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独家专宠:娇妻引入怀

更新时间:2019-10-06 08:36:40

独家专宠:娇妻引入怀 连载中

独家专宠:娇妻引入怀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红豆面包 分类:其他 主角:尹丹雪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红豆面包的原创小说《独家专宠:娇妻引入怀》,主角尹丹雪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亲我一下,我帮你讨回你的一切。” “亲我二下,我替你灭掉所有你看不爽的人。 “亲我三下,我任你玩弄。” 这条件划算。 于是,尹丹雪开始了漫长的亲亲之旅。 终于,某男人忍无可忍,“亲亲亲,你就知道亲,光亲不做算什么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丹雪答应一声后,匆忙的挂断了手中的电话,无法压制住的情绪瞬间而发,她低声哭泣着,在那张绝美的脸庞上写满了委屈。 她倒在地板上低声抽噎着,额头上红肿不堪,刚刚挣扎让她身上穿的衬衫也撕开一处大口,身上的狼狈却抵不过尹丹雪的心寒,她一直想维护的家,都带给了她什么? 当当当……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尹丹雪思绪,她压制住哭泣,朝着门口问道,“怎么了?” “三小姐,尹先生找你去他的书房。”佣人的声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尹丹雪答应了一声后,挣扎着从地上起来,见到身上的衣服一片狼藉,她自嘲一笑后重新换了上了一套,推开门朝着书房走了去。 还未出开门,尹丹雪在书房的门口就听到了尹旨陶的声音。 “爸,尹丹雪那个贱人,刚刚勾引我,我不同意,她用花瓶打伤我的头想爬上我的床。”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呢,丹雪什么样子人我是知道的,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尹权贤冷然怒道。 赵静在一旁忙说,“权贤,咋们儿子什么样的人品你不清楚吗?这种事情能旨陶是不会说谎的,肯定尹丹雪,勾、引丹怡的未婚夫不成后,现在又勾、引旨陶,这种女人就应该早早嫁出去,留在我们尹家,让我们尹家鸡犬不宁的。” “这,这!”尹权贤犹豫不决啧着舌头。 在尹丹雪推开门的时候,三人的视线同时看向她,对于别人目光她可以不理会,她委屈的眼里泛着泪光看向继父。 “爸,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尹旨陶对我动手动脚,还想硬来,是我不从,才在反抗中错手打伤了他……” 她带着哭腔的声线诉说着,却见到的继父眼里闪过一道嫌弃的目光,尹丹雪的心沉到了谷底。 一听尹丹雪诬陷自己的儿子,赵静翻脸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儿子能看上你?呸!还说我们旨陶对你动手动脚?明明是你瞧见我们尹家有钱,想爬上我儿子的床,让他娶了你吧!” 赵静越说越恼火,继续咆哮着,“昨天晚上你没有回来,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厮混在一起呢?别以为你现在攀上了慕怀渊你有多么厉害,丹怡求了你那么点小事,你都不答应,我们养了你这么对年,就等于养了一只白眼狼。” 继母的怒骂声徘徊在尹丹雪的耳边,一股无名的委屈在心底凝聚,她咬了咬牙,忍不住出口反驳,“并不是你说的这样,我没有贪图尹家的财产,爸,我真的没有!” 站在旁边的尹旨陶心里一喜,知道父亲对尹丹雪已经心生猜忌,他义正言辞的说到,“哼,你不贪图我们尹家的钱,你为什么勾引我,非要跟我滚床床单,我尹旨陶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你胡说,明明是你……” “住嘴!” 尹丹雪继续变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尹权贤的怒喝声打断了。 尹权贤的眼里透着失望,他沉声说,“丹雪,事情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承认?你真的另我太失望了。” 继父的话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一刀刀割尹丹雪的心,原来一直带她不错的继父,都不相信自己,她不由得露出苦涩的笑容。 “尹丹雪,你知道权贤一直疼你,别在他面前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今天我们终于认清你是什么人了!” 赵静气势汹汹怒吼着,她的手指着尹丹雪鼻子尖怒骂。 尹权贤轻叹一声后,在那双眼里透着无奈,最让尹丹雪难过的,就是继父的目里的失望,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 “权贤,我在上流社会找个老男人把尹丹雪嫁出去得了,之前她当众悔婚,也只能找个老男人了,啧啧啧,不然这种女人谁家会要,晦气死了。”赵静满脸嫌弃说着。 尹丹雪满怀希望的看向继父,她心里期盼着继父不要答应,不过很快继父的声音彻底打翻了她心中的最后希冀。 “行,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慕怀渊对丹雪就是一时涂个新鲜,抓紧给她找个男人嫁了,省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碍眼!” 继父的话让尹丹雪心灰意冷,她想争辩什么却没有开口,她视若珍宝的家人现在对她这般无情,那颗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再次狠狠的痛到毫无知觉。 “我在门口等了你十分钟,我还疑惑着你为什么还没出来,原来是跟家里人谈婚事?”刹那间,一道清冷的男声,传入了众人耳畔。 所有人转移视线,只看到慕怀渊推门而入,他说到家里人三个字故意加重语气。 他的冰冷视线定格在尹丹雪肿起来额头上,慕怀渊的眉头皱了一下,英气逼人的脸庞上染上几分凉意。 “慕总,你来了,你说说家里的佣人,怎么都没人通报一声?”尹权贤笑让慕怀渊坐下。 慕怀渊却没有坐下,而是伸手把尹丹雪抱在怀中,“头上的伤,谁打的?我倒是要看看在这小小的A市里,会有人敢打我的女人!” 慕怀渊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他狭长的眸子里迸射出一道犀利视线,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当慕怀渊的视线落在尹旨陶的身上时候,吓得他您叫冒出了冷汗,神色慌张的不跟那道目光对视。 “是你?”慕怀渊声音沉了下去,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目光锁向了尹旨陶。 一瞬间,吓得尹旨陶慌忙回答道,“不,不是我,是她自己磕的。” 慕怀渊嘴角那抹冷笑瞬间消失了,松开怀中的尹丹雪,朝着尹旨陶走了去。 “是吗?”慕怀渊的语气中充满不相信,那双如狼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的尹旨陶,那道目光似乎在盯着一堆垃圾。 尹旨陶倒退了一步,用力点点着点头,伸手擦着鬓角的冷汗,他的目光一直躲闪着不敢跟慕怀渊的目光对视。 “丹雪?”慕怀渊停下了脚步,沉声问着身后的她。 她默不作声。 等了片刻后,慕怀渊没有听到尹丹雪的回答,那张冷酷无情的脸一沉,快步走上前抓住了尹旨陶衣领。 赵静和尹权贤想走上前,却被跟在慕怀渊身后的保镖拦了下来。 “慕总,您先放下旨陶,这件事我们慢慢说。”站在一旁的尹权贤面带担忧焦急的说着。 慕怀渊冷冷的看着双脚离地的尹旨陶,挥动着四肢想要挣扎下来,他沉声说,“害怕了? “慕总,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我……我是被冤枉的!”尹旨陶的声音中竟然带上了哭腔。 见到他脑袋上包着纱布,慕怀渊伸手摁在上面,瞬时纱布里渗出来的血渍,他低沉的嗓音接连响起,“真的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