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史上最强交流群

更新时间:2019-10-09 16:38:01

史上最强交流群 已完结

史上最强交流群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断指 分类:言情 主角:金陵三太子 人气:

《史上最强交流群》由网络作家断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金陵三太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漫漫人生路,红包第一步。 借问红包哪家强,路人遥指神仙机。 大三学生君忘尘侥幸获得一部可以和神仙交流的手机,从此红包抢不停,人生乐翻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可否让我试一试

在君忘尘点击‘学习’的瞬间,一股庞大的信息直接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舍脉从证,舍证从脉,八纲辨证,六经论治。

犹末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来众方……”

“除了原有的内容外,还有额外的补充以及随笔解释,比起现代版的《伤寒杂病论》详细得多,不愧是医圣!”只是略一查阅了一下脑海中有关《伤寒杂病论》的内容,君忘尘便激动得脸色通红。

现代版的《伤寒杂病论》其实少了许多精华内容,包括张仲景的一些理解和概括,都在文化的长河里销声匿迹。

而张仲景亲手发过来的《伤寒杂病论》,没有一丝删减,也就是说,很多精华内容,都在这本秘籍里面。

可以这么说,有了这本秘籍,临床学的基础学识尽在自己手中,以后无论是专研更高的临床学知识,还是从事临床学工作,自己的根基都将比别人高上好几个档次,甚至更高。

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君忘尘暂时将《伤寒杂病论》放在一边,准备打开《百年针灸》,欲要看看这本秘籍说的是什么东西。

可还没等他动手,一位戴着眼镜的老教师的到来,却是陡然打断了他的举动。

来者是医学院老教授赫茗,此人在金陵大学任教三十多年,对临床学这方面十分精通,发表的几篇临床学论文更是多次获得国家级荣誉。

赫茗的到来让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在场的学生都知道赫茗不允许在自己的课堂上有任何人讲小话,一旦发现,期末学分直接清零。

当初有一个富二代学生三番五次挑战他定下的规则,挑衅他的尊严,结果直接被校长给开除,任凭对方家财万贯,重金道歉,可却依旧无法说服校长同意其再度入校,到最后只能办理转学手续。

也是因为那件事后,再也没人敢蔑视赫茗的上课规矩。

只见讲台上的赫茗扫了全场一眼,先是让班长拿出点名册,查实了一下到课人数,随后面向全场,和蔼的笑道:“今天到课人数还不错,看样子大家对学习还是挺重视的,希望大家继续保持这个热情,再接再厉。

昨天隔壁班的老师给他们班进行了一场有趣的测试,我听说后,觉得十分有意思,今天我也想来试一试,正好可以测试一下各位这半个学期的所学所得。

等会我会提出一个临床学问题,在十五分钟内,如果有人能够回答出这个问题,那么则算你们测试通过,如果没有人愿意回答亦或者无法正确回答这个问题,那么就算测试失败。

提醒一下,如果测试失败,全班同学的平时分都将清零!”

“啊?”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是一慌。

临床学的期末考试十分困难,如果没有平时分,非常难及格,上一届的学长学姐就是因为平时分被清零的缘故,导致期末考试竟只有两个人及格。

要知道,上一届学长学姐班级里面学霸无数,而且还有不少人拿过全国奖,然而就是这种情况下,最终及格人数却是屈指可数,可见期末考试的题目有多么变态。

失去平时分后,哪怕是学霸都会面临着挂科的风险,更别谈他们这些连屁都没学到一点的学渣了。

众人心慌意乱的眸色被赫茗尽收眼底,但他对此却不为所动,笑道:“咱们临床学能够发展到今日的地步,最大的功臣便是医圣张仲景,他的一本《伤寒杂病论》,更是奠定了临床学的基础,而今天的测试,恰恰就和《伤寒杂病论》有关。

十五分钟内,将《伤寒杂病论》中有关‘辨霍乱病脉证并治’的定义、内容、根治方法给全部说出来,错误率达到百分之三十亦或者回答不出来都算失败。”

“嘶!”听得这话,全场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伤寒杂病论》作为临床学的基础,内容十分繁多,那密密麻麻的文言文和各种复杂的图文,看一眼都会使人蒙圈。

他们作为临床学的学生,三年的沉淀,也不过方才学到了一些皮毛,在这些人中,大多数都是靠开卷才能将其中的定义、特点、内容等知识给回答出来,少数记性好的人,在不限背诵时间内,也只能勉强背出部分内容。

可现在赫茗的要求是什么?

十五分钟内,把‘辨霍乱病脉证并治’定义、内容、根治方法给全部说出来。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要知道,‘辨霍乱病脉证并治’是《伤寒杂病论》里面最难的一章,单单是定义什么的就足足有千余字,更别提其繁杂的内容和繁琐的根治方法了。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给他们一天的时间去背,都不一定能够在十五分钟里面回答出来。

想到这里,全场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绝望。

这赫茗,明显就是在刁难他们!

中排座位上,君忘尘的前女友秋雅听得老师这个提问,也是眉头一锁,有些暗自焦急。

她是属于那种在学校混个学位证就满足了的人,如果因为这个测试失去了平时分,基本上就等于期末考试要挂科,而这门课补考的试卷更加艰难,除非一次性及格,否则补考想要及格基本上是天方夜谭。

而想要拿到学位证,顺利毕业,就必须保证整个大学四年所有的课程都是及格状态,否则学位证是不会发放的。

想到这里,秋雅连忙将目光放在了现男友秦受身上:“亲爱的,你不是有一位学霸朋友吗?赶紧让他站出来回答啊!”

秦受一愣,随即转目看向了自己右边的一位平头青年:“老王,有把握么?”

平头青年摸了摸鼻子,尴尬一笑:“秦哥,要是让我应付别的或许还行,但这赫茗老师提的问题,的确有些过于困难。

?伤寒杂病论》页码足足千余页,内容十分繁琐,虽然我的成绩一直在全院名列前三,但这东西实在太变态了,就算是从事临床学多年的主治医生,也不一定能够百分百的回答出来。”

平头青年这话落下,秋雅脸上的期望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

连院系前三的学霸都无能为力,那谁还能回答得出来?

秦受看了看失望的秋雅,眉头一皱:“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秦哥,其实你可以试着让全校第一名来回答一下,以她的学习成绩,或许能够回答出这个刁钻的问题。”平头青年指了指前排某个女生,小声说道。

秦受和秋雅纷纷转目落在了某个女生身上,身影都是一愣。

莫朵朵,金陵市高考文科状元,就读金陵大学三年,学习成绩一直在全校排行第一,囊括了全校大大小小的奖杯,而且还多次获得全国性奖项,甚至国家最高学府都对其抛出过橄榄枝。

此女除了学习成绩逆天以外,还拥有着极高的颜值,无论是金陵大学还是金陵市其它大学,都有着庞大的追求者,位于金陵大学四大校花的榜首。

在秦受和秋雅看向莫朵朵的时候,全场的人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莫朵朵,眼神中皆是带有着一抹期望,均是希望她能够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赫茗同样看了莫朵朵一眼,此女的学习成绩十分出色,几乎每门课都是满分的成绩,逆天的很。

但是,《伤寒杂病论》并不是单靠背诵就能领会的,它涉及的东西,更多是许多抽象的概念,就连专研此书三十余载的他,都不一定能够完整的回答自己提出来的问题。

至于他为什么会提出这种问题,或许是想要借此来突出自己和其它老师的不一样吧。

见全场的人都盯着莫朵朵,赫茗淡笑着反问道:“莫同学,你要来试一试吗?”

“抱歉赫老师,我只熟悉《伤寒杂病论》前十节篇章,您所提出的这一篇,不在我熟悉的范畴内。”莫朵朵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

她是一个十分有耐心的人,可绕是如此,也不免被《伤寒杂病论》那繁多的内容以及其深奥的医学精华而打败。

当初第一眼看见这本巨著时,她只觉得能够编写出来的医圣张仲景已经超出了人类理解的范畴,其生涩难懂的内容和治疗方法也导致这本医学巨著她只了解了些许皮毛。

值得一提的是,前面十节篇章还是她硬着头皮咬牙背下来的,至于后面的篇章,她实在没有这个耐心去背诵。

莫朵朵的这番话落入全场人耳中,彻底让他们的期望破灭。

全校第一名都无能为力,这还有谁能够回答出来?

平头青年苦笑一声,摊了摊手,表示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了。

秋雅满脸失望,根本无法接受临床学挂科的消息。

后排,君忘尘的几个舍友对视一眼,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很难受的地方。

反正挂科还有一群人陪着,大不了一起补考呗。

见得全场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赫茗哑然一笑,思索了一下,还是觉得换一个简单的问题算了。

可还没等他开口,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却突然自整个教室响了起来。

“赫老师,可否让我试一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