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走阴差

更新时间:2020-04-09 19:54:31

走阴差 连载中

走阴差

来源:微小宝 作者:扶摇 分类:灵异 主角:安静耶稣 人气:

火爆新书《走阴差》是扶摇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安静耶稣,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名从出生就与12这个数字结下不解之缘的青年,出生十二天时死娘,十二岁生日时死爷爷,而现在,正好是他二十四岁生日,会发生什么呢?一印一太岁,一岁逝一人。双轮断三魂,四印谁人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五大三粗的男人才一开口,顿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说实话,要不是易云提出这事,我根本就没兴趣进去,更何况,我有孝在身,也确实不宜进出别人家里。

“你还我男人”,一声咆哮传来,紧接着看到一个女人身穿孝服,如同猛狮一般扑了过来,二话不说死死的掐住了我,力道大得出奇,捏得我膀子发酸。

我登时怒了,心想你男人死了与我何干,又不是我害死他的。

与时同时,我放眼一看,只见灵堂里摆放着两个灵塌,一左一右,不由得心中一寒,心想着怎么才一天的功夫竟然死了两个?

易云没有出声,反而一脸平静的站在旁边,细细打量着双眼红肿的女人,眼神似水,看不出半点情绪波澜。

“冤有头,债有主,你男人确实不应该这个时候死”,易云语气平淡,如同机器合成一般。

女人一愣,继而松开了我,面色呆滞的看向易云。

“你说呢?”易云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意,俯身轻声道。

女人脸色一白,随后像是见了鬼似的仓皇而逃,竟然不再管我们。

那五大三粗的男人应该是他们家亲戚,一看女人如此,也只好恨恨的瞪了我们一眼转身离去。

但这时易云却没急着进去,反而若有所思的打量起四周来。

灵堂之中两张引魂灯,两个灵塌,两张遗照,森森的孝白让我心底发沉,一时之间又想起了我的父亲,此时的他,不知道还过的安稳不?

“走吧,我们先等一会”,易云看了片刻,随后眉头一挑,拉着我回到了父亲家里。

我坐在家里,呆呆的看着摆放在前屋正中央父亲的遗像,听着隔壁传来叮叮当当的锣鼓声,心里堵得出奇,感觉似乎要窒息了一般。

但就在这时,这嘈杂的送葬声嘎然而止,像是被人生生截断一样,四周顿时静得出奇。

这一阵安静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最多不过几秒钟时间,隔壁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嘈杂而凌乱的呼喊声,如同沸水倒进了油锅一样听得我头皮一麻,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该不会是又出了什么事吧?

“走,去看看”,易云显得比我还急,我才刚反应过来就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向着隔壁方向跑去。

于是我紧跟着他出了门,才刚一出门便被人撞了个踉跄,定睛一看只见一大群人从隔壁灵堂之中蜂涌而出,显得慌乱不堪。

我探目四顾看到易云正发了疯似的冲进了灵堂之中,于是紧跟了上去,站在灵堂门口一看,只见刚才还挤满了人的灵堂此时空落落的,依稀只剩几个人影在里面打晃,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之前那个女人正被那五大三粗的男人扶着,身体摇摇摆摆的,两臂无力的耷拉在身体两侧。

那男人一见易云出现,顿时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投来求助的眼神,我见他两眼慌乱,面色苍白得紧,也跟了过去想着要帮忙。

然而等我进了灵堂一看,却见两个灵塌上面空无一人,刚才还躺着的两具尸体已不知所踪。

我心中一个激灵,顿时头皮一炸,想起了昨晚父亲遗体也同样出现过这种情况。

“把他放下”,易云面色沉静,对那男人喝道。

“唔”的一声轻哼,在易云掐了那女人人中好几下之后,女人悠悠醒来,经过一段短暂的迷离之后紧接着嚎啕大哭起来,一天时间家里接连死了两人,任谁都接受不了,我也不由得看得两眼发酸。

“嘿嘿,妈妈哭了”,一个痴不痴呆不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他家的那个傻儿子。

只见这女人听到这声音之后一愣,随后痛呼一声“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之后又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易云没再理会这女人,而是打量了她身旁的男人一眼,沉声问他:“你是谁?”

那男人脸色一白,支支吾吾了半天才低声回道:“我是他娘家哥哥。”

“是这样啊”,易云轻吟一声,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打量了两边空着的灵塌一眼,冷哼一声道:“他们两个呢?”

“跑。。。跑了”,男人有些心有余悸的回答。

“要真跑了还好,最怕就是他们回来啊”,易云说罢,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朝门外走去,最后目光在那傻儿子身上停留了片刻,指着那男人问他:“他是谁?”

“他是坏人”,傻儿子一看那男人,脸色一虎,“他总打妈妈。”

“怎么打呢?”

“他和妈妈脱光了衣服在床上打架,我和爷爷都看到了”,傻儿子嘴巴一歪,说出了让我极为震惊的话来。

这男人不是自称是女人娘家哥哥么?傻儿子不知道这打架是怎么回事,我们可都清楚啊。

“个鳖犊子,叫你胡说”,男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就要上前揪那傻儿子。

然而这男人才冲上前一步,便见一团黑影瞬间出现,夹着一声凄厉的号叫直朝男人脸上扑去。

原来又是那只黑猫!

这黑猫一把扑到男人脸上,四爪如勾,没头没脸的朝着男人脸上抓去,好像这一人一猫有深仇大恨一般,眨眼间的功夫便在男人脸上刨出了几十道或深或浅的血迹。

男人手忙脚乱之下一把抓住黑猫用力朝着远处一摔,脸现狰狞之色,再次恨恨的看向那个傻儿子。

“黑猫通灵,据说是地府的使者,能看到许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可厉害着呢”,易云根本不理会这男人,抱胸站在一旁低声说着,也不知道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这男人听的。

虽然他这话说得不明不白让我有些奇怪,但实际并未对我够成多大影响。

反而是那男人那边,只见他一听到易云这话之后顿时身体一颤,几乎瘫倒下去。

而这时那个女人也走了出来,脸带忌惮的看了我们一眼,显出一丝怯生生的神色没有出声。

“你们如果实情相告,或许还有一丝解救机会”,易云看着两人,淡然道:“如果有半点隐瞒,我想你们会知道结果如何。”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男女两人相视一眼后,男人咬了咬牙,上前一步看着易云。

易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的回道:“我没要求你们相信我,但是人在做天在看,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天却知道,就比方他刚才的说。”

说完,易云指了指一脸傻笑的傻儿子。

只见这女人上下打量了那傻儿子一眼,最后伸手过去一把搂住了他,无声哭泣起来。

而此时这男人脸色非常的难看,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有些忌惮的看了看那只被他扔得老远的黑猫,长叹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显得非常纠结。

易云也是不急,伸出手来朝着那黑猫一招,轻轻蹲了下去。

只见那只黑猫此时显得超乎寻常的温顺,悠悠的晃着长尾跑到了易云手中,易云抬手一抱,搂着黑猫转身看了我一眼道:“它似乎有点怕你。”

我讪讪一笑,盯着黑猫那如同绿宝石般的眸子不由得心底一寒,再次想起了昨晚的一幕。

“轰”,天空中骤然响起一道惊雷,照得四周一片雪白,紧接着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两位里边请坐”,男人身形一颤,霍然起身,最后又有些顾及的打量了那黑猫一眼道:“不过,它不能进。”

易云淡淡一笑,轻轻抚摸了黑猫光洁的脊梁,轻声道:“你先在这等一会。”

说罢,易云便将黑猫轻轻放下,踏步进了灵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