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日不落盛唐

更新时间:2020-03-25 07:12:10

日不落盛唐 连载中

日不落盛唐

来源:落初 作者:月影微凉 分类:历史 主角:李文渊薛举 人气:

完结小说《日不落盛唐》是月影微凉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文渊薛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隋末唐初?我来我见我殖民,工业革命,殖民主义统统要有,让我与天同寿,我要让全球都成为大唐殖民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倒回到大业七年,杨广的御驾已经从京师出发,途径东都洛阳,转道大运河北上到达涿郡。途中收到御史台传回来的急报,原定从齐郡邹平县出发前往辽东做民夫服徭役的的人没有及时抵达,而是在一个名为王薄的人的煽动下聚众造反了。得知此事的李文渊也向薛举请假,说要回山东访友,便离了金城,赶奔山东。

大业七年十二月,比往年要冷的许多,齐郡早早地就飘起了雪,如果是平常的年份,王薄肯定会赋诗一首,在赞叹一句瑞雪兆丰年。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看着厚厚的积雪却无心感慨。他们这回作为第三批被征发辽东的的民夫就要顶着寒冬的凛冽北风,带着勉强果腹的干粮押运着军粮上路了。听前几批逃回来的同乡说辽东的雪早就下到及腰了,十人押运一辆粮车,能有三个人到达便是极为命大了,一路上死去的民夫都是直接丢弃在路旁的沟渠里,绵延数百里没有尽头。

王薄在要出发的前几天,找到了同要服徭役的孟让。孟让也是齐郡人士,家中父兄颇懂武艺,使得孟让对兵法拳脚也是略知一二。

“孟大哥,你我二人这就要启程赴辽东,此去路途险峻,生还者仅十之二三,难道说你我二人就当真要死在辽东不成?”王薄捶胸顿足的说。

“王薄,我是个粗人,你就不要说那些知乎者的酸字烦我,你有话就直说。”孟让看了一眼王薄,一边说着一边收拾去辽东的东西。

“孟大哥,依我看咱去辽东也逃不脱个死,揭竿而起最不济也是个死,何必要为那皇帝老儿卖命客死他乡呢?”王薄低声的对孟让说。

“可只凭你我二人如何与官府为敌啊。”孟让挠了挠头问王薄。

“此事不需孟大哥烦心,都交由小弟我来就是了。”王薄胸有成竹道。

第二天王薄趁着督运粮草的官员没来,把大部分同行的民夫召集到一起,自己爬上了一辆粮车,对着下面聚集着的民夫说道:

“诸位乡亲父老!咱们都是苦命的人啊,被强征来替那昏庸无道的狗皇帝卖命!我听闻逃回来的乡亲们说过,辽东遍地的尸体中十有六七都是我们苦命的民夫!我们饿着肚子替狗皇帝运送军粮,却连回家的口粮都不够!我那个同乡是偷了一小袋军粮才逃回来的!可惜还是没躲过官吏的搜捕,今年秋天时候问了个满门抄斩,连个不会说话的娃娃都没留下啊!”

这时候有一人说道:“这位兄弟你是说的邹平县的老刘吧,问斩时我也在场,真是惨啊那一家老小。”

王薄心里一惊,这事前半段完全是自己听说的,后半段完全是自己瞎编的,怎么能跟人对的上呢?连忙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人对自己点了点头,随后挤到了人群的另一边,王薄便知道了这人是要帮自己成大事啊。有什么企图暂且不说,目前自己要做的就是配合好那个人,把这出大戏唱下去。

“这位兄弟说的对,就是哪位刘大哥。父老乡亲们,我夜观天象,紫薇星有离宫之相,那老儿皇帝之位已经不保了!我等何不起事,号召天下英豪共击之!你等随我起事,且不说有那从龙之功,将来开国论功封赏都少不了王侯之位!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杀酷吏,分钱粮!齐鲁兴,知世郎!”先前那个人带头喊道。

一应,百应,千应,万应!民夫们喊着口号冲破了郡衙门,杀了齐郡郡守,郡里的兵丁又抽调去了辽东,留下的多是老弱病残。一众民夫冲进军营驻地,砸开了军械库的铜锁,分发兵器铠甲。又杀了粮仓主簿,焚毁了账目,与齐郡的百姓分发了官仓的米粮。随后又就地招募了数千兵丁,向北占据了长白山。

书中代言,隋朝时的长白上并非是后世白山黑水之间的那个长白山,此时的长白上是后世山东邹平和章丘交界处。

自从那个人喊出了十二字口号后王薄便顺势自称为知世郎,意为能够通晓天下将变的局势,后来王薄在派人寻找那个神秘人,却再也寻不得了,一切仿佛南柯一梦。

不过既然已经起事,便要有兵甲钱粮,刚刚劫掠了齐郡官仓和军械库的王薄手里不缺甲胄钱粮,缺的只是兵丁。于是王薄差了手下的一些头脑比较灵光的人四处传播自己所做的《无向辽东浪死歌》: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绵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王薄觉得这些还不够,便又作诗歌数首,令人传颂整个齐鲁:

一有:又莫向辽东去,迢迢去路长。老亲倚闾望,少妇守空房。有田不得耕,有事谁相将。一去不知何日返,日上龙堆忆故乡。

二有:又莫向辽东去,从来行路难。长河渡无舟,高山接云端。清霜衣苦薄,大雪骨欲剜。日落寒山行不息,荫冰卧雨摧心肝。

三有:又莫向辽东去,夷兵似虎豺。长剑碎我身,利镞穿我腮。性命只须臾,节侠谁悲哀。功成大将受上赏,我独何为死蒿莱!

数首诗歌流传整个齐鲁大地,字字珠心,针针见血,将辽东民夫的惨状描述的淋漓尽致,当然也有夸大,但是在客死他乡和放手一搏之间也是很好做出选择,一时间山东农民纷纷响应。

王薄在齐鲁势大,从辽东逃回来的豆子颃也收拢了逃回来的民夫有万余人,在王薄所在的齐州背面的沧州斩官起事,陆续收拢辽东逃回的难民,竟也有两万余人,与王薄隔着黄河遥遥相望。

一日,豆子颃派来信使,面见王薄:“久闻王将军盛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

王薄也笑着说:“非也,豆将军在沧州广济辽东难民,才是为天下人所称赞的啊。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信使从怀中取出一份地图交给下人递与王薄说:“我家将军欲与将军加强联系,互相帮助共击官军,但是黄河天堑难以飞跃,所以希望和将军在图上位置共建码头水师,互通有无。”

王薄打开地图,看着平原郡南的一个点,说道:“黄河水性无常,设立码头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这黄河若是改道,岂不是漏壶打水一无所得?”

“王将军所述,我家将军自是也有考虑,先前杀酷吏之时,在平原郡府内得到历代黄河水文的记录,又请的风水先生选址,方才告与将军知晓。这处渡口百年难得一遇恶水,百年来黄河改道皆是没有影响得到这里,还请将军放心。”信使恭敬的回答到。

“那这水师,又如何个组建办法呢?”王薄沉吟片刻问道。

“我家将军有言,两家共同出人出力组建水师,以将军的水师主将为主将,我水师将领皆不会有任何怨言。”信使显然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毫不迟疑地回答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你跟你家豆将军说,我这里一定按照约定,搭起码头,建造舟船。”

“将军之果敢鄙人生平未见,佩服佩服,在下先行告辞返回山寨复命了。”

在豆子颃和王薄正在组建水师期间,黄河春汛,只冲毁了两艘江帆战舰,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百姓却是损失惨重,有一位叫孙安祖的漳南县人士,房屋财产被洪水卷了去,妻子儿女相继饥饿而死,伤心欲绝。

适逢再招兵援助征高丽军,县里看中了他骁勇异常,便不由分说强征他入伍,征文到的时候孙安祖跪伏在地上泣不成声的说:“我妻儿新丧,尚未寻回尸首安葬,怎可离乡远游?还望老爷容我寻回妻儿的尸首安葬了便去应征可好。”

县令闻听勃然大怒,一手拍案喝到:“孙安祖!你区区一介草民,征你入伍乃是天大的好事,更何况各乡募集骁勇以资辽东,你难道想抗旨不遵么?”

光是呵斥孙安祖县令犹不解气的对左右说道:“左右的,给我重打这不识时务的刁民八十板,绑了送去军营。”

孙安祖忍无可忍,额头青筋直蹦,突然暴起,夺过衙役手中的水火棍用力掷向县令。县令看孙安祖暴起发难,夺过水火棍向自己掷了过来急忙歪头躲避。他作威作福多年,哪里比得过孙安祖的伸手,躲闪的稍微慢了些被水火棍击塌了太阳穴,当场毙命。

一众衙役看到县令死了,心中便乱了三分,随后反应过来的几名衙役一拥而上准备擒了孙安祖,反而被打翻在地,痛苦的呻吟着,孙安祖跟这些衙役无冤无仇,都是用了巧力卸去了几人的关节,并没有下杀手。趁着余下的衙役胆寒之际,夺门而出,投奔了窦建德。

窦建德为人正直,身手不凡,被县里委任所募骁果的二百人长,看到百姓困苦,便拒绝了率兵赴辽东的命令。对孙安祖说:

“这是什么世道啊,想当年文帝在位之时,国力强盛,天下富裕兴旺,发去百万大军征讨辽东尚且惨败而归。现如今黄河春汛,百姓困苦,圣上又一意孤行,御驾亲征高句丽。这早年间西征突厥的兵丁尚未回家看上一眼,如此下去恐成祸患啊。”

孙安祖感激窦建德冒着杀头的风险收留自己,便说道:“大哥有什么需要小弟我做的,只管说便是了,小弟我这条命是大哥您给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窦建德听罢一摆手说道:“我非是要你做什么玩命的勾当,只是男儿生于这天地之间,即使不能建功立业,也不能去给胡人做俘虏啊。此处向东南数里有一地,名为高鸡泊,方圆百里的湖面上蒲草又密又深可藏数千人。”

犹豫了下,窦建德接着说:“我手头有二百军士,皆是贫苦人家,我不忍他们死在辽东,你带着他们先去高鸡泊,随后我再助你慢慢招募逃避征兵和流民。可以劫杀酷吏恶富之人,切不可打那些同是贫苦之人的主意,反而要尽可能接济他们,切记切记。”

孙安祖点头称是,当夜便率着两百骁勇遁入高鸡泊,自称将军,又邀请了张金称掌管水师,活动在黄河水位大涨后出现的各处险要水道。

县里看到先前募得的二百骁勇一夜之间逃得无影无踪,无奈之下只有在此募兵,又募得二百余人,仍旧委任窦建德为二百人长。

蓨县人高士达也被逼得杀官造反,召集一千余人在清河郡一代活动,因为敬重窦建德为人,严令手下不得袭扰窦建德家乡。击败了前来剿匪的官兵。官兵带队的是清河郡的高子通,正愁回到郡里没发交代之时,身边的副官悄声的说:“将军,此番若是有细作给盗匪们通风报信,败的倒也可以说得过去,我听说这伙盗匪四处劫掠,唯独没有劫掠过窦建德的老家,这里面是不是,有点...”

话还没说完,高子通一拍手说道:“啊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种可能,唉,我平日里待建德不报,他为何如此待我!作此以怨报德之事,致使数千弟兄死于非命啊。”说罢顿足捶胸,嚎啕大哭。

郡守听得高子通的回报,一口咬定就是窦建德和盗匪们相互勾结。便命令高子通即刻率兵前往窦建德家乡缉拿窦建德的家眷。郡里的师爷平日里受建德恩惠不少,偷偷地派人去给窦建德送信。

此时窦建德正在训练手下的两百骁勇,忽然看到远处跑来一匹马,马上的人摇摇欲坠,连忙拉住了马缰绳,将马上的人扶了下来,却见的是郡守身边师爷的管家。

窦建德看那管家面色惊恐,忙差人去取了水,一边喂管家饮了下去,一边帮他顺气,好半天管家才勉强能说话。管家紧紧地握住了窦建德的手说道:“建德,快回清河郡,高子通剿匪不利,反咬一口说你与乱匪勾结,此刻已经奉了郡守的命令去缉拿你的家眷了!”说罢一口气没倒上来,昏了过去。

窦建德心下一惊,这当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连忙带兵骑了快马,直奔清河老家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