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破域天劫

更新时间:2020-02-20 06:16:32

破域天劫 已完结

破域天劫

来源:落初 作者:燕东重 分类:玄幻 主角:雨露 人气:

《破域天劫》为燕东重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世俗界最为强大的哥舒帝国,为何会在月殇之难彻底消失,小小的哥舒城又与月殇之难有何关联,千古之谜,因为一位幸存的哥舒孤儿,而被抽丝剥茧般一一揭开。天生元气的血脉根源,上古神诀的无上威力,无数势力围绕着主人翁纠缠不休,无数阴谋算计,却被一一斩破。事情的结局,远非孤儿心中所想所愿,悲剧的轮回之力,却在主人翁的毅然决断下为之改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月帝国天南郡,名为天南,实是西南边陲之地。

天南郡最北方有一小城,名曰:哥舒。相传这里是月殇之难时,哥舒帝国的国都所在地。

月殒之殇,是千古之谜,无数强者苦苦追寻个中原因,却均铩羽而回,甚至引来杀身之难,令哥舒帝国的消失蒙上了重重神秘色彩。

月殇当日,哥舒帝国化作万里焦土,繁华一时的哥舒帝都,也早已灰飞烟灭,数千年后,这里成为了落月帝国靠近边境的一处屯兵之地,当地人为了纪念那个神话般的繁华帝都,还是将建在帝都之上的这座小城,称为哥舒城。

这一日,小城张灯结彩,格外热闹,仿佛过节一般。城中人流潮织,近万人的一座城池,大半是朝着城中一个巨大广场方向而去。

广场中央,立有五座一丈高下的擂台。此刻,擂台上龙争虎斗,十位少年正在结对厮杀。

少年俱是十四五岁年纪,却已招式老辣,气势逼人,颇有武者风范。

此刻,双方拳掌交错,身法如鹰击猿跃,应该是在比试拳脚功夫。

广场上不断涌入的人流,时不时为台上少年的表现喝起彩来,将这巨大广场愈发搅扰地热闹非凡。

“认输吧!认输吧!”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极有节奏的呼喊,顿时吸引了场上众人的目光。

大家定睛望去,只见广场最外侧的五号擂台上,一位衣衫破旧,满脸鲜血的瘦弱少年,虽然已有些摇摇晃晃,却依旧顽强地屹立不倒,与对手拼命缠斗。

这少年原本面容清秀,却因受到重击,青肿扭曲,已难以辨识他的本来面目。

少年手中挥舞的招式也略显粗糙,不少招式更是连元气也释放不出,看样子,他不是大家族的子弟,显然未曾受过系统训练。

天元大陆武学体系自成一脉,大陆上的武者习练元气,以功法化天地间元气入体,摆脱**凡胎,达到天人合一之境,成为上界强者。

武者元气入体后,会形成丹田气海,再通过武技激发元气透体而出,依元气强弱和元气境界不同,武者的实力自然天差地别。

此刻擂台之上,与那少年对阵之人,修为显然要比那瘦弱少年高出许多,他的元气修为竟已是元武师高阶境界。

看到自己能够吸引来如此多的观众,这少年愈发志得意满,明明可以随手击败当面的瘦弱少年,却故意与之纠缠,一次次将其击伤。

“陈贵少爷,威武!大比必胜,哥舒第一!”

台下一群衣着光彩的少年,拿腔拿调地用力呼喊,生怕台上的主子听不见似的。

“卞青,只要你认输,少爷我今天高兴,你需要的那枚‘通脉丹’,我就发发慈悲,赏赐给你!”

陈贵挥手一拳,把那名叫卞青的少年打的鼻血飞溅,趾高气扬的说到。

卞青打了个趔趄,眼中尽是愤怒目光,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令原本就青肿扭曲的面孔,愈加血腥恐怖难看起来。

吸了一口气,卞青对陈贵的话根本不理不睬,却又飞身上前,一式“排山倒海”,用尽全身力气,向陈贵攻了过去。

……

卞青的确需要陈贵所说的这枚“通脉丹”,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济。

鼓足勇气来此参赛,卞青实在出于无奈。他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要不是卞婆婆将他收留,恐怕他早就不知死在哪个无人角落了。

前日,卞婆婆摔断了腿,本就气虚体衰的老人一下子就病倒了,典当了所有的家当,卞青才找到了一位郎中愿意给老人诊治。

那郎中草草看了两眼之后,留下一句,若是能买到一枚“通脉丹”,这伤势才可能治愈,否则,就等着办后事吧!就此扬长而去。

“通脉丹”,并非什么高等级的丹药,不过是寻常元武师服用的一种舒筋活血辅助之物,虽然此丹属于丹药等级之中,最为下乘的凡级低阶,却依旧每枚价值两千灵币。

灵币是落月帝国最为基本的货币,两千灵币确实不多,可是对一位十五岁的穷苦少年来说,这无疑是天文数字。

听闻只要参加城中一年一度的擂台大比,无论输赢,能够坚持一柱香不败的少年弟子,也能够得到一枚“通脉丹”的奖励。求告无门的卞青,只好来到了城内的比武广场。

卞青的实力,连武师也算不上,可以说是一个武道上的菜鸟白丁。这一次,他全凭着心中一股斗志,希望能够凭借自己偷偷习练的一套“排云掌”,支撑下一柱香的时间,给卞婆婆换回这枚救命丹药。

其实,自卞青记事起,他的体内就能够感应到元气,只因无人传授元气心法,没有运使的元气的武技法门,这才多年一无所进。这些年,他只偷学到一套“排云掌”,却只有表面上的全套招式,而无相应的行功口诀。

没有行功口诀,元气不能激发调用,“排云掌”也不过是个花架子,连这套掌法的一成威力也发挥不出,根本没有什么威力可言。

来到比武广场,卞青选来选去,最终选定了这五号擂台,希望这排在最末位的擂台,对手会相对弱小些,自己坚持一柱香的把握也大一点儿。

谁曾想到,自小是他死对头的陈家公子陈贵,在选手中看到卞青后,却故意与人交换了号牌,径直奔他而来。

卞婆婆是陈家辞退的一位家仆,之前在陈家干活,总是将卞青带在身边,陈家少爷当然不会放过每一个欺负他的机会。

三年前,卞婆婆实在是年纪太大,陈家给了一点儿安家费,就把卞婆婆辞退赶出,这才让卞青摆脱了受尽欺辱的下人生活。

这一次,陈贵与这位老熟人相遇在比武场,显然极为怀念欺辱卞青的快乐时光,这狠毒的纨绔立刻找人换场,主动选择与卞青对阵。以他对卞青的了解,也根本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

五号擂台之上,眼见卞青这般不识好歹,陈贵眉头一皱,忍不住想要发作,可在观众面前,又不想毁坏刚刚建立的好形象,投鼠忌器之下,竟不知该如何出手才好。

眼珠一转,陈贵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笑意,身体向旁一转,抬起脚来,家传绝学“旋飞腿”顺势踢出,正中卞青小腹。

“唔!”人的小腹最为脆弱,卞青虽然努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蜷缩一团,飞出了一丈开外,倒在了擂台之上。

“李队长,能不能算我赢啊!”陈贵有些不耐烦,扭头望向一脸严肃,站在擂台另一端的军人装束的裁判,没有好气的问道。

“1、2……”那李姓军士根本不搭理陈贵,却看向遍体鳞伤、倒地不起的这位倔强少年。口中却依旧要履行裁判分内职责,大声向场外观众报着数字。

卞青一阵蠕动,吐出一口鲜血,缓缓站起身来,眼皮虽然已肿胀的挤在了一处,那微微张开的缝隙中,却依旧是不屈的决绝之意。

“好——”

尚武国度中的人民,最重那些勇往无前的武者。虽然力有不济,却不惧强敌,一往无前。只有这等顽强的武者意志,才是不断超越自我的根基所在,也唯有如此的武者,才最有可能成为真正的武道至尊。

见擂台上的少年如此坚忍,虽然少年的实力低微,却依旧引得台下观众纷纷叫好。

对面的陈贵气急败坏,卞青算什么!一个蝼蚁罢了,他弹弹手指,就能将他收拾掉,要不是想戏耍他一会儿,只怕这家伙早就被他踢下擂台了,哪能在此装模作样,惹人同情。

陈贵动了真火,“嗨”的一声暴喝,他将全身元气聚于双拳之上,准备一招解决了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哥舒城擂台比武虽然甚少发生伤人Xing命之事,可是比武较技,收手不住因此丧命的事情也不算是稀罕事儿。

卞青嘴角撇了撇,露出一丝嘲笑之意。正当陈贵全力准备的关口中,突然卞青扭过头去,望向李军士,哑着嗓子喊道:“李军士,一柱香时间到了,我卞青认输——”

众人正为卞青担心,听到他开口认输,也终于替他松了口气。

顺着卞青注视的方向,大家齐齐向擂台一角的摆放的石桌望去,果然,方桌上的香炉内,那根计时的信香已然熄灭,只有一缕残烟正在袅袅升起。

“不——”

陈贵一声惨叫,虽然赢了比赛,可他比谁都清楚,实际上他已经输了。临上擂台前,他已经得知卞青来此比武的真正目的,之所以他肆无忌惮百般羞侮卞青,就是因为心中清楚无论如何这少年不能认输离去。

可是,竟然在不经意间,真的让卞青将时间混了过去,虽然输了比赛,可“通脉丹”的奖励,卞青却可以拿到了。这样的结果,不是自己设想的,绝对不可以!

李军士看也未看陈贵一眼,他从怀中掏出一只瓷瓶,问也不问,便递给了已是浑身浴血的卞青。

“好小子,这是你的奖励!卞青,如果可以,到我们赤血营中来吧,我李浪代表赤血营欢迎你!”

“谢谢!谢谢——”卞青声音有些哽咽,右手颤悠悠接过瓷瓶,这是他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奖励,甚至连对面李军士的邀请也未曾听到。

“没有我的允许,你这个野种休想拿走丹药!”

那装有“通脉丹”的瓷瓶还未曾在卞青手中捂热,突然在他身旁伸过一只手来,一把将瓷瓶夺了过去,狠狠摔在了地上,一只锦靴大脚又迅速踩了上去,将之化为齑粉。

“啊!陈贵——我要杀了你——”

卞青一声惨叫,眼中竟流出血来,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抢去了他的奖品,还将这救命丹药彻底毁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