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异界新侠传

更新时间:2019-12-31 08:32:37

异界新侠传 已完结

异界新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无奈执笔 分类:武侠 主角:余风万流宗 人气:

《异界新侠传》为无奈执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异界框架,武侠为本,新的构思,不同的开启一段新侠的历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夜里,田余风一路奔逃,似乎遇上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偏偏他神色又反常的平淡,心有余悸之时,还笑了起来。今天走错了路,闹了场误会,出门时碰到那个红衣少女,自己神色仓皇,须知那地方男子是无论如何不能去的,当下只盼望对方不识得自己,又转念一想,自己刚刚进来,认得自己的人不过是北又清父女,当下心里愉快不少,不过担心对方看到自己的脸,倘若以后遇见,被认了出来,可如何是好?看到此时四周漆黑一片,路上还有一些人,田余风便安抚一下不平静的内心,心道一定的找到自己住的地方,不然来的第一天便是流落街头,万一运气不好又闯到别的地方,那就大大不妙了。

这回他边走边看,在街上遇到一个穿着白蓝相间宗门服的男弟子,皮肤十分白,拱手问道:“请问师兄,住宿处往哪里走?我是新来的。”

那男子打量他一会儿,看他所穿衣物,又是个十六七岁少年,略微一闭眼,嘴角轻扬,又笑了笑,便道:“从这儿,往前直走,沿着街道再走一百米左右,往右转个弯,遇到后再往右转个弯,不久就到了。”

“多谢,多谢”田余风恭敬道。

“恩。”那弟子点点头:“师弟你快去吧,我还有些事情。”

“师兄慢走。”

说完,两人各奔东西。那弟子细皮嫩肉,眉宇间淡淡抹了一层粉,只见转眼间,他将头发上的发带一解,顷刻便成了一动人女子,轻声笑了笑,身形一闪,她便往田余风来的方向去了。

田余风摸东摸西,沿着街道往前走,忽见一个弯口,记得那师兄的话,便向右转了过去。再走不久,往前望去,便是一个门牌写着‘五十一’的院落,暗想这万流宗的住宿院落男女都一样,忽听得不远处传来狗吠之声,便确信无疑这是男子住宿处,心道哪里有女子养狗的?

左右各有一条路,看起来差不多,记得那师兄说右边,便欣然朝右边走。三十二号院落,一个女子身影推门闪了进去。

“晓晓姐,你回来了?”院落一个红衣少女喊道。

“怎么了?”那叫做昆晓晓的女子答道,嘴角勾出一股笑意。

“唉,看你笑的这么开心,千灵姐还在哭呢。”沈妙君有些无奈道。

“千灵回来了,为什么一回来就哭呢?难道有人欺负她?”她问道,抬眼望去,宫千灵眼角微含泪,坐在院落树下发呆,似乎有说不出的怨恨和委屈,白色布鞋边有一把剑,院落树下铺满了落叶,显然她刚才发泄了一通。

“这个怎么说呢?”沈妙君低眼看看宫千灵,附在昆晓晓耳边絮叨几句。

“什么?”昆晓晓大叫起来,怒道:“那个人是谁?看我不剁了他。”

“小声一点,此事不可声张”。沈妙君低声道。虽然她年纪比昆晓晓小,但是个谨慎之人,行事颇为周道,而昆晓晓却是个大大咧咧的脾气,遇事比较毛糙,同时也是古灵精怪,比较喜欢捉弄别人。

“我也不知道。”她又瞧了一眼宫千灵,道:“只是我回来时撞见了他,大概相貌也记得清楚,声音也听过。”

“明天我俩去寻,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不要,此时千万不可声张,不然你让千灵姐怎么做人?”万流宗向来注重弟子的品行修养,而在这东大陆,女子也十分注重贞洁德操,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来,不仅田余风会被逐出宗门,受到重罚,宫千灵也将没有面目见人。

正在两人商讨之时,突然起了敲门声,传来声音:“请开开门,我是新弟子,也住三十二号院落。”

“是他!”沈妙君和昆晓晓一同惊道,两人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他是谁?”昆晓晓问道。

“就,就是那个淫贼啊。”沈妙君小声道。宫千灵听了,立马站了起来,‘蹭’的拿起脚边的剑,寒光闪闪,院落顿时凉气嗖嗖。“千灵姐别冲动,他应该也是万流宗弟子。”沈妙君急忙握住她的手臂,看宫千灵的眼睛,似乎要杀了这人。

“小君,你们先回房去,我来擒住他。”昆晓晓道。宫千灵执意不肯,想要拿剑直接砍了那门外之人。

田余风学乖了,不敢贸然进去,只在外面等着,等了好一会儿,没人开门也没人应答。

“千灵,你先进去。”昆晓晓说:“待我擒住他你再处置他好了,你砍了他,宗门怪罪下来可不得了。”“是啊,千灵姐,听我们的话吧。”宫千灵嘴里嗫嚅,但没说出一句话,却被沈妙君推入了房间中,掩住了门。

“门没锁,自己推门进来吧。”昆晓晓躲在角落处,故意放粗声音喊道。

听到声音,田余风感到有些熟悉,但也没多想,只道是自己初来,谁也没见过吗,哪儿来的熟悉声音,听错了罢,而且说话之人又是男子粗犷之声,便不再怀疑。

于是推门而入。

入眼而来的景况,如此熟悉,见到一间屋子亮着灯,以为回答之人在里面等,直接走了过去。

未及半路,只听得‘呼’的一声,一根木棍从侧面当头砸下,事起突然,田余风没有招架,刚刚想举起手挡住,但脑袋已昏了过去,木棍掉在了地上。原来那木棍只是一个障眼法,昆晓晓在其下面垫了块石头,又拉了一根线,当田余风进来时走到设定位置时,一拉线,木棍掉下,虽然知道砸不到也没什么效果,但对方一双眼睛全在木棍上,昆晓晓跳将出来,朝着他的头上就是一闷棍,将他直接打昏了过去。“哼,原来就是你这家伙,好歹你是逃不过的,竟然做了坏事碰到了我,罪有应得。”原来这昆晓晓便是那为田余风指路的‘师兄’,他故意戏耍田余风去女弟子住宿处,可惜田余风运气实在太差,刚刚逃了出来又被忽悠的转了回来。

“起来。”田余风躺在地上,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喊他,缓缓睁开眼睛,望去。“师兄?我为什么在这儿呢?”

此时昆晓晓怒气冲冲地瞪着他,厉声道:“淫贼,起来。”她一脚踢在田余风肋间,田余风吃痛,跳将起来。再一看去,还有两人,那渡湖的美貌女子,面如冰霜。“是你!”田余风惊叫道,有些欣喜。转头又看见一红衣女子,表情怪怪的看着他,心头不禁大惊,又看了看这屋子,不就是刚才来过的吗?心里暗暗叫苦,听得那昆晓晓又叫淫贼,便也明白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田余风神色惭愧,低声道。

“不是有意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有意的?我们千灵是万流宗有名的美女,你说你不是有意的,哼哼,谁会信你?”

“可我才来这里,怎么会有意闯到这里来,况且我连她。”他瞧了一眼宫千灵,却得了个冷眼,又道:“我连她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怎么会是有意的呢?而且,师兄,不,师姐,我向你问路,你为什么又把我往这里引呢?”说到此处,他的羞愧便少了些。

“这就叫天意,你个淫贼,偷看女儿家洗澡,偏偏碰到了我将你引到这里来,这叫什么,这叫报应。”昆晓晓冷笑道。她又转向宫千灵,道:“千灵,你说说该怎么办?”田余风看到她一脸寒意,心中叫苦不已,自己第一天来就被扣上这么个帽子,不知道以后怎么见人,只盼着这件事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放了他。”宫千灵瞪了瞪田余风,道,她也认出了田余风便是那岸边盯着她看的少年,心里也明白他确实是初来乍到。

“什么,放了他?这种人怎么能够放了他呢?”昆晓晓急道。

“晓晓姐。”沈妙君唤她过来,低声道:“这件事情不能宣扬出去,不然的话,对谁都不好,为今之计,只能够我们四人知道。”昆晓晓点点头。

“你快点走吧。”宫千灵对田余风冷道。

“不行,怎么得让他收些皮肉之苦才行。”昆晓晓拾起靠在椅子上的木棍,对着田余风的臂膀打去,她本指望她能躲,试试这小子本领如何,哪知道一棍下去打了个结结实实。“你怎么不躲?”昆晓晓冷道。而沈妙君却面露不忍之色,宫千灵仍然是一副冷淡模样。

“犯错在先,不敢躲。”田余风咬着牙,声音平淡道。昆晓晓见他面色凛然,也不再下手,将棍子直接扔在地上,坐着生闷气。“你快点走吧,你一个男子,这么晚了在这儿成何体统。”沈妙君好言相劝。

“我马上就走,不过我有一句话说。”“你?”昆晓晓气又上来了。

“让他说。”冷冷的声音传来。

“千灵小姐,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谁也不会说的。既然我看到了你的身子,我想,我应该对你负责,而且,我喜欢你,从在岸边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了。”说完,冲了出去。“这混小子。”昆晓晓不知说什么,骂道。三人看着他往院落外跑了。

也不知为何,田余风感到心里一阵憋屈,竟不知所云的将话说了出来。也许是真情流露,他从第一眼看到宫千灵,心里十分爱慕,虽然不敢说出来,当时心里便道:如果能够与这个女子长伴,也不枉再世为人了。心里说不出是黯然还是喜悦,冲入夜色之中,便不见了踪影。

在街边坐了一小会儿,田余风收拾起那紧张又活跃的心,他顾不了在场三人的感受,觉得昆晓晓让自己的尊严受损,情绪也一下失去了控制,他也后悔刚才说出那些胡话,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虽然他想到宫千灵惊为天人的样貌,脑袋里也时刻浮现起那美妙的身躯,但终究不懂得该怎么办,刚才情急,将什么话一股脑说了出来,现在想起来不禁感觉失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她。第一次,他在世界上为除了母亲外的另一个女人感到心痛,同时,那番话说出,又感觉心里的堵塞一下子畅通,本来混混沌沌的神志也清醒了许多。

最终,一位男弟子终于带他到了目的地。‘三十二号’院落。

这时,天空中的月亮渐渐出来了,刚才也许是被乌云遮住了罢。田余风站在院落外,转了转方向,让月光铺洒在自己的脸上,心里不知道想什么,感到一阵迷茫,比当初在深渊下面时的迷茫更让人无助,尚显稚嫩的脸上不知不觉挂上了泪珠,他也不知道为何想哭,想哭了就哭吧。站定一会儿,擦了擦眼泪,看看自己的衣服,又无奈的笑了笑,推开了未锁紧的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