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科学修真时代

更新时间:2019-10-06 08:32:50

科学修真时代 连载中

科学修真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朱血莲 分类:仙侠 主角:太木仓文明 人气:

《科学修真时代》是朱血莲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科学修真时代》精彩章节节选:跨过神魔争锋的太古年代,巫妖争霸的远古年代,绝地天通人族崛起的上古年代,唐宋元明清的近古年代,时光流转到全世界人民都可以修真成仙的现代。万物皆可成圣成仙的璀璨时代之下,墨荒以坚不可摧的节操和深不可测的下限奋斗着。终有一日,世界歌颂着他【踏平天地无敌手,牛到不行的无下限大魔王】之名。墨荒:这个称号太长了,简称为平天大圣牛魔王吧QQ群:559013163【科学修真研讨室】!申请请输入本书名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立道冷着脸,昂首踏进学园都市警务处处长的办公室中。

警务处处长洪涛起身笑脸相迎,他虽然在青冥学院都市这个系统中也算是一方巨头,但对王立道此人,他却不敢随意摆谱,因为王立道是诸天学院的校长。

诸天学院,虽然只是青冥学院都市中排名第六的学院,连前五甲都不入,看似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巨头,但有一点必须看清的,那就是青冥学园都市中的这个诸天学院只是一个分校,在其他学院都市中还有同源同脉的诸天学院存在,这些分校集结起来,就是一个在炎黄国内举足轻重的庞大势力。

撇除诸天学院的势力不提,就说王立道此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进阶金丹期已经三十年的他,被誉为元婴期真君最有力的候补者,光凭这一身实力就足以在青冥学园都市中招摇显赫。

淡白色的宽袍高冠,体魄高大,一副不苟言笑的国字脸,看起来威严冷峻,却有着一双经历过许多风霜,涵养内敛的温润眸子,综合看来,仿佛从古典诗书中走出来的鸿儒君子一般,兼具儒雅和威严大气。

“洪处长,我此行前来,是想亲眼看一下那件事当时的场景记录。”

“那件事的话,不是已经真相大白了吗?贵校的学生烈豪年轻气盛,和林斐治产生矛盾后升起迁怒之心,半夜伏击,对无辜学生痛下毒手,那无辜学生奋起反抗,一番激烈战斗之后,无辜学生身负重伤,烈豪负伤逃遁,嘿嘿,前因后果皆明白,王校长不知道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

说起这件事,洪处长原本温和的笑容也带上三分冷意和戏谑,王立道神色不动,但洪处长话语中的不满他也听清楚了。

“事情前因后果还没完全清楚,岂能如此轻易的定Xing,我那烈豪徒儿虽然生Xing刚硬,但又岂是这般恶毒顽劣之人,说不定是别人百般挑衅所致。”这次诸天学院来的人不仅仅是校长一人,还有烈豪的导师,这个面目粗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吹胡子瞪眼珠,百般为自己徒儿辩解。

昨夜烈豪寻墨荒晦气,虽然是在一个颇为偏僻的地段堵住了墨荒,但学院都市学生极多,喜静喜动的都有,加上那段路周遭种植了许多樱花,眼下正好是樱花纷飞之节,便有三个喜欢夜赏樱花的学生正好遥遥目睹了烈豪狼狈逃窜的那一幕,而且极其恰巧的是,这三个学生所属的学院正好和诸天学院颇有恩怨,立刻就认出了烈豪,回去之后立马大肆宣传。

烈豪往日以刚硬作风横行学院,得罪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这么凄惨的狼狈而逃,当然激起诸般落井下石,加上诸天学院真传弟子之争就在眼前,更是有许多人上蹿下跳,一时间惹起诸般风浪,诸天学院的一校之长和导师亲自出马,也有让这事水落石出的打算。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看看当时发生的情况吧。”看到诸天学院的导师不死心,洪处长微带冷笑,也并不做二话,伸出手指在虚空连点,一副光屏凭空出现,而后将昨夜的监控画面便调了出来。

整个学院都市无时无刻都笼罩在一层法术结界之下,任何在学园都市中发生过的打斗事情,都会被法术结界之灵记录下来,昨夜之事自然并不例外,而要随意调取这些记录,唯一有权限者就是学园都市的警务处,这也是王立道找上门来的原因。

氤氲的光辉在办公室中扩散,周遭景物变幻,一瞬间,三人便身处在昨夜事发的樱花街道之中,而墨荒和烈豪就在不远处。

“烈豪大少爷,如果可以的话,你让开路,我们各回各家可好?”

“愚蠢的贱民,卑微的蝼蚁,我乃裂家大少爷,你以为得罪了我,就可以这么轻易的避开吗?”

话音一入耳,王立道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而烈豪的导师也面露愕然之色,在两人印象之中,烈豪行事作风虽然以刚硬著称,但在师长和友人面前也颇有修养,但眼下两人所见,却是一身嚣扬跋扈之气,一口一个蝼蚁,简直和印象之中判若两人。

三两句话一过,战斗便打开,墨荒的悍然抢先出手让王立道眼前一亮。

“好纯熟的基础战技,能将公共战技修炼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也算是个有毅力有智慧之辈。”

王立道身为一校之长,又身为金丹真人,对于修炼上的许多事情,看法都和时下学生颇有不同,在他看来学院的秘传战技固然有强横之处,但那些低价甚至免费在学院中流传的公共战技也有不可小窥之处,研习者众多,就算再弱小的战技,也是经过无数修炼者层层修订过的,比起不乏缺陷的学院秘传战技,学院公共战技虽然在威力上限上有所不如,但在招式技法上堪称无懈可击。

比方说寸碎步,这门基础战技虽然在轻灵提纵这四个方面皆无可称道之处,比起学院秘传的诸多轻功,可谓差天共地,但却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优点,那就是启动速度之快可谓冠绝天下,而眼下,墨荒可谓很好的把握了寸碎步的精髓所在了,而这一点也是王立道称赞的要点所在。

“岂有此理,区区寸碎步就反应不过来了吗?你的金乌十方步呢,用起来啊,论辗转腾挪之妙,区区寸碎步算什么吗?碎击这种只配用来给三岁小儿打根基的战技你也能让他近身,烈豪你的诸天转轮道白学了吗?一米开外便可以转轮之力将其攻击或卸或防,而后趁势一击便可定下战局。”

烈豪的导师看了之后顿时面红耳赤,为自家学生不争气的举止大声呼喊,恨不得能自己亲自下场,教徒弟怎么去打。

一瞬间的攻防,截至到烈豪以转轮轰压为结束,烈豪的导师才算是面色好看了一些,就算烈豪依旧轻敌,依旧藐视,这一击也算是展露了炼气期该有的水平,一招出,精气神聚合,与冥冥的先天之气契合,让这一招转轮轰压升华为足以开碑裂石的强猛一击。

面色好看了那么一瞬,烈豪的导师下一瞬脸色就青红交织起来,因为就算是看当时的记录场景,他也可以清晰感受到烈豪那暴虐的杀心,那一击转轮轰压直直朝着墨荒的心脏轰去,一旦轰实了,必然是当场毙命。

学院都市不禁学生之间战斗,甚至在明里暗里还颇有鼓励,毕竟玉不琢不成器,但凡是都有个度,这般暴虐的痛下杀手已是大大的犯禁,而这个时候烈豪的导师也隐约明白洪处长那不满的来由。

学院都市医疗技术先进发达,只要当场不死,事后紧急抢救总能救回来的,就算留有什么后遗症也好摆平,但若是当场毙命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学园都市Xing质特殊,一旦出了人命案子必然受到全国关注,乃至于受到媒体鞭挞,到那个时候如果压力过大,洪处长必然是第一责任人,所以也难怪他会不满。

王立道看到这一幕也是眼神一凛,神色不动,但身上衣袍却无风自动,显然心情不是太好。

其实在两人心中,都不认为墨荒还能有什么反抗能力,因为炼气期之力和筑基期之力,是宛如钢铁和豆腐之间的区别,是全方位的差异,根本无从比较,也无从抗衡。

但当那浓烈,却偏偏空灵祥和的杀气激荡而起时,当墨荒舞出宛如野兽般狂躁的肢体动作时,王立道神色一变,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原始之兽?”

“那么什么情况?”烈豪的导师不知道自己校长如此失态是为何,他只是目瞪口呆看着墨荒疯狂的爆发,以歇斯底里的凶横,反过来将烈豪彻底碾压在下风之中,战局惨烈程度在这一刻攀升到让人无法直视的程度,扭曲的肢体,飞溅的血肉,疯狂而狰狞的嘶吼,将原本宁静的樱花街道化作血腥的战场。

“居然是寸光连击!没想到这门号称指掌所及,无人永生的战技还有人会用!呵呵,这小子又是在哪里得到这门传承的呢,不过败在原始之兽手底下,又是被寸光连击轰败的,烈豪也算输的不冤了。”

烈豪导师回头一看,原本想询问些什么,但看到王立道的神色却怔住了,当上校长之后便以温和作风统治诸天学院的王立道,此刻神色冷然,眸子神光湛然,却有些恍惚,仿佛沉浸在久远岁月的回忆之中,衣袍猎猎,无风自动,语气虽淡,但却有一股铿锵有力的莫大气魄便直直压来,压的烈豪导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指掌所及,无人永生!这不是百年前横行天下,号称跨级挑战第一人的王杀神自创的虚空瞬杀的称号吗?”洪处长陪同两人回看场景记录,对于两人的种种神态他原本并不在意,但听见王立道说出这番说辞时,却陡然神色一动,便追问起来。

由不得洪处长不关心,当初创造出虚空瞬杀的那人可谓名满天下,纵然已经过了许多年,他的事迹依旧没有被淹没,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发酵,渐渐成为了一段颇为脍炙人口的传奇,而洪处长又恰好对这段传奇有所了解,便不由得询问起来。

察觉到自己心神的动荡,王立道收敛住了心神,负手而立,凝视着失力瘫软在地,近乎垂死的墨荒,仿佛透过他凝视着另外一番风景一般,眼神中有一抹说不出道不明的古怪神色!似怀念,又似怨恨。

纵然王立道此刻心思浮动,但多年拿捏的涵养依旧让人看不清他心头真实心思,淡淡的解释道:

“那王杀神在百年前和我诸天学院有过不少纠葛,所以我们学院中有一些关于他的独家秘闻,但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虚空瞬杀之名,是王杀神以练气之身咫尺之内击杀一名金丹真人后,世人所给予的赞称,后来那人将这门绝学推陈出新,推演为地榜绝学后便以此为名,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寸光连击才是这战技的最初真正名字,那人死后,这门战技就已经失传了,没想到今日方知那人还在青冥学院都市中留有传承。”

王立道谈起这段公案,语气倒很是淡然,甚至有一丝淡淡的不屑,因为那人纵然惊采绝艳创出这般绝学,但人却没有走在正道上,堕入邪道成为一名为金钱物欲所驱使的杀手,纵然凶名名满天下又如何,最后被人出卖,死的惨不忍睹,不过就算王立道对于那人的为人再怎么不屑,但也绝不会否认那人所创造的虚空瞬杀的强悍。

不过王立道的态度让人明确无误的感受到,他所在意的并不是墨荒使用的战技是百年前横行天下的大杀手的战技,而是在其他方面。

烈豪导师现在也彻底回过神来,想起王立道所说的话,陡然想起以前曾经在学院都市秘传资料中看到过的信息,忍不住说道:“原始之兽?难道王校长你说的是五十年前的那只兽?”

王立道凝视着墨荒,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五十年前那只来自于原始学院,横扫学院都市无人能敌,号称至凶恶兽的那头疯兽,荒兽凶杀就是其招牌杀招,自从那人死后,原始学院遭受了许多报复打压,这些年来逐渐没落,再也没有人能够领悟原始学院秘传的大荒祭舞中的最终杀招,倒没想到现在原始学院现在居然不声不响间,又孕育出一头雏生的凶兽,看来日后我们青冥学院都市又要迎来多事之秋了了。”

烈豪导师似对王立道的话有些不以为然,他并不觉得一个只有筑基期的小家伙能在卧虎藏龙,英才辈出的学园都市掀起什么风浪,但却碍于王立道的威信并没有说些什么,王立道轻轻摇了摇头,也并没有解释更多,只有从五十年前那个疯狂恶兽肆虐的时代走过来的人,才会知晓原始之兽这四个字背后代表的真正意义。

法术结界之灵的现场记录看完,王立道沉思了一会,而后淡淡的说道:

“前因后果我们已经明白了,确实是烈豪那孩子有错在先,这样吧,回去之后你责令烈豪公开道歉,并且立刻禁闭一月,算是对洪处长有个交代,至于墨荒的话,烈豪之前不是豪言要以双倍价格买下那块神魔遗泽之宝吗,既然他打碎了人家的宝物,那就让烈豪履行诺言吧,五阶法宝就不用他出了,四百万必须分毫不少。”

烈豪导师愕然,似乎想为自己的爱徒辩解些什么,但当王立道那满含威严的眸子扫过来时,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知道,烈豪的跋扈妄为表现让这个向来以正道之风为人生和治学理念的校长生气了。

四百万的处罚还不算什么,立刻紧闭一月才是最大的处罚,这代表真传弟子之争已经和烈豪没有什么关系了。

作为对烈豪灌注了许多心血的导师而言,心头很不是滋味,但对烈豪那种表现,他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开解的理由来,蠕动了一下嘴唇,最后也只是点头应下,只是眼神扫过墨荒的身影,不乏一抹迁怒的愤怒。

和洪处长做最后的寒暄,宽袖一拂,王立道转身准备离去,在离开之前他看到烈豪导师眼神的迁怒愤怒,温润眸子中闪过一抹古怪的神色,又对洪处长多说了一句:

“洪处长,麻烦你和墨荒那个孩子带一句话,他若是有种,日后想找回这个场子,我许他可随意行事。”

王立道和烈豪导师都渐行渐远,洪处长坐在办公室的办公椅上,摸着下巴,似在思量着什么,而那记录了那场打斗的幻境早就关闭了,但三人都不知道,被法术结界之灵记录下来的那场战斗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场景消失了。

神魔石板破碎后那回光返照的最后余辉,根本不曾出现在法术结界之灵的记录之中。

…………

从悠长的昏睡中苏醒过来,墨荒缓缓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清澈透明的水液,和透明的玻璃墙面,外界的灯光经过水液和玻璃的折射,在他眼前绽放出光彩迷离的光斑,想动一下,却发现自己四肢百骸都被针管刺穿,难以动弹。

肌肉纤维的运动,反馈而来火辣辣的痛苦,墨荒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但身体的痛苦却无法盖过心头升起的那抹喜悦。

我还活着!

确认了这个事实之后,墨荒甚至升起仰天狂啸的冲动,但那明显伤势未愈的身体却无法支持墨荒做此豪情之举,过不了多久,一阵阵脚步声靠近。

“大师兄你终于醒了。”

“大师兄你还好吧。”

“让开让开,我们要检查病人的病情。”

……

好几个原始学院的师弟师妹跑进来,一阵嘘寒问暖,顿时就是好一阵喧闹,医生训斥过后才算清静下来,墨荒被泡在一个满是水液的多边菱形水晶管中,医生门先是通过连接这个水晶管的显示仪器才做了一番检查,然后开始仔细研究墨荒的身体数据,而后对墨荒说道:

“墨荒同学,放心吧,你那天所受的伤并不重,加上你们原始学院的大荒祭舞强身健体效果极佳,你修炼有功,会很快恢复的。”

墨荒眨了眨眼,对于医生的说辞有些愕然,他那天受到什么伤害他最清楚不过,肢体残缺和五脏六腑都快要罢工的内伤就不说了,启用大荒祭舞的最终禁断杀招荒兽凶杀,又没有搏杀烈豪香噬来恢复生命本源,按理来说他的状况应该是医学史上最难搞的生命本源枯竭才对,怎么这个医生的说法好像自己只不过不小心摔了一跤,破了点皮一样轻松。

对于修者而言,把握自己身体情况只是本能之一,墨荒沉下心来自己做检测,却发现医生所言非虚,除了体内诸多不轻不重的内伤之外,竟并没有其他异样,而且似乎还……有所精进?

这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充沛道旺盛的生命力在身体的每一颗细胞中弥漫出来,宛如初生的嫩芽一般,洋溢着无尽的生机,念头一动,滚滚如长江一般的滂湃气血在体内运转起来,自发淬炼为真气,运转全身,让墨荒浑身上下的肌肉欢快的跃动起来,爆发Xing的力量感充斥身心的每一个角落。

墨荒甚至产生了一个直觉,那困扰他许久的筑基期七层壁障,已经开始松动了,不……是已经摇摇欲坠了,只要他再稍微用一点力,就可以昂首踏平这个壁障。

这是什么情况?墨荒有些茫然,难道导致自己垂死弥留的那些可怖伤势都是自己幻觉不成?

“好了,墨荒同学,回天晶棺的疗程还要持续十天左右,这段时间中你不能出来,但若是有心情的话,可以在晶棺内锻炼一下你们原始学院的大荒祭舞,可以加速药液吸收,这样会好的快一点,而且对修为也有很好的帮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