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忠犬老公之鬼差驾到

更新时间:2019-10-07 07:55:55

忠犬老公之鬼差驾到 已完结

忠犬老公之鬼差驾到

来源:落初 作者:福履 分类:灵异 主角:古舒赵芸 人气:

《忠犬老公之鬼差驾到》为福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帅气、特别的古装男人,他的身份是......鬼差。  千篇一律的平静生活,最终在初见他的那个炎热夏日午后被彻底打破。  我只想谈场单纯甜蜜的美好恋爱,却被他狠厉冷血的奴婢再三伤害。她是厉鬼榜上力量深厚的百年恶鬼,也是他身为人时的衷心奴婢。  步步紧逼,执着怨怼,迫使着我一点一点接近真相,而那残酷的真相,就像落入平静湖面的石子,激荡起层层涟漪,为我与他的感情画布上,染上无法抹去的脏黑墨迹。  “你与我这样卑贱之人,怎么配得上尊贵无上,清风出尘的郡王殿下!所以你必须为你犯下的贪欲重罪付出代价!”  她到底是贪婪权利的恶奴,还是痴恋主子的悲情人?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什么也不愿追寻。我只想深爱着他,与他执手相握,幸福一生。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永乐元年,西安府秦王府城出了件大事,秦王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孩子,本应是件值得庆贺的大喜事,整个秦王府却不见任何喜庆之色,只有内院角落的湘芫居里人来人往,丫鬟婆子们不断进进出出。住在这里的是秦王的姬妾邓氏,今日午膳后邓氏的肚子就开始阵痛,贴身王婆子赶紧请了产婆来接生,最后平安生下小少爷。

邓氏本来只是一名普通百姓,因一次在路上被秦王看中直接带回了秦王府,秦王也只新鲜了几日,便将她丢到了这人迹罕至的湘芫居。

当家主母秦王妃是京师贵族刘家的嫡长女,因邓氏先生下儿子心生嫉妒,就向秦王请命将这母子俩送到郊外庄子上去。

秦王正欢欣鼓舞的欣赏着歌舞表演,见那领舞的女孩杨柳细腰,明眸皓齿,眼波流动间柔情似水,脉脉含情,顿时让人骨头都被酥化了般心荡神摇,便随意挥了挥手同意了。

几日后秦王给那孩子取名朱志均,草草的封了个渭南王,和他母亲邓氏一起被打发到渭南县去了。秦王本还安排了几个丫鬟小厮伺候,王妃却偷偷将人遣了回来,母子俩最终只带走了贴身的王婆子和一个半大点的小子。

朱志均主仆四人在那渭南县的庄子上,一住就是数年,王府每月按时送来月钱,却也只勉强够日常吃用开销,如今小少爷到了启蒙的年纪却无钱请老师。

邓氏最初本还幻想着过些日子秦王便会想起他们母子俩,派人将他们接回去,可如今春去秋来几个年头了,王妃也已生下世子,怕是早已将他们忘得一干二净。

“夫人,我听街上石老爷家的下人说,映月河东边住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听说原是正五品的国子监博士,石夫人带着儿子去拜师连面都没见到,您说我们要不要也去拜访一下?”说话的丫头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狭长的小眼满是精明锐利,双唇是漂亮的心形,红润饱满,配着小巧的鹅蛋脸更添一丝妩媚,只是尖锐的下巴显得有些刻薄。

这个丫头是王婆子的孙女,王婆子三年前患了重病,临终前将自己的孙女送来伺候夫人少爷,邓氏见这丫头聪明机灵就收下了,并取名夜蓉。

“连石夫人都请不动,我们又怎么请的动!况且我们连学费的给不起,如何请?”

邓氏坐在院里的木椅上做着针线,上身穿着一条红色的对襟长衫,绣着花鸟图案,前襟上系着金属纽扣,胸前挂着一条玉石坠领,下身是一条蓝色马面裙,梳着简单的流云髻,髻上只插着一根蛇形簪,箍着额帕。面容憔悴,无可奈何的道。

“少爷与那石家孩子怎会一样?少爷可是王爷亲赐渭南王,正经的皇家血脉,那老先生定会准的!”夜莺泡上茶递到刘氏面前安慰道。刘氏端过茶抿了一口。

“你再去好好打听一下,具体是什么来历,到时再拜访也不迟。”夜蓉应声出门去了。

朱志均此时满腔怒火的坐在一条小溪边,不停的捡着地上的石头用力的扔进溪里,发泄着心中的不快。额上高高肿起,脸上的几道抓痕还在冒着血珠,血珠越结越大最后滚落下来,留下一道血痕。

今日他本是拿着钱去街上书店买书,结果遇上了石大宝和他的几个同学,几人便将他围在了一个死胡同里。

石大宝晃着圆滚滚的身子,高昂着头道:“哟,你也来买书呀?今儿终于让我逮着你了,看你以后还偷不偷听我们上课!”说着就把他推倒在地上,几个孩子也围上来一顿拳打脚踢。

朱志均抱着头蜷缩成一团,对方人多势众根本没有他还手的余地,身上不知道被踹了多少脚,只觉得骨头都生疼。

“我可是渭南王,你们敢这么对我,小心我灭了你们满门!”

朱志均死死的护着脑袋,大声的吼道。

一群孩子愣了一下,停住脚互相对望了两眼,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狗屁渭南王,还真当自己是皇亲国戚呀,就是个姬妾生的庶子而已,连我们都不如呢,学费都交不起!”

说着指着他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石大宝几人笑够了啐了他一口,便摇摇摆摆的哼着歌走了。

朱志均越想越气,猛的站起身向前飞出一脚,水中瞬时响起石子落水‘噗通噗通’的声音。

就在这时,突然溪旁的小路上传来一阵女人凄惨的呻吟声,一个衣着简陋的妇人坐在地上抱着自己流血的左腿,额上流下大颗的汗珠,表情痛苦狰狞,嘴巴不停‘哎哟哎哟’的叫着。而她身后是一条极陡的斜坡,想来应该是从斜坡上摔了下来,被断枝丫划伤了腿。

朱志均不为所动的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就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跑到那受伤的妇女身边,一脸焦急的看了看妇女的伤口,又跑开了,过了一会抓着一把草回来。

“婶婶别怕,我师傅说这种草可以止血,没事的!”

小女孩梳着两个花苞头,发上戴着一朵漂亮的小野菊,低着头认真的忙活起来。她将草放到口中嚼碎然后敷在伤口上,从袖子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包裹住伤口拴紧。

小女孩突然抬起头看向朱志均,睁着灵动的大眼不满的问他:“你还要一直看着吗?”朱志均莫名其妙的回瞪着她不予理会。

“婶婶腿受了伤,走不了了,你去路边叫人来帮帮忙吧!”小女孩认真的解释了一遍。

朱志均轻蔑的冷哼一声:“这人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的奴仆,你一好人家的小姐,救这些下人做什么?”受伤的妇人终于缓过劲来,听见这话赶紧恭敬的躬下了身子。

女孩嘟了嘟嘴,皱着眉头道:“我师傅说了,医者父母心,看见有人受伤了怎么能不救呢?我长大以后是要当女大夫的!”

女孩说着自己跑到路边张望起来,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拉着一辆驴车过来,赶紧拦了下来。

妇人被扶上车,拉着女孩的手感激的一再道谢:“谢谢小姐的救命之恩,奴婢贱命一条,劳烦小姐出手相救,奴婢无以为报。”

妇人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小女孩乖巧的伸手替她擦拭着:“不用谢!回家以后记得看大夫喔!”中年男子催促了一声便拉着驴车走远了。

女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转头看着朱志均满脸的血,认真的道:“你也受伤了,记得擦药,否则会留下疤痕的”说完就要走,朱志均立马扬声叫住她,口气中带着挑衅的道:“你刚才救的那个人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呢!”

小女孩闻言不解的望着他,那妇人只是伤了腿,已经做了处理,吃两服药应该就不会有事的,这人为何这样说?

朱志均见她一脸不解的模样,轻咳一声冷声道:“伤口那么深,必须请个大夫吃几天药才能好,可她一个奴仆,贱民,怎么可能请得起大夫吃得起药?”

小女孩愤怒的盯着他,眼圈慢慢的红了,眼泪含在眼眶中就是不让它流下来。

“你,你不是好人,你是坏人”说完一溜烟的跑了。朱志均楞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不觉竟已月上中天。

夜蓉打听清楚了老先生的来历就来禀明邓氏,邓氏坐在床头上,披着一件小袄,头发解散开来,脸色有些暗黄,如今夜里睡得越来越晚,有时还彻夜无眠。

夜蓉进屋坐到邓氏床边开口道:“我又小心打听了一下,那家主人名叫范经文,曾任正五品国子监博士,掌教三品以上及国公子孙,去年退休后就和老友一起躲到这清净的小县城来了,现在都还有许多子孙在京师任着官职呢。而且您猜,同他一起隐居在此的老友是谁?”

夜蓉一脸神秘的看着邓氏,邓氏早已激动地连声问她:“是谁?”

夜蓉凑近邓氏耳边小声说道:“曾经的太医院院判马慈。”

邓氏震惊的盯着夜蓉再三确认,夜蓉坚定的点了点。

这马慈出生医学世家,皇帝对他很是赞赏,可他不喜功名利禄,早早地离开了太医院游历四方,无人知晓他的行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两位京师大才。

“明天把我近日做好的针线拿去换了银子,再加上我的贴己,好生置办一份礼物,后天就带着均儿登门拜访。礼物一定要特别些,不求贵重只求用心。”

邓氏一口气说完,又与夜蓉商量些细节便躺下了,可她还是无心睡眠,整晚想着拜访之事,不觉天都亮了,便也起了身。

昨日朱志均回家就直接避开了家中人,小心的偷溜回了房间,今日早上邓氏才看到他一脸的伤痕,急得一阵大哭,夜蓉看见他满脸满身的伤也是惊了一跳,赶紧手脚利落的打了水来替他清洗上药。

看他现在这幅伤痕累累的面容,拜访之事也就只有延后再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