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极品狂妃

更新时间:2019-10-09 15:53:18

极品狂妃 连载中

极品狂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吃土 分类:玄幻 主角:拓拔凰拓跋 人气:

《极品狂妃》是吃土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极品狂妃》精彩章节节选:拓跋凰为完成任务,穿越不同位面,一身兽皮,一根白骨棒,逍遥走异世。 比她恶的凶兽,都被她吃了; 想打劫她的人,全被她掳光; 等等……她那么凶残还有人喜欢?还是暗恋?!不是吧……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某人宠溺的看着她问。 拓跋凰翻了个白眼;“因为你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拓跋凰这么说自己,邋遢道士满脸通红的看着拓跋凰,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瞪着拓跋凰,还没有那么被整过,叫他怎么能受得了:“有你下两重结境的吗?还在里面设下三十多道令咒,你这小丫头片子是存心捉弄我老头子是不是。”邋遢道士本来以为将两重结境搞定,就能离开,没有想到后面还有那么多的难关,他差一点抓狂而死。 “我说。”拓跋凰叹了一口气,看着邋遢道士说道,顺便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难道不知道绕路走啊,傻啊?” 邋遢道士听拓跋凰这么一说,心里豁然一亮,草,当时他是脑袋进水了吧,就想着往前面走,没有想走往后面走:“我……我那是想要试试你的灵力又多强。” 邋遢道士说的话半真半假,自己是没有想到往后走,但是拓跋凰设置的结境当真是有意思,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新颖的阵法,忍不住想要研究。 “死鸭子嘴硬。”拓跋凰懒得很邋遢道士说,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老头子,活该他倒霉。 邋遢道士面色有些尴尬,急忙将自己的话题转移开,看着前方,这一看不打紧,一看啧啧咂舌:“血凝珠啊。剑灵那小子的?” “是啊。”拓跋凰回答。 “那可是好东西啊,看来那混小子要吃亏了。”邋遢道士摸着自己的山羊胡,语重心长的说道。 “一般,至于枭么。也不一定输。”拓跋凰淡淡的说,笑话,枭的身手要逊色于剑灵的话,自己会将他看在眼里? “哟。”邋遢道士诧异的看着拓跋凰,一脸深意的问道:“你知道?” “你自己看嘛。”拓跋凰说道,然后就不理会邋遢道士了。 “丫头,你吃的是什么啊?”邋遢道士看着拓跋凰手里的东西,眼前又出现了炙热的目光,要是他没有看错的话,那是蓝灵果,白年一开花。百年一结果,三百年才能成熟。这丫头是哪里来的啊? “给你,给你。”拓跋凰大方的将自己的手里的蓝灵果递给邋遢道士。 邋遢道士正在喜悦的时候,看见拓跋凰的在兽皮袋子里又抓出了一把蓝灵果,开始吃起来。 邋遢道士一愣,眼前就像是看见红雨一样,艾玛,这是瓜子是怎么的,还一把一把的随便吃。邋遢道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丫头,你哪里来的啊?” “就是你那边的林子里啊,太难吃了,要是在我们的那个地方,随便什么都要比这里的好吃。”拓跋凰一边抱怨一边将手里的蓝灵果剥皮,果仁放进自己的嘴里。 邋遢道士很好奇拓跋凰那还是什么地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里捧着自己的蓝灵果,头上一阵黑线。 枭和剑灵大的不可开交,枭虽然魔力高强,但是有血凝珠的控制,身体里一大半的魔功都被压抑着使不出来,剑灵本身也是极强的角色,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枭剑眉一动,一招神龙摆尾的招式摆出去,再使出虚晃一招,剑灵防不胜防,忙着应对,却被枭偷了机会,魔刀一挥,将盘旋在他们说上方的血凝珠打飞出去。 拓跋凰见状,将自己的手里一把大的蓝灵果一扔,骑着阿呆一跃而上,接过被打飞的血凝珠,满意的将它装进自己的兽皮包里。 一旦解开禁锢,枭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舒张开来,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猛兽,脱离了铁笼,露出自己的爪子,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暴戾的气势。 见血凝珠被枭打飞,剑灵心里一急,暗道:糟了。 剑灵不敢大意,现在血凝珠被打飞,魔王枭势必席卷而来,报复自己之前的举动。 “现在没有了血凝珠看你还有什么招式。”枭桀骜不驯的看着剑灵说道,他最狠被人算计了,剑灵是吧,正道是吧。他魔王枭不发威,真当他是好欺负啊? “受死吧。”枭手持磨刀,浑身魔力四起,黑色的光芒宣誓着他的愤怒。 一道强大的魔力呼啸而出,直击剑灵的身体上。力道之大,速度极快,就像是一条黑色的巨龙来势凶猛,剑灵大惊失色,知道自己无处躲避,只能使出全身是解数,阻挡魔王枭的攻击。 奈何,魔王枭这次是真的被激怒了,用了八成的魔力。 剑灵活生生的被打了一下,身子像一块石头笔直的落下去。 就在剑灵因为自己会落到地上的时候,居然被什么接住了。剑灵偏头一看,居然是拓跋凰。 剑灵看着拓跋凰的眼睛,心里有什么莫名的一动,滴答滴答的什么在流动。 拓跋凰对傻愣愣的剑灵露出一个笑容,旋身落到地上,将剑灵放开:“嘿你没事吧?被枭打傻了啊?”拓跋凰伸出自己的手在剑灵的面前晃了晃。 邋遢道士几步走到拓跋凰的身边,目光冷冽的落到剑灵的身上。这可是枭那小子的媳妇,怎么能让别的男人抢走。所以邋遢道士对剑灵没有什么好脸色:“丫头啊,你为什么要救他啊?” 剑灵也很想知道,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拓跋凰伸手从自己的兽皮包里拿出血凝珠说道:“因为我要你的这个,我救你,你就不能要回去了,我是很公平的人,所以你一点也不吃亏的。” 面对拓跋凰的真挚。虽然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但是剑灵还是很心动,忍不住笑了出来。 “噗。”剑灵憋了很久的一口黑血从自己的嘴里喷出来,脸色煞白,拓跋凰从自己拿出一颗丹药塞进剑灵的嘴里。 枭从上面下来,就看见这一幕,心里怒吼冲天,拓跋凰居然救了剑灵,还给他丹药:“剑灵,看招。” 剑灵闻言。不做多想,脚底一动,瞬间逃窜而走。好在服用了拓跋凰给的丹药,伤势得到了暂时的压制。 枭看着逃之夭夭的剑灵,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阴冷的光芒,手里的魔刀煜煜生辉。 拓跋凰和邋遢道士对视一眼,邋遢道士幸灾乐祸的看着拓跋凰,这下,有好戏看了。 拓跋凰的目光落到枭的身上,奇怪的问道:“你没事吧?”看上去很不正常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救剑灵还要给他丹药?”枭面无表情的质问道。要不是拓跋凰出手,自己就将剑灵收拾了,看谁还敢找自己挑衅。 拓跋凰扬起自己手里的血凝珠说道:“因为我要了他的东西啊,这叫礼尚往来,下次你要杀他的时候我一定不会管的。” 拓跋凰的话。让枭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闷闷的埋下自己的头。 活该你受气,邋遢道士冷眼看着枭,拓跋凰一说话就歇菜。以后一定是被拓跋凰管着。典型的气管炎。不值得同情。邋遢道士将自己的头扭到一边。 见枭不说话,拓跋凰翻身坐在阿呆的后背上,手拿白骨棒:“阿呆,我们走。” “你去哪里啊?”邋遢道士连忙问道。 拓跋凰回头看着邋遢道士:“不知道。”说完就走了。 “你等等我啊。”邋遢道士伸手招呼道,看着还呆立在一边的枭,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臭小子,你还不走啊,小心拓跋凰和别的男人拐走了。” “谁敢。”拓跋凰愤怒的吼道,深邃的眼珠里都快冒出黑色的浓烟。 “呵呵。”邋遢道士闻言,冷笑了起来,伸手在指着枭:“就你那懦弱的模样,那丫头会把你看在眼里才怪,再不主动一点,有你后悔的时候。” 枭看着邋遢道士,这个老头虽然说话难听了一点,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凝神之间,心里自有计较。 邋遢道士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的叫道。 枭看着邋遢道士,问道:“说得你很有经验的似的?怎么现在还是光棍一个。” 枭幽幽的说完就朝山洞的方向走过去。背对着邋遢道士。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混小子,找打是不是?”邋遢道士气急败坏的看着枭吼道。但是枭根本就不理会自己。邋遢道士一拳打在了软棉花上,愤愤不平的追上去。 拓跋凰回到山洞不就,正在假寐,枭和邋遢道士就相继赶来。 “你们怎么还不走啊?”拓跋凰狐疑的问道。这两个人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啊? “丫头,话不能那么说啊,你说我一把老骨头跟着你混,就为了饱肚子,任由你使唤。”邋遢道士说的凄惨无比。一双眼睛希翼的落到拓跋凰的身上,伸手将自己的旁边的枭拉过来:“这个也可以。” 枭要要紧自己的牙齿,愤恨的看着邋遢道士,将自己的手从邋遢道士的手里拿出来:“你的事不要把我拉下去。” “你。”邋遢道士不悦的瞪着枭,这小子怎么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啊。 拓跋凰打了一个哈欠:“不要说了,你们赶紧走你,这是我的地盘。” 枭在拓跋凰的旁边坐下,严肃的看着拓跋凰 说道:“你不出去看看吗?外面要比这里大得很多。会接触到很多的人。” 拓跋凰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心里百转千回,自己要回去当然要出去,寻找飞升之道。蜗居在这个地方,别说出去了,太无聊了。 拓跋凰坐起来说道:“爷当然要出去看看。走走走,现在就走。”拓跋凰大刺刺的站起来。小手一挥:“阿呆小风跟上,我们去外面去看看。” 邋遢道士还以为拓跋凰不出去呢,没有想到她那么爽快的答应了。怪哉,怪哉。 小风走到阿呆的旁边,扬起自己的脑袋,大眼睛闪闪发光,在山里呆了那么久,还没有出去过呢,我们是什么样的,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丫头啊,到了外面我就罩着你。不要担心哈。”邋遢道士语重心长的说得自己就像是万能的一样。 “有我在,你起什么哄啊?”枭走到邋遢道士的面前。厉声对他说道,转身,脸上的表情一变,褪去凌厉的神色,刚硬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