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道士娱乐系统

更新时间:2020-04-06 23:48:57

道士娱乐系统 连载中

道士娱乐系统

来源:落初 作者:鸽子歌歌 分类:灵异 主角:宿舍楼红光 人气:

新书《道士娱乐系统》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鸽子歌歌,主角宿舍楼红光,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想说灵异类封面怎么这么萌,没办法,谁让我半路出家获得了道士娱乐系统,娱乐系统你懂伐?说白了就是闹着玩的,再说的浅一点就是逗你开心的,看惯了烧脑推理,还不快来看看我的故事放松一下。这里什么的都有,仙侠,玄幻,搞笑,包罗万象,好了,好了,搞笑是主打了。我叫文弓,是一名道士,对,不是逗比。我的故事等你来发现。读者群:65341850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意识到刚才的话有点儿不太好,怎么说赵大哥也是为了我的安全。

所以还是小声的说:“赵大哥,看老三的模样,我媳妇儿。。。不不不,那个女灵鬼是敌非友,先说好,我可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才这样想的,真的不是!”

“哎,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也罢,若是有意外我就现身带着你撤退。”赵大哥话语中还带着深深的无奈。

“老六?快坐下啊,愣在那干什么?”估计老三是看不下去我在原地跟神经病一样小声自言自语了。

我点点头在他们中间坐下了,那仙子姐姐竟然主动要和我握手。

正可谓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他风风火火我闯九州啊!嘿!嘿儿嘿!嘿嘿,这个时候我要是犹豫一点儿算我输。

啊~仙子姐姐的手~如此丝滑~

就在我享受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咳咳,老六你能不能先放手。“老三在旁边干咳了几声说道。

恩,还是老三贴心啊,我也觉得一直抓着不太好,就换个手握住了,毕竟一个手一直抓着有点儿累。

我选择性的忽略了一旁顶着满头黑线的老三,谁管你,大早上,魂魄没稳你就跑出来了。

难道只允许你老三泡妞,不允许我老六摸手?

老三沉默了一会儿无力的说:“那个。。。按照宿舍的辈分论他是你嫂子。。。“

我一脸的黑人问号,what?

我当场就拍着桌子站起来了:“老三,你特么知不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我的天,老六我跟你讲我和小小那是青梅竹马,别以为你就我一条命儿我就么能让你轻薄小小!大不了你把我这条命拿回去好了!“老三听完我的话当时就不干了,比我拍桌子还响。

噗嗤,不小心的在内心笑出了声,骗骗别人就算了。

骗我?我告诉你,只有我!只有我知道你的真面目,就是想泡妞。

什么青梅竹马都是借口,让我知难而退,不好意思,我和你寝室睡了两年我都没听你说过有一个妹子,还想骗我。

诶?仙子!你什么时候跑到那边的,诶?还抓住老三的衣角。

“诶诶诶,妹子你先松手。:说着我就要去扒拉小小的手。

谁知道小小抬起来头,坚定的看着我:“公子,你先坐下冷静一下,我与你讲明白来龙去脉。“

好好好,弄的我好像是流氓一样,绝对不是因为旁边几桌男的看了要抄板凳砸我了我才坐下的。

“公子?我和郁郎的故事要从南齐时期说起,我原本名唤苏小小,按现在说法的算是杭州生人,父母与郁郎爹爹又是生意上的好友,幼时郁郎便与我私定终身,可是好景不长,小女子十五岁时,家道中落,父母辞世,落魄到只能以卖艺为生,然而郁郎从小读书,家境殷实,本是想娶我为妻,可无奈当时我的身份不被世人认同,郁郎爹爹也是个思想保守的人,自然不允许郁郎与我交往,只让他一心考取功名,还将他禁足在家中,从那时起,我心如死灰,再面对许多风流倜傥少年的追求,我便也不再拒绝。“说到这儿,小小抿了一口桌子上的咖啡,还向着老三靠了靠。

哼!看的我心中的醋坛子都打翻了,不行,醋坛子不能说明我心中的醋意,至少也得是醋缸子,醋游泳池!

我没好气的冲着老三道:“老三可以啊,没想到你还是吸血鬼那个类型的,老龟精啊,活了这么久?得亏咱们还一个寝室住了两年,这都没告诉我,藏这么深,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老六,你可饶了我吧,哪有什么阴谋啊,我也是今天才想起来我前世的记忆,知道这儿,是因为之前她去学校找过我,说以后有困难了来找她,我以为是拉皮条的呢,就把手机号留存手机里了”老三冲我拱了拱手相让我气愤下去一点。

小小听见老三的话,还趁我不注意在老三腰间掐了一把,疼的老三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我不小心笑了一把,竟然有一种他们在一起很幸福的错觉,对!肯定是错觉!

就算不是错觉,那我嘴上也不能服软,开口到:“得了吧,我哪敢为难我三哥啊,”

就算是他们真的是青梅竹马,那老三早上一醒过来都没和我说一声我还带着气呢,好吧,就是因为他竟然抢走了我的仙子姐姐!

小小看我和老三说话不对付赶忙开口道:“公子,且听我慢慢给你讲,后来郁郎听闻后竟关上门来在房中囚禁自己数年,后赴京赶考,事情到了这儿也应结束了,可坏事接踵而至才是生活的常态,谁知当时的上江观察使孟冷视察到钱塘,听闻我当时的名号,邀请我去他的府邸,他碍于官员身份托多方关系找到我,我却无意结交政客,多次拒绝了,可谁知他怀恨在心,打击报复于我,看在当地无法生活,便远走他乡去金陵投奔我远方亲戚,在途中偶染风寒。。。“苏小小说到这儿,往事再上心头,浸的眼圈都泛了红,任谁人见了都会不由得怜悯起眼前这个美丽女人。

老三紧紧搂住小小的肩膀,心疼的看着小小说:“如今我在这里,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了。”

小小冲着老三点了点头,随后又抬起手臂摊开手掌小声念了一句:“time“

滴。。。

检测到阴灵,已自动开启阴阳眼。

系统不是我说,就按照你这种探测阴灵的方式,咱们同归于尽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开启阴阳眼后,我便看见苏小小手掌上托着一个的蓝色正方体刚开始只有魔方大小,慢慢扩大,直到覆盖住我们三个人。

特拉法尔加·小小吗?这都是什么鬼,难道地府被王路飞打通关了?

“公子,剩下的事情,小小实在是不想再回想了,还是请公子自己看吧,可能会稍有冒犯,还请公子担待。“苏小小手掌一翻,念了一声:”time·回放“

说完我的眼前变的一片黑暗,再恢复视力时,一道光屏悬在我的眼前,上面还放映着一幕幕的场景。

光屏上,苏小小披着薄被蜷缩在一个角落不停的搓手,小心往手掌追着热气,看不出是在哪,不过,从旁边的蜘蛛网看的出来应该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

看到这儿,光屏一闪,景象变得十分热闹,满街红灯高挂,一位少年,身穿红袍,还骑在头上带有大红花的高头大马上,意气风发的走在游行队伍的中间,一路上,唢呐向天而吹,锣鼓竭力而敲,身后还有两块大大的红牌,上面用金字写着“回避“二字,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围观,呼喊!好不威风!

镜头再一转,还是先前那位少年,身上穿着先前的艳丽的红袍,不过如今却染上了一块块的泥斑,再不复先前那春风得意的模样,跪在一座分前,双手紧紧攥住眼前的土壤。

那孤坟灵台前,两只白蜡烛放肆的燃烧着,火盆里燃烧的纸钱随风飞上天空。少年抬起头注视着眼前的孤坟,一动不动。

光屏缓缓变暗,眼前又浮现出亮光,少年的模样和老三的脸慢慢重合在一起。

“你。。。是那个状元?“我指着老三痴痴得道。

老三沉重的点点头,拉着苏小小拉开椅子突然就给我跪下了:“老六,那是我的前世,可这辈子我就是和你一个宿舍的老三,先前那黑白无常的分身,受森罗殿秦殿主之命来锁我的魂,便是因为那天杀的孟冷在背后操作,想要陷害于我,多亏你,我才捡回这条命,我和小小在此立誓,从此以后老六你就是我们的在世恩人,除了把我俩分开,其他的事儿我要是抽一下眉头就不是你三哥!“

“恩人,夫君如是,小小亦如是。”苏小小跪在地上坚定的说道。

知道了他们两个事情之后,我对苏小小也没有了追求的心思,要是我还有一点儿心思,那和孟冷那个王八蛋有什么区别,这点儿做人的底线我还是有的。

这一天我得扶多少人起来啊,哎。

我抽起来他们两个说:“你们都和谁学的,动不动就跪,咱们一个寝室睡了几年,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抓走吗?多余的话就别说了,显得矫情。”

小小抹干了眼泪,梨涡泛起:“公子,不对,应该是文大哥,文大哥果然如郁郎说的一般,仁心义胆,小小没有没有其他技艺,唯有诗词歌赋拿得出手,听闻文大哥不喜诗词,那小小便献上一曲略表感谢之意。”

不用说,肯定是老三揭我的短!

“time·释放”小小解开笼罩着我们的蓝色屏障缓步走到茶馆的中央,清了清嗓子。

“歌声引回波,舞衣散秋影。

梦断别青楼,千秋香骨冷。

青铜镜里双飞鸾,饥乌吊月啼勾栏。

风吹野火火不灭,山妖笑入狐狸穴。

西陵墓下钱塘潮,潮来潮去夕复朝。

墓前杨柳不堪折,春风自绾同心结。”

小小在上面唱的极为用情,这首歌古风古韵,再配上小小绝美的容颜和艳丽的旗袍,吸引了在坐每一位的注意力。

“老三好福气,哈哈哈。”我拍着老三的肩膀说。

老三抿着茶和我说:“老六,你也应该知道了,小小她是灵鬼,而你是道士,立场对立,可是鬼和人一样也得分好坏,还请不要对小小有偏见。”

我早就知道了好吗,再说了我哪是道士,就是个捡了系统的可怜人!

我淡淡道:“我知道了。”

小小曲中落罢,全场的茶客都站起来拍手叫好,那歌词中包含的让人动情落泪的情绪,被小小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那同心结唱的我心里都莫名泛起酸楚,自然这首歌里的悲伤也传染给了每一个人,有的人甚至在桌子上哭的泣不成声。

小小向周围鞠了一躬,便准备回到座位上,可在做的茶客却不干了。

看小小要走,在做的茶客全都冲上去围着小小不让走,还叫着要再听一曲。

见小小陷入重重包围,老三和我同时暗叫一声:”这还了得。“便冲进人群中,解救小小。

我仗着如今健壮的身形硬是挤开一条通路喊:”老三!快带小小跑!”

老三把小小托出人群撒丫子就跑,我紧跟在他们后面,后面还有一群已经陷入疯狂的茶客。

好,现在是直播时间,今天给各位老铁们带来的是一场十分激烈的追逐战,首先在前面的分别是我,老三,小小,三人。

后面紧跟着的是茶客甲,茶客乙,茶客丙等龙套选手,不对,还有新加入的路人甲乙丙丁,他们之间找了一场激烈的追逐战。

好了,老铁们,我先关直播了,实在是喘不上来气了,对,喜欢的朋友们双击七减一,七减一,七减一。

我们三个人是被一群人追出商场的,到后面追的人越来越多,听见后面有人问:“这是在追谁呢?”

还有人回答:“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在三楼看见一群人追着三个人就跑出来了,其中一个还是个大美女,我估计是个明星,别问了,先追吧,别人都追,自己不追挺尴尬的。“

我们好不容易和后面拉开距离,拐进一个小胡同里,小小就张开手:”time·遮眼“蓝色的薄壁撑开,我和老三才敢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卧槽。。。那群人体格可以啊,追了咱们五条街,连我都吃不消了。”我张着大嘴说。

“呼,呼,不是。。。后来都是最后加入的,刚开始那批人三条街就累瘫了。“老三也累的瘫在地上和我说。

只有小小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拿出手绢细心的给老三擦汗,看得我是一顿羡慕啊,一道流光从我胸口闪出。

赵大哥就出现我的身旁:”哦?原来是第十五层的苏小小?“

小小听到有人叫他名字回头看了一眼道:”原来是英郎将赵云,小小有礼了。“

听话他们两个认识啊。

”你为何出现在此,难道第十五层地狱也崩塌了?“赵大哥说着还递给我一张符纸给我。

哎,有个人递总比没有强,只能凑活凑活了,我接过来符纸擦了擦汉,听见小小说:”我出来的时候第十二层都已经开始崩塌了,这次地府也应该束手无策了,不然不可能从十八层贯穿到第十二层,哦,对了!我记起来了文大哥,我们见过,你上次从五楼跳下来还是我把你送回宿舍的。”

?这都是那里跟哪里的剧情,哦,我想起来了,我还说呢,系统能那么好心把我送回宿舍?

一点不像系统的风格,系统处心积虑的想和我同归于尽不是一天两天了,那小小你这忘性也太大了,现在才想来,我正想开口吐槽小小。

赵大哥比我还激动的说:“什么?第十二层都开始崩塌了,也不知道主公现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被流放到这里了。”

“都给我停一下!你们这样让我这个作为主人公的很难看的好不好,连插个嘴的机会都没有。“

滴。。。任务:寻找皮T客曹操并解决危机,任务开始计时,十五分钟。。。任务目标追踪米数:2000m

皮?T?客?曹操,系统你是不是乱码了,你告诉我皮条客是个什么鬼。算了,重点不是这个,两千米的范围你告诉我怎么找,还有十五分钟,系统你就直接说你想玩死我不就得了,还拐这么大个圈子!

哎,反正系统坑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都习惯了,还能怎么办,凉拌吧,

我无奈地说:“行了,赵大哥你主公来没来我不知道,不过皮条客曹操是到了,你要不要见一下,忘了说了,还有十五分钟,我估计就要去地府报道了,一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