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尸剑江湖

更新时间:2019-10-07 07:57:33

尸剑江湖 已完结

尸剑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乌梁海 分类:武侠 主角:李逸航德叔 人气:

完结小说《尸剑江湖》是乌梁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逸航德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位颇有天份的少年进入武馆学艺,却因家中巨变而流落江湖,一次被迫无奈的墓穴探险,使他身上带有死人气息,体内的真气自生自灭,不受控制,令他痛苦万分,但也在紧要关头几次救了他的性命。寻找仇人的征途中,有奇遇,有偶遇,有惊险,有刺激,有泪水也有欢笑。热血侠义的主人公,驰骋江湖,纵横四海,却不缺乏柔情似水的情感历程,一路走来,见识了江湖的波谲云诡,人心的险恶难测,世情的淡薄冷暖。书友群99672059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幸好李逸航吐血并不是伤及内脏,而是不知被谁一拳打在脸颊上,将他一颗大牙打松,挤压擦破舌头而出血。他脑袋被击若干拳,一直晕乎乎,眼睛布满血丝,然全身受伤虽多,却都是皮肉外伤,上了药油之后,并无大碍。见着黄玉虬龙断成两片,想起爹爹要自己好好看管,最终却是落得这样的结果,心下甚是痛惜。他脑子里尽是想着那断裂了的玉龙,浑然不觉身体各处伤痛。

李逸航年轻力壮,又是经常挨打惯,休息一晚,每二日便已能去早课,教头看到他鼻青脸肿,知他又打架来,但既然无事,也不愿深究,只是叫他以后不可再好斗打架。李逸航心道:“我不是打架,而是被群殴。”虽心中满是委屈,却没道出实情,点头答应。

他一直牵挂着那条玉龙,一天,对刘昆铮讲起此事,刘昆铮已知洪仁海是为抢他的玉佩,相方才起的冲突,却不料这玉佩对他如此重要,沉吟半晌,道:“咱们到南昌城里走走,瞧瞧能不能碰到些手艺人,替你修复好这块玉佩。”

第二日一早,二人向李教头请假,刚走出大门,却见罗云也跟着出来,刘李二人赶他不走,只好让他尾着。罗云自那天瞧见李逸航几招间打倒杜黄二人,又见刘昆铮武艺不在洪仁海之下,心中大为震动,此后便有事无事的绕着二人转,冀求刘昆铮传他些本领,指点他几招。刘昆铮曾笑他道:“你整天跟着咱们,你的洪大哥能容得下你么?”罗云道:“洪师兄自从那日之后,已经很少来找我们玩了,我打听到他原来躲在忠义堂里勤练武功,连几位师父都赞他刻苦用心,大非从前懒散模样。刘师兄,我知他是受了你的刺激,那天相斗是你赢了他罢?”刘昆铮道:“别瞎说,我那有本事胜得了洪师兄,那是他手留情,我才得保住颜面下场。”

罗云经常出来游荡,知得李逸航是想要修复那条断开两截的黄玉虬龙,便说他知得一个银铁匠,手艺超群,很多人都去帮衬他生意,不如过去看看。三人一合计,便让罗云带路,往南大街上行去,罗云道:“此银铁匠手艺高明得很,据说他锻造的兵器农具等铁器十分了得,打造的银饰更是精美繁复,巧夺天工。”李逸航道:“你又不是本地人,怎地知道那么多?我连这里有条南大街还不知道呢。”刘昆铮笑道:“罗师弟应是经常来找那银铁匠打制银器,次数多了,自然熟悉。”罗云也笑道:“我自己那有什么银饰打制,都是跟着洪仁海师兄来的啦,洪师兄将纹银子打造制成各式动物模样,有十二生肖,也有各类飞禽走兽。你们瞧,这就是他送给我的。”说完从脖子里掏出一只银狼饰品,那烂银打就的白狼正自引颈对月长嗥,二人见了,似乎也见到挂在深遂天空中的一轮圆月,确是十分的惟妙惟肖。

刘昆铮道:“这洪仁海得有多少银子来打造这些饰品?”罗云嘿嘿笑道:“谁知道呢,反正我是贡献了八两银子,李师弟贡献了五两银子,其他师兄师弟我看也少不了那里去。”刘昆铮叹了口气,道:“真是无法无天!”李逸航道:“你怎么选头狼啊,你不是属牛吗?”罗云道:“我喜欢狼身上桀骜不羁的野性,月夜狼嚎带着一股忍狠悲凉之意。”

三人边说边走,转了几个弯,来道一间小铺面前,小铺面连牌匾布招也没有,铺内没有客人,一个头发花白老人正低头忙活着。罗云叫道:“高老爷子,我们又帮衬你来了。”那姓高的老人抬起头,看到是罗云,笑道:“好,好!可真要多谢你,今儿要打个什么瑞兽祥禽?”李逸航见他虽白发满头,脸上皱纹却不多,身材壮实,整个人透着一股精干之气,不由得暗暗纳罕。罗云道:“这次不是打银器,而是想让你帮帮忙,看看以老爷子的手艺能否修补一下这玩意儿。”李逸航将两块玉片递过去,高老板接过来端详一会,说道:“这两玉石片嘛,接上是不可能,唯有加个银箍银套之类,使它们连为一体。”罗云道:“我们正是此意,还请高老爷子替我们想个好办法,将之连得既结实又美观。”高老板笑道:“这你放心,我这银铁匠干了几十年,什么千奇百怪的要求没遇过?这小事一桩,让你们瞧瞧我的手艺!”

李逸航递给他一小锭银子,问道:“高老爷子,这银子够了吗?”高老板笑道:“那用得了这么多银子,这锭银子做出来的银套把整条龙包进去都可以了。”三人笑了起来,高老板问:“有碎一点儿的银子吗?”李逸航摇摇头,高老板道:“那我熔了还你。”只见他将银锭放在坩埚里,点着木碳炉,扯起风箱,炉火很快旺起来,一会儿那银子就熔成液体,高老板将银液倒了一半入石槽造成银条状,剩余的银液放一边冷却。他比划着玉龙的大小长度,接着叮叮铛铛的敲打起银条来。

刘昆铮和李逸航从未见过人打造银器,都很好奇的在旁观看,罗云去外面买了三个烧饼回来,李逸航笑道:“罗师兄,总是要你请我吃烧饼油饼,那多不好意思。”罗云道:“好说好说,呆会儿午饭可得要你来掏钱,别吝啬哦。”

刘昆铮不和二人说笑,问高老板道:“老爷子,你手艺这么好,店面怎么不打招牌,有了店招,生意不是更加兴隆了吗?”高老板笑道:“我这打银打铁是走四方的活儿,从不在一个地方呆上超过一年,赚够盘缠,便又要起程到下一个地方咯。”刘昆铮道:“那你岂不是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高老板道:“不错,大江南北,黄河上下,西域塞外,雪山高原,大漠草原,都走了一遍。”刘昆铮一声惊叹,语气中充满仰慕之意,显是对他去过的地方十分神往。自言自语地道:“艺成出师之后,我也要四处走走,到风物绝佳之处,登高揽胜,以遣襟怀!”李逸航道:“师兄想去那里游玩?我也跟着你去。”刘昆铮道:“辽国,西夏,大理,塞外西域,所有的异域国度我都想去游历一番,以增见闻。”

罗云道:“小弟也很想到外面闯荡一番,不如我们三人结伴一起去云游天下吧,你们说好不好?”刘昆铮道:“提议很好,就可惜你俩年纪太小,艺业未成,我最迟年底就要出师,可等不到那一天。”罗云笑道:“刘师兄别急啊,你先娶妻生子,过得几年,我俩就可跟你出门。”李逸航也道:“就是,刘师兄缓上一缓,先生个大胖儿子,咱们兄弟三人再到外面闯荡,驰骋于天地间!”刘昆铮见他二人也是沉醉向往外面世界,笑道:“好,我先去探探路,等你们满二十岁时,我定回来带上你俩,一起云游四海。”

李逸航道:“一言为定,我和罗师兄今年都是一十四岁,六年后的中秋节,咱们便在这里会面,好不好?”刘昆铮和罗云二人拍手称好,三人正热烈讨论着,高老板道:“大功告成,你们瞧瞧如何。”李逸航接过来,只见龙身断裂处多了一层薄薄的银环片,将两段龙身拼接箍套在一条,银片上还有暗饰花纹,精巧之极,放远了看还以为是矫龙披上了银盔甲,三人皆是惊叹不已,纷纷称赞高老板心灵手巧。高老板道:“只要不用力掰它,这条镶银玉龙便如没断一般结实坚固。”李逸航愈看愈喜欢,向他深深鞠了个躬,道:“多谢高老板,世上也只有你如此手艺。”

付完钱,出得店面。刘昆铮道:“天时还早,咱们今天不如就在城里玩玩再回去?”罗李二人皆点头称好,李逸航道:“去那儿玩好些?”刘昆铮道:“南昌城最高建筑绳金塔便在附近,我来南昌好多年,一直想去见识都没去成,便到那里登高望远好不好?”二人自无异议,问明了路径,师兄弟三人举步便行。

绳金塔在古城进贤门外,离老远就能瞧见。三人走到近处,见那塔果然是俊逸挺拔,巍巍然傲立于苍穹间。那绳金塔为砖木结构楼阁式塔,塔身为七层八面内正外八形,葫芦铜顶金光透亮,通身朱栏青瓦,墨角净墙,古朴无华。正门牌楼上高悬“永镇江城”烫金牌匾,往里看,很通透,一眼能见金塔首层大书一副对联:“深夜珠光浮舍利,半空金色见如来。”

罗云道:“绳金塔这名字起得好奇怪。”刘昆铮道:“我曾听人说过,相传建塔前异僧惟一掘地得铁函一只,内有金绳四匝,古剑三把,分别刻有‘驱风’、‘镇火’、‘降蛟’字样,还有金瓶一个,盛有舍利子三百粒,绳金塔因此而得名。咱们进去瞧瞧罢。”三人步入塔底层,见塔内有旋步梯直通其顶层,刘昆铮道:“相传绳金塔层层飞檐翘角,铜铃高挂,每层风铃一个音阶,七层七音,微风吹过,悦耳动听,咱们上去瞧瞧是不是这个样子。”三人自一层上至七层,果然每层皆有铜玲,玲声悠扬,古意盎然。

站在第七层上,极目远眺,无限风景,尽收眼底。罗云指着东面那座阁楼道:“刘师兄,那座阁楼也挺高的,莫非就是滕王阁楼?”刘昆铮道:“不错,正是滕王阁,这一塔一阁相距七八里路,是南昌城的两大著名景点,改日我们去那里登高怀古。”李逸航道:“不如六年后的中秋节,咱们就在那滕王阁相会,一起喝酒赏月如何?”刘罗二人同声话好。

因玉佩得以修复,李逸航十分愉悦,三人下了绳金塔,兴致还很高,拉着二人在城里东转西转,直到日落黄昏,才回到武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