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狂犬之城

更新时间:2020-01-01 07:54:32

狂犬之城 连载中

狂犬之城

来源:落初 作者:带刀刺猬 分类:体育 主角:後傅滨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狂犬之城》是带刀刺猬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後傅滨,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座城,人斗人,狗斗狗,人有自己的敌人,狗也有自己的敌人,决高下之地,在王的擂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出二贤祠,告花儿怕家里人啰嗦,加上他老娘也很疼爱「火炮」,就没敢把「火炮」带回家,恰好他一个堂兄独居,就把「火炮」寄养在那里养伤,再随便一个理由准备应付他老爸老妈。

事情弄完,早过深夜,我精神上受到一定打击,脖子酸痛,准备回去睡个大觉,却被告花儿拉去‘好吃一条街’喝夜啤酒,那龟儿说要喝喝冰冻啤酒醒醒精神,我说不过他,就跟着去了,刚在老田的摊位坐下,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看见来电显示,身子一震,确实是我最不想接到的电话。

告花儿发现了我面有杂色,但没有立马过问,自己喝起老田拿来的冰啤酒,抽着中华,歪着脑袋或许在担心「火炮」的情况,而我在一边听着电话,过程中没有回答超过五句,一味在听着电话的那头。

通话在五分钟後结束,我坐了回去,大模大样地拿起桌上的中华,点了一根,再瞟了眼告花儿,发现告花儿早就有了说话的准备,也在盯着我看,他说:“你公司催你回去上班?我觉得你那个仓库工作混不混都他妈一样,倒不如回来阳城混,甚至也可以继承你爷爷的练狗本事。”

听後,我心说如果自己继承爷爷的道路,老妈倒是容易处理,恐怕会把老爸气得吐血,转念回来,我说:“我当然知道仓库工作混不混也就那样子,但不是我公司打过来的,你有本事猜猜是谁啊?”

“是涂令?看你龟儿自以为神秘的脸色,我估计一定是涂令找你,对不?你跟他那些陈年往事还没有说完?我都听了几百遍,快他妈要吐了。”告花儿弹弹烟灰,灌了一大口冰啤。

再说,阳城主城区只有17万人口,说大不大,我们这一帮娃娃都是集中在一个学校读书,涂令也是我跟告花儿的同学,几个人一起混到高中才各散东西,期间只是我跟告花儿关系最好,才一起混到如今。

涂令生於职工家庭,大学读完在禹都没有混好,近年也回来阳城不知道在弄些啥子,他除了人长得帅气,篮球打得好,思想独立以外,我也看不出他有哪些优点,但是我跟他曾经确实有过芥蒂,就是他把我喜欢的妹子弄走了。

那点屁事早就过去了,现在说起我也是一笑而过,但我跟涂令就似乎很有默契地渐行渐远,关系不如从前,一开始我跟他长期不见面,但过年过节还是发发短信,互相简单问候一声,直到最後,连这个环节都省去了。

说回来,我估计说出刚刚的对话内容後,告花儿那龟儿肯定会始料未及,喷出一口啤酒来,接着我也喝上一口冰啤,才说:“嗯,是涂令那龟儿打来的,不过不是说我跟他以前的旧事,那点屁事说多了我也想吐,他说的事情跟你有绝大的关系。”

“哦?他是不是看中了我喜欢的妹子,准备抢走?你跟他龟儿说,尽管来抢,老子不怕。”告花儿给出准备干架的姿态,那样子我看见就觉得好笑。

我说:“你还他妈提那点破事,再说老子就给你一脚,我给你说,涂令打电话过来,那语气和态度我也很难判断,但是他很明确地说了,刚。。。刚刚我们约覃洋私下比赛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明天约我们去篮球场谈谈?”

告花儿果然是喷出一口啤酒,桌子上的中华烟盒子打湿了一半,接着他咳了几声,说起:“难道是董哥跟涂令那龟儿有关系?怎麽可能涂令也知道了?董哥的嘴巴太松了,老子下回不给他生意做了。”

我仔细回想刚刚涂令在电话那头的语气和态度,虽然难以判断,但我估计私下比赛的事情被涂令知道,应该跟董哥没有关系,我也对告花儿说出自己的想法,告花儿也想了半天,最後才暂时排除了董哥的嫌疑。

“就是以前我们打篮球的那块烂球场?好!我去!”告花儿明显焦虑起来,从而我知道他对参加斗狗大赛的资格无比着紧,但话也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约覃洋私下比赛是他的坚持,我有些无奈,也没多说什麽。

最後,我跟告花儿每人干了五瓶冰啤,三十几根羊肉串,就滚回家了,第二天一早醒来,老爸没有急着去火锅店看生意,而是坐在沙发上,一见我走出卧室就说:“你小崽儿几时滚回去禹都上班,工作的单位本来就比别人差,还不努力一点,老子怕你以後连媳妇都找不到。”

我一听就脑壳炸得很,老妈留下的早饭我是几口应付完,根本不理会老爸的存在,就走了出去,而老爸就在身後说着:“说你小崽儿几句还不高兴?老子把你养这麽大还资格说你几句啊?”

我懒得回应,摆摆手敷衍过去,然後到了告花儿公司门口,发现那龟儿已经在门口等我,我上前就说:“老子好羡慕你们电讯公司,说请半天假就能请半天假,不像我们电子仓库,请假还他妈看组长脸色,就算给你批假还要话里带话地教育你一顿,***!”

告花儿拍拍我肩膀,请我去吃串串火锅,二人填饱了肚子才往篮球场赶,刚到就看见涂令那龟儿在一个人投篮,我又记起了他当年对篮球的那份热爱,那时他还说要加入国家篮球队,拿世界冠军,拿奥运金牌。

再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我也说过要带着自己的作品参加戛纳影展,柏林影展,威尼斯影展,结果终究敌不过现实这个剧本,在仓库里混得越来越他妈窝囊。

“嘿!费城76人的超级巨星!你好吗?”告花儿知道涂令的所爱,便调侃着。

但立马地,告花儿拦住了我,又说:“别上前去,你看见那东西没有?”

我朝着告花儿指去的方向一看,发现一条比特犬乖乖蹲在篮球架那里,接着涂令转身就说:“不用怕!我的「答案」是不会随便咬人的。”

听後,我跟告花儿面面相觑,特别是告花儿的表情何等丰富,不停地在给我眨眼皮,我也心说不对,难道涂令这龟儿也准备练狗,去参加明年第一季的阳城斗狗大赛?

但斗犬一贯认主,***说弄你就弄你,况且还是一条比特犬,所以我跟告花儿很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我又接着说:“涂令,你龟儿还是那麽地崇拜艾弗森,现在还给自己的宠物取名叫「答案」。”

涂令扔下篮球,走过来就说:“这不是宠物,是斗犬!以後也会是一流的战士!”

我跟告花儿都一秒懂了,涂令果然是在练狗,但目前不是纠结这事情的时候,所以告花儿明刀明枪地说:“涂令,你也知道私下比赛的後果,看在我们是旧同学的面子上,还是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僵,阳城不大,以後在街上见面还是要互相打招呼的。”

“我们几个本来就不联系了,还会怕事情搞得再僵?”涂令捡起篮球,投了一个三分。

我看见涂令嘴角有一丝笑意,觉得那龟儿不会这麽容易妥协,就说:“涂令!你先说说你是怎麽知道告花儿私下比赛的事情的,然後我们再说说解决办法。”

涂令哼了一声,说:“昨晚上我骑着摩托车一直跟在告花儿後面,告花儿刚刚也说了,阳城本来就不大,在街上碰见熟人是家常便饭,况且昨晚告花儿还带着他的斗犬,神秘兮兮的样子,我就觉得事有蹊跷。”

告花儿哎了一声,埋怨自己很是大意,我就接着说:“涂令!我知道你龟儿不会那麽容易妥协的,大可以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别他妈啰里啰嗦的。”

涂令走到我跟告花儿的身前,说:“很巧,我的「答案」也在进行训练,准备参加明年第一季阳城斗狗大赛,但我就想试一试「答案」的实力,奈何阳城的其他斗犬要应付正规比赛,是不会理会我的,如果你们可以弄来一条斗犬跟我的「答案」比试比试,我就封口一字都不说。”

我很震惊,告花儿面有杂色,明显跟我一样,想不到涂令疯成这个样子,他明知道告花儿私下比赛犯了大忌,那龟儿还想让我们给他又安排一场私下比赛,藉以观察「答案」的实力,这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脑壳慢慢就炸了,一时间想不出什麽个名堂来。

涂令得意起来,又说:“告诉你们,我的「答案」父系是「麻辣」,名将之後,所以像是覃洋的多伯曼杂牌军就不要介绍给我,我完全没有兴趣,再说昨晚我躲在一旁,也能看出那条「大王爷」也不入流,除了会乱叫发疯以外,上了擂台必死无疑。”

我很是佩服涂令可以弄来「麻辣」的後系,但其原因在此时并不重要,我准备立马说回正事,给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告花儿的「火炮」已经受了重伤,加上私下比赛本来就见不得人,**让我们去哪里弄来一条斗犬给你练功?”

涂令还保持着得意的神色,又说:“金瑞,你很久没有回来阳城,肯定还不知道吧?你爷爷的「火线」虽然跑了,但你爷爷早就开始在训练一条叫「少侠」的斗犬,它是「火线」的孙子,自然也是名将之後,我看中的就是「少侠」,怎样?敢不敢带「少侠」出来?”

我不能再受刺激了,因为我的脸巴开始泛白,我很久没有回来阳城确是事实,所以爷爷在开始训练一条新斗犬这事情,我也根本不了解,爷爷更是没有提及过,我只好无助地看向告花儿,但告花儿是耸耸肩头,就说:“金瑞,难道你爷爷还没有告诉你?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