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的信仰时代

更新时间:2019-10-22 04:08:31

我的信仰时代 连载中

我的信仰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三两信仰 分类:玄幻 主角:鹿余安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三两信仰的原创小说《我的信仰时代》,主角鹿余安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新儒学、朋克、海贼、鸡汤、忧伤蓝调布鲁斯旧儒学、嘻哈、摸金、鬼畜、新日暮里幻想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橘红。

棋墩酒楼一个小伙子走过石子街,很礼貌的敲开了小院的门,“鹿镇长,我们老板邀请你过去坐一坐,喝杯酒。”

突然被人称呼为镇长,还真有点不太习惯呢。

礼节性的交际,还是要应承一下。

于是鹿余生和王胖墩起身,去赴宴。

棋墩酒楼在十日前的那一场大战中,被余长海一拳砸毁半座,现在只剩下左边半座继续开门做生意,原本以为老板苟富贵会歇业两三个月,把毁去的半座楼重修一下,却没想到他根本不打算修复了。

一路上据小伙计说,恰是这被毁去的半座楼,反倒成了众人观光欣赏的一大景点,附近许多镇子上的修行者前来观瞻。

相比之下,生意反而比以前更好了。

现在的半座棋墩酒楼,想要找间客房或者定一桌子饭菜,得提前两三天,那还得有熟人介绍,面生的人还不做你的生意。

狗富贵反而要感谢余长海的那一拳。

众人到棋墩酒楼的时候,老板苟富贵起身相迎,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鹿镇长,欢迎光临,酒菜都备好了。”

鹿余生笑了笑,“不用那么客气,喝杯酒就好。”

“早就准备好了雅间,入座吧。”苟富贵笑呵呵的,态度特别恭敬。

众人有说有笑的,也特别快活,不过苟富贵的脸上,始终有一层阴霾,浓的化不开,推杯换盏的时候唉声叹气。

鹿余生知道苟富贵这么殷勤的请他过来,必然不是只为了吃饭,肯定有事要说,也不打算打哑谜,直接开门见山,“苟老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啊,这个······”苟富贵摇了摇头。

旁边的小伙计道:“还不都是李擒龙的事儿。”

苟富贵接上了话茬,简直是声泪泣下,道:“鹿哥儿,你也知道李擒龙这个人蛮横霸道,而且野心不小,以前余镇长在的时候,就企图控制整个棋盘镇,只是后来被一巴掌扇服气了,这才消停了两三年。不过他一直想霸占我的酒楼,现在看生意好了,更是放出话来,七天之内,要一万块钱买下我的酒楼,不然我恐怕就活不过今年了。”

鹿余生没说话。

“我这酒楼,全靠乡亲父老照顾,而且每年我都拿出三四十万捐献给议事厅,用做棋盘镇的日常管理费用。”苟富贵一把鼻涕一把泪。

棋墩酒楼是棋盘镇第一酒楼。

苟富贵说的也都是事实,而且他这个老板心善,见到过路的乞丐也能给一两个馒头,赏一碗热饭吃,不像是季三两父子为富不仁,横行霸道。

轰轰!

就在众人聊天的时候,外面街上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镇上各处凄厉的梆子声响个不停,街面上的人都乱作一团,鸡飞狗跳,哭喊叫声,简直就是土匪进城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

酒楼一层二层吃饭的人一瞧见街面上的来人,顿时一阵鸡飞狗跳,匆匆忙忙撇下钱就一溜烟儿跑的没影了。

苟富贵脖子一缩,浑身一颤,“李擒龙的狗腿子来了。”

五个小年轻,肩上扛着刀,迈着螃蟹步,表情凶恶,骂骂咧咧的走向棋墩酒楼,毫不忌讳地露出身上大片刺青。

带头的酒糟鼻脸上笑哈哈的,大摇大摆地走进棋墩酒楼,手里提着明晃晃的刀,一点都不避讳街上行人怪异的眼神。

其中一个带头的将钢刀“当”的一下砍在了棋墩酒楼柜台,风风火火地坐下来,指挥着柜台上一个伙计,“今天的收入,爷爷全要了。”

柜台的小伙计一瞧这架势,就有怂了,身子一哆嗦,双腿一抖,暗叹一声,轻声嘀咕道:这样下去,酒楼就要破产了。

几个小年轻毫无顾忌,大吃大喝。

他们耀武扬威一般的哈哈大笑。

显然他们干这一行已经十分顺手了,闹腾了一番,酒糟鼻小年轻这才转过身,仰起脖子瞧着眼前的老板,大声笑着道:“苟富贵,考虑的怎么样了?”

“这个······”苟富贵脑门冒汗,他只是一个生意人,和这些比较残暴的家伙说话,确实吓得有点失了分寸了。

“别婆婆妈***了,我们老大李擒龙说话了,今天就要把事情解决好,不然他会很生气。万一我们老大生气,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出门被人抢劫,吃饭被人下毒,上厕所掉坑淹死,走大马路脑门被人敲板砖,指不定发生什么意外呢,嘿嘿嘿······”这一群小年轻肩扛钢刀,像老虎看着小绵羊一样,盯着苟富贵。

这样赤果果的威胁,傻子都听明白了。

“余长海那个老不死的终于完犊子了,你也没了依靠了吧?”带头的酒糟鼻笑呵呵的,“听说新镇长是个十八岁的篮子,哈哈,我们老大也想把他打趴下,然后升任镇长呢。”

苟富贵手脚哆嗦着,“几位好汉,这样,我······考虑考虑,我也有一家老小,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啊。”

小年轻也知道这棋墩酒楼的生意很不错,要是把苟富贵逼急了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那小年轻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苟富贵的肩膀,“最迟后天,否则······我们老大很生气,你知道后果的。”

小年轻下手极重,差点把苟富贵摁趴下。

“土匪啊,强盗啊······”苟富贵气的直跺脚,哆嗦了半天,才慢慢转过头,突然之间好像老了十岁。

酒糟鼻小年轻脖子一转,这才注意到鹿余年和王胖墩两人,恶狠狠的道:“哎呦!刚才还没注意这两个小玩意儿。你们两个小王八蛋还学人喝酒呢,裤裆底下的毛都没长齐呢,喝什么酒?赶紧给老子滚蛋。”

“老大,这两个王八蛋好像不怕咱们啊。”

“吆喝,今天有得玩了。”

酒糟鼻小年轻嘴撇撇,乐呵呵的道。

他身后另外四个小年轻跟在他身后,边走着边踢着两旁的桌椅,不时发出咣当的巨响声,倒在地上的凳子就成了碎木屑。

酒糟鼻歪着脑袋,咧着嘴,伸手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抬起手中的钢刀,发出明晃晃的光亮,冷意森森,猛然提腿踹了踹鹿余年屁股下的椅子,怒吼着喊道道:“滚蛋。”

若换成旁人,这时候早被他们这群凶神恶煞吓跑了。

鹿余年却坐在高脚椅上纹丝未动,他含笑转头对上酒糟鼻凶狠的目光,接着,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问道:“就算是秋后处斩,也要吃一顿饱饭,我喝杯酒不介意吧?”

“你他·***是聋了吧,是不是现在就想让老子剁了你那吃饭的家伙?赶紧给老子滚蛋。”说话之间,酒糟鼻猛的一挥手,把鹿余年手中的酒杯打飞出去好远。

啪!

刺破耳膜的一声响。

鹿余年手中的酒杯落地,摔了个渣都不剩。

王胖墩根本没有吱声,只见他猛地站起身,伸手抓起椅子,呼啸一声,抡起一阵寒风,朝着小年轻的脑袋甩过去,一点都没有留手的意思。

谁也没想到王胖墩会突然动手,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椅子扫过壮汉的前胸,发出沉闷的声响。

再看那个小年轻,痛叫一声,整个人身体倒飞出去。

小年轻甩出去的时候,脑门着地,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鲜血便顺着他双手之间的缝隙流淌下来,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血腥味很快弥漫了整个棋墩酒楼。

在场的所有人没想到王胖墩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上来就是下死手。

后面的四名小年轻愣了片刻,其中有两人搀扶着壮汉,另外两人则怪叫着向鹿余年和王胖墩扑过去。

“敢打李老大的人,不管你们是谁,今天都得死,两个小兔崽子,给老子跪下。”这两人身材壮,步伐也矫健,三步并成两步,瞬间来到鹿余年和王胖墩近前。

鹿余年呵呵一笑,“苟老板,还记得余老叔最后吃的那一顿吗?”

苟富贵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愣了愣,点头,“记得,当然记得,半斤黄酒,一碟花生米,一个酱猪蹄,一碗大烩菜,三个馒头。”

“好,就照这个原样来一份。”鹿余生笑呵呵的。

苟富贵点头‘哎’的答应了一声,走开了。

那个小年轻蹿道鹿余生近前,伸手抓住后者的衣领子,另一只手握紧拳头,高高举起,拳罡带风,作势要打下。

还没等他出拳呢,鹿余年手疾眼快,猛地抓起脚下被小年轻踢翻的椅子,毫不犹豫,一个虎蹲,‘咔嚓’直接砸在那人的双腿膝盖上。

嘭!

这人直接摔了一个倒栽葱。

“啊······”那名小年轻惨叫出声,整个人都疼得突突直哆嗦。

鹿余年这一椅子直接击打在膝盖与小腿处,而人的小腿骨头还是比较脆弱的,这一下子虽然不至于被打断,但伤筋动骨,有他好受的。

鹿余年断然出手,眨眼之间撂倒一人,快如闪电地踢开高脚椅,一把抓住那小年轻的头发,向一旁的柜台猛·撞下去。

嘭!

只一次的撞击,便已让小年轻满面桃花开,鲜血顺着他的鼻孔直窜出来。

不过鹿余年并没有停手,仍死死抓着他的头发,又向展台猛撞。

第二下。

第三下。

第四下······

撞击了五、六下之后,那小年轻的脸已几乎看不清楚五官,血肉模糊成一团,猩红的鲜血在台面上都溅出好远。

黑脸小年轻就是李擒龙的直属小弟,这五个人基本都是吃软怕硬的主儿,愤怒加仇恨,鹿余年下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留情,每一次都是下了死手。

鹿余年如同发疯一般摁着小年轻的脑袋一个劲的往柜台的大理石上撞,这根本就不是在打架,而更像是要杀人。

现场的几个小年轻吓傻眼了,一旁的苟富贵和王胖墩也都看傻眼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