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玉妻不淑

更新时间:2019-10-22 04:17:26

玉妻不淑 连载中

玉妻不淑

来源:落初 作者:夭夭其华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穆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玉妻不淑》是夭夭其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姐穆妙,书中主要讲述了:妙手回春的爹爹,工于心计的姨娘,  可爱逗趣的包子弟弟,张扬霸道的冤家。  漫漫人生路上,没有娘亲护着,咱只能自己努力谋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彦玉并不知道自己吃顿肉,竟能带给他人利益,只是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见柳嬷嬷并没什么异象,试探Xing地提出要找自己的鞭子。

原本淡定的柳嬷嬷表情有几分僵硬,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彦玉这么一提也不过是降低人的警惕Xing罢了,毕竟作为标志Xing的物件,这鞭子可是一个最佳身份证明道具。若是她一直不提,想来也会有人怀疑吧。

此时提出,时间是否掐准不得而知,但能起到排疑的作用是一定的。

有时候彦玉都会觉得自己会不会太过小心了,可奈何前主有那么彪悍的形象,若突然乖巧懂事,会没人觉得奇怪?

最终,柳嬷嬷还是将锁着的柜子打开,拿出一个方盒抱在怀中。顿了片刻,才放在桌上,用手按着盖说道:“小姐答应嬷嬷一件事,嬷嬷再给你。”

见她一脸严肃,彦玉郑重其事地点头,猜她是叮嘱自己不要使用暴力。

柳嬷嬷蹙起的眉心依然没有松开,语重心长地说道:“玩可以,但别伤着自己。”

这话听得彦玉险些下巴脱臼,她、她没听错吧?

拍了拍盖子,柳嬷嬷说道:“知道了么?”

彦玉愣了一下点点头,心里乱成一团,她哪里会用什么鞭子。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有了漏洞,真是出乎意料。

她在心底呐喊:嬷嬷,你的节Cao呢?阻止暴力才是正道啊!

如同慢动作一般,柳嬷嬷打开盒子,露出里面安静躺着的金鞭。

只是一眼,彦玉的目光就被吸引住,伸手取了出来。

长度适中的银柄镶着一粒蓝宝石,柔软的鞭绳泛着金光,大小如玩具一般,可分量却是不轻。彦玉拿在手中把玩,心想这前主的暴戾想必是被纵容的,不然一个孩子从哪弄来这么精致贵重的一条鞭子?

活动了一下手腕,彦玉想试试这鞭是否只是金玉其外。

“啪”地一声如鞭炮炸响,红霞吓得捂住了耳朵,忍不住尖叫出声,就连向来沉稳的翠荷都咬着下唇打了个哆嗦。

彦玉暗恼自己不顾她们就这么练手,看她们吓得不轻,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下去吧。”柳嬷嬷眼神颇为无奈。

红霞和翠荷行了礼退下,跨门槛时红霞还被绊住,所幸有翠荷扶着才没摔倒。

彦玉心里自责,把金鞭扔开,一屁股坐在床上。

柳嬷嬷只当她是找不到感觉了,走近捡起金鞭说道:“姑娘是太久没拿才生疏了,多练练就好。”说着又把金鞭收到了盒中。

来不及感慨嬷嬷的伟大,彦玉的心又是一紧,是啊,自己连绸带都没挥舞过,外行人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又是一个疏忽啊!

听说彦玉又拿起了鞭子,原本还会偶尔串门的年画娃娃彦沧也不来了。这事自然也少不了彦仲杰一顿呵斥,作为和事老的穆妙珊劝道:“姑娘家拿着鞭子是不好看,不过好歹学了一份武艺在身,出门在外也有个保障啊。”

“她这三脚猫的段子算什么武艺?”饶是穆妙珊提前表现出跟他统一战线,彦仲杰依然怒火熊熊,“有她老子我在,到哪不是保障?”

这话粗理不粗,若不是位高权重,又有谁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彦玉听着彦仲杰的咆哮,伸手擦去脸上的一粒唾沫星子,继续受训。

难得彦玉没有顶嘴,一屋子的人都如绷紧的弦,生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穆妙珊焦急地对彦玉使眼色,显然是要她乖乖认错的。

认错可不是前主的风格,彦玉打算继续沉默是金,用小拇指掏了掏嗡嗡响的耳朵。

看到这个姿势,彦仲杰只当她是不耐烦,当即把手举高,一巴掌就要拍下。

彦玉吓得忙往柳嬷嬷身后窜,想了想又跳到穆妙珊身后,敏捷的动作跟个猴儿似得。

穆妙珊回身护住彦玉,对彦仲杰说道:“老爷,玉儿可是您和夫人的亲生女,您舍得下手么?”

彦玉小心地探出脑袋,瞅着彦仲杰,见他神情微变,高举的手掌发抖,知道这顿打是逃过了,不由心里松了口气。

“孩子还小,大了就听话了,若是打坏了,心疼的不还是老爷您?”穆妙珊给彦仲杰了台阶,自然他也就这么放下了手。

彦玉乌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彦仲杰本要脱口而出的狠话又咽了回去,“自己好好思量着,再过一月,就给你请先生来,这次可不许再耍花招。”

能读书,彦玉没异议,就是不知道自己连基础都没有能听懂么。若一问三不知,岂不又得气得彦父火冒三丈。

愁啊愁,这学也不是,不学也不是,彦玉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穆妙珊紧紧抱着彦玉,替她回了话,待彦仲杰平静些许,这才提出让他回屋。

想不到光是要个鞭子都闹出这么大的事,彦玉只觉得自己心脏跳动就没规律过。难怪前主那么暴躁了,摊上这样的爹,玩鞭子那完全都是文艺范儿啊。彦玉甚至有些庆幸玩的只是鞭子,要让她左青龙右白虎,单手耍大刀,那才叫生不如死。

这么一闹倒并没有影响彦玉的好食欲,照例她要了一个荤菜。

东厨每个人脸上都绽开了笑,翠荷垂手而立,表情淡淡,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老爷都气成这样了,还指望有赏钱?

柳嬷嬷见彦玉胃口大开,生怕她是化悲愤为食欲,满脸忧愁,直说:“慢点吃,别噎着。”

正吃着,外面就有婆子来请柳嬷嬷,说是二夫人有话要问。

柳嬷嬷早已料到,从容不定地起身,吩咐红霞翠荷进屋伺候。看柳嬷嬷神色凝重,彦玉猜到她去是受训的,毕竟交出鞭子的就是她,可彦玉又不想与穆妙珊正面起冲突,只有眼睁睁看着柳嬷嬷跟那婆子走了。

待二人走出院门,彦玉又追了上去,问道:“嬷嬷,你要去哪?”

“二夫人找柳嬷嬷有事相谈。”成婆子低眉顺眼地说道。

彦玉听了更加确定她是去挨骂的,追根究底也是因为她,这让她怎么忍心?索Xing拉住柳嬷嬷的手,对着那婆子说道:“姨娘明日不是还会来,有什么事到这来说吧。”

成婆子面上有些难为,直到彦玉叉腰摆出架势,这才无奈地说道:“奴婢知道了。”

看着拉自己的小手,柳嬷嬷眼睛有些湿润,等成婆子离开才说道:“只是问个话,去去也无妨。”

彦玉没为自己的行为多做解释,拉着她进了屋。

那一头,成婆子把彦玉中途插一脚的事说完,偷偷打量穆妙珊的表情。

穆妙珊听完,也不觉意外。

此时她身着里衣,披散开长发,手捧书卷斜倚在床头,显然是压根没打算见人的。翻了一页书,她才对珠帘外的成婆子说道:“退下吧。”

立在床边丫鬟夏蕊捧茶说道:“夫人,姑娘这是明摆着跟你过不去呢。”

“胡说什么?”穆妙珊懒洋洋地端起茶盏,吹了吹上面的茶末,“玉儿身子才好,跟老爷置气心里自然不舒服,且由着她吧。柳思真跟她毕竟这么多年主仆,自然要顾着情谊。”

“夫人你就是心太善了。”夏蕊嘟了嘟嘴。

一旁的Chun铃浅笑:“夫人你的确是太善良了,把夏蕊这丫头惯成这样。”

穆妙珊笑着摇了摇头,又拿起了手中的书,屋子里的嬉笑声归于平静。看了一会儿书,她吩咐道:“老爷最近火重,吩咐东厨炖盅燕窝银耳羹送过去。玉儿体虚,做道黄芪蒸鹌鹑给她补补。”

“是。”夏蕊揭开帘子去传话,留下的Chun铃这才说道,“夫人,小姐若是不领情岂不扫了你的面子?”

“一道菜而已,哪有那么严重。”

Chun铃压着声:“可小姐不是不吃肉么?”

穆妙珊嗯了一声,又说:“既然这两日开始吃了,想必还会继续。至于东厨那边,再给两次赏钱就行,也别让她们甜头一次吃到饱。”

听懂的Chun铃垂首说是,安静地走到一边添香。

过了半个时辰,夏蕊才跟着彦仲杰回来。

穆妙珊忙从床上坐起,面上带着真切的欣喜。

彦仲杰伸手按在她肩上:“可是我扰了你?”

“老爷这说的是哪的话。”穆妙珊还是站起身,接过湿帕亲自为彦仲杰擦手,见他看向桌上摊开的白纸解释道,“沧儿今天嚷着要学写字,胡乱画两笔罢了。”

沉吟一声,彦仲杰眉头又皱起来,长叹一口气:“玉儿还及不上弟弟有上进心,哎!”

“孩子都是教大的,老爷别这么费神,你看玉儿最近不是乖巧了许多?”

“若真乖巧,怎的又把鞭子拿了出来,说到底还是死Xing不改。”说着,彦仲杰摆摆手,“不提也罢。”

听到父亲来了,彦沧欢快地从隔间跑过来,扑到彦仲杰腿上甜甜地叫道:“爹爹。”

彦仲杰伸出双臂将他抱起,表情不由柔和许多:“沧儿今日学字了?”

彦沧点点头,自豪地指着桌上的纸说道:“那些都是沧儿写的,姨娘还夸我聪明,一学就会。爹爹,你说我写的怎么样?”

抱着彦沧走到桌前,彦仲杰拿起纸,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体,言不由衷地夸道:“自然是好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