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美少女的相思

更新时间:2019-10-01 12:17:03

美少女的相思 连载中

美少女的相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宇文他姥爷 分类:其他 主角:屈子乔那颗星 人气:

宇文他姥爷新书《美少女的相思》由宇文他姥爷所编写的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屈子乔那颗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童年和初恋在我们的记忆里就像是夜晚闪烁的星星,每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双眼中充满了对它们的向往。放在脑海里,在疲倦的时候,可以呼吸到带着淡淡苦涩味道的空气,每一次去触摸它们,心跳都会漏掉一个节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月初,刚下过雨的柏油马路上升腾起一股股热浪,让过往的行人们有一种闷热的感觉。打着遮阳伞或是戴着帽子的城里人,专找路边稀稀拉拉的阴凉地钻,生怕被晒黑了一般。位于城东的红旗路口,一辆陈旧的公交车在粗粗的喘了几口热气以后,便安静的停靠在了站台上。“红旗路到了,有下车的吗?”穿着白色背心的司机,拿起挂在身后座椅上的毛巾,奋力的抹了抹汗水,回过头来嚷嚷道。一位中年妇女从车位上走了出来,操着有些干哑的嗓音对着身边的大男孩,道:“走吧,该下车了”。说完,便拉起了脚下一个包裹,吃力的扛在了肩膀上,然后弯着腰便走了下去。那个大男孩一直耷拉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他不敢正视车上的人,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因为他害怕别人鄙视的目光,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自己的身体上钉了一颗钉子一般。走下车,男孩快步跟了上去,那中年妇女有意的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想要替他擦擦脸上的汗水,但男孩躲了过去,倔强的甩了甩额头上的汗水,接过母亲身上的包袱,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子乔啊,这一年可得好好努力啊!咱吃口馒头赌口气,一定要考上,不能再让人看不起了!”那中年妇女的皮肤因为常年暴晒在阳光下,肤色粗糙,干裂的嘴唇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只是她脸上的那一抹慈祥的笑容,却让屈子乔的心软了下来。此时,屈子乔的心情和他肩膀上的包袱一样的沉重,虽然是第一天入学,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凝重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悦之情。低着头,拉了拉背后装满衣服和被子的包裹,屈子乔苦着脸道:“妈,我知道了”。雨后的阳光直射在他们的脸上,后背已经汗湿的屈子乔,紧紧的蹙了蹙眉头,低着头朝前走着。今天是开学的日子,这意味着屈子乔将步入一个他不敢想象的高四生活,“我的未来在哪里?为什么我周围很多人都在责怪、鄙视我?”屈子乔心中的念头翻腾着,顿了顿沉重的脚步,又抬眼看了看通往学校的道路,心道:“这一年,我该怎么渡过?”。想想乡里乡亲鄙视的目光,讥讽的话语,屈子乔的心变得很沉重。沉默蔓延在了他们母子之间,红旗路口距离他复读的地方并不太远,但是在屈子乔心里,这是一条曾经让他难以逾越的鸿沟。现在,他即将越过去了。鸿沟的对面又是什么呢?也许还有许多沟壑在等着他吧!“子乔,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那中年妇女在阳光下眯了眯眼睛,盯着屈子乔的背影看了看,透着几分精明。路上稀少的行人,匆匆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屈子乔和他的母亲也很快来到了学校的门口。中年妇女显然对这块地方很熟悉,走到屈子乔的跟前,指了指不远处露出尖塔的教堂说:“子乔,这里是块好地方呢!距离教堂很近,有耶稣的福佑”。屈子乔顺着母亲的手指,望向了那玻璃顶的尖塔,恰好一群白鸽从教堂上飞过。小时候母亲经常带着他去做礼拜,他知道那些虔诚的乡下人是多么的相信神主,以为每天的祷告就可以换来家人的平安,但他不信这些,他觉得带着迷信色彩,他的内心世界很真实,因为他知道信仰只是精神的寄托,不可信。顺着那条通往校内的水泥路望去,唯一让屈子乔感到欣慰的是道路两边郁郁葱葱的玉兰花,虽然已经过了玉兰花盛开的时节,但是屈子乔似乎看见了学校中玉兰花盛开时的美丽。母亲带着屈子乔穿过那道斑驳的银白色大铁门,顺着那条微有些坑洼的水泥道路,一直走到了道路的尽头,然后转了一个弯,道:“前天我和你姑来这里看过,这就是你们的宿舍了”。母亲说完,接过屈子乔身上的包袱,走到距离宿舍大门不远处的一间房屋内,又回头带着微笑道:“子乔,来看看你的宿舍吧,很干净的”。屈子乔走进宿舍,抬眼看了看宿舍的四壁,又瞅了瞅屋内并排的四张床铺,略有些锈迹的铁架,还有灰白色木板,屈子乔一看顿时没了心情,低着头又走了出去。那中年妇女低声叹了一口气,将屈子乔的床铺扫除干净,又将包里的毯子和被子拿了出来,默默地铺好之后,这才从兜里拿出裹在纸里的几百块钱,塞到了屈子乔的手中,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边说道:“妈走了,晚上出去买点东西吃”。她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只是那在她转身的一刹那,眼睛湿润了。屈子乔安静地坐在了门外的台阶上,目送着母亲的离开,嘴中喃喃几声,直到母亲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才起身回到宿舍里,仰躺在那张温暖的床上。屈子乔双手扣在后脑勺上,目光有些呆滞的盯着上铺的床板,他的未来就像是被木板遮挡住的视线一样,看不见也看不清上铺的东西,正如他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一般。泪水无声的从他俊秀而又落寞的脸颊上滑落…复读,重新再考,要是再考不上呢?屈子乔别无选择,他的心中挣扎的叫道:“妈,我不会再让你失望的,子乔不怕!”。连日来的高温天气,让屈子乔心里很是燥热,今天好不容易下了一场雨,雨过天晴后又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干燥的空气让他的嘴唇变得干涩,屈子乔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嗬,来的这么早?”一名身高约有一米八的大个子提着黑色的名牌旅行包闯了进来。屈子乔从床上爬起,上下打量了面前的那个人,他的相貌很成熟,留着络腮,马裤下的两条腿上随意的斜躺着许多长长的汗毛,咋一看像一个中年大叔。“愣着干啥,来帮帮忙呀”络腮蹬着眼睛吼道,身上的痞子气十足。后来,屈子乔才知道这个人名叫孙宇亮,年纪和屈子乔一般大,十八岁,但是身材要比他魁梧些,极像北方的大汉。起身,缓步走到了孙宇亮的身边,屈子乔盯着他问道:“有烟吗?”。孙宇亮一愣,旋即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圆睁的眼睛扑闪了几下,摸了摸马裤上的口袋,利索的掏出了一包烟和一只打火机,递了过去。道:“喏,给你,怎么称呼?”。“咳,屈子乔,咳”第一次吸烟的屈子乔由于吸得过猛被呛得直咳嗽。孙宇亮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哼着小曲,收拾好东西后,一屁股坐在了屈子乔的床边,问道:“你会不会抽烟?”。屈子乔摇了摇头,孙宇亮得意的嘿嘿直笑。傻乎乎的。转了转手中的烟蒂,屈子乔顺手将它扔到了窗户外。嘴里残留的烟草味,带着淡淡的苦涩,记忆深刻。正在这时,宿舍门外出现了一道欣长的人影,手中捧着一本美女杂志,砸吧着嘴巴走了进来。“李二狗?”孙宇亮眼睛一亮,笑道:“哈哈,你怎么也来了?”。那个被称作李二狗的男孩,身体一滞,旋即羞得满脸通红,显然在这种地方遇到一个认识的人,是他不太情愿的事情。尴尬的笑了笑,李二狗挺了挺微弓的腰,顺手将手中的杂志扔了过来,笑而不语孙宇亮用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既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又有见到老同学时的激动。屈子乔冲着李二狗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便将目光投射到了窗外。窗外杂草丛生,是一处很久没有修理过的花园。他的目光很快定格在花园的中央,因为那里竟然盛开着月季花。慵懒的花朵轻轻的摇曳着,鲜艳而又美丽,像是红色玫瑰。起身,屈子乔走出了宿舍,寻找那盛开的美丽。片片荒芜的土地,残存的砖瓦胡乱地的码放在一起,屈子乔沿着弯曲的小路,走进了那座废旧的花园。落叶满地,藤蔓横生。花园静谧的可怕。屈子乔停住了脚步,犹豫不决,因为入口几乎被那紫藤树遮掩住,细长的紫藤花叶,郁郁葱葱。如竹根般的藤茎缠绕在植物体上。屈子乔恍如望见了那繁花满树,老桩横斜的景象。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块可以享受安宁的地方,自从踏入高中以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过,说不出为什么,也许他喜欢在紫藤花下的感觉吧。置身在紫藤园中,屈子乔突然又沉默了下来,在这僻静的园内,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像是失去了重力一般,他的心在快速的下坠,坠落到哪里?心的深渊吗?他不甘,他只是喜欢安静,暂时的躲避起来,释放心中的压抑。他释放了,在紫藤园内大叫几声,然后整个人萎蔫了,疲软的坐在了地上,很累。时间像是外婆捻出的棉线,在旋转的梭子中,经久不息。一个人,就那么在紫藤园中安坐着,不是孤单,而是落寞。很快,细长的棉线织出了天边的云霞,夕阳欲坠。屈子乔晃了晃脑袋,寻找到窗前的月季,花瓣如霞,甚是美丽。拾起掉落在地面上的花瓣,潇洒的离开了紫藤园。“复读生怎么了?为什么新生住公寓,我们却要呆在这种鬼地方”屈子乔愣在了门外,循着声音望向了站在窗户下的男孩,蓬乱的头发,健壮的背影。宿舍内,孙宇亮安静的抽着烟。李二狗也早早的躺在了床上,盯着杂志上的美女发呆。而那个喜欢对着窗台发泄的男孩,名叫陈锋,微胖,长圆脸,塌鼻梁,带着金丝眼镜,一副文人的模样。四个人的宿舍,就这样聚齐了,这让屈子乔想到了拼图,各种颜色,不情愿的拼凑在了一起。那也叫缘分吗?叫吧。屈子乔悲哀的认为整个宿舍除了自己正常外,其他三个人还有待考证。孙宇亮大叔的形象,发黄的牙齿,难怪会让屈子乔猜到这小子口袋里有烟。李钟伟虽是一副文人的模样,却对一本美女杂志爱不释手,屈子乔好奇,走过他身边时,偷瞄了几眼。阳光明媚的沙滩上,穿着比基尼的女子,春波荡漾的眉眼,胸前两只玉兔露出了白,修长白嫩的大腿微微弯曲,确是撩人。每一幅美女图都有着原子弹的威力。屈子乔突然觉得拥有几本这样的杂志,起码在寂寞的夜里,不会孤单了。可悲的是,屈子乔不知道上哪里去买,这让他的内心很尴尬。陈锋是看起来最顺眼的一位,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勤奋刻苦的优等生。美女有走光的时候,屈子乔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不同的是,跟在美女身后的男生,巴不得来一阵大风吹起前方女子的衣裙,而走光的女孩又没注意到自己的内衣被人看见了,男生偷乐。这件事情情理上都过得去,绝对不会有哪个女生在这个时候,傻瓜一样的高喊:“非礼勿视啊”。这个时候只会招来更多男生的“视”。屈子乔看走了眼,这让他很郁闷,有一天他真的跑到了陈锋的面前,并将初次见到他的感觉说了出来。陈锋听完后,沉默良久,表情空洞。最后,他竟然哭了,啼哭不止,像个受了伤害的女孩子。这也证明了屈子乔的观点,痛哭的孩子都一样,没出息。那天下午,他整整劝了陈锋二个小时,这打破了屈子乔劝人的记录。想来也好笑,当时屈子乔的眼泪是留着的,在眼眶里打转。劝说陈锋的时候,屈子乔想起了童年时光里的那片小森林,有种不知名的鸟儿,声音如孩子的啼哭声。凄婉的叫声很容易引起共鸣。看得出,老党校成了他们心中的炼狱,要比见到了魔鬼更可怕。四个人很默契,哪怕卧谈的时候,唯一不会交谈的话题,就是高考。屈子乔更是不愿意面对它,非常想将它抛到脑后。抛到脑后,就是转移注意力。就像孙宇亮他们。生活永远是一条曲线,没人能改变它的轨迹,一旦遇上交点了,心也就不那么孤单了。屈子乔觉得有意思了,三个人,总比一个人在黑暗里坎坷强,无论什么时候死,都可以拉一个垫背的了。“1、2、3,开始跑!”弓着身子的四个人,狂奔在校外的马路上。这是他们在比赛跑步,说白了就是吃饱了没事干,撑着了。自娱自乐。“哈哈”李二狗摔了一跟头,灰头土脸的爬起来,跟着他们几个人大笑起来。只是那手还在摩挲着屁股,估计很痛,要比小时候妈妈打的痛。他跌倒的时候,没人去拉他,他们都没有忘记男孩子天性,那就是跌倒了都会笑着爬起来,从小养成的,平淡了。李钟伟还没站稳脚跟,屈子乔便挥舞起了双臂,大喊着:“跑啊,敌人来了”。路人都看着他们四个人,没人会认为他们是疯了,因为他们穿着很整洁,脸上带着正常人的笑容。那天,屈子乔清楚的记得,他们几个人是在迎风跑着,风就在耳边响起,要比音乐好听,心跳也是随着风的旋律了。四个年轻人,或是小伙子,或是男孩子,无论那一种称呼,似乎都可以认为他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没有终点线的奔跑,忘记了时间,遗忘了伤痛。直到气喘吁吁,仰躺在教堂下的草地上。陈锋说汗水是有颜色的,红了脸。说完,便被孙宇亮骂成了傻瓜。为什么脸在气喘吁吁的时候,会变红呢?像是带着水滴的番茄。“我想咬一口”众人大笑,比教堂里的祈祷声真诚。他们认为对方都变成了傻瓜,挠着脸的傻笑。快乐,昙花一梦吧。这个时候,他们是放出笼子的小鸟了。屈子乔想的很多,心说:总要回到笼子里的,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自由没有利润,但生活总需要成本吧。快乐和自由的交换,简简单单。三(9)班的教室,洁白的墙面。讲台上站着一位已退休的老师,慈眉善目,精神矍铄。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屈子乔从小学到高四,没遇上几个脾气好的老师,这位上了年纪的顾老师算是一个。为人师表都还可以,唯一让屈子乔感到郁闷的是,老头子喜欢讲些自己年轻时的经历,连带着教授为人处世之道,讲到情不自禁的时候,会大笑,也会沉闷不语。同学喜欢听故事,尤其喜欢听课堂上老师讲的故事,屈子乔认为比课本有趣。可,故事结束的时候,麻烦事就来了。“固老头”是大家送他的外号,取“顾老头”的谐音,意为固执的老头子。讲完故事后,他总要追着同学问,“同学们,你们从中得到了什么启示?”。每当这个时候,众人都会表现出昏昏欲睡的样子,偶尔会抬起头,确定喋喋不休的“固老头”还活着的时候,重又索然无味的低下了头。屈子乔托着下巴,懒得去思考他的问题,只是盯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课本发呆。课本是旧的,就像顾老师的脸一样,发黄了。陈旧的东西都会发黄。在屈子乔的眼里,发黄的书本更像发黄的照片,卷起的页角,模糊的笔记,都成了回忆。又远又近的回忆,恍如昨日。是错觉吗?空洞、无力。正在发愣中的屈子乔,突然感觉肩膀一重,条件似地转过头来,问道:“什么?”。“哎,你怎么进来的?说说呗”语气中带着几分幽默,声音却有些尖锐,惹得周围的学生掩嘴轻笑。问话的是一个女生,很张扬的留着两个冲天的小辫子,眉毛上挑,皮肤白嫩。算不上很美,但颇有几分姿色。“高考时睡着了”屈子乔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冷漠。“切”那女生偏过去的脑袋又收了回来,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萱萱,那你呢?”被唤作萱萱的那个女生,瞪了同位一眼,压低声音道:“欧阳艳,别问我的过去和将来!小心我跟你急”。欧阳艳笑了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亮晶晶的,然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屈子乔,道:“她以前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八卦天后哦,你可要小心呀”。蒋萱萱怒了,恶狠狠的掐了她一下,边掐边骂道:“好你个暴力女,又揭我的短”。屈子乔被这两个女生弄糊涂了,讪笑几声,又将脑袋转了过去。“你是怎么进来的?”,蒋萱萱的一句话,却让屈子乔难以平静。高考前,从没想到过要复读的他,感觉一切越来越像是在做梦。“鬼才知道”屈子乔狠狠地想着。思想嘎然而止,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痛。稍加触碰,就如刀割。屈子乔的座位临近窗户,听课听到无聊的时候,可以欣赏一下窗外的景象,或者是呼吸些自由的空气,微冷的气流顺着气管流进体内,像是冰雕的蝴蝶停落在鼻尖,清爽曼妙的,让心弦跟着它一起颤抖。透过那扇光明的窗户,屈子乔可以远远的望见那教堂的塔尖,淡蓝色的玻璃顶与天空交相辉映,斜射到玻璃上的阳光,像是落在滑石上的溪水,迸溅出的水流,清澈透明。仿佛听到了钟声,是教堂的钟声吗?略带空旷久远的意蕴。他的心终又归于平静。“下课了,看什么呢?”孙宇亮厚重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畔,惊乱了他的错觉。钟声是下课的铃声了。“没什么,正在发呆”,屈子乔有些失望的答道。孙宇亮一脸诡秘的样子,凑近屈子乔,低声道:“后面那两个女生长得不错哦”。“没感觉”孙宇亮绝倒,心道:“放眼望去,全班残花败柳一大片,就数这两个女生有些姿色,这小子竟然说没感觉?”。他将信将疑的摇了摇头,面带一脸憨笑,回转过了身子,与那两个女生攀谈起来。欧阳艳用手指了指屈子乔的后背,又望了望孙宇亮道:“他怎么不说话了?”。欧阳艳个子高挑,天生丽质,如瀑布般的头发倾泻在肩膀的两侧,修长的手指看起来很是乖巧的横放在胸前。孙宇亮眼中一阵炽热,接着扯了扯屈子乔的衣角,道:“子乔,美女在和你说话呢?”。蒋萱萱翻了翻白眼,撅着小嘴,边修指甲边说道:“我说你这个大男生也不害臊,当面就这么叫我家艳艳是美女啊,有你这样的吗?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是美女不假,但是呢”。说到这,萱萱坏笑了起来,故作玄虚的挑了挑细长的柳叶眉,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到时候某男可别承受不起啊!”。欧阳艳脸颊红红的,娇哼了几声,她知道自己说不过蒋萱萱,也就放弃了抵抗,只是脸上飘进的红晕久久未能消退。孙宇亮吞了吞口水,盯着欧阳艳鼓鼓的胸部,眼睛溜溜转,脑袋闪现出不堪入目的画面。屈子乔瞥了他几眼,拍了拍孙宇亮的后脑勺,道:“宇亮,这里面装的什么啊?”。“美女!”孙宇亮不假思索的回道。欧阳艳捧腹大笑。蒋萱萱则笑骂道:“你花痴啊!”。孙宇亮知道口误,蹬了屈子乔一眼,又慌忙对着她们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一切美好的东西!美女只是特例!”。“哦”她们异口同声回道,先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嗤鼻道:“切!谁信!”。孙宇亮落荒而逃,屈子乔露出了一脸坏笑。是真实的笑,没了错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