么意思?”陈河嘟哝着,虽然满心疑惑,却没再不识趣地回去拍门。

那天晚上,陈河破天荒没写日记,因为他喝多了。

回到家谁也没理,他倒上床蒙头就睡。本来以为,可以这样一直睡到太阳高照,谁知半夜时就被一阵少有的喧闹声惊醒了。

他正做着似是而非的怪梦,梦里的噪音竟蔓延到梦外,惊得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老伴比他醒得早,正揪着被角瑟瑟发抖,满眼惶恐地死瞪着窗户。

淡黄色绣大团菊花的窗帘,这时转成了金红,并且那金红极不均匀,呈现出由上到下逐渐减淡的趋势,还一闪一闪的时明时暗。

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的金红是火光,窗外的嘈杂声也没来自一个方向,而是充盈了镇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看来此时已无人入睡。

陈河睁眼的瞬间就清醒了,光着脚跳下床一把拉开窗帘,金红色随着“哗啦”一声向两边裂去,更加刺眼的红光却瞬间屏蔽了视线。

他努力适应,终于能眯眼了,就望见了玻璃窗上呈暗黑色的半截影子。那是正是他,与镇东面连天的火焰重叠在一起,无数飞溅的火星疯狂飞舞,与被照得通亮的天空组成他身后的背景,他却相信自己正陷入地狱,从活生生的人转成了阴森的幽灵。

大火烧起来的地方,正是那片保持着原始生态环境的白桦林,住在最东面的镇民最先察觉火灾,举着锅铲敲着铝盆就冲出来救火,随即全镇出动,却还是对夏季里火势的蔓延束手无策。

火灾发生仅二十分钟,绥芬河市消防中队的五辆消防车就全数赶到,再过了一个小时,牡丹江消防局也火速增援。白桦林另一边的苏维埃滨海边疆区受到波及,海参崴也即刻大规模出动边防官兵进行灭火。

可这场森林大火,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凶猛,森林上空几十条洁白的水龙在凶猛盘旋,实际作用进火场的力量,却弱得似水滴打上烧着的柴堆,腾起阵白烟后万千条火蛇又重新窜起并扭到一起,依然肆无忌惮地横行。

无论这场火灾的起因是树木干燥自燃,或是有人蓄意纵火,人类在肆掠的火魔面前都失去了自卫能力。黎明还没来临,几十辆消防车中已有一半因蓄水耗尽而停止了工作,火场形势基本处在了失控状态。

人们蓬头垢面,满身灰泥泥浆,用呆滞的目光遥望冲天的烈焰,终于放弃了与火魔的抗争。他们无助地祈祷,祈祷这时降下雷暴,唯有雷暴才能将他们的心从绝望中拯救出来。

仅几个小时过去,中苏双方就有十几名消防员在火灾中牺牲。他们年轻的生命犹如流星在空中划出绚丽的轨迹,轨迹却被强烈的火光掩盖,失去了哪怕仅刹那闪烁的光华。

娜塔莉镇的居民们相携着哭泣,他们赖以生存的森林遭受了覆灭之灾,等今年冬天来临时,除去皑皑白雪,他们还能收获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