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捉尸道长.

更新时间:2020-07-13 04:53:15

捉尸道长. 已完结

捉尸道长.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皮簧 分类:灵异 主角:师兄连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捉尸道长.》是皮簧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兄连,书中主要讲述了:神秘的昆仑龙脉深处,许是非探寻到了那一丝不为人知的秘密,随着大门的最终敞开……你永远不能想象,在这个战乱纷飞的年代之下潜藏着多少妖魔鬼怪!左慈遗物、月夜飞僵、湘西兽魂、阴阳尸魔……一切都变的扑朔离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卷尘封已久的往事了,看着衣柜里那件泛黄、还有些霉味的道袍,已经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穿在身上了,师父传下的那本泛黄的旧书上落满了灰尘,再一次细细的翻开它,字迹已经因为潮气的影响有些模糊了。

轻轻地抚摸着七星斩妖剑上日渐剥落的朱砂,和那渐渐增多的铜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明天的决战是不是真的能打得赢,对上那样的怪物,或许只有奋力的拼上一拼了吧!

还是从十四年前说起吧,我叫许是非,尽避我很讨厌师父给我起的这破名字,但是无疑,当我入门的第一天听见师兄的大名时,我顿时才觉得师父给我起的这个名字真他娘的好听。

师父说干我们这一行的难免是非缠身、因果报应,而且极难讨到老婆成家立业!

于是,我姓许,叫许是非;师兄姓程,大名程不成。

师兄早我几年入门,至于我还是八年前逃荒时被师父捡来的,同样是二十岁的年纪,师兄每日里勤加练习师父教下的道术,可以一坐就是数个时辰不动,而我却不行。

师父常常说我心野了容易误入邪途,叫我千万莫学我的师叔,我再接着追问,他却只是叹气却再也不说话。

这是个战火纷飞、且没有丝毫道理可讲的年代,那帮留洋回来的先生们整天讲些什么“三民主义”,常看见他们在云阳镇上四处宣传,至于镇民们前去告状,却还是那句十分受用的俗语给挡了回来:“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

曾几何时我开始抱怨自己命数,若是投到富人家里做个少爷,别说吃喝嫖赌抽,让我拿大把的钞票煮饭我都不在乎。

时时叹命运,我时时幻想着大富大贵的生活,直到前年镇西口的马家遭了乱军,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军阀前线吃了败仗逃到了镇口,马家的男人被他们点了天灯出气,女的也不论老少,被身后那几百士兵活活给糟蹋死了,得了马家的家产,镇长又满头大汗召集全镇的土豪老爷们一人出了些油水才把这些瘟神请走,我顿时才觉得做个富人也是麻烦至极,哪像我们赶着尸体、抓几只厉鬼,连当兵吃皇粮的都害怕躲的远远的,那才叫一个神气。

摇摇头叹了口气,师兄居然这么晚了还不做饭,这真是会做饭有的吃,不会做就没商量。

“师兄…师兄,你快做饭啊?”

“是非…别吵,你快过来看…”师兄有些疑惑的叫道。

我从屋中冲出,来到院子里,师兄正一脸忧虑的看着空中,道:“你看,师父说煞星转正南,丧门在北方,难道镇子里又要死人了?”

我看了看空中,从小师父就教我们看星象,像这些东西还是简单的懂一点的,漫天的星辰中灾星的位置十分的明显,左边丧门右面煞星呈三角状分布在不同的位置,可如今煞星却占了丧门星的位置,丧门星被挤到了北方。

不用说,镇子里这两天要死人了,多半还会死在镇北。我摇摇头对师兄道:“反正命又不能改,死了人生意咱们就先接着,阎王叫你三更死你能活到五更吗?”

“可是…”

不等师兄说完,我赶紧将他推到厨房:“师兄啊,你快做饭吧,师父出去就出去呗,咱们的本事看个风水埋个人没问题的。”

师兄是个老实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饭去了,师父去了三百里外的村子,听说是闹了妖精得过去看看。

也没办法,放眼整个阴阳界他老人家的名声那也是极大的,茅山第二十九代掌教亲传二弟子,这可是正宗的道统,他老人家干了几十年斩妖除魔的营生如今总算是在江西安下家了,现在不比年轻那阵子了,不过辈分在那里,大家都叫他一声三叔。

“呼呼…”

一阵狂风忽然将院内还没晾干的衣服吹倒在地大半,真他娘的晦气,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我才难得清闲一会。

“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咚咚咚…”

听着门外张老伯的更筒声,老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似的,算了,还是先把衣服重新清一遍挂起来吧,这阵该死的狂风!

……

……

“呼呼……”

夜半,狂风又呼呼的刮了起来:“师兄,今天晚上这风怎么这么大啊?”

“不知道,睡觉吧!”

“可是我辛苦洗的衣服…”

“睡…觉……”耳旁传来一阵鼾声。

无奈……

窗外的狂风依旧肆无忌惮的刮着,卷起地上的尘埃漫天,镇北处的道路上,此刻正有一人提着酒葫芦,晃晃悠悠的走在路上,深夜这皎洁的月光将前方的道路照的分外明亮,同时大汉那锃光瓦亮的光头上还不时的反射着月光。

“喝啊…五魁首啊六六六啊,哥俩儿好啊,一起走啊…”

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好啊…”

大汉身子一顿,强睁起迷醉的双眼转身向后望去,身旁除了呼啸的狂风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眼花了吗?”大汉揉揉眼睛,提着酒壶缓缓的往镇内走去,四周的狂风似乎越加的卖力了些,吹得路旁两道的树木不住的摇晃,发出吱呀的声音…

“来,接着喝…”大汉拔开酒塞,将酒水往口中灌去。

正在这时,身后一声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啊…”

大汉这次一怔,只觉得浑身冰凉头皮发麻,好像忽然落入了冰窖似的,一身的汗毛倒竖,黄豆大小的汗珠顿时被吓了出来,他猛地一回头,身后却是什么都没有。

正等他要放下心来的时候,忽然那种感觉又从背后传来,悬着的一颗心还没放下,又再次紧张起来,他这越紧张就越不敢往后看,豆大的汗水迅速浸湿了全身,吓的他浑身发抖,不敢动弹。

老人们常说走夜路是有规矩的,莫说话,别唱歌,碰见什么大惊小敝的事情千万别回头;因为人身上有三把阳火在身,鬼是害怕这些火焰的,所以它们一般近不了人身,这三把火焰分别分布在人的头顶和左右两肩处,夜间忽然的一回头最容易把两肩的阳火熄灭,从而导致阳气下降,被鬼魅有机可乘。

这光头大汉长的五大三粗还一口大嗓门,可饶是他此刻想起老人们经常说的那些规矩来,也不由的一阵头皮发麻,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

“咦,你怎么不转过来了呢?”身后那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又从耳边飘来。

大汉此刻满脸憋得通红,吓的浑身哆嗦,被这夜间的狂风吹得清醒无比的他此刻只差哭了出来,身后那声音再次传来:“你真的不转过来吗?真不好玩,那我转过去了…”

话音一落,大汉的面前忽然多出了一个人影…

不,是一个身体残缺人影!那道人影漂浮在空中忽然有了颜色,下面那双腿只是连着一丝皮肉,鲜血丝丝的往下流淌甚是诡异,再看他上身,两只胳膊被极度的扭曲成几截,借着月光看去,纷乱的黑发下是一张淡青色惨白的脸……

骚臭的尿水早已遍布大汉的脚下,对面那个“人”一条鲜红的舌头缓缓伸出,眨眼就伸出了一尺多长…

大汉的面孔开始扭曲,他睁大了瞳孔,脸上充满了惊惧!

“啊……!”

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的寂静,也同时打散了云阳镇上的安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