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旱魃幼儿园

更新时间:2020-03-25 08:07:55

旱魃幼儿园 连载中

旱魃幼儿园

来源:落初 作者:黎猫儿 分类:言情 主角:原谅余光 人气:

《旱魃幼儿园》由网络作家黎猫儿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原谅余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小女子年方二八,当然,是二十又八。平生无大志,最大的梦想就是开一家美男养成学院。开学第一天,美男排排站,不过……  “小哥儿,你这紫色美瞳可真自然,得不少银子吧?”  紫眼帅哥儿不鸟俺,俺不气,问身边另一俊秀小男娃:“小子,你这身黑毛套装哪买的,真欢shion!”黑毛小哥儿很和蔼:“自个儿长得。”  (⊙o⊙)自个儿长……!?算了,俩一对儿不正常,捉了身边一对翅膀吼:“***!老娘这又不开化妆party,你装毛天使!”揪揪揪,嗯……为毛揪不掉?翅膀主人扭啊扭:“讨厌,人家这是原装的。”  天!这都什么货色!白毛黑毛杂毛!紫眼睛的、蓝眼睛的、红眼睛的,MMD,还有没眼睛的!最可怕的是,还有一群长翅膀的“鸟”围着老子飞啊飞!开除!通通开除!  PS最恶俗简介:旱魃夫君一箩筐,各种小哥儿qiǘbāoyǎng,嘿嘿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说:“成秋碧,作为男人,不,是作为男旱魃,如果你一直这么刚愎自用下去,我想没一个女旱魃会喜欢你。”

沉默,沉默,成秋碧继续在沉默中制造金子。

我说:“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来伤害你的心。”小子知道老娘的厉害了吧,一句话就给你劈没电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咱唧唧歪歪。

当然,我的一句话究竟有多大力度我是知道的,他不是败在我的话上,而是败在他自己深藏在内心的自卑上。

是的,他是自卑的,自从他刚刚说了些有关他身世的事情我就已知道,他是自卑的,因为他是玲僵,虽然他拥有着让人艳羡的血统,可他没有这种血统该有的完美,他为自己的形容而自卑,因此,他就用自己的自高自大和高不可攀来粉饰这种自卑。

我戳痛了他的自尊心,我是故意的,谁让他X的没事尽挑咱刺儿!俺说了俺不是好人,不要惹俺。

“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不会有旱魃……喜欢我……”过了很久,久到路冬声和濡以沫从城门处返转回来,又返转回去带着我们向城门处驶进,他才怔怔地开口。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或许是人进了鬼住的地方,行为也就不受自身控制了吧,我居然会安慰他,而且安慰他的词居然会是这样的!

我说:“谁说的,只要你努力,终将会赢得所有人的喜欢,包括我!”不不不,前面的恶心话也就算了,最后那仨字算神马?啊?算神马?

对,它们就是神马!

我期待地在心中默默叨念,以求上苍允许我把那三个字在成秋碧还没有听到前就收回去,可惜呀——

“你?等我努力出了成果,你说不定已经成为一堆无皮无肉的白骨,连自己将要面对的遭遇都不知道的女人,竟敢说要来喜欢我?”成秋碧的口气中全是嗤嘲之意,我捂起脸,大吼一声:

“不活了!”

路冬声缓慢地挥动着翅膀回头瞄了我一眼,声音飘忽如同不是他的,他说:

“放心,你这个要求马上就会实现的。”然后就又面无表情地向着前方继续飞啊飞。

被路冬声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什么,惊问成秋碧:“他们究竟要带我去哪!?”

成秋碧透明的眼珠甩了甩,说:“我就知道我刚刚的那些话是白说了。”

“什、什么话?”随口问的。

成秋碧继续把眼珠子甩啊甩,也不怕使劲儿大点儿把它们给甩出去,他说:“血祭,你要被黑暗之城的副主拿去当每年的血祭,难道你没听到我说的?”

我特诚实地摇摇头,如果成秋碧现在可以现身,他一定会把我那摇得过分欢畅的小脑袋给揪下来。

他哀叹一声,简单说道:“血祭就是把你的血吸干。”

“吸、吸干!”我忍不住把嘴巴张到最大,“那岂不是和你那天对我做的一样?”

他在我怀里点点头又摇摇头,轻飘飘的身体除了劲冷的寒气之外让我感觉不到任何真实Xing。

我不懂:“你那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究竟什么意思?”

“我吸血是因为那天一时忍不住对人血的渴望,而她吸血……作为副主的梦魅儿,她完全可以饮食更具天地之气的龙血,但她这人邪恶无比,对于人更是无理的钟情,每年都会找一些对银钱极度渴望的人来吸食他们的血液,只因人血比龙血更鲜美可口。”

我环视了一圈身边那些神情颓丧的男人们,推了推身边一个绝望横生的,说:

“大哥,没想到咱们还真是同命相连,都是因为贪财而被骗到了这个黑黢黢的鬼窝里。”

隔壁大哥很是爽快地白了我一眼,恶狠狠道:“谁跟你个臭要饭的同命相连,”他用左手拽了拽空无一物的右袖,说:“要不是我身陷残疾再也无力承担家中十余口老老小小,我才不会为了这点子身外之物而搭上Xing命。”说罢又厌恶地冲着我唾了一口,我急忙向相反的方向躲去,同时心中的惆怅成二级函数幂次递增。

我他圈的又被人鄙视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回你总该知道你的品质是有多么的让人不齿了吧。”成秋碧成大色狼没事添油加醋,火上浇油的功夫可谓是一等一。

我说:“怎么的,老娘就是贪财怎么了!我也想高尚一点把钱给家人什么的,可我哪来的家人!”提到家人,我又开始抹鼻涕,脸是彻底地没法子看哩。

进入血城之后,本来随守在我身边的跳跳兵就被调拨得只剩了两个,和我的情况一样,那些个被颠醒的大爷大哥们也精神矍铄地在俩跳跳兵旁愁眉苦脸绝望横生。跳跳兵散去以后,血城沿途也变得宽敞起来,而且,愈是向前走,道路愈是广阔平坦,而且,不似刚刚狭长走道中的黑暗,这里隐隐的,不知是从哪里散发出淡红色的光辉,就犹如……被稀释的血液。

骤然,前路豁然开朗,道路两边一座座高耸穹顶的黑红色房屋,竟都是用或长或短或笔直或弯曲或森白或钝黑的骨头架起来的。高耸的建筑一座挨着一座,如同商铺的骨质门楣上挂满吸引顾客地条幅或是装饰品。

我呆呆地看着一个灰白色翅膀的……按照成大色狼的意思,这就是所谓的高等旱魃,比之路冬声和濡以沫还要高等,如此高等的旱魃,也不知道会不会高等数学,话说咱某年某月某天,高等数学居然没及格。

咳咳,跑题了。

灰白色翅膀的主人正自在一处货摊前挑挑拣拣,煞有介事的样子和外面的人类买东西时毫无二致,如果不是那张森白的脸和灰白的羽翼,我很有可能只是认为她只是个居家节俭的小媳妇儿。

路过这个女旱魃时,我特好奇地瞄了眼女子正在挑拣的商品,不看不知道,一看……我勒个去,这女旱魃也忒开放了,居然光天化日之下买套套!

呃……这里会有套套那么高级的玩意儿?我也好纳闷地说。

抚了抚成秋碧盘踞着的小胸脯,我轻不可闻地问道:“大色狼,刚刚那女旱魃看见了么?她在挑买的东西……你们这里是做什么用的?”

小巧的盒子,上面分明绘就的是唯美Chun宫,就算离了相当一段距离,但就咱堪比狼光扫描仪的眼睛,嘿嘿。

感受不到成秋碧的寒凉,我又拍了拍胸脯,然后见其还是没反应,我就又拍了拍,那只色狼居然还没反应,我再拍,没反应,我拍我拍我拍拍拍!

“咳咳——”拍大劲儿了,肺都跟着颤两颤。

不负我的自我牺牲,成秋碧终于有了声音,他说:“这个问题我想你这辈子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我挑眉:“是么?”

终于感受到了成秋碧身上的凉意,我摸了摸耳根,就听他的声音在我耳洞中敲击耳膜道:

“听你的口气,你是知道了?”

我抿了抿唇,然后说道:“不说了,少儿不宜。”

这话落地后,成秋碧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但他终究还是开口,而且是惊讶开口:

“你真的知道!”

我摇摇头,特肯定地说:“我不知道。”起码我不知道他和我的认为是不是一致的。

成秋碧似是松了口气,因为我感觉到靠近胸口的凉意瞬间沉重,他说:

“我想也是,晷宫国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它的功用的,那可是我们祖先传承下来的。”

我惊:“你们祖先都用这么高级的东西了?”话说在原本的世界,有套套的历史不说屈指可数但也没久到……呃……“成大色狼,你们祖先的时代距现在多久了?”

成秋碧特自豪,回道:“至少也有五千年的历史了。”

“五千年!!?”好吧,我承认他们祖先的伟大,居然连套套这种极具安全Xing的那啥用品都发明出来了,俺五体投地肝脑涂地啥东西都落地。

街道两旁的摊位和商铺逐渐多了起来,来来往往的旱魃也自然而然地成群成堆。在这里,除了跟在我置身队伍里的那几个跳跳兵之外,在这血城里,根本再也找不到一个走路用跳的。街上行往步履成风,偶尔在半空中会看到一对对或是纯黑或是浅灰或是灰白,个色翅膀缓慢的扇动着,看着挥动翅膀的旱魃们,就算他们长得跟鬼似的,此刻看去也自带上了些优雅与气势,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唯美。

血城上空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但如夜的空间里,由刚刚的浅红慢慢被深红或是淡紫所替代,使得整个城市陷身在一片血色光华之中,偶尔天边飞划过一弯弯黄绿色极光样的光线,那场景,我这没抵抗力地直接就目瞪口呆了。

“没想到旱魃比我们人还会享受!”我惊得脱口赞叹。着实,这满眼的夜景,括弧,不知道现在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晚上,但究其这里除了黑暗就是黑暗,那咱就夜景吧,括弧完了。满眼的夜色景物和我原来所居住的地方相比,我居住的地方简直就一贫民窟。

红光打在骨质的房架上,森白的质地立时被晕染出一片片如朱砂般的磨砂质感,我继续把嘴巴张大,直到嘴巴可以塞进去八九个跳蛋了,我才……咳咳,下巴脱臼了!

我可劲儿拍了拍我那粉嫩嫩的双侧小脸颊,直拍出两圈红晕我那脱臼的小下巴才被我强行掰回来。我感叹我医术超群的同时,继续把目光锁在那骨头架子似的房屋上面,直到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些不是真正的骨头,而只是些大理石做的模型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