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谍王隐帝

更新时间:2019-10-07 07:57:15

谍王隐帝 连载中

谍王隐帝

来源:落初 作者:万银 分类:历史 主角:杜杜大 人气:

《谍王隐帝》是万银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谍王隐帝》精彩章节节选:后世谍王,南宋重生。一条破船,起步草根。  无限魅力,聚漕运船帮众兄弟。非凡手段,造特工王国遍朝野。  以大江大河为基地,以谍战特战为尖刀,浴血奋战,强推南宋复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什么,没什么。春风,咱们赶紧走吧!”

有顺手双手乱摆,身子稍稍使力,挤开老鸨,一牵杜春风的手,一副迫不及待想仓皇而逃的样子。

“啊哟!客官既然不再垂怜姚二姐,那就烦请把帐会了。”

老鸨见实在是留不住人,便也不再强求,只是要求有顺叔会帐。

“对,对,会帐会帐!应该的,应该的。嗯,要多少银子?”

有顺叔手抚额头,神情略表歉意,似是为自己忘了买单这件事感到很不好意思。

“客官请惠付二十两银子。”

老鸨说道。

“嗯?怎的还要二十两?”

正在怀里掏钱袋子的有顺叔愣了愣。

他瞧了瞧边上的杜春风,喉头伸缩了几下,几句话吞上又咽下,似是说不出口。

最终,想着银子乃是大事,便憋着一张红脸说道:

“妈妈呀!我就是吃了场酒席,又没,又没和那姚二姐干成那事,咋还是要仍按二十两银子算帐呢?”

“哎哟,客官哟!妈妈我晓得你昨夜没成事。这不,刚刚不是还问你要不要姚二姐再来伺候,可你自己却是推三阻四的,这可怪不了我玉清阁哟!”

老鸨不乐意了,说话的腔调虽然仍是甜甜的,可脸上的笑容却是慢慢的收敛了很多。

“哎,哎,哎,我说昨个晚上到底是咋回事?你们谁能跟我说说?这样,我也可以给你们评评理。”

见状,杜春风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和稀泥了。

其实,他特别想知道这有顺叔昨晚在这玉清阁里到底撞到了什么鬼,咋就会好端端的和那中年人抢起了妓女?凭他记忆里对有顺叔的了解,实属不应该呀。

起先,有顺叔咬死不开口,他也无可奈何。如今,双方一旦牵扯到银钱,必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真相随之肯定就会水落石出了。

“成,既然这位小公子想听,奴奴便跟你摆摆。”

老鸨用力一拍大腿,说道:

“我玉清阁从门脸上看,不显山不露水,说句良心话,楼里的姑娘们也不是什么绝色极品,但十里八乡,名气却是大的很,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每天晚上的公堂宴。”

“公堂宴?”

杜春风表示很不解,“你一个青楼,还摆什么公堂宴?”

“当然是演戏喽!”

老鸨指了指作公堂样子摆设的房屋,继续说道:

“自从朝庭禁止官员公然上青楼狎妓后,我家主人便生出一计。设计了这个公堂模样的房间,购置了一批前朝大官的戏服,什么丞相呀,大将军呀,应有尽有。

同时,又化大力气从各地搜罗了一批出身官宦之家,如今因种种原因流落风尘的姑娘,不求品貌上品,只求出身正宗。因为只有真正出自官宦世家的姑娘,演起这个戏码才会活灵活现,有血有肉。

到了日落西山,华灯初上,这公堂里便会摆上几桌酒席。恩客们来到这里,先得换上戏服,装扮成大官,再携上自己看中的姑娘,赴这公堂宴。”

“所有的客人不管认不认识,都搂着姑娘坐在一起吃酒寻欢?这难道不害臊吗?”

听到这里,杜春风忍不住问了起来。

“哈哈哈!害臊?亏你这个小伢子想的出来。来青楼找乐子的人还怕害臊?更何况我这里的恩客大抵是些商贾,这些商人闯南走北,脸厚心黑,估计早就忘了害臊两字怎么写了吧!

就说这位客官,对了,是你叔吧?昨天晚上,你知道不?他扮成一位大丞相,三杯老酒下肚,搂着姚二姐,挺胸凸肚,口称“本相爷”,绕着桌子挨个儿敬酒。末了,还命令其他的客官统统要给他敬酒,对于不敬酒的,他竟是要动起粗来,要掴人家的巴掌,还大呼小叫拖出去斩了。”

老鸨的兰花指指着有顺叔,没好气的说道。

“噗嗤”。

杜春风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有顺叔涨的发紫的猪肝脸,心说,好个有顺叔,没看出来,玩起化装舞会还真是疯狂的紧。

有句话怎么说的,对!寂寞的外表里面深藏着一颗悸动的灵魂。

还有一个真没想到,后世风靡世界的化装舞会竟然发源于南宋这样一个如此不见经传的青楼。

“那后来呢?”

杜春风追问。

“后来嘛!其他的恩客都歇息去了,就你那叔仍是不甘罢休,坐那太师椅上一边喝着老酒,一边敲着酒杯大摆威风。

直到子夜时分,那位官爷,哦,不对,不对,那位员外爷走了进来。你叔不由分说,便大发雷霆叫他跪下,嘴里嚷嚷着什么还不快快向本相爷磕头等乌七八糟的话。

那位员外爷火起,便命随从将你叔绑到了柱子上,一直绑到了今天下午。他自己倒是搂着你叔的姚二姐快活去了。”

老鸨一口气说完,似是觉得口渴,便又急急的喊人上茶。

杜春风听完,又细细品味了一下,先是暗自乐了一阵,然后,冲着有顺叔说道:

“叔,既然如此,那便会帐吧!咱们也赶紧走。你知道不,我的肚皮还饿着呢?”

“真,真付啊?”

有顺叔的脸皮抽搐了几下,看的出来,实在是心疼的紧。

“要不,你给点钱我,我去吃饭,你再叫那姚二姐伺侯伺侯,免得心里不痛快。”

杜春风笑嘻嘻的打趣道。

“你个死崽子,还敢取笑你叔。”

有顺叔的脸又开始红了起来,他赶紧掏出钱袋子,肉疼的捡出几个银锭子丢给了老鸨,便快手快脚打头出了门,逃也似的离开了玉清阁。

杜春风跟在有顺叔后面,走在湖墅巷上,此时,日头已渐渐西斜,暑气也已减淡了不少。

巷子里开始热闹起来,挑着货担的挑夫,背着钱袋子的商贾,脚间挂着钢刀的护卫,......,各种各样的人纷纷如同归巢的鸟儿,向巷子两边的商铺里涌去。

一时间,湖墅巷竟是摩肩接踵,繁华无比。

俩人刚走到巷口的“湖墅关酒家”,那老掌柜也是眼尖,竟是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了杜春风,他朝杜春风拼命的招手,喊到:

“伢子,伢子,过来,过来。”

杜春风颇为好奇,心说,莫非老掌柜竟然还想再教育教育我这个逛妓院的少年?

想想反正差不多也是到了吃晚饭的时辰,更何况自己的肚子也实在饿得不像话,不如就在这里吃一顿吧!

“有顺叔,你看,人家招呼我们吃饭呢?”

杜春风拉了拉有顺叔,指了指正在招手的老掌柜。

“不吃,不吃,这样的酒家岂是我们吃的起的?回船上叔给你煮饭吃。”

有顺叔估计还在肉疼自己的二十两银子,头也不回的拒绝了,死命的拽着杜春风扬长而去。

无可奈何之下,杜春风也只好不情不愿地随着有顺叔离开。

俩人刚挤出湖墅关,便听到人群中有人在议论:

“那个船老板要倒大霉了,竟然敢挡了官船的道。”

“可不是吗?听说还从船里搜出了刀剑,不会是奸细吧?”

“更可疑的是,那么大的一艘货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估计是畏罪潜逃了吧!”

“听说从船里搜出了一张通关文谍,是衢州府的船,现在临安府的官差正准备大索全城呢?”

........

听到这里,杜春风和有顺叔先是面面相觑,紧接着大喊一声“坏了”,便双双拔腿向码头上奔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