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穿越唐朝成皇妃

更新时间:2019-10-08 10:26:33

穿越唐朝成皇妃 已完结

穿越唐朝成皇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东方贝贝 分类:玄幻 主角:卫雪钱江 人气:

《穿越唐朝成皇妃》作者:东方贝贝,玄幻类型小说,主角:卫雪钱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女主回家遇见男友背叛,捉奸在床,冲出去被车撞穿越,遇见男主,上演了一出跨时空爱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钱江看样子钱费琦就预备下马车了,赶忙说道,“卫雪她不会骑马,我得和她共骑一匹。”“卫姐姐她不会骑马能够坐马车啊!”钱费琦不认为然的说道。“那如何行?她身驱还没根本复原,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坐在马车。”钱江说完就来到其中一个守卫耳边去耳语了几句。乐宾总感觉有点不正确,可是什么地点不正确,他又一时说不上来。钱费琦恨恨的望着卫雪,手中用力的绞着手绢,轻哼一声后用力的把车帘甩了下来。没一会儿功夫,守卫就牵了两匹马匹出来,“公子,早前张伯他领着几个人出门采购了,如今马厩里就剩这两匹马了。”“噢,好!”钱江应着把卫雪扶到其中一匹马背上,自己也跨了上去,“咱们走吧。”“啊?这……”乐宾愣然,这是在唱的哪一出嘛,就剩下一匹马,一辆马车,这可叫他怎么是好嘛,莫非自己骑马,让玉儿去坐车,可是玉儿都站在那里没动自己如何好意思开口叫她去坐车呢?让她骑马,他去坐车?开什么玩笑,马车里可有个钱江的表妹在里面好不好?孤男寡女的,那像什么模样啊?“如何了?”钱江见乐宾愣在那里不动,玉儿站在一边把头埋得低低的,装作迷惑的问道。“不是,钱江,这就剩一匹马你让我们如何办啊?”乐宾轻皱眉。“你和玉儿共骑啊。”钱江一副没事人的神色。“可是……”乐宾看了看身边低垂着头的玉儿,一时不晓得话要如何说。“可是什么,莫非你心虚?”钱江装作一副什么也不晓得的神色,直接戳中乐宾的要害。“不是心不心虚的问题,你根本能够让玉儿和卫雪共骑一匹的嘛。”“可是卫雪不会骑马,玉儿力道不足,万一卫雪不慎从立即掉下来如何办?”钱江强词夺理。天哪,今天钱江是如何了?乐宾有点无语。“好了,无论你了。”钱江说着看向车夫,“老刘,咱们启程吧!”“是!”车夫应着就把马车往前赶去,钱江自个儿也双腿稍用力,和卫雪骑着马走了。“喂!”不是吧,就留下这两人一马,他自个儿走了,开什么玩笑。“公子,你快去追他们吧,我看我还是不去了。”玉儿低垂着头,脸红到了耳朵根。“这如何行呢?”乐宾清楚玉儿和卫雪的感情,一咬牙,“要是玉儿你不在乎的话我们就共骑一匹马吧!”“嗯!”玉儿低垂着头,不敢仰头看乐宾。“那我扶你上马!”乐宾说着不当然的探出手来。刚走出去不远,卫雪便偷偷回看样子向后面,见两人也跟在了后面不远处,卫雪邪恶一笑,“钱大哥,他们跟上来了。”钱江听了回看样子了一眼,转而温柔一笑,“你肯定玉儿她爱好景吗?”“自然了。”卫雪成足在胸,抬了抬眼眸,“你没见过一看只剩一匹马时,玉儿羞得向来没好意思仰头么。”“呵呵,这个我还真没留意。”男人的确也没女人这么耐心,打量得当然也没这么的细致。“笨!”卫雪浅浅一笑,坐正了身子把小脑袋靠到了钱江怀中。玉儿因为第一次和乐宾靠得那么近的瓜葛,他的呼气和吸气声就在耳边,她心动的频率让她不管如何奋力也操纵不住,身子也僵硬得不行。乐宾也好不到哪里去,虽为大夫,然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子那么近的相隔那么久。真不晓得钱江那家伙在玩什么把戏,忽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同样。确定是卫雪那丫头怂恿的,忽然就说要骑马,她自己都不会骑马却忽然说要骑马,如何想都觉得事情不太对。自己今天也不晓得如何回事,如何就先扶玉儿上马了呢?自己也许先上马再拉玉儿上来的啊,结果搞得好不悻悻。卫雪想到玉儿和乐宾靠得这么近,犹如得逞就在面前,心情大好,不自觉的哼起歌来。钱江稍一懵,这曲还真特殊,这代表她内心的念头么?“真的么?”卫雪刚唱完,钱江便垂下头来专心的望着她。“什么?”卫雪没太清楚钱江的意思,迷惑的眨着大眼睛回过头来看向钱江问道。“你真的要想和我白头到老么?”钱江强压住心里的兴奋,问道。“呃……”她垂下眼眸,这不过歌词好不好?如今如何答复呢?“谢谢你!”他在她的额上淡淡一吻,把她的不知道怎么答复理解成了害羞,“我钱江向你保证,此生定不负你所托。”卫雪低垂着头回过身去,晕,误会大了,这下反驳毫无疑问是没事找事,不反驳的话就貌似就是一个许诺,并且貌似古人很重视这诺言的。等等,刚刚他似乎说他此生定不负所托,那意思是……卫雪不自觉的回过头去看钱江,却撞上了钱江一对深情的眼睛,卫雪惊得赶紧回过头来,脸也转眼通红。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自己刚刚没有听错,他给了她一生的许诺,可是为什么她愉快不起来呢?内心也堵得慌,忽然一个离其它场景闪入卫雪的脑海中!不不不,卫雪轻摇了摇头,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必然不会的。“如何了?”钱江看卫雪摇头晃脑的,关切的问道。“没事,似乎有一只小虫子在我耳边转!”卫雪一懵,赶紧说道。说完又安心的靠到了钱江的怀中,他的怀抱永远都能让她觉得踏实,安心!他听了没再说话,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快乐微笑。“刚刚那曲子如何我似乎向来没有听过呢?”乐宾如自言自语般。“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往常不曾听姐姐唱过,似乎那曲调和我们大周的乐曲也不大同样呢!”玉儿听了卫雪的歌也忘怀了自己的悻悻境际。“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师父说的一点也不错,她的来历不容易。”乐宾垂了垂眸,小声呓语。“公子说什么?”由于乐宾刚刚说那话的声音太小,玉儿并没有听明白。“噢,没什么!”乐宾赶紧垂眸加以遮盖。实际上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师父的话是什么意思,可他一细问,师父就只通知他了四个字——无可奉告!如今再结合卫雪的一些举动,还有刚才的曲子,似乎她真的和他们不大同样。“姐姐她心情似乎很不错。”玉儿望着前方靠在钱江怀中的卫雪,眼里满是艳羡之色,内心却满是欣慰。她的姐姐在经历了两次生死,一次被劫以后最终拿到了自己的快乐。可是……这个时候一个本不该露出的画面露出在了玉儿脑海中,那就卫雪肩上的牙印。那牙印是这么的触目,那是不是代表她的姐姐和许峰……那公子晓得吗?要是不晓得,到时候晓得了他还能像如今如此爱着她的姐姐,疼惜着她的姐姐吗?玉儿摇了摇头,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不会的不会的,姐姐必然会拿到快乐的。公子这么聪慧,确定也有想过这些方面的玩意才是。“如何了,玉儿?”乐宾看玉儿不晓得想到了什么,神色不太对,出言问道。“啊!”乐宾忽然的出声清楚吓到了玉儿,然而玉儿十分快便回过神来,“没事!”“噢!”乐宾见玉儿不情愿说,也不再追问。马车内,钱费琦双手用力的扯着手绢,眼中都是恨意。哈,白头到老?你做梦吧,我会让你懊悔和表哥来到同一的。“来,小心点!”到杨林后,一行人停了下来,钱江下马后伸手去接卫雪。车夫把钱费琦扶了下来,便把马拴到了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后又走过来接过钱江手中的缰绳把钱江他们骑的马匹拴到了路旁的木桩上。乐宾把玉儿扶下来后自己把马匹牵过去把缰绳送到了车夫手中。“老刘,你在这里等我们,若是饿了就去吃些玩意也无妨,我们不会这么快回来的。”钱江看了一眼集市后对车夫说道。“是,少爷!”车夫尊敬的应着。“走吧!”钱江牵起卫雪的手就向闹市中走去。玉儿和乐宾跟在两人后面,钱费琦一跺脚赶紧来到了钱江的另一侧去挽住了他的手臂。“费琦,人多,好好走路!”钱江抽了抽手。“不嘛,你都能够牵着她为什么我挽着你就是不好好走路了呢?”钱费琦牢牢的抱住钱江的手臂。钱江没法,只得由钱费琦那么挽着他。“还真是脸皮厚哪!”玉儿白了一眼面前的钱费琦,自言自语道。“你说什么?”乐宾认为玉儿跟他说话,问道。“呃,没!”玉儿赶紧收回看向钱费琦的眼光,看向了乐宾。“噢,我认为你在跟我说话呢。”乐宾说着眼光扫向了旁边。“哇,本来这杨林镇上那么喧闹呢,几次都没能好好逛逛,这一次必然要好好逛逛才行。”卫雪望着街旁卖着各式各样小玩意的小摊子,不但感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