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妈咪回家

更新时间:2019-12-21 18:35:34

妈咪回家 已完结

妈咪回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喵腻 分类:女生 主角:夏伯伯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喵腻原创的女生小说《妈咪回家》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夏伯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五年前,夏唯一遭人陷害在酒店失身,逃离之后发现自己怀上孩子,不得不远离。五年后,那个在酒店和自己翻云覆雨的顾长风因为无法再育上门想要回孩子,被夏天狠狠的咬了一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白离开已经有三天了,夏唯一是无时无刻不在等着顾白的电话,哪怕只是一句我到了,能够让她安心也好,可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再加上夏天也总是闹着说想爹地,弄的她好担心顾白,直想带着夏天一起回去算了。

夏天又跑去玩那匹小马驹了,夏唯一这次也不阻止了,她也想一个人呆一会。

窝在沙发里,夏唯一触手可及的地方就是电话,她不止一次的拿起放下拿起放下,就想给顾白打过去,可顾白说过那边需要处理公司的事情,或许他只是因为太忙而忘记给她打电话报平安吧。

可虽然这么安慰自己,夏唯一心里还是难受的紧,整个人都深陷在沙发里了。

一阵清脆的皮鞋踩在地板的声音逐渐拉近,夏唯一从膝盖中抬起头望向门口,只一眼,便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所有的疑问也都逐渐飘了出来,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找到的这里的?他都知道了什么?他来是要带走夏天的吗?不!

“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出去!”夏唯一绝对不允许他再在这里驻足一分一秒,她不敢保证夏天什么时候回来,如果看见了他会怎么想?会问什么?

不对!更危险的是这个男人才对!

“夏唯一,你逃得倒是够久的。”顾长风对于夏唯一下的逐客令充耳不闻,反而直接走进客厅,与她越来越近。猎豹般的视线紧紧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她僵硬着身体,发现被他哪种注视下,连回避视线都做不到!

“你,你不要在靠近了,这里时私人牧场,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夏唯一知道美国的律法,如果现在报警这个男人绝对会被抓起来的。想到此她弯下身抓起话筒,按起号码。

顾长风动作更快的来到她的身边,夺下了她手中的话筒扔在地上,单手将她拉起推向身后的沙发,夏唯一再次陷入沙发里,可这次确实被如此不堪的对待下倒下。她急欲坐起逃开,五年前的这个男人她已经领教过了,危险的可怕,她吃过亏绝对不能再落入他手中。

她刚坐起身,男人便压了上去,她又倒在沙发上,男人双手扣住她的手臂死死的按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的惊慌失措。这个表情有多久没见过了呢?她那双眼睛还是如五年前一样迷人。

顾长风慢慢凑近,夏唯一吓得偏过头,躲过了男人即将碰上自己嘴唇的那个动作,男人并没有因为夏唯一的闪躲而恼怒,反倒改而在她的颈间猛吸了一下,满意的拉开了距离,“你还是如五年前一样,香甜美味。”

对于顾长风那恶俗的结论,夏唯一一点都不想听,她现在只想顾长风从她的身上起来,然后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出现!

“别妄想我离开!我可不是看你来了。”顾长风说着从夏唯一的身上起来站好,得到自由的夏唯一急忙躲的远远的,直到感觉安全了才指着顾长风的鼻子:“你到底想怎样?我都不计较你夺走了我的初夜!你还找到这里来干嘛?”

顾长风将双手插进裤袋,盯着躲到楼梯口的夏唯一,“我是来接回我的儿子!”

“不可能!那是我的儿子,是我一个人的!你没资格!”果然,他知道了,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接走夏天,然后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力!她不可能让他得逞的,绝不可能!

“我没资格?那你就有资格了?找了个野男人妄想当我儿子的父亲,简直做梦!”顾长风一想到那个男人,心里就翻腾着怒意,这个该死的女人,不知检点的找个野男人生活就算了,还想将他的儿子认作别人当爸爸,他顾长风怎么可能如他们的愿!

“顾白才不是野男人!”夏唯一激动的反驳道,她不允许顾长风那么说顾白,顾白帮了她们母子那么多,她都不知该如何报答,又怎么能让他人辱骂自己的恩人!

夏唯一激动的反驳无疑惹火了顾长风,当他的面居然说别的男人的名字,真当他顾长风是死人吗?“夏唯一!你真该庆幸你能舒服的裹上这五年,不过让我找到,也是你不幸的开始!”顾长风说完再次向夏唯一逼近,那狠厉的眼神直逼的夏唯一向后退,知道后背撞上了墙,才想起来逃。

可脚刚迈上楼梯,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被扛上了肩头,夏唯一捶打着顾长风的后背,可男人完全毫无知觉,步伐沉稳的扛着她上了楼,夏唯一不知道男人发什么疯,扛她上楼干什么?

“你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快放我下来!”夏唯一怒骂着,挣扎着,双手双脚不停的扑腾,就不信顾长风他不放下她。

可男人还真就毫无反应,只是偶尔夏唯一扑腾的狠了,便抬手照她屁股上打了一下,声音清脆的传到耳朵里,夏唯一瞬间涨红了脸。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真的是

“顾长风!你混蛋!”夏唯一可没被这幅样子打屁股,况且她都这么大了,只是在夏天不听话的时候会拍拍夏天的屁股,以示惩戒。可此刻被一个大男人打了屁股,直叫她脸红的想钻进地缝里躲起来。

顾长风没想到夏唯一反应那么激动,反而多拍了几下她的屁股,“再吵就直接把你扔在楼梯上干你!”

夏唯一直接被顾长风的话噎住,她没想到顾长风会说的那么直白,一点都不拐弯抹角,“顾长风!你不准碰我,你别动我!”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动你谁动你!”顾长风踢开一间门,屋内整齐的摆置和不属于他的男性的气息令他怔住,屋内过于简洁,只有一张过于大的床和一个床头柜,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有三个人,两个大人抱着一个小孩的合照,男人跟女人亲热的靠在一起,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而男人也充斥着笑容,他们抱着的那个孩子看起来很小,应该是刚一岁左右的样子,肉呼呼的。

刺眼的相框激怒了顾长风,他大步向前扬手一挥,将相框扫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不要!”夏唯一清楚的看到相框被摔碎,相片从支离破碎的相框中滑落,被碎片掩盖。

夏唯一的反应另顾长风很不爽,他猛地弯腰将夏唯一扔到床上,夏唯一从床上坐起,想要跳下床去捡起那张相片,那张相片对她来说意义非凡,那是夏天第一次开口叫妈妈的那天,顾白找人帮忙照的合照,顾白特意洗了两张,给自己留了一张一直放在床头,爱惜的很。

此刻却因为顾长风的动作而摔碎了,可顾长风却不知道在生气着什么!简直莫名其妙!

“你们就是在这张大床上做着苟且的事吗?”顾长风将夏唯一压回了床上,过于平静地问道,等待着夏唯一的回到。

“什么叫苟且的事?你嘴放干净点!”顾长风一而再再而三的尖锐语言彻底激怒了夏唯一,也顾不得怕了,夏唯一不知死活的对他横眉竖眼。

看着身下的女人因为自己的点破而生气,还真是好笑!顾长风渐渐压低距离,看着这次不在闪躲的夏唯一,他便知道这个女人是在跟他呕上了,他在即将碰上她的唇时突地改变方向,凑向她的耳朵,缓缓说道:“就是做、爱做的事。”

此话一出,夏唯一简直就要跳起来了,“顾长风!你说完了没有!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对,没错,我就是跟顾白睡在这张床,我就是每天跟他做苟且的事,如果你不出现,我们会是最幸福的一家三口!你满意了?”

夏唯一如枪炮的话一道出,顾长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女人,你真是找死!”顾长风右手松开了对夏唯一的桎梏,转而捏向了夏唯一的脖子,修长的指尖逐渐收紧,眼睛也是从未有过的冷厉。

从顾长风越发黑的表情出现时,夏唯一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可她还未做出反应,便被人遏住了喉。

她拍打着顾长风,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清楚,肺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的脸由缺氧的通红变成窒息的苍白,而且越来越白,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轻,夏唯一如缺水的鱼张着嘴,却毫无作用。

顾长风看着夏唯一逐渐闭上的眼,心中一痛,那阵刺痛迫使他松开了手,可身下的人却垂下了手,头也偏向了一边,毫无自主呼吸。

“夏唯一!”顾长风唤了一声,毫无回应。

“夏唯一!夏唯一!”夏唯一的无回应吓坏了他,他想也没想的深吸了口气覆上了她的唇,灌进了她的气管,顾长风重复着这个动作,门口一身脏兮兮的夏天瞪着眼睛看着屋内的一幕。

妈咪外遇了?

这是夏天当时的脑内想法。可再一见夏唯一一动不动的样子和过分苍白的脸,夏天便觉得不对劲儿了,出门前妈咪还好好的,没道理几个小时就这样了。

一定是这个陌生叔叔搞得鬼!

“喂!大叔,放开我妈咪!”夏天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床上的顾长风。

听到声音顾长风停下动作,偏过头看向门口的人。

“咳咳咳咳咳夏天夏”夏唯一干咳的醒了过来,刚才清醒时隐约间听到了夏天的声音,顾长风还在这里,千万不能让他带走夏天!

夏唯一缓缓睁开眼,偏过头看着门口脏兮兮的夏天,虚弱的叫道:“跑快跑夏天咳咳咳。”

夏天见夏唯一那副样子,一下哭了。妈咪身上的那个男人果然是坏蛋,居然把妈咪压得喘不过来气了,可妈咪让他跑,他不能丢下妈咪一个人,爹地走了,他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他不能丢下妈咪一个人跑掉的。

“大坏蛋!放开我妈咪!”夏天跑上前,踢打着顾长风的腿,顾长风看着夏天满是泥巴的手在自己的西装裤上印上了好几个手印,一阵蹙眉。

夏唯一挣扎的想要起身,却力不从心。“夏天,听妈咪的话,快跑千万不要让这个男人抓到。”夏天一听立马停了动作,转身就跑。

顾长风甩手给了夏唯一一巴掌,“孩子我要定了!”说完转而去追那个已经消失的小小身影。

夏唯一撑着床坐起身,顾长风那一巴掌下了十分的狠劲儿,她整个脸都麻了,她轻轻碰了下,有种撕裂的疼,忍不住咒骂:“王八蛋!”

她跳下床,也跑了出去。下了楼,屋内很安静,看来夏天是跑到马斯那去了。夏唯一跑到电话那捡起话筒,按下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话筒里传来一阵呼叫的铃声,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过了好久,那边才接通,夏唯一焦急的喊道:“呜呜顾白,他找来了,他来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半响,“唯一,我马上回去。你保护好夏天和自己,一定要等我回去。”

“好,好我等你,你一定要快点回来,顾白。”夏唯一知道即使顾白回来了也没有用,从他坐飞机过来就需要一天一夜,又怎么来的及。

“妈咪,救我。”夏天的稚嫩的童音带着哭声,虽然极力在忍耐不哭鼻子,可大大的眼睛里面却满是泪水,他扑腾的伸直了胳膊,想要让夏唯一抱,可顾长风只一手就拎着夏天,将他拎在半空。

顾长风的视线定格在夏唯一还未放下的话筒,视线上移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刺激着他,“夏唯一,想找救兵,你以为他就能那么快的赶回来救你?我看他已经自身不保了吧,”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知道顾白的事情?“你对他做了什么?”夏唯一扔下话筒站起身。

“只是稍微扣押了他的一项货品,不能按时交易而已。”顾长风说的轻松,可顾白走的时候却一点都不轻松,以前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在美国完成,此刻只是因为一项货品就要回国一个月,她又怎么可能相信。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不要牵扯无辜的人!”夏唯一希望顾长风能够放过顾白,他为他们母子做的够多的了,再不能再因为她们而连累了他的公司。

“无辜?”顾长风危险的眯起眼,冷冷的说道:“霸占了我的儿子整整五年!你也好意思说无辜?”

“夏天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夏唯一还没忘记当初站在十字路口时,怀着身孕的她亲耳听到屏幕里那个男人的话,那么冷血的男人她又怎么可能让孩子跟他在一起!

“妈咪你们在说什么?我到底是谁的孩子?我不是顾白爹地的儿子吗?为什么抓着我的坏蛋要说我是他的儿子?”夏天红着眼睛询问着夏唯一,夏唯一躲过视线,颤着声说道:“那个坏蛋是你的亲生爸爸。”

无论她怎么都不想承认,可她不想骗夏天,她不想夏天以后懂事了,知道了,然后恨她不告诉他的亲生父亲是谁。

顾长风很满意夏唯一的承认,可夏天却跟疯了似的哭叫着:“不可能!我的爹地是顾白,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大坏蛋的!妈咪是骗子,我要找顾白爹地去!”

夏天一口一句顾白爹地气的顾长风咬牙切齿,却不能拿小孩子出气,只好将矛头指向了夏唯一,“都是你教得好儿子!认个野男人做父亲。”

夏天扑腾着,顾长风将夏天抱到怀里,夏天顺势咬上了顾长风的脸,小孩子不知道轻重,所以这一口简直用了十足的劲儿,顾长风却一声未吭,捏住夏天的下颚,疼痛下迫使他张开了嘴,顾长风的脸上出现一个椭圆形的血痕。

夏唯一呆呆的看着那对父子俩,顾长风脸上那刺目的牙印看着很是肉疼,夏天也是真用了劲儿,可见他有多不能接受顾长风是他亲生父亲的这个消息。

不过顾长风也是个执着的人,死死抱着夏天,就要带他离开。夏天一看更不干了,小手也扑腾的挠上了顾长风的脸,瞬间那张帅气的脸上又多了三条抓痕。

夏唯一见顾长风被夏天折腾的狼狈,有些想笑。

“你这个大坏蛋,放我下去!我不要跟你走,我不承认你是我的爸爸!永远都不承认!我让你欺负妈咪,让你欺负我!”夏天小脏手还不断往顾长风的脸上挠,顾长风咬着牙关发出咯咯的响声,听的夏唯一都怕了。

顾长风沉着脸将夏天放到地上,夏天立马如脱了缰绳的马,奔向了夏唯一,夏唯一抱起了夏天一顿猛亲。母子俩和睦的场景令顾长风显得越发多余,可他明明是孩子的父亲,却并不能享受到一个父亲的待遇!

“夏唯一,今天我就放过你们,但是,夏天我一定会接回顾家的!我希望你明白,夏天是顾家的孩子,这点永远也改变不了!”顾长风离开了。

别墅内又恢复了平静,可夏唯一的心却平静不下来了,是她想的太简单了,以为逃开了那个城市,就能安心的将夏天抚养成人。可夏天终究是姓顾的,他是顾长风的儿子,这点确实是不能修改的!

“夏天,你想回顾家吗?然后认那个大坏蛋做爸爸?”夏唯一需要知道夏天是不是真的不想认亲生父亲。

夏天抬起湿漉漉的小脸,刚才的坚强就在回到母亲怀抱的那一刻就哭的稀里哗啦了,此刻他一抽一抽的摇着头:“我姓夏,我叫夏天,我的爹地是顾白,我的妈咪是夏唯一,我不要做那个坏蛋的孩子。”

夏唯一将夏天紧紧的抱进怀里,两个母子俩抱头痛哭。

被冷落了良久的电话那边,默然的结束了通话,顾白闭上了眼,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那个叱咤商界的男人引起的,顾长风,他真应该好好会会那个男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