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狂诗叹江湖

更新时间:2020-01-13 07:00:43

狂诗叹江湖 已完结

狂诗叹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王艺洵 分类:武侠 主角:柳永老汉 人气:

主角是柳永老汉的小说《狂诗叹江湖》此文是王艺洵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北宋仁宗年间,本是难得的安宁时代,但是偏偏江湖当中暗流涌动,身为当朝著作郎府上客卿的少年查尽,竟意外得知了自己父亲的死亡原因,为查明真相,便历经磨难终于找到一个江湖侠盗学习武功,但是厄运接二连三到来,虽然得到了友情爱情,却也同时随时面临着将他们拖累的危险境地,而无巧不成书般,竟将他逐渐拉近了真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烟稀少是山村,怡然自得无人问。

清晨时分,在洛阳城外一小草棚中,查尽换上一身黑色夜行衣,在外再披上一身青色长褂,将蒙面的黑布和头巾揣于怀中,一切准备妥当,便在桌上碗中拿了几个烤好的地瓜,便出门了,刚一迈出家门,只听身后梅落花说道:“臭小子,又有买卖上门?”

查尽嘴里叼着个地瓜,回头看看身后的梅落花,说道:“你又不去,跟来做甚?”

梅落花摇头苦笑:“你这小子,叫你劫点钱财给穷苦人家,却尽找那些奇珍异宝下手,还过几日便还回去,此举岂不儿戏一般?”

查尽笑道:“这你由得我?”

梅落花摇头叹道,忽地丢出一把剑来给到,查尽手中,说道:“这剑你拿着,听闻此次那贾老翁召集江湖好手,定要拿你,以防万一,还是拿着兵器防身,切莫鲁莽行事。”

要想这梅落花平日教他武功甚是严苛,为人又豪爽豁达,但不想一年有余,与查尽也颇有情义,虽不齿做这等偷窃玩闹的把戏,却心中不免担忧,将自己那平时也不使用的长剑借予查尽,查尽也见过梅落花这把长剑,平时就摆与屋中,剑鞘通体由梨花木制成,古朴典雅,剑柄则纹有烟雨楼阁,好不典雅,上刻“浦云”二字,想来便是此剑之名,照此看来,此剑好似也不是普通剑,也有些年头了,查尽不由问道:“我说,这把剑好似绝非凡品啊?”

梅落花哼了一声说道:“必然,这是我派开山祖师所佩,门派覆灭,我便也携了这长剑离去。”

闻言这算是落霞派开山祖师所佩,也算的镇派之宝,查尽握于手中不免惊叹,问道:“那你竟借给我?”

梅落花说道:“反正留着也无用,一把长剑而已,再者门派已不见在,这也只是凭空留个念想的玩意儿,既然是剑,那就得物尽其用,你先拿去用着,回时记得还我便是。”

查尽手抚长剑,不用心生悸动,忙点头应允,随后将长剑背在身后,说道:“那我去了。”

梅落花点了点头,也不多言,虽然担心,但毕竟说了不去,便不会随行,只道是心里求得老天保佑这小子。

查尽骑上黑马,马还是那匹莫思祁买来之马,一直留在梅花村饲养,若出远门,查尽变回骑上,如今他也不是那对骑术一窍不通的无用少年,现在他纵马驰骋,好不潇洒,于是,一夹马腹,高喝一声:“驾!”便纵马离去。

身后梅落花不禁感叹:“真不想,这小子习武天赋如此之高,短短一年有余,便将我所有武功全部学去,今后要再精进,便是要靠你自身反复修习日积月累了,我这也算是完成了我的诺言,那剑便当是我送你的礼物了,我也好身无一物,周游天下一番了,后会有期了,臭小子!”说罢便骑上一匹棕色大马,绝尘而去。

而那查尽,顾自进了城,这洛阳也算是大城,又毗邻东京,也是雕栏玉砌,好不气派,正当他骑马走了些许时辰,已是晌午,便随意找了一家酒家坐下,要得小菜两个美酒一壶便也知足,正当他仔细思索晚上如何行动之时,忽地听闻门外车马声动,转而进来几个彪形大汉,皆是兽皮裹身,手握长刀,一进门,酒家小二就有些慌神,忙上前问道:“几位好汉这是?”

其中一人说道:“要两间客房,好酒好肉上来!”说罢,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店小二心知这是群有钱的外邦生意人,便接过银子,忙赔笑道:“好嘞,几位里面请,上酒上肉!”

查尽也不知这些是何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自顾自吃起来,只听得旁边一桌俩男子轻声交谈:“你不知道,最近辽人好像又与大宋要开战了。”

另一人说道:“自打庆历增币以后,不是双方早已休战了吗?”

那人说道:“那帮辽人就是群填补饱肚子的狼崽子,看咱大宋地大物博,怎会因加那点钱财就当真消停?”

另一人也点头道:“哎,皇上虽是个仁君,却也过于懦弱,白白被那外邦欺辱。”

“可不是。”还有那人也叹道,“但前几年对西夏屡战屡败,估计也是挫了皇上锐气,不过如今战事要再起,那恐怕百姓都要遭殃,不管了,继续吃。”说罢,二人便继续吃了起来。

查尽虽不是官员,但常年跟随柳永混迹官场,也知道皇上仁德,大部分官员也奉公守法,但怎奈战事屡败,只叹朝中无大将而已,想到这儿不由想到:“这与我又有何干,大不了等我查明爹娘之死真相,再入那军中,若真要打起仗来,我也好出一份力。”想到这儿便也没再多想,便又自顾吃喝起来。

夜色已深,月入云层,查尽身着夜行衣,来到贾府,蒙上面部只留双眼,选一处僻静的高墙一跃而起,向里一看,好生了得,院中门庭,足有二十余人,各个服装不同,手持兵器仗节,一眼过去便知绝非善类,看似这贾老翁当真下足本钱,竟找来如此之多的江湖好手,查尽不由也有些为难,心道:“若是一般门院护卫,我也不怕,但此番如此众多江湖高手在此,我且不知夜明珠在何处,却还要避开他们一处处寻得,那更当真不是容易之事。”

查尽为人聪颖却又不莽撞,但此番他也明了量力而行的道理,他便不似那梅落花,纵使龙潭虎穴也要一闯的勇气他当真没有,他还指望留得姓名可以查明真相,不由准备就此罢手,想到此处,便纵身跃下高墙,准备离去,但当一落地,便听身后有人说话:“兄弟轻功好生了得,一跃便能至房顶,轻轻一点便翩然下落而不出声响。”

这一惊倒是让查尽出了一身冷汗,回头看去,见一身着同他相似青衫之人站立,正是那司马焯,不由心道不好,但又奇怪,便问道:“你既然在我身后,为何不出手直接拿了我?”

司马焯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背后偷袭乃非君子所为,我见兄台武功也似了得,若就此背后偷袭,不免太过不义。”

查尽哑然一笑,说道:“那你就有把握拿得住我?”

司马焯说道:“若拿不住,也只怪不才学艺不精而已。”

查尽心道这却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还是莫要与他纠缠,万一引起声响,岂不把院里人都引了出来,到时候真是插翅难飞了,但脸上却未明神色,忽地纵身一跃,使一招孤鹜纵,好似一离弦之箭,斜着向上便飞了出去,而那司马焯见他要跑,便忽地也腾空跃起,一把抓住了查尽的脚踝,将他拉下,查尽见状不由暗地惊恐:“自己这孤鹜纵虽不及梅落花,但穿梭人群中,好似长天孤鹜,万不得一招被人赶上。”随即落地转身,一脚踏出,回身便是一掌,只听得好似鸾凤和鸣之声破空而去,便是那鸣鸾掌,司马焯见其掌来,不由一愣,却也立马迎上便对了一掌,双掌交叠,查尽顿时只觉对方掌里强中带柔,好似青天碧空,包罗万象,自己掌力不及,被震退了几步,心道:“这回可真栽了,这家伙什么人?竟如此厉害,虽不及梅落花,但好似也差不许多。”

而听那司马焯忽然问道:“孤鹜纵、鸣鸾掌,你是落霞派的门人?”

查尽一听此话,不觉心道:“这人居然将我的武功套路都一一看清,我应允过梅落花,便不能称是落霞派门人。”想到此处便矢口否认,“不知你说什么。”

“若非门人,想必也是落霞派门人传授。”司马焯说道,“你师父是谁?”

“我没有师父。”这话倒也不假,想那时是梅落花自己不让查尽认他做师父的,不过此话说出那司马焯倒是有些愤怒:“本道是落霞派的门人后生,当年师父联手星垂、幽笙联手剿灭落霞,虽我觉不妥却无力阻止,今日得见还想若当真是残余门人便放你一马,如此看来,你这厮不知从何偷学落霞武学,你这贼子不仅盗宝,更是偷学武艺,当真该诛。”说到这儿便抽出了自己背后的青鞘长剑。

查尽不想这一否认反而引起他的杀意,不由一惊,听他言语,既联手星垂、幽笙,那便是白帝城门人,这五个门派武学本是同宗,他修炼更久,自然强于自己,见他出剑,查尽也慌忙拔出自己身后的长剑。

见到此剑,司马焯又是一惊,说道:“想不到你这贼子,竟然连浦云剑都落入你手。”

听闻此话查尽实感冤枉,但见司马焯抬手便刺,不由分说便举剑格挡,又见司马焯晃动身姿,步履诡异,已然反手一剑甩向查尽,查尽不由惊叹,这剑路真是奇特,他自己的星驰剑意在快捷,而也见识过迷蝶谷那绵延不断地剑法,但此刻的这白帝城的剑法又是另一种路数,好似一醉汉舞剑,身法诡异不定,出剑刁钻快捷,自己纵使再快,也只有不停闪避格挡的份,见那人步步紧逼,自己便知命将不保,想到此处心中便是一横,若再不还手,岂不坐以待毙,想到此处,也不顾来剑迅猛,便使出一招直刺,出剑速度较司马焯的来剑更为迅捷,司马焯见势不妙,忙撤手闪避,查尽看一招得手,便连续出剑,一招快过一招,反将司马焯逼退,司马焯不由暗叹,他居然连星驰剑也学会,看他架势与运功,确全是出自落霞派的武学,莫不是他真是落霞派的残余,只怕再引来杀身之祸才闭口否认?想到此处便趁查尽又一剑被他躲过,转身再使出一掌,直接打到查尽手上,浦云剑也随即脱手,查尽不由一惊,心道看来今日在劫难逃了,爹娘,恕孩儿不孝了。

但是正当他合上双眼准备受死之际,却听闻当啷一声,便睁开眼睛,只见那司马焯将剑回鞘,而拾起了他那把浦云剑,查尽不由惊叹:“你要杀便杀,不要动我的剑。”

听他这话,好似把此剑看得比生命还重,殊不知查尽只是觉得司马焯是想夺了他的剑再羞辱他一番而气恼,司马焯想到这儿,便将剑平举胸前,双手恭敬奉上,说道:“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教你武功的,我便可饶你性命。”

查尽不明司马焯这么刨根问底的缘由,但是现在难得又有保命机会,想了想便说:“我只能说得教我武功之人确是落霞派弟子,但他不愿再扯入江湖纷争之中,故而教我武功时特意交代,决不能说出他的名讳。”

司马焯闻言,看查尽目光坚定,不似说谎,便叹道:“你是盗贼,本我路过洛阳,听闻那贾老翁正召集江湖义士捉你,本想着助他一臂之力,但后也听说你的义举,以及这奇特的盗窃方式,便想你定也是个侠义之士,故而一直在外守候,若你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想我只要高喊几声,你便也无出可逃,若你当真是个豪杰之士,此番放你而去,也并非不义。”

查尽不由一愣,想到:“这家伙还当真是个正直而又不固执的家伙,这倒与那梅落花有的一拼,何不试试与他交个朋友。”想到这儿,便接过长剑说道:“这位兄台武功远胜于在下,在下输得心服口服,只是此番你当真可拿我要赏,真就此放我?”

只听那司马焯说道:“钱财只管够用就是,多而无意,再者在下也对当年剿灭落霞派一事心存懊悔,如今能帮落霞派将武学传承,也不失为了却心结,只望兄台可以不要再行盗,你虽劫富济贫,但此举亦是不对,还望莫要再行此事。”

查尽听到这儿,忽然想到:“那说起来,那梅落花只教我武功和盗窃,那不然我靠什么为生?”想到这儿便问道:“在下初入江湖,说实话,也只会这点本事,实在不知,靠这身武艺,还有何糊口只用?”

司马焯想了想后说道:“你也可以救济百姓,或者做哪个贵人庄上门客,亦或是做护卫、保镖之类,皆能赚钱糊口,兄台此言有趣,你当真初入这江湖?”

查尽一听,便有些不好意思说道:“确实如此,让兄台见笑了。”其实查尽心想,做个护卫保镖,当他人走狗,其实还不如做个侠盗来得痛快,但是自己这身功夫,可能江湖上能将其大卸八块的大有人在,一直如此确实也不是回事,忽而感觉有茫然起来,互听周围人声吵杂,便是那些江湖人士听到打斗声闻声赶来,只听司马焯说道:“那些人来了,你还是趁早走得便是,记住切莫再行偷盗之事。”

而查尽却双眼一转,心想这人好生啰嗦,但是先应下来便是,便对司马焯说道:“那多谢兄台就此放过,我会在逢迎客栈住上几日,你若不急着离去,便来找我喝酒啊,咱们后会有期。”说罢,见司马焯也拱手回礼,便一个孤鹜纵跃上房顶,向远处飞去了。

此时众人方至,那阮明问道:“哎!司马焯,那贼人呢?”

司马焯默然说道:“那厮轻功太过厉害,被他逃了。”

“往哪儿逃了?我们好追啊!”其他人问道。

司马焯心生鄙夷,却又不露声色,说道:“早已无踪,何处去寻?”

众人闻言,好不失落,也听得阮明挖苦道:“还当是白帝城此代最厉害的弟子有多大能耐,一个飞贼也拿不了。”

而那贾老翁也紧跟了出来,听闻那小盗无尽已然逃跑,便知他定是怕了众人,便笑道:“虽然让那贼人跑了,但是想必也无颜再来行窃,老朽谢过各位义士。”说罢鞠躬施礼,只听那雪山秃熊不耐烦地说道:“那你答应的钱呢?”

贾老翁一听,忙笑道:“自然,千两白银已然备好,各位随我进府去取。”众人闻言,无不笑着随贾老翁进去。

而那司马焯则淡然一笑,也没随贾老翁进去,便转身离去了。

而那些人虽然可惜没抓到小盗无尽而得那千两黄金,但是没有出力便能分得千两白银,便也是欣喜,一进门,便见白花花的银子放在桌上,便前扑去抢,而那贾老翁则是在后笑着说道:“莫急莫急,都有都有。”心中却耻笑这帮莽夫,还不都是见钱眼开的主。

正在此时,忽闻家丁慌似进门,说道:“不好啦,老爷,那夜明珠不见了!”

贾老翁顿时一惊,忙问道:“怎地不见了?那小盗无尽不是跑了吗?”

那家丁慌张说道:“小的也不知,只发现房中看守夜明珠的两个仆人都倒地身亡,夜明珠也不见了。”

“啊?”贾老翁惊慌失措,带着众人忙跑到屋中去看,只见内屋中,两个家丁打扮的人倒在地上,脖颈出鲜血直流已然死了,而那盒子中的夜明珠也不翼而飞,正当他惊恐之余,忽闻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大意失荆州啊,老头。”

转头看去,却是一个蒙面之人,手中抛弄着那颗紫光悠悠的夜明珠,顿时急道:“你是何人?”

那人将夜明珠往怀中一揣,说道:“小盗无尽!”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骇,想是这小盗无尽竟然杀个回马枪,叫人猝不及防,而此时,那阮明则一跃而出,笑道:“哈哈,天助我也,今日你去而复返,便叫你有来无回!”说罢便举刀上前,但刚一上前只觉一道寒光从脖子前划过,便双眼一番,倒了下去,众人见那人转眼间便杀了阮明,不由大惊,纷纷举着武器扑了上去,一时间,只听哀嚎满院,血溅门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