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贺兰风云图

更新时间:2019-09-28 05:28:51

贺兰风云图 已完结

贺兰风云图

来源:落初 作者:武中 分类:武侠 主角:古钺聪槐 人气:

《贺兰风云图》作者:武中,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古钺聪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弘扬传统武侠,历时五载,增删四次!儿时隐世而居的古钺聪父母被离奇掳杀,为寻母复仇,入魔教、会群豪、夺盟主、押皇贡、一武林、平天下。古钺聪为何能安身嗜血教,色耶?智耶?为何能得当今圣上重用?名耶?缘耶?断袖之癖的欧阳艳绝与他究竟有何渊源?武林盟主高进伦背后藏着什么秘密?到底谁能夺得拜月贡,扫荡江湖?古钺聪能否救回欧阳龙儿?当他得知害死父母的真凶时,果真能一血深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脚步声越来越近,但终不见有人追来,欧阳静珊道:“莫非这密道另有岔道,他们走错了路?”古翼尘道:“密道之中,脚步声从数里之外传来,也不足为奇。”说罢站起身来,接道:“敌人一刻不来,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

欧阳静珊伸出手道:“你拉我起来。”

两人起身,又去敲摸石壁。

谁知刚敲第二下,古翼尘忽然猛地一怔。欧阳静珊忙问:“怎么了?”古翼尘道:“你看,有烟,有烟从墙那边过来。”只见一束阳光之下,果然有一丝白烟从石壁中渗出来。古翼尘道:“这壁墙后一定有路。”两人绝处逢生,大喜过望,忙开始一寸寸找机关。

古翼尘道:“须得怎生想个法子拖住敌人。”

欧阳静珊微一沉吟,说道:“有了,我们能听见数里之外的脚步声,他们也一定能听到我们的喊话。”

古翼尘道:“他们听到我们说话,知我们还在密道之中,只怕更快追来。”

欧阳静珊道:“那就要看这话怎么说了。”当下清了清嗓,喊道:“后面来者何人?”粗豪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不一时,果然听得柳少颖的声音:“在下柳少颖,奉教主之命前来请古大侠回去,教主说了,只要古大侠肯回神教,今晚之事,可以概不追究。”

欧阳静珊道:“老夫凭什么信你?”

柳少颖道:“教主说了,阁下信最好,要是不信,我等只好群起攻之,先杀了阁下,再抢回古大侠。”

欧阳静珊哈哈一笑,说道:“柳少颖,你给我听好了,在这密道之中,只要让我看到你,或是看到嗜血教的狗奴才一眼,我立马杀了古兄弟。”

柳少颖道:“古大侠是你的朋友,你不会杀他。”

欧阳静珊道:“不错,我不会杀他,但我可以砍掉他一只手,或是在他脸上画两只乌龟,古兄弟已知欧阳老怪的图谋,他一定求之不得。”

此言一出,柳少颖果然不敢再答话,脚步声也戛然而止。古翼尘喜道:“珊儿,真有你的。”凝力向足下石壁推去,这一推之下,两人均大喜。只见下方石壁满是青苔,滑不留手,岩石却能轻轻晃动。古翼尘掌上运力,猛向石壁推出,摇晃之感更甚,凉风亦顺着石缝透入石壁,又进来了几丝白烟。

古翼尘道:“你接着和他周旋,这扇门太重,还要一会功夫。”

欧阳静珊点点头,朗声道:“柳少颖,老夫看你这人还不错,现在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柳少颖道:“阁下请讲。”

古翼尘沉声道:“他们还在悄悄逼近。”

欧阳静珊道:“看我怎么唬住他不敢想前半步。”说道:“”扬声道:“你知不知道,南宫先生左丘为何会落入贵教手中?”

柳少颖不答,反问道:“阁下莫非知道?”

欧阳静珊道:“三日之前,欧阳教主经由十里铺率教众回教之时,在三仙酒楼打尖吃饭,谁知有个不知好歹的醉汉嘴里叽里咕噜,辱骂贵教一进酒楼,就搅得妖气熏天,玷污了他杯中美酒。教主何等身份,自不屑与这醉汉逞口舌之快,却是大护法苏含笑难忍这口气,上前去料理那醉汉,谁知那厮武功竟十分了得,几招下来,才知他是朱雀宫的人。”

柳少颖道:“那日在三仙楼,在下并没见到其他客人,此事阁下怎会知道?”言语中颇是惊讶。

欧阳静珊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只问你,最后是谁抓住南宫先生的?”

柳少颖道:“自然是大护法。”

欧阳静珊哈哈一声长笑,说道:“真是天大的笑话,朱雀宫号称天下第一雅帮,苏含笑是什么东西,凭他就能擒得朱雀宫第二宫主?再则说来,朱雀宫的人个个龙血凤髓,非富即贵,为何偏偏不叫第一富帮?第一贵帮,而有天下第一雅帮的美誉?只因朱雀宫的人向来高情远致,除了武功,只爱琴棋书画,从来不会做惹是生非的事。柳护法,你说这样一个帮派,怎会无缘无故辱骂贵教教主。”

脚步声果然慢了下来,柳少颖说道:“你是说,南宫先生左丘是有意被神教拿住,他是想混入神教?”

欧阳静珊道:“不错,南宫先生混入贵教,是为了救一个人。”

柳少颖惊道:“救人,谁?”

欧阳静珊道:“柳护法若想知道,那就不要再往前走了。”

密道中脚步声果然停了下来,欧阳静珊这才道:“前些日子,教主不是请来一位贵客么?”

柳少颖更是大惊,问道:“你说八王爷的次子孙公子,你怎么会知道此人?”

欧阳静珊道:“正是有塞外小王爷之称的孙尚商。”

过了片刻,柳少颖才道:“阁下好会开玩笑,孙公子并非江湖中人,南宫先生凭什么要冒此大险救他?”

欧阳静珊道:“你也知道,这个孙尚商虽无心仕途,却极善经商之道,连当今皇帝从几年前开始也要拿他的银子花差,他和朱雀宫的人有来往,又何足为奇?”

柳少颖道:“你是说,朱雀宫的靠山就是他?”

欧阳静珊道:“就算不叫靠山,也必有渊源。”

柳少颖道:“我明白了,南宫先生入教是为了救孙公子,阁下与朱雀宫的人入教,却是为了救南宫先生?”

欧阳静珊道:“不错,欧阳教主神机妙算,他显是早就料到南宫先生此来目的,所以并没有将他和孙公子关在一起,南宫先生不仅无从下手,甚至自己也下落不明。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朱雀宫的人只好花钱请老夫带他们入教救人。”顿了一顿,又道:“这都不重要,柳护法,天下第一雅帮的二宫主被区区苏含笑擒获,数日之间接连有人混入戒备森严的神教当中,你不觉着太蹊跷了么?”

柳少颖道:“阁下到底想说什么?”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混响,古翼尘已将石壁豁出拳头大的空隙。古翼尘猛向石壁暴推,但听石底发出草木藤根断裂之声,石壁又向一侧偏移半寸,两人大喜,四手齐力猛推,石壁已被推开小半,古翼尘将缠绕壁口的藤蔓灌木尽数扯去,直至足可通人。

两人小心翼翼钻过去,只见前方仍是密道,一片漆黑,深不见尾。欧阳静珊扬声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是苏含笑有意拿下南宫先生,帮他混入神教,后来又故意开放神教大门,让老夫和朱雀宫的人进来救人。要不是你发现房梁上倒挂的人影,说不定我们已经救出南宫先生,出教去也。”

柳少颖大声道:“大护法对神教忠心耿耿,他绝不会背叛教主,绝不会……”

欧阳静珊道:“苏含笑这种奸诈诡谲,贪心不足之徒,他下令让你追赶我们,却有意把我们放走,不过是想将此事推卸在你身上,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柳少颖显是吃惊过甚,一时也理不清当中过节,许久未答话。

古翼尘和欧阳静珊迈步走入密道深处,古翼尘问道:“珊儿,你方才说的话,到底那一句是真的,那一句是假的?”

欧阳静珊道:“除了一件,都是真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