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点灯

更新时间:2019-10-22 04:04:16

鬼点灯 已完结

鬼点灯

来源:落初 作者:笺哗 分类:灵异 主角:杜白毛 人气:

经典小说《鬼点灯》由笺哗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白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很多年以前,我爷爷结识一对兄妹,在他们奔向新生活的路上发生了一系列惊险神秘的事情,而这一切也为他们后代的命运做出了抉择。很多年以后,我为了解开家族的诅咒,又开始了我爷爷当年未走完的路途,而等待我的将是未知、惊险、神秘、刺激……甚至是死亡,但是我别无选择,因为我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我向自己发誓,我必须要坚持到最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16年,全国各地都相继出现了饥荒,饥民遍地,饿殍成浮,老百姓迎来了二十世纪的第一个艰难时刻。我的爷爷杜大肠随着难民四处游荡,他自幼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虽说爹妈死的早,但好歹也还有一个姐姐隔三差五照顾着,后来的日子虽然没有以前过的好,但也还算过得去。

直到现在与灾民为伍,杜大肠才见识到了真正的苦难。他是一个热心的人,所以经常将自己的盘缠拿出来接济同行的灾民,所以没多久,他姐姐给他备下的盘缠也被他挥霍的一个子儿都不剩了。无奈的杜大肠也只好过起以讨饭为生的日子。杜大肠出生豪门,从小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生Xing更是高傲,虽然和难民群一样四处奔走讨饭,但却常常碰壁,人们都说他不像是个讨饭的叫花子,倒像是个劫道儿的土皇帝。

逃难的队伍里有两兄妹和杜大肠相处的不错,哥哥名叫曹尚宝,大杜大肠两岁,妹妹名叫曹慧芸,小杜大肠两岁。据说这兄妹二人也是富贵家人,同样是因为家道中落而投入了这难民的队伍当中。曹尚宝为人忠厚老实,满脑子仁义道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酸书生,曹慧芸更是贤淑大方,彬彬有礼,也是一个富家小姐的样子。三个人经常混在一起,杜大肠不会讨饭,所以两兄妹时常会将讨到的饭菜分一份给杜大肠吃,有的时候讨不到饭,三个人就一块儿饿着。

后来在一个睡不着觉的夜晚,杜大肠和曹氏兄妹都各自讲述了自己的遭遇,颇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受,这不禁使三人有些惺惺相惜。曹尚宝是一个爽快之人,他说:“兄弟你我都是遭难之人,日后不免还有更多苦难等着,我们何不在此结拜为异Xing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杜大肠也正有此意,他说:“曹兄说的是,今后你是大哥,我是二弟,咱日后更要同甘共苦才是!”两个人说拜就拜,二人当下就捧了几捧土,又在土上插了几根小棍儿,跪在地上开始拜把子。

磕完头,曹尚宝说:“兄弟,这样不行,古人都说锸血为盟,你我兄弟虽然不及古人,可这结拜之事也需正式,岂可草草了事呢。”

杜大肠说:“依哥哥看,该如何是好?”

曹尚宝说:“这年月吃口饭都难,找酒就更是奢侈了,我看咱们先弄两碗水凑合一下吧,等日后咱有了钱再补上一顿结拜酒,兄弟你看如何?”

杜大肠笑道:“那就依哥哥所言!”

曹慧芸玩笑道:“两位哥哥都以落难到这般田地,却还有心情锸血结拜,不愧是义士豪杰,想必将来定会闯出一番事业,到时候妹妹也要跟着沾些光才是。”

曹尚宝笑着说:“妹妹这是转着玩儿挖苦哥哥们呀!”

杜大肠笑问:“依妹妹所言,我俩倒是怎样一个豪杰义士啊?”

曹慧芸道:“妹妹哪里再取笑哥哥,想当年,钱婆留效仿古人登基卫冕,于顽石为宝座,宝座终现婆留卫冕之像;赵香孩儿效仿军人强弩征战,取柳枝为弓箭,陈桥踏马赵家正坐江山。如今两位哥哥效仿古人,借白水为酒水锸血结拜,我看也正有此意境!”

杜大肠听后笑道:“妹妹果然饱读诗书,才华横溢,你我三人都是有识之士,将来定能闯出大业。我看咱们就借妹妹吉言,歃血结拜!”

曹慧芸找来了两个豁着口的青瓷大碗,在里面盛好水。杜大肠随手捡起来一块锋利的石头,照着自己的手指头划了一下,鲜血就涌了出来。杜大肠将血滴在了盛满水的两个碗里,曹尚宝照此效仿,刚刚将手割破还没来得及将血滴入碗内,却不知道从何处跑来一只白色的狐狸。这狐狸蹲在碗前朝着天地拜了拜,又朝着杜大肠拜了拜,一低头将水喝了个精光。

三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杜大肠说:“咱兄弟结拜,这狐狸也跟着结拜,连血水都喝过了,哥哥一会儿歃血的时候,是不是要把这狐狸算进去?”

曹尚宝也笑道:“这年月人都吃不饱,畜生就更别说了,看来这狐狸是好几天都没喝水了,这是可惜了兄弟的那些血了!”

曹慧芸将狐狸轰走,重新在碗里盛好水,杜大肠和曹尚宝这才拜了把子……

三人心里都明白,如果再继续跟着难民的队伍逛下去,早晚都有活不下去的那一天。如果想要活的更好一点儿,还是应该先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再说。三个人围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杜大肠说:“刚刚我向过路的人打听,从这儿往东走百十多里有一个县城,我们何不到此处谋个生路?”

曹尚宝点头道:“兄弟所言极是,但我们一来不会做生意,二来做不了苦力,却是无从经营啊!”

杜大肠说:“古人常说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渡船人,咱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看等到了地方,咱们再从长计议!”

曹慧芸也道:“杜兄弟说的在理,这一路上到处都能看到饿死的尸首无人打理,任由那些狼虫虎豹撕咬的支离破碎,若是再这么走下去,不定什么时候咱们也要死在这路边上,葬身在飞禽走兽的腹中了!”

当年我爷爷他们三个是铁了心要走的,所以就跟难民群里几个能够聊得来的人道了别,一路就向东而去。

这一年对于全国四万万人口来说是灾难Xing的一年,天灾人祸不断。一月袁世凯复辟帝制。紧接着饥民大闹上海,三月袁世凯下台,六月袁世凯病死,黎元洪继任大总统,段祺瑞被迫恢复了旧约法,七月山东蓬莱的饥民起义……我爷爷他们三个人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摇摇曳曳的脱离了灾民的队伍,他们在向着自己的新生活迈进,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选择将会决定他们这一生甚至是几代人的命运……

杜大肠三人在路上不时的会看到一些被野狗啃的肢体不全的死人,这些天,三人早已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更不会觉得害怕。几个人一边走路,一边商量接下来的生活。眼见天就要黑下来了,所以曹慧芸提议找一个地方先休息一晚上,第二天也好继续赶路。这世道太乱,走夜路不太安全。

几个人正商量着,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只大狐狸,浑身的毛洁白如雪,一下子就跪在了杜大肠三人的面前。三人仔细一瞧,这狐狸正是前些天结拜时那只求水喝的狐狸。常言道万物皆有灵Xing,狐狸既然知道跪拜求水,也必然是通情理的。此时跪在三人面前抱爪磕头,想来是遇到了麻烦,有事相求。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杜大肠动了恻隐之心,他开口和曹氏兄妹商量,说这狐狸两次都与你我兄妹遇上,那是缘分呀!这回又跪在了咱们的面前磕头,可能是遇到麻烦了。谁都有遇见麻烦的时候,人是如此,又何况一个哑巴牲口呢?老辈儿人常念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狐狸虽然不会说话,可大小也是一条命不是?救这畜生一条命怎么着也能胜造三级浮屠了吧!再者说了,这家伙还跟咱们歃血来着,多少也算是个结拜的兄弟,兄弟大难临头,哪有不救的道理呢!杜大肠那嘴叭叭的,是新姑爷见丈人,一口一个礼。

曹尚宝是一个生Xing温厚之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而且还读过几年的圣贤书,心存善念更多。曹慧芸更是心慈的女子,从小就被灌输三从四德和三纲五常等封建礼仪思想。两人听杜大肠这么一说,也都觉得在理。

杜大肠对这狐狸说道:“咱兄妹三人和你两次相遇也算是个缘分,所以没有不帮你的道理。你要是避难就点个头,要是求援就摇个头!”这狐狸还真懂人话,听杜大肠这么一说,头跟个鸡叨米似的点个不停。杜大肠就打开自己脏乱的褂襟,让这湖里躲进去!

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个拿枪的猎人,这人见到杜大肠三人以后开口就问他们有没有看到一只大狐狸,几人也是好心,为了帮着这个狐狸免遭杀害,就摆手说没看到!猎人拿着枪走了,边走边磨叨着:“得赶紧弄死它,这家伙成精了。”

三人见猎人走远了,才把狐狸放了出来,杜大肠朝着狐狸摆摆手,示意它逃命去吧,这狐狸向着三位恩人拜了拜就一晃不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