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怒瀚

更新时间:2020-03-25 07:52:05

怒瀚 连载中

怒瀚

来源:落初 作者:新兵扛老枪 分类:科幻 主角:劳伦斯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新兵扛老枪原创的科幻小说《怒瀚》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劳伦斯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因一艘来自神国的飞船,这片星域插上腾飞的翅膀。机甲,战舰,虫洞跃迁,人类在征服太空的道路上飞速前进。古武,神话,基因改造,人类在自我进化的探索中渐行渐远。狼烟,战火,狂人幕后,人类在自我毁灭的轮回中临近边界。忽然有一天,人们找到传说中的圣杯,才发现世界如此之大,眼界却那样狭小。恰逢牛家麟儿初生,爹娘为他取名的时候说。“牛家的儿子必须牛,四个牛,牛犇!”汉军VIP粉丝群480—358—084,全订书友请进,有兄弟,更有姐妹,乐融融一家。验证详情请见书评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状况!”

心里猛地一惊,一跳,再一沉,上官英雄猛伸手,将上官飞燕拽到身后。

商场如战场,上官英雄不止与人勾心斗角,也经历过真正的风险,若不然,张强也不会来到其身边;他知道张强不是社会上随随便便可以找到的人,即使在军中、甚至特种部队里,也应该是一把好手。正因为如此,当看到张强如临大敌,上官英雄才觉得震惊。

究竟发生什么情况,强子竟连一声警告都不发,就已经摆出战斗姿态?

可是不对啊......

“荒唐!”

猛地想起什么来,上官英雄忍不住骂了声娘,悬到嗓子眼的心落回实处。

现在是光天、化日!

这里是大庭、广众!

当面是会展中心,是神国遗物展览地的大门口!

周围警察随处可见,人群里不知多少便衣,看看入场的地方,查门票的都有八个人。

谁敢在这里、这时候撒野!

“爸爸?”身后,上官飞燕被父亲的举动吓了一跳。

“没事儿,爸爸手抽筋。”

心内有了底,上官英雄在极短时间内调整好情绪,一面安抚受到惊吓的女儿,一面扭过头去,顺着张强的目光去看。

“强子,干什么呢,咦......”

此刻才发现那张美丽、漠然的面孔,与面孔上那副宽大得过分的眼镜,上官英雄觉得她简直是从地下冒出来,心头狂跳、同时觉得无比荒唐。

张强变成那样,就是因为她?

“这位是......”

看着梅姑娘,上官英雄的感觉难以言表,就像站在悬崖边欣赏绝世美景,恨不能投身其中,同时要小心别滑了脚,否则一定摔死。

梅姑娘也在看着什么,不是对她流露极大戒心、敌意的张强,而是街道对面的某个事物;其神情偶尔会有小小波动,瞬间便又恢复到漠然无视的样子。

她又在看什么呢?

不知不觉,上官英雄再次扭头,顺着梅姑娘的视线看向对面......除了走来走去的行人,便只有一座横卧如牛的巨大建筑。

那是五牛体育馆,今天这个时候,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

“刘老师,这位是.......”

不明白这两个人搞什么名堂,上官英雄摇了摇头。

“梅姑娘的脾气,不太爱说话。”

回答他的是牛一刀,一句不像解释的解释过后,再用极快语速说道:“不好意思,我们的票从顾老那里来,他会亲自带我们看展,所以......怕是不能同路了。”

言罢连起码的礼貌都不讲,牛一刀推一把妻子,顺手扯着儿子就这么要走;旁边,刘一手竟也依着他的意思,朝上官英雄一家歉意点头,去拽梅姑娘。

“呃......”

一家人就这么走了,身后被撂下的几个人不知所谓,恍惚中上官英雄似有不甘,朝牛一刀的背影大喊。

“哪个顾老?”

“那个!”已走出老远的牛一刀指向前方。

所指处,入口边,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正与几名西装革履的人握手寒暄,听到牛一刀的声音时转头,笑着挥手。

“一刀啊,来来来,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

“顾言章?”

远远认出老者身份,上官英雄不禁摇头。

“怎么可能呢?”

说起顾言章这个名字,五牛城知其名者屈指可数,但若该提为“博物馆老顾”的话,怕会引来不少议论。此老出身大有来历,传闻在京都也有不小名望,不知什么原因跑到五牛这种偏僻地方,现任历史博物馆馆长。

除了挖矿,五牛城哪有什么历史?分明是发配,要么就是“看厌了尘世变幻寻找清修之地”。

这类人很少,但是总会有。

京都名人到五牛定居,好坏都会引来一番震动,有心人试图与之结交——其中就包括上官英雄,结果无一例外,吃到闭门羹;老头谁的面子都不给,谁的礼都不受,据说市长亲自去拜访,也只是礼节Xing的问候,聊几句白话而已。

其实这样也好,顾老爷子清心寡欲,起码不担心招待不周,只要他别挑三拣四,朝京都递坏话便好。

值得一提的是,神国巡展来到孟非星,之所以在五牛设站、且是最后一站,顾言章出过大力。

“这事儿我知道一点。”看出上官英雄的疑惑,盈盈低声说道:“顾老是神国迷,还是一个国际Xing组织,那什么......神国文明研究会的资深会员。”

辅助上官英雄有段时间,盈盈上路极快,对这些“偏门”名人,有用没用都会先记下来,显得很熟悉。

“那几个就是研究会的人,领头戴眼镜的叫艾伦,顾老熟人,是个副会长呢。”

“哦。”上官英雄点头、随即又皱起眉,百思不得其解,“老家伙油盐不进......牛一刀什么时候和他认识,还这么亲密?”

“和你一样啊!”盈盈听得笑起来,附耳低低的声音解释:“听说前阵子,顾老身上长了个东西。”

“长个东西?什么东西?”

“不是什么好东西,蛮严重的......最后牛老师主刀。”

“医生还真是个好职业。”这回上官英雄彻底明白了,有些感慨:“可惜......”

“可惜什么?”

“入京遇着几道卡子,非打通不可。”稍做迟疑,上官英雄最终说道:“难在没什么东西适合出手。叫人打听过,可巧家里都有病人,本想着给牛家夫妇撮合撮合。”

“治病救人是医生天职,用得着撮合?”盈盈“噗!”地笑出来,“病人带来就是了,能不给治?”

“不赚个情分,我又何苦Cao那份儿心。”上官英雄挥手说道:“也不仅仅是看病,嗯,仅仅医患关联可不够。”

盈盈大概明明了,眨眨眼睛说道:“我倒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他们家儿子。”

“嗯?”

“他想学机甲,叫强子多收个徒弟就是了,刚好让燕子有个伴儿。”

“牛犇?”

远望那个依在母亲身边的男孩,上官英雄若有所思。

“Xing格好像弱了点,天赋不知怎么样,还有......”

“讨个欢喜罢了,又不是非得学到什么样。”盈盈微微一笑。

“老板,听我一句劝。”

“哦,什么?”

突如其来的话打断思绪,上官英雄扭过头去看,大吃一惊。

“强子!”

视线中的张强眼眶微红,额头带汗,身体摇摇晃晃,仿佛喝醉了酒,又像是经历连番苦战,神色很是疲惫;直到现在,他的视线仍不时追着那位梅姑娘的身影,游移不定。

“怎么了这是?病了?”从未见过张强变成这样,联想到刚才的情形,上官英雄有些着急。

“叫人把车开过来,先去医院!”

“我没事儿,真没事儿......一会儿就好,谢谢老板。”

望着上官英雄有些焦虑的样子,张强咧开嘴笑了笑,随即收敛神情,郑重说道:“打从我来,老板待我一直不错。”

上官英雄微楞,摆手说道:“应该的,这有什么......”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嗯?”

“别去打扰那家人。”

“什么?”上官英雄一头雾水。“那家人?哪家人?”

“就是牛一刀那家人。”张强先看盈盈一眼,加重语气说道:“甭管因为什么事,想到什么手法,都尽量不要去打扰那家人。”

听到这句话,盈盈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上官英雄也终于明白意思,面色微沉。

“打扰?呵呵,打扰......强子,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很明白。”

确如张强自己说的,才这么会儿功夫,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好很多,呼吸、气色都已平稳,目光也比刚才更坚定。

“有些事情,也许您觉得是善意,然而对有些人来说,是打扰。”

这不是一名保镖应该说的话。

“是吗?”

没急着反驳,上官英雄挥了挥手:“盈盈,带燕子先走。”

待盈盈牵着女儿走出一段,他才又回头望着张强的眼睛说道:“强子啊,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我不能打扰他们?”

以礼相待被说成打扰,上官英雄不理解这是什么道理,他说“打扰”,并不意味着承认打扰,而是内心有些恼火,语气不知不觉变得严厉起来。

“就凭他们有一手好医术?凭他们认识顾言章?神国研究会,和那个人模人样的副会长?”

幼时家贫,小时候上官英雄没读过什么书,道间巷内听过不少英雄求贤的故事,为之深深着迷;后来他有了事业,渐渐体会到财富的巨大威力,对当初故事里人物感觉就淡了;到了现在,上官英雄习惯了权利,内心对诸如“风骨”,“隐士”之类的感觉早已不像小时候那样纯粹。

在他看来,自己的行为和打扰完全不沾边,即便真的对别人的生活造成某些影响,也应该换成别的词。

比如说,礼贤下士。

是打扰还是礼贤下士,看的不是态度,而是有没有与之相衬的实力,今天的风云集团老总,有能力用规则内的手段实现规则以外的目标,碰到如牛一刀、顾言章这样的专家、学者,上官英雄会保持尊敬,但在必要的时候,他也有足够的力量与手段令其低头。

强子直言不讳,上官英雄喜欢这样的态度,但不喜欢话的内容,尤其当他发现,在和自己说着那些话的时候,张强虽然刻意掩饰,仍会流露出来少许不屑。

这不是恶意,而是专业与非专业间的固有差异,好比大师对着不懂深浅的门外汉讲道一样,想表达尊重都无从借力。

“呵呵,强子啊......”

“凭那位姑娘。”张强终于开口,神情不怎么情愿。

“姑娘?”上官英雄摸不着头脑:“哪个姑娘......梅姑娘?”

“嗯。”

“你认识她?”上官英雄皱起眉头:“她什么来历?她......”

“您问的,我一点都答不上来。”像是回忆起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强子嘴角抽搐几次,显得心有余悸。

“我只知道一点,刚才因为误会,我差点死在她手里。”

“什么叫死在她手里......你们又没交过手。”上官英雄难以置信。

“嗯。”不知经历过什么,强子异常肯定:“不用交手我就能知道,而且我估计,如果她想杀我,我不会有出手的机会。”

“......好吧我明白了,梅姑娘是个超级厉害的......人。”

有些吃力地点头,上官英雄放弃在这方面刨根问底,但是依旧不能相信强子的话。

“可是她敢杀人?这里?你弄错了吧强子,这里是......”

“老板,我肯定她敢。”

“......”

能杀与敢杀,表达的是能力与意志,上官英雄深知强子是什么样的人,能杀他的人不是没有,但不会太多,敢杀的就更少了,敢在这里因为一点误会就取其Xing命,他想象不出来。

“那么,你觉得她是什么人?联邦逃犯?”

“逃犯?逃犯哪会这样。”张强闻之失笑:“绝无可能。”

“那有没有可能是......”上官英雄目光闪烁,想到某种可能。

“老板,您问的我都答不出,答得出也不会说。”

张强挥手打断他,诚恳说道:“您现在的身份应该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有些人,不该沾,不该知道,不应该好奇打听。我和您说这些,并非因为知道梅姑娘身上有什么,而是我断定,她这样的人身上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而无论她身上有什么故事......您最好别去碰。”

停下来想了想,张强自己苦笑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话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又没什么可以补充。

“抱歉,我只能和您说这么多。”

“......知道了。”

不太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但从强子的语气和表情中,上官英雄感受到足够诚意,没再追问下去。

他转头去,远远望着那家“不能被打扰”的人,默默沉吟。

最终,他的目光仍落在那个男孩儿身上。

“......牛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