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夏至之时

更新时间:2020-03-25 08:06:41

夏至之时 连载中

夏至之时

来源:落初 作者:白泽月 分类:言情 主角:陈林婴 人气:

《夏至之时》为白泽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18年前母亲离奇失踪,襁褓里的林婴被父亲抚养长大,看似邻家妹妹的她却拥有一双能看见妖怪的眼睛。大妖怪陈淲的到来让林婴本就不平静的生活“雪上加霜”。信守承诺的举父;一梦成痴的龙舌;报恩心切的许乐;重情重义的铛铛;嗜酒如命的老六;情深不寿的远志??林婴在帮助它们的同时,也渐渐领悟到这双眼睛的意义所在。然而,林婴逐渐发现自己与妖怪们的关系并非是互帮互助成为朋友那么简单,她发现这双眼可能涉及到母亲林珏失踪的真正原因,乃至整个林氏家族的巨大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晓敏抬了抬眼镜,这次改伸手戳了戳徐栩另外一边脸颊:“你看看,你的神明比你萌多了,还会有Q版字体标注自己的年龄出生哟~”

徐栩就算再缺乏常识,却也知晓,大明成化年间是不可能有什么网红字体出现的,白白软软的包子脸瞬间便染上了胭脂般的红:“反正,反正它很灵就对了!瑶瑶,快还给我啦。”

历瑶原本就打算将瓷喵还给她,却不曾想徐栩居然径直扑了上来,她松手的速度太快,而徐栩的反应速度又太慢,导致‘嘭’地一声巨响,瓷喵便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厉瑶摊手耸肩:“这可不能怪我啊。”

徐栩一脸震惊地呆滞数秒,良久方才回过神来,万分痛心地跪倒在地:“啊!我的考试神喵……不要啊……嘤嘤嘤,厉瑶,我恨你!”

林婴原本觉得考神喵很是有些眼熟,一直在苦苦思索自己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只喵,还未曾想到,便被瓷喵摔碎的声音打断了思绪,抬头一脸错愕地看着小伙伴们:“难道你们最近倒霉多了想砸点瓶瓶罐罐冲喜么?要不要跨个火盆?我家有一个,我跟你说可好玩了……”

恰逢此时上课铃声响起。

厉瑶上前一把拽起徐栩,随口安慰道:“好了,乖,回头我赔你一个带二维码的宣德炉好了。”

带二维码的宣德炉?为什么听上去特别不靠谱的样子啊……

徐栩欲哭无泪,勉强把摔得粉碎的瓷猫收到了塑料袋中,原本还想挖个坑好好将其掩埋,却被历瑶以快考试了为由强行拖走。

感觉自己考试最后希望都破碎的徐栩瞬间发出了无比凄凉地惨叫:“我要挂科了,我要挂科了……喵神救我啊。”

林婴摇头苦笑,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花团锦簇的天井花园瞬间人去楼空,只余下徐栩惨叫的回音,和参天巨树之下碎了一地的瓷喵。

第五章‘池神’显灵

陈朝阳从午睡的梦中惊醒了。

就像是有谁在咆哮。大地深处传来了深沉的回响。

宛如有地火熔岩在那泥土之下穿行,愤怒且澎湃地奔涌着,要灼穿地壳,将一切化作灰烬。

龙蛇起陆。

恐怖的动荡瞬间席卷了整个夏至面馆,锅碗便震颤起来,宛如哀鸣,水槽中的积水掀起恐惧的涟漪。桌上的茶具震颤,迸发出细微且尖锐的哀鸣。

陈朝阳猛然推开门,穿行在动荡的家具中。

在经过柜台之时,他的手指扫过,指尖便多了一张纯白色的薄纸,那薄纸宛如钢铁,在他指尖弹得笔直。

在白纸上,只有一点猩红的印记,妩媚如女子眉间的红妆,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肃杀凌厉。

他踩踏着嘎吱作响的楼梯,逆着震荡的冲击,登上了二楼。

向着面前的墙壁,薄纸猛然按落。

雷声迸发!

“镇星缚手,北斗杀魂,三台七星,持剑斩精……”

在沙哑的呢喃中,空白的薄纸上,有赤红色的符箓宛如藤蔓一般生长而出。

千枝百叶的咒文越过了纸符,在墙壁上蔓延,瞬息间扩张百倍,覆盖了触目所及的一切

那恐怖的咆哮声被雷声炸断了,留下了模糊的哀鸣,消散无踪。仿佛要将整个屋子一同摧毁的可怕震荡也消失无踪。

咒文也消失了,符咒化作飞灰而去。

一切都像是幻觉一样。

只有陈朝阳踉跄后退,坐倒在椅子上,汗流浃背。

他反复地数了数仅存不多的符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只是余波便如此可怖,真是令人绝望。”

他抬起眼,凝视着远方:

“阿珏,辛苦啦……”

-

-

“你闹够了没有!”记得用男孩和女孩儿做替换

男孩儿愤怒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孩儿:“现在都八点了!我今晚还有两场排位赛要打呢!你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把我扯到这鬼地方来,就是为了这个破池子?”

男孩儿伸手,指着身后夜色中那个锈迹斑斑的破破招牌‘幸福许愿池’。

女孩儿委屈地低着头,只是捏着裙角,忍着哭出来的冲动。

“我只是……听说这里很灵……想要和你……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对我!我也没想到这里是这样啊……”

在寥落的夜风中,不远处,破破烂烂的大铁门发出吱呀的哀鸣声,一片凄惨的声音里,两人身后只有一个残破的水池,遍地垃圾。

幸福许愿池。

本市十几年前的十大著名景点之一。

据说市长想要开发旅游产业的时候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来这里,风水先生当场趴在地上不肯起来,大声赞叹此处乃龙脉汇聚之处,藏风聚水之所,贵不可言,贵不可言之类的鬼话。然后留洋回来的市长大手一批……在这里建了一个许愿池。

最开始的那几年,慕名而来的善男信女们着实为环卫工人捐献了不少钢镚,而且以灵验出名,甚至有人不远万里来祭拜‘池神’。

只可惜时过境迁,本市都要修五环了,可这破地方依旧还在郊区的郊区的郊区……渐渐地就没有人来了。

而终于在许久之后,迎来了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女孩儿,还有她的‘前男友’。

提到这一茬,男孩儿就气儿不打一处来:“我们都分手了!分手了!你怎么就老是缠着我不放呢?从以前开始就这样,我每次打副本打排位,到最关键的时候,你就打电话,烦都烦死人了!”

“我、我只是想要关心你而已啊。”

女孩儿忍不住抹眼泪,低声哽咽:“你白天要上课,不回我电话和短信,晚上你又嫌我给你打电话。我想给你送午餐你都不愿意理我,究竟是为什么啊,我哪里做的不好了,我改还不行么?你从前不是这样的,真的,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你从来不凶我的……你究竟怎么了?”

“不可理喻!”

男孩儿不耐烦地跺脚,转身就走。

这世间的感情或许很多都是如此,初时你浓我浓,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都时时黏在一块,对方的一切在自己眼里都能化作美好可爱。可随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的消磨掉了最初的激情,双方便很容易产生倦怠。这时候对方的优点便会逐渐缩小,缺点却会无限放大,说话是错,关心是错,甚至连感冒打个喷嚏,对方都会觉得你污染了空气罪无可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