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红尘笑赤霄剑

更新时间:2019-10-09 16:21:05

红尘笑赤霄剑 连载中

红尘笑赤霄剑

来源:落初 作者:月下独竹 分类:玄幻 主角:云莫离李伯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月下独竹的原创小说《红尘笑赤霄剑》,主角云莫离李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雨纷纷,洒落在竹林中二人身上,却全然不觉。  剑影飘扬,琴音悠荡,轻抚琴弦,佳人以泪湿霓裳。  来此只为看他一眼,为他奏一曲,而他眼中只有手中的剑……你倾一世,我却负你一生……来世,我倾尽一生,用我的剑守护你到永恒!书友群:24372042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灵犀!”

在云莫离的怒喝中,他手中的赤霄剑,不断的挥舞,一剑剑带起了一阵狂风,而更可怕的是他的每一剑都会与离纣长枪的同一点碰撞!

“灵犀!不要!”此时哑女见到他手中的剑,眼泪打湿了衣襟,想要站起来阻止他,然而虚弱的身体,却那样的沉重,即便她如何用力,也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莫离那正在流血的手掌。

灵犀啊,那是灵犀,本来是独幽赤霄,琴剑灵犀,两人永不分……而如今只有剑,何来琴?

强行施展,只会让自己受很重的伤,为伤人先伤己。

如果此时云莫离知道哑女心中所想,肯定会心有惊疑,只有琴剑灵犀,才能发挥这一式剑式最大的威力,而如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应该所剩无几了,而这些人也大部分是他的仇人!

而随着剑势越来越强势,离纣感觉的到,自身长枪上传来的力道越来越沉重,怕是再过几剑他就在也接不住了。

“当!”

然而,实际上也没有在过几剑,就在离纣发觉不对时,他手中的长枪应声而断,而云莫离的剑已经架在了离纣的脖颈上,剑上森冷的凉意,使得他不敢乱动。

虽然离纣的枪是玄重铁所铸,坚固无比,但是在比起他手中的赤霄剑来说,还是儿戏一样,那可是伴随他斩杀诸多大妖大巫的兵器,更是饮了无数神佛的鲜血,堪比神剑!更何况,同一处地方被多次砍击,所以才会断裂。

而云莫离虽然胜了,但是自身状况也不是很好,他自创的十三式剑法,威力强大,对自身的身体强度要求很严格,要不是对自身的剑法熟悉,他也不可能释放出灵犀来。

而此时他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鲜血在地上流淌,可是即便这样,他握剑的手还是那么的稳,没有一丝颤抖!

人在剑在,剑亡人亡!除非他死,否则他手中的剑不会乱!

“呵呵!没想到竟然败在你这个废物手中!”离纣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败,可是何止是他,就连他身后的仆人,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从始至终都是离纣压着他在打,眼看就要杀了云莫离,却突然被他所打败。

“因为你是废物不如而已!”云莫离冷冷的看着离纣,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上一世成就至尊,就不知踏着多少人的尸骨爬上去的,面对想要杀他的人,他从未手软。

说话间,云莫离手中的剑芒闪烁,一剑就要砍下他的头颅,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气势突然出现,一把长枪,带着势如千钧的气势射向云莫离。

感觉到对方的来势汹汹,云莫离眉头微皱,心知不能硬抗,于是飞身闪躲。

他闪躲的同时,手中并没有闲着,手中的剑一剑将离纣击飞,正好飞向向他发起袭击的人,而那人急忙接住离纣,而离纣的胸口出现一道两寸深的长长血痕,那人急忙为他止血,因此他也没有机会在去攻击云莫离,而云莫离也失去了击杀离纣的机会。

“开山境!”看到自己原来所在的位置,此时出现一个很深的大坑,暗道不好,云莫离伸手抓住哑女,带着她飞快的向城中而去。

而来人也是暗中保护离纣的离家护法,他见云莫离离去,也不敢追赶,因为离纣的伤势太过严重了,如果不及时治疗,说不定就流血过多而死。

“你不要紧吧?”红尘看到离纣受了重伤脸色苍白异常,有些担心的走到他身边。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红尘有些错愕的看着离纣,手捂着脸,那里有着一个通红的掌印,而且嘴角流出鲜血。

“咳咳!”离纣吃了一颗疗伤的药,脸色有些好转,冷冷的看着红尘,嘴角挂着一丝残忍“哼,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贱货!我才变成这样,我看你巴不得我死了,好和你那老情人在一起。”

“这,这,我怎么可能这么做……”说话间红尘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竟然没想到离纣竟然会这么想,见到他这般模样,她开始有些后悔……

“咳咳!”离纣突然喷出一口血来,眼睛瞪的滚圆的看着给他疗伤药的仆人,手指伸了出来指向他,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噗!”

另一边,云莫离待着哑女跑回江州城中,见没有人追来,身体一阵放松,体内压制的伤势也发作出来,一口逆血随之喷出,整个人随之瘫软在哑女的怀中。

“莫离!”

身旁的哑女急忙扶住他,失声喊着他的名字。

“咳咳!原来……你……会说话”

在他昏迷的最后一刻,他听到哑女的声音,很好听很熟悉,像那云雀,如果唱一首小曲一定不比红尘差,可惜他想不起太多,他伤的太重,意志不断沉寂下来,昏迷过去……

傍晚,离家。

“碰,啪!”

在离家的大厅中,一个人跪在地上,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留下,而另一个年轻人老成持重的坐在一旁,一身的气势竟然已经达到开山境,而另一名中年,在得知自己的儿子身受重伤不醒后,一把摔碎手中的茶杯暴跳如雷。

“啊奴,是哪个王八蛋伤了我孩儿,我要亲手扒了他的筋,抽了他的皮!”离家家主离渊抓着跪在地上的人的脖领,一把把他拎了起来,眼睛血红,额头的青筋一滚一滚的,在加上眼眶上那从上到下的赤红色刀疤,就像是地狱中刚爬出来的恶鬼一样,吓的那名叫做阿奴的仆人瑟瑟发抖。

“是……是云家,云家的少……少主干的。老爷饶命啊!”那名仆人正是保护离纣的那名护法,然而如今哪有一点开山境强者的气势,在离渊手中就好像一只随时被宰的小鸡。

“哼,我看你是找死!竟然连我都敢骗!”说话间离渊一把将那护法扔了出去“一个废物连武者都不是,怎么可能伤了我家孩儿!”

“不敢啊!老爷小人真的不敢,属下说的都是真的!那小子不知道怎么做到的,竟然又重新成为一名武者,更有着融灵初境的实力,而且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秘法,实力一下大涨,竟然重伤了二公子”阿奴又连滚带爬的跪在离渊身前,唯唯诺诺的不敢有一点怨气。

“锐儿,你怎么看?”离渊见阿奴这般模样,也不像撒谎,于是皱着眉头,看向身旁的青年。

“父亲,要我看,阿奴不像是说谎,不过我没听说过云家有什么秘法,再加上那云莫离又突然拥有如此实力,应当有什么奇遇,或者碰到世外高人。”一直坐在一旁的青年,放下手中的茶杯,眯缝着眼,若有所思。

“如果是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那就有些麻烦了,毕竟能拥有秘术的强者不是一般等闲之辈,更何况一定与那小儿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我管他是谁!在这江州城里,敢伤我离渊的孩儿,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说话间离渊一掌拍在桌子上,瞬间被拍的四分五裂。

“父亲息怒,还有三个月便是州比,那小子肯定会去,到时候我一定会亲手为弟弟报仇……”离锐做了一个灭口的手势。

“碰!”

而就在这时,一名仆人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被门框绊倒,在地上摔了一个跟头,当他抬起头,看到怒目而视的离渊,咽了口涂抹,擦了把额头的冷汗。

“老爷,不……不好了,二少爷他……他不行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给我滚!”听到儿子挺不住了,离渊哪里还有心情在这里发火,直接夺门而出。

而他走的急,却没有看到跪在地上的阿奴与离锐二人,在听到到离纣要不行后,两个人诡异的对视而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