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诡才县令

更新时间:2019-10-06 08:28:45

诡才县令 已完结

诡才县令

来源:落初 作者:机械化粗实才 分类:历史 主角:白肖白简 人气:

《诡才县令》是机械化粗实才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诡才县令》精彩章节节选:大齐浮华盛世,实则内忧外患,白肖穿越而来,权相之子,冲撞龙颜,贬为县令,断奇案,治地方,扬名声,平乱贼,刀山火海,金戈铁马,创太平,安天下,造传奇一生青史留名。QQ群:41645247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肖去了一趟地牢,把马新给拉了上来,这几天他风餐露宿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大人冤枉啊!学生走的时候,赵磊明明还好好的,又怎么可能是我杀的。”

“我知道你不是凶手,但你为何会出现在赵磊身边。”

“学生出去之后就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赵磊倒在血泊之中了,赵家的人霎时冲了进来,学生百口莫辩。”

一个巧合是天定,很多个巧合就是人为了,马新很明显是被人设计了。

“再没有抓到真凶之前,你还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委屈你了,不过本官会对你多加照顾的。”

“希望大人早日抓到真凶,还学生一个清白,学生在此叩谢大人了。”

不远的班房里传来了一声惨叫,白肖连忙过去看看,就看见雷霆拿着一支弩箭走了出来,弩箭上还带着血丝呢?

“狗官你别过来。”

雷婷连忙跑了过来,跺了一下脚,“父亲。”这个娇嗔啊!让白肖立马心猿意马,眼睛又直了。

雷霆这次没有动手,而是把雷婷手中的污水泼到了白肖的脸上,透心凉心飞扬还带着血腥味这个酸爽啊!

白肖连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大冷天在外面非得冻出毛病不可。

乌野子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大人可想抱得美人归。”

“你有办法?”

“没有办法,草民也不敢进来啊!草民这里有个好东西,只要雷姑娘吃了下去,保证会爱上大人的。”一个纸包出现在白肖眼前。

再看看乌野子那猥琐的表情,“大胆,你竟敢给我拿春药。”

“草民知错,大人你饶了我吧!”乌野子认错认的可非常快。

“还有没有啊?”

“有有,但是大人你年轻力壮,这种东西还是少用为好伤身啊!”

白肖:“这么说你挺懂的吗?想必青楼是经常去了,不知道你对兰楼熟不熟悉?”

乌野子是出了名的为老不修,别说是一个兰楼了,金山县所有的青楼他都熟悉,“大人真风流啊!是看上哪个花魁了,草民这就去安排。”

敢夸下如此海口那就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个昏迷的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兰楼天字号房。”

“确定是兰楼吗?那不可能,除非从外面翻进去,要知道天字号房可是在最上面,普通人可以随便上去,但绝对不会神不知鬼不觉,花姑可不是一个等闲的女子。”

有很多线索已经表面马新不是凶手,凶手肯定另有其人,可就是找不到那个关键的线索,现在看来最重要的线索,要落在这个花姑的身上了。

一听去兰楼,乌野子老来劲了,“草民带路。”

白肖大白天的又一次闯了兰楼,这次那些龟奴可不敢放肆了,春生更是在旁边斟茶递水瓜果点心摆齐。

“大人,今天天子三号房没人。”春生这个龟奴还是挺识趣的,怪不得会被花惜看重。

“我不去那,我今天是专门来见花姑的。”

“没想到妾身半老徐娘,还容县令大人如此惦记。”

白肖就奇怪了,这个花惜走路怎么没声呢?她怎么走过来的白肖都没有注意到,“花姑,本官前来是想问你一件事,赵磊那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好一声不知道,把自己摘得很干净,现在就连路边的百姓都会知道点什么?可兰楼的老鸨却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恰恰证明她知道的最多,只是不想说而已。

“接下来几天,我会带人经常光顾这里的,直到花姑你回忆起当晚发生的事。”

“大人愿意捧场,荣幸之至,我这里的丫头还是不错的。”

“晚上见。”

紧接着白肖又带人去了赵府,要找到真凶赵府是必须来的,看看谁最有杀人动机。

李耀年:“少爷,我们这次带的人是不是少了点。”

“不少,这次跟上次不同,上次是兴师问罪抢人,这次是拜访查案,更何况树倒猢狲散,又有几个人愿意留在这个赵府呢?”

郑屠:“凶手,会不会杀人跑掉了。”

“不会,玩了那么多花样,当然就不只是为了杀人了,我敢断定真正的凶手还在这个府衙之中。”

乌野子拿出了一个护身符,“大人你收好,这个符是我从一个高人那里求来的,可以挡煞保平安。”

什么怪力乱神这些东西,白肖压根就不信,“你怎么还跟着?”

“大人的生辰八字和草民的生辰八字很合,相辅相成您是我命中的贵人,让我跟着你吧!”

“你是不是听见我说晚上要去青楼,才跟着我的?”

“草民是修道之人,酒色财气与我无缘。”

就凭这句话,白肖就决定把乌野子给收了,不要脸又何尝不是一种本事呢?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更何况乌野子还会很多旁门左道奇技淫巧。

赵府跟上次相比真的是冷清了不少,连看门的都变得无精打采了,又是左斌出来招待,“县令大人,你又有何贵干?”

“本官要查案,闲杂人等让开。”

“我姐夫就是马新杀的,证据确凿铁证如山,大人你迟迟不开堂审理,是不是想包庇啊!”

白肖一直以为郑屠是个猛人,但是乌野子更猛,上去就是一脚,“放肆,敢挡大人的路,要不要把我抓进去。”

只是这一脚踹的太没有力气了,左斌身子晃都没晃,乌野子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幸好李耀年从后面扶住了,要不然就真给白肖丢人了。

狐假虎威可以有,但是也要量力而为。

白肖:“好稳的下盘,左斌你的腰马功夫不错啊!但是我提醒你,官字两个口,还不给我让开。”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白肖就不相信左斌还能动手了,直接把人散开都去询问,白肖要对赵府的事一清二楚。

底下的人都动起来了,白肖这个当县令的自然不能闲着,白肖就去见了赵磊的夫人,也就是左斌的姐姐。

一身白色的孝服,并没有遮掩左氏的美貌,环肥燕瘦,左氏应该算是环肥了,“赵夫人,赵磊平时有什么仇家吗?”

“我家夫君,才短气粗难免会得罪一些人,但是仇家真的谈不上。”

白肖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左氏的这身孝服有些奇怪,就在刚才左氏回话的时候,白肖终于发现奇怪在哪里了?

左氏的这身孝服,袖子太长了把手都遮住了,外边是挺冷的,但是在这深宅大院之中,房间里还放着火盆,可没有一点冷意啊!用不着这样的。

越不让看,白肖就越想看,“赵夫人,日后有什么打算,是改嫁还是守节啊!”

“大人未免管的太宽了吧!”

“如果夫人想改嫁,可以考虑一下我。”白肖的手已经摸过去了,紧紧的抓住了左氏的手。

“啊!”原来左氏身上有伤,十根手指都肿了,“妾身会为夫君守节,大人请自重。”

白肖一点都没有觉得难为情,“情不自禁,夫人见谅。”

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妇人,手上有伤总不能是干粗活吧!

乌野子突然跑了过来,就像是献宝一样神神秘秘的,在白肖耳边说了一句,“大人,草民发现了一些好东西跟我来。”

看左氏那个表情态度就是再想问也问不出什么,白肖索性就跟着乌野子走了。

“再好的东西有用吗?我们又不能带走,偷鸡摸狗的事可不能干。”

“大人你跟我来就是了。”乌野子直接把白肖带到赵磊的内室。

这个内室显然没有被打扫,已经有浮灰了,虽然说人走茶凉,但是也没有凉的这么快的,赵府又不是没有丫鬟又不是仆人,这就是动几下的事。

乌野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木箱子,里面有夹棍又蜡烛各种器具,再联想到左氏手上的伤就不言而喻了,“赵磊,还真会玩啊!”

“大人,您在仔细看看。”

“这是人家自己的闺房乐趣,你觉得我会感兴趣吗?”白肖可没那么无聊。

“大人这些器具上面都有血迹。”

这些血迹都来源于左氏,一个长期被虐待的女子,竟然要守节,这就没有道理了。

守节对一个女子来说非常重要,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而左斌又是左氏的弟弟,为姐杀人也是说的通的,这姐弟俩越来越有嫌疑了。

有句话叫做贼心虚,没过多长的时间,赵府的人就跟白肖带来的人发生了冲突,只是问话而已又不是骂人,看来有人不想让白肖这些人问了。

既然如此,白肖就不待了,只要凶手还在赵府还在金山县就跑不了见好就收吧!如果又是不欢而散,白肖就害怕有人说他欺负孤儿寡母。

天色还早,自然不能去青楼了。

白肖就带着人去了廖广生的赌坊,要想让花姑说出实情,就必须来硬的,来软的肯定不行,自然就需要一些人手了。

赌坊这个地方三教九流,廖广生应该认识不少人。

廖广生当然盼着白肖来了,要知道廖广生可从来没有放弃过仕途,来年乡试他还想让白肖照顾呢?如果没有这个原因,廖广生可不会一见到白肖就表忠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