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夫君:冥中注定

更新时间:2019-09-27 01:53:32

鬼夫君:冥中注定 连载中

鬼夫君:冥中注定

来源:落初 作者:陌绾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姐冷白仙 人气:

经典小说《鬼夫君:冥中注定》由陌绾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冷白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段穿越千年的恩怨纠缠,可是自己命中注定的爱人却是一只鬼,换做是你,会因为爱情而接受他,还是会因为害怕他而舍弃这段爱情呢?新书求点击、求收藏、求票票,各种求,有啥你就砸过来吧!【建了一个读者企鹅群:327736585】大家快来催更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了?”冷白妮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惊慌失措的冷白仙,淡淡的问道。

“吓死我了,我梦到我们走进了一条好黑好黑的巷子里。然后……然后我们进了一间房子,好恐怖,我们跑出去后居然发现我们站在一片坟地里!”冷白仙肩膀还微微颤抖着,似乎还没从那个噩梦中缓过神来。

冷白妮怪异的看了冷白仙一眼,又看了看桌子上那封没有发信人和发信地址,却写着收件地址和收件人的信,而且信封上的署名还是冷白仙。“你醒了正好,桌子上有你一封信。”说完,又继续低下头干自己的事情了。

“谁写给我的信?”冷白仙好奇的问道,她不认为会有人给她写信,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小镇以外的什么人,可是小镇里的人也没必要给她寄信啊,那到底是谁呢。带有一丝疑惑的她拿过桌上的信封一看,有点懵了,这毛笔写的署名……莫非真是小镇寄来的信?心里想着的时候手就已经不由自主的拆开了那封包装密封的信,拆开后不禁一愣,这些的字自己压根就看不懂啊!那么长长一串密密麻麻的汉字堪称甲骨,冷白仙根本就没有看懂,但唯独看懂了两个字——喜服。

“怎么一脸忧愁啊?我看看。”冷白妮接过了那封信,眉头皱成一团,这是什么字?怎么一个都不认得?坑爹呢?“这给你寄信的是哪个外星球的人啊?写的什么鸟语啊!看都看不懂!”说道就把信扔还给了冷白仙。放下手头的事物,准备离开寝室,只是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冷白仙问道:“等下吃完晚饭我要去散散步,呆在这里真的好闷呢。要不要和我一起?”“恩,好的。”冷白仙一面继续研究那封外星人字,一面点头答应了冷白妮的请求,冷白妮在得到想要的回答后就走出了寝室。

“夫,人?两千?大喜,喜服?”左右上下的反复斟酌,冷白仙除了看出来这几次字后,真的就看不出什么来了。“会不会是记错了,有另外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冷白仙还一直不忘嘀咕着。她可真的不认为这封信是寄给她的!

想不出来就想不出来吧,随手把那封信丢到了床上,便起身整理了整理衣物,原来自己从上午白警察盘问完之后小聊了一会就开始睡,一直睡到现在才醒。“还好只是个梦,不过这个梦还真瘆人。”想着下午的梦境,不觉得又是浑身一抖。整理好衣服之后,又把其他还睡的正香的小伙伴给吵了醒来。自己睡不着,怎么能忍心看着她睡得比她好?

薛绾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哈欠,迷糊道:“几点啦?”

“五点啦!”冷白仙和渠妮、魅仙一同朝着还未睡醒的薛绾齐声喊道。

“哈?睡了这么久啊!”薛绾一惊,赶忙从床上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快点起来,我们去外面和冷白妮碰面然后一起到食堂去吃晚饭。”冷白仙向薛绾嘱咐道。

“恩,啊,对了,我没时间了,我要去和我二哥碰面呢。晚了就赶不上了!”说着动作更是慌忙,好不容易穿好衣物后,跑出寝室了,却又发现自己钥匙没带,又赶回来拿了钥匙才算折腾完了。

冷白仙看了看魅仙和渠妮,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三人关了寝室门,去找冷白妮碰面,不过谁知道她在哪呢?走着走着才发现原来冷白妮一直坐在食堂门口的小石台阶上,她似乎也看到了冷白仙一行人,很难见的朝着她们招了招手,于是一行三人跑上去与冷白妮回合,然后自然就是解决晚餐了!

“小姐,我下午和渠妮商量好了,想去外面给你们买点日常用品和一些别的衣裳。”魅仙吃完饭还擦了擦嘴巴后,向冷白仙说道。“哦,好的。”冷白仙点了点头。

用完晚餐后,四人分为两队分道扬镳。

渠妮和魅仙去外面的夜市为她们添置新的用具与一些衣裳。

冷白仙则是陪着自己的姐姐冷白妮四处逛逛。忽然冷白妮的脚步在一处暗巷入口停了下来。冷白仙似乎觉得自己的某根神经被跟针扎了一样的疼痛,忽然觉得梦境要在这里上演了……

果然,冷白妮像梦中那样,向她投来询问的眼光,这次并未等她开口说话,她就自己郑重的点了点头,就像签了生死状似的,视死如归。

两人踏在这有着悠久历史的青石板上,清凉舒适的清风吹散了身上的浮躁与炎热,仿佛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呢,与梦里不同的是,这里并不是漆黑一片,有高挂空中的弯月,有淡淡洒下来的月光,映在青石板上,别样的幽美,别样的意境。

终于,还是停在了一扇木门前,姐姐轻轻地叩响了散着清淡檀香的木门,片刻,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不是梦中那吓人的老婆婆,而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眉目带笑,让人看着异常舒服,穿着一身红色长袍,乌黑如墨的长发盘旋至头顶,银色丝布裹于髻腰,被一根白色玉簪固定住。屋子里面似乎也散发出来阵阵清香,闻着真让人舒服。

“两位姑娘,是来挑喜服的,还是来定做喜服的?”声音也如长相般,清朗温和,让听者的心情无不甚好。

“请问,这里的老板是?”冷白仙声音小小的想他问道。

“是……是家母。”他与她四目相对时,忽然一愣,却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笑着回答。

听到他的回答后,冷白仙不禁努了努嘴吧,看来还真是个老婆婆没错,只是不知道那么吓人的老婆婆是怎么会生出这么温润如玉,相貌也似美玉的儿子来的?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不禁又感慨道。

“这个姑娘,何出此问?”俊俏男子似乎对冷白仙有种莫名的情愫。

“没,我们,我们是来看喜服的!”像梦中那般将此番话语直截了当的告诉他,他不会像那个老婆婆那样吓唬她们的吧!冷白仙心里倒是这么想。

“是需要自己看,还是由在下替你们做讲解呢?”俊俏男子从她嘴里得知那句话时,眼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哀伤。

“需要你,需要你为我们讲解。”冷白仙倒不是真的需要他来为她们做讲解,实在是怕他一走就会像梦中一样,满屋子的喜服顿时变成了腥红腥红的纸片衣服,那个才叫一个恐怖呢!如果真的让今天的梦重复在现实里,估计就连冷白妮估计也会吓得不清,更别说自己了,在梦中都吓得魂都要丢了一半,要搁在现实中,那还不得被吓死去?!

“这件喜服,是花了一个月才制成的,用的上等丝绸,做工精湛,用的是上等的金丝裹边。”俊俏男子,指着冷白妮身旁的一袭华红,那袭华服上面还有因为绣着金丝而微微泛着光。

“这件喜服呢,是耗时了三个月才制成的,用的是上等的蚕丝布,上面的金丝全部都是由家母亲自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这件喜服,无论是从布料上来讲,还是从制作工艺来说,都是极为上乘的。”男子的手指着喜服的细枝末节为她们细致地讲解着,屋子里的檀香与男子身上特有的淡淡的香味混合了起来,是不是的钻入了冷白仙的鼻子,冷白仙觉得甚是好闻,便深深地吸了口气。

不料先前还一直为她们讲解喜服的男子却轻然笑道:“这位姑娘,可是身子有不适之处?”冷白仙尴尬的用手耸了耸鼻子,笑道:“没有,只是觉着这味道问着很舒服,所以就……呵呵。”脸色陡然升起一抹绯红。

一阵清朗的男子笑声传入了冷白仙的耳朵,此刻,她的脸更是红极了。

“公子,不知这里还有没有更为上乘的佳品?”冷白妮突然询问道。

“恩?最为上乘的佳品……吗?”忽然眼中的神色有些稍稍暗沉了,很快就明亮了起来。

“有,但是不能出售的。你们要看看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似有若无的扫过了冷白仙。

“好啊。既然不能买,那看看也是好的。”冷白妮也笑了笑。

“那好吧,跟我这边来吧。”冷白妮和冷白仙自觉地跟上不掉队。毕竟这间屋子可是在冷白仙的梦中出现过的,不过气氛可不像这般的和谐。

这屋子居然还有一个地下室,她们跟着男子从石台阶往下面慢慢走,不知走了多久,才到的底。

冷白仙自觉地往下走得过程中,越往下她的身子就越发的冷,可真的到了底下她才感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寒意”,只见一副殷红的棺木立在她们的面前,而棺木又是没有棺盖的,那件大红色像是淌满了鲜血的喜服,就那么立在了那精美的桃木棺材内,如此一看还真的像个新娘子立在了棺木之中!

只见棺材的棺身腥红的外表绣了金色的丝线,还镶嵌了雕工精湛的上好玉璞。而棺中的喜服则更是华丽。

色泽鲜艳得如同鲜血,滚边的包边则用的是纯银丝线,红色的下摆裙则用真丝金线绣了好几层,实打实的软罗烟布料。还有蚕丝线制成的宫绦。

这一套喜服的身价似乎非常不菲呢。冷白仙在心里暗暗赞叹道价格的同时,更为制成这身喜服人的鬼斧神工而惊叹不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