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吞天邪主

更新时间:2020-01-19 07:39:17

吞天邪主 已完结

吞天邪主

来源:落初 作者:发疯了啊 分类:玄幻 主角:丁凝楚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发疯了啊的原创小说《吞天邪主》,主角丁凝楚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何然拥有吞天兽武魂,此武魂可以快速提升他的境界,然则因为此武魂他却面临一次次尴尬的境况。因为吞天兽武魂,女修们可以直接或间接的吸收他的修为,甚至精元为己用。何然在女修们一双双吃人一般炙热的目光下,会怎样应对呢?是甘做“男奴”抑或是翻身为主?且看《吞天邪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踩掉两个守卫的牙齿,何然低身扯起一人的衣服,擦拭脚上沾到的鲜血,看着鞋子上留下暗红的印记,很不满意的皱了皱眉。

“你这个奴隶,我在和你说话,你聋了不成?”

楚灿和楚名贵大步走来,何然如若未闻,楚灿大怒,卸下腰间长刀,托在地上的声音难听的紧。

何然还在纠结鞋子上的血迹,心情也就糟糕了很多,抬眼看着楚灿两人,问道:“有事?”

“有事?哈哈哈……”楚灿大笑着对楚名贵说:“一个奴隶居然问我们有事?”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奴隶固有的奴性,见谁都会说主子您有事?”楚名贵说罢,两人同时笑的前仰后合。

何然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他曾经做过矿奴,也许是自尊心作怪吧,“奴隶”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很是刺耳,以前他都是隐忍,而如今,他不会了。

即使不做个骄傲的人,也要做个硬气有骨气的人不是。

“呜呜……”躺在地上的两个守卫看到楚灿和楚名贵像是见到了救星,可是,肿起来的嘴巴说不清楚话来。

“废物!”楚灿怒骂道:“居然连个奴隶都解决不了。”

“你们在说我?”双手已经咔咔作响,何然还是这般确认的问道。

“不说你说谁?这里还有其他的奴隶吗?”楚灿刻意环顾四周,然后对两个守卫道:“你们看到其他的奴隶了吗?”

“呜呜……”两人点头,当看到何然吃人一般的眼神后,他们急忙又摇头。

这两个守卫刚才已经被何然吓破了胆,并不是因为何然痛打了他们,而是在与何然对轰拳头时,两人看到何然胸口的黑色闪电标记,直到现在,他们还很惊恐,当时,两人都感觉要被黑色闪电笼罩,然后给劈死。

何然可不知这两人的心思,他的呼吸变得粗重,眼角也是一阵扯动。

“咦,他生气了,呵呵,奴隶也会生气啊,还真是少见。”楚名贵故作惊讶,他确实也蛮惊讶的,以往这般辱骂,何然只会灰溜溜的逃走,就算痛打他,也不敢多说上一句话,而今天,何然已经说了两句,这也太奇怪了不是。

一口一个奴隶,现在何然耳中全是“奴隶”两个字,他的拳头缓缓抬起,脚步刚要移动,发现又来了两人。

“楚灿,楚名贵,你们在干吗?寒哥让你们去采购,怎么还不去?”说话者身形比较粗壮,声音沙哑,此人叫楚离,在他身旁的是楚欢。同是跟随楚寒的楚家旁系子弟。

闻声,楚灿和楚名贵急忙迎上去,他们可不敢耽搁,虽说对方和他们都是魂者二段,可,楚离天生神力,而且,境界在一个层次的实力上也是有差距的。

“离哥,您看这不是遇到了何然这个奴隶了吗,寒哥昨晚交代了,要让这小子吃些苦头。”楚灿在楚离面前,身子都不敢挺直。

“哦?”楚离看向何然,依旧沙哑的说道:“寒哥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插足,死不足惜。”

“去,但不要杀了,据说还有用处,打断条腿就成。”

说着,楚离看到两个满嘴鲜血的守卫,这两人也是楚寒的人,虽然境界不行,但毕竟是一伙的,他冷哼一声,补充道:“把他的牙齿都给我拆了。”

“您就瞧好吧。”

楚灿提着刀,走向何然,同时说道:“是留左腿还是右腿?”

昨晚楚寒已告诉楚灿,何然的修为已经降到魂者一段,那么对付他不是玩儿似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何然还是魂者二段,楚灿看来,在他们面前,何然也只有被废的下场。

“不说话是吧?那我就给你决定了,右腿给我断!”

楚灿一刀朝何然右腿根部斩去,那凶猛的势头,简直是要把何然“三条腿”全都给斩了。

“呵呵,楚灿下手狠了。”楚欢微微摇头,可他神色却充满了戏谑。

“确实。”楚离笑道。

何然脑袋微低,眼中充满了怒火,这些人一口一个奴隶,对他比以往更加狠辣了,何然觉得肯定是楚寒传达的命令,或许丁凝也有份,毕竟自己残废了是逃不远的。

不过,何然身子未动,在他们几人看来是被吓傻了,顿时引来一阵哄笑。

在他们的笑声中,楚灿的刀到了,同时,何然也动了,准确的说是他的手动了。

“嗯?”楚灿的攻势停止,一看,原来是长刀被何然抓住,他狰狞一笑,就要翻转手腕,将何然的手给废了,可是,他的手腕无论如何也翻转不了了,因为,从刀上传来一股强大的电流,他的手开始发麻,然后就是颤抖,很快蔓延了整条手臂。

“滚!”何然顺势往后一拉,将长刀夺下了的同时,抬脚踢在楚灿的小腹上。

楚灿发出一声闷哼,重重的趴在地上。

何然伸脚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狠狠的踏在了楚灿嘴巴上。

两个守卫双眼恐惧的睁着,好似各自嘴巴上又受到了一脚。

旁边,楚离等人都是大惊,也是因为惊讶,未来得及援救。

“不是说要斩掉我的右腿吗?给我断!”何然双手握刀,用力斩下。

“何然你敢?”

“奴隶你敢?!”

何然毫不理会,只听长刀入肉声以及骨头被砍断的声音,然后就是楚灿一声惨叫,之后,便昏死了过去。

“你个狗奴隶!”楚名贵大叫着,冲了过来。

“你是想我哪条腿断?”何然抬眼问道。

“我要你两腿尽断!”楚名贵将腰间的刀抽出,与此同时,头顶上出现一把刀影。

刀武魂!

刀武魂出现,楚名贵的威势要比之前楚灿强上太多。

何然瞥了一眼他的刀武魂,突然感觉吞天兽武魂有异动,意念一动,吞天兽武魂出现。

“一条破蛇而已,看刀!”楚名贵手中的大刀大开大合,威势淋淋。

在楚名贵眼里,何然的武魂是一条蛇,其实在整个楚家,也就只有丁凝知道不是蛇是吞天兽。

所以,在楚名贵看来,蛇武魂当然比不得他的刀武魂了,况且,何然还是低他一段,对于,刚才楚灿的遭遇,楚名贵觉得是何然使了什么手段,因而,他第一时间召唤出刀武魂,为的就是防止何然耍出猫腻来。

然而,接下来,楚名贵的攻势不但停下,眼中还出现了惊恐,他大叫着:“我的刀武魂……”

原来,他近身何然后,刀武魂居然被他眼里的蛇武魂给吞了。

不过,在外人看来,是楚名贵将刀武魂给收了回来,他们没有看到被吞的过程,一是太快,二是被两人的身体挡住了视线。

吞天兽武魂吞下楚名贵的刀武魂后,何然明显的感觉到手中的刀变得凌厉了起来,他心里大喜,要是多吞些武魂,那他的实力岂不是跃升很多?而后,何然的视线移向楚名贵的双腿。

楚离和楚欢听到楚名贵的大叫后,很是疑惑,疑惑他为何停下攻势,疑惑他为何在关键时刻将武魂收起。

他们万万也想不到是被吞了,而且,他们根本就没有武魂会被吞噬的概念。

在两人的疑惑中,何然挥刀斩下,两条腿飞离了楚名贵的身体,上半身掉在地上后,他并没有如楚灿一样昏迷,甚至连凄厉的惨叫都没有。楚名贵在爬着,爬向属于自己的那两条腿。

何然走到他面前,本想抬脚的,可看到脚上血迹越来越多,他不由眉头紧皱,然后,用刀面重重的拍击在楚名贵的嘴巴上,鲜血飞溅。

“好残忍的手段。”

“我没有看错的话,是楚寒那个势力的人被砍打。”

“嗯,是的,但,行凶那人是谁?”

“哦,我想起来了,是来自矿山的奴隶何然。”

“是他?不是说他实力一直在下降吗?怎么会把楚灿和楚名贵砍成这样子?”

“嗯……他的境界在魂者二段,看来还有些手段。”

“有手段又有何用?你看不到楚离在那吗,楚离号称魂者二段中最强。”

“这个奴隶手段倒是狠辣,不过,要遭受楚离更狠辣的报复了。”

这个时候,进进出出的楚家子弟在大门旁聚集了很多,战斗各处都会发生,他们倒也不奇怪,一个个有意思的议论着。

“该你了。”何然看向楚离。

“好好好!”楚离连道了三声好。

“你哪来的胆子敢废了楚灿和楚名贵?”楚离气急阴沉的笑道。

“他们要废我,难不成我伸出腿给他们砍?”何然冷笑。

“你这个奴隶还真是反了天了。”楚离跨前一步,一个漆黑的熊影出现。

“是你让他们砍掉我的腿的吧?”

说话间,何然注视着对方的熊武魂,熊力大无穷,楚离就是因为拥有熊武魂,力量超过同级很多,何然明白,所以,他不敢大意,悄悄的Cao控吞天兽武魂。

楚离理解何然的意思,他露出嘲讽的表情,冲击向何然,同时低吼:“我要折断了你的双腿双臂。”

“哐啷……”

何然将长刀丢下,他没有练习过刀技,面对给他带来危险感觉的楚离,他需用拳头。

“啊!”

两人大叫着,拳头对轰。

由于力量上的优势,楚离原地不动,而何然连连后退。

停下脚步后,何然眯起眼睛,刚才吞天兽武魂张着大口,可,他却发现此刻吞噬不了,原因是楚离的熊武魂觉醒的程度要比楚名贵的刀武魂要多。

“看来武魂觉醒程度越高,吞噬越麻烦。”何然暗暗想着,但是,也不是没法,经过刚才的经验,他猜测只要把楚离打到无心顾及武魂了,吞天兽武魂便可吞噬。

“哼!”

感觉着拳头上的力量,楚离冷哼一声,又冲击过来。

何然做好准备,黑芒武魂的雷霆之力灌入到拳头里,电流滋扰间,迎向楚离的怒拳。

“轰!”

这一次,两人与刚才几乎一样,而那点不同是楚离的身体微微发颤。

何然眼尖,止住倒退的脚步后,毫不犹豫冲过去。

楚离还在发颤发愣。

何然的拳头如雨点一般砸在他身上,越来越强的麻痹感令楚离轰然倒地。

吞天兽武魂立马张开大嘴,猛地一吸,在众人眼里熊武魂就消失了,无人看清是被何然的武魂给吞噬了。

明显的感觉力量在飞升,比之前简直要强上一成,何然相当的满意。

“既然你要我双腿双臂,那么,我也只能斩你双腿双臂了。”

捡起长刀,何然眼也不眨的挥下四刀。

本就接近昏迷的楚离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意识彻底模糊。

“他废了楚离……”

聚集在此的人无不惊恐,特别是那些觉得何然要遭受到楚离狠毒的报复者。

何然是如何做到的?明明是处于下风的,楚离怎么突然不攻了?

接二连三的疑问,无人作答。最后,好些人望着何然生出一个念头:砍掉双腿双臂,手段也太残忍了些……

“你呢?要砍掉我的腿还是手臂?”何然冷眼扫向楚欢。

“疯了疯了,他一定疯了,杀红眼了,啊……”楚欢喃喃自语着,楚离都被废了,他那还敢留在这里,拔腿就跑,边跑边喊着:“疯子……”

“记住,以后再敢喊我奴隶,将会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何然的这句话好似是对逃跑的楚欢说的,也像是对门口聚集的人说。

说罢之后,走进楚家。

今早的沙发果断,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

门外之人都特别肯定的想着是死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