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暮霭沉沉明谋破

更新时间:2019-10-22 04:18:29

暮霭沉沉明谋破 已完结

暮霭沉沉明谋破

来源:落初 作者:暮光沉城 分类:言情 主角:木霭慕娇雄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暮霭沉沉明谋破》是暮光沉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木霭慕娇雄,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生平最喜欢打怪攻boss书写完美履历堪称人生赢家典范的姑娘,被强绑系统重生仿战国位面周旋于风华名士场(凶残美人窝)的故事,这是一个伪白莲与真蛇精心机叠送斗权斗势阴谋阳谋最后夺心夺身的故事。  ***  木霭觉得她与婳姽那妖当真是孽缘森森。  不是撞了他雌伏承欢“求爱”的好事,就是一时手痒开膛破肚结下了不解之梁,再不就生死厮杀半斤八两,余下的……便全是由共生蛊圈着——粉墨登场宣了盛世的奸情。“娘亲说,一个人若爱另一个人,就合该为他付出一切。”  “吾都把自己给你了。”  “你可以对吾做任何事,这是吾的付出。所以吾爱你。”  “所以,霭霭,你也爱吾好么?”  一边强塞共生蛊一边“缱绻深情”,这是妖艳贱货级深井病娇婳姽。……一巴掌拍下某作妖,僵尸脸呵呵,这是木霭。“就为了——护一个二爷的美人!”  “奸情!妥妥的!”  啧啧吃瓜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这是群众。故而……   花团烂漫下,一子粉面无邪,指尖飞舞把玩着纷飞的彩蝶,状似漫不经心:“若世人皆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欲杀我,史书记我千古佞臣,你待如何?”   当然是助他们踩高捧低灭了那仇家满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登煌一楼是楼中楼的设计,入了精贵稍甚一般楼宇的外围墙阁,入眼的是另座仅用高大均匀的红木井字形交叠而成的高耸入云的望台。

战国百姓对于天地有本能的无上敬畏,祭祀往往欲沟通天意祈求天佑,放在魏国的礼法上就成了祭祀愈是近天便愈成功的传统,可想倾尽人力耗费数年所建成的登煌之高。

木霭用手捻摸几下齐肩处的一块横木,这月来并未下过雨,木质表面干燥不易打滑,很适合攀爬。

她考虑着便动作了起来,抬脚欲开始向上爬,谁知刚抬了一只脚,动作便被掣了回来。

“不。”少年嗓音沙哑艰涩。

碰——

紧接着身后一声重响,木霭的衣摆被身后伸出的手牢牢扯住,上爬不得,只能先退下脚步,她回身看向少年。

跪地的容冶放开手深深俯身叩首,咚咚咚,几下磕的极是用力,少年行事突然,木霭来不及阻止,便见他已自罚般地磕得头破血流。

“奴该死冒犯了贵人,贵人稍后怎么惩罚奴都可以,”少年抬着头,一张混合了清隽与艳色的脸做着异常卑微讨好的表情,只听他艰涩地恳求道,“贵人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奴做便是,请您顾惜自己不要冒险。”

木霭被共厄连累得额头生疼,加之一身的伤痛,孱弱的身子昏昏沉沉发着低烧,看着少年顶着这么副容貌和她未来主公的名头,做着这样伤眼的事,心里更是烦躁又无力。

话说他做卑微讨好姿势的时候就不能把那双死水样的灰翳眸子掩一掩?

木霭很疼,哪都疼的难受。

她甚至都在考虑自己捏着这么副烂牌死坚持着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提前销号重来了。

烂牌可以忍,但她必须确定自己做的到底值不值!而现在,她实在有些怀疑,少年已经这样,登顶之路注定只会更艰难,她又何必再强求!

语气也不再掩饰其中的厌烦:“够了!”

少年顿时定住,神色蓦地死白又平静,放在身侧的手指尖无意识地深深插入本就密布伤口的掌心,鲜血顺着指缝淋漓而下氤红了地面,而他恍然无觉,然后,他慢慢的匍匐跪拜了回去,头深深抵着石板,犹如无生命的破烂木偶,只余全身四处破裂的伤口血迹蔓延。

又是良久的沉默。

木霭突然感到无力。

她深深吸口气,尽力将自己周身的冷硬放松下来,蹲跪下身子,与少年平齐,拉过少年血迹斑斑的手从衣袖掩饰的取出系统里的伤药,细致地上着。

“我说了我会护你。”她软下口气,“我也知道你现在不信,没关系,我会做给你看。”

“你救过我的命,暮家嫡长的命很值钱的,”她想了想继续三分真七分假的说道,“但光是这并不值得我冒险,你知道的,你的处境有多棘手。”

少年木楞楞的,任由木霭动作,不知道听进了没有,整个人依旧潭死水似的。

木霭也不停顿,依旧清楚表达着自己的意思:“但再附加上一个至高无上的权位呢?”

“暮家如今还是魏国四大老牌的贵族之一,看着无限尊荣,可魏王年事已高,而暮家这代并无公子可以势立,仅靠联姻和秉持中立之道,新王登位后或许依旧安稳,也或许敌家上位后暮家就会陷入水深火热,谁知道呢?”

她自嘲般一笑,接着开口:“而我并不想沦落为联姻的棋子。谁都知道倾巢之下安有完卵的意思,暮家再爱重我,但当大势已趋,自身难保之时也无非是以卵击石,没有用的。”

这些话由着一介稚女口中说出着实奇怪,可因为暮霭是暮家这代的唯一嫡长的原因,平时被教导些这些个权术倾扎倒也不至于多惊世骇俗。

可怜木霭把自己说的这么小可怜兮兮,牙都有点酸了。

“所以,容冶,我们合作吧。”

“合作?”容冶的灰翳眸子映不进多少光,看着她,又像什么都没看,无神的重复着。

“对,合作。”终于讲到了点子上,木霭明显精神头都好了许多,“我们合作,我助你登顶,你许我暮家百年尊荣。”

至于“枯木逢春”的药,经验值,任务什么的,只是顺带不是。

若是容冶此刻眼睛澄明,他必定能看到少女此刻古怪的笑意,或许……只是或许,最后的结局便不至于惨烈成那样。

望着少年眼里凌乱的波和沉默,木霭十分满意,她并不指望一下子攻克下一个心有坚冰的少年,但只要有了动摇,哪怕是千里之穴,也必定要给她决堤!

然后,小插曲结束,当然要继续她“破釜沉舟,不破不立”的工程。

木霭在脑海调出系统界面,进入商城,快速地找到需要的物什,用平时升级的可怜奖励钱币购买,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到衣袖里,也顾及不上有些东西从衣袖里拿出会不会奇怪的问题。

最后她取出一根看着结实的粗绳一头紧紧缠在自己腰上,再把另一头紧紧缠上十分柔顺听话的少年细瘦的腰身。

反复打上死结后,木霭挑着眉,拉起少年的手一点点从一头摸向另一头。

另一头……容冶顺着绳子慢慢摸到另一头软腻的锦缎,怔了一瞬,随即瞳孔剧烈收缩,然而不等他再做出什么伤眼的反应,木霭便紧紧抓住少年颤动不已的手细心安抚,语气却毫无转圜,“接下来是命令。你登楼,我在身后掩护。”

容冶瞳孔一瞬放大,却蓦然被一双小小的温暖的手覆盖住了眼眶。

“我保证,至此以后,在助你成功登顶之前,只要我不死,永不弃你。”木霭轻轻推着容冶正对登煌,“如登此楼。”

“你说……什么?”容冶的语声艰涩而颤抖,一双死水样的灰翳眸子也颤巍着。

少女的话却如同淬了毒的蜜般,有如誓言,一句句清晰有力,打在人心上:“吾,木霭,在此承诺,在此之后,在助容冶登顶之前,只要不死,永不离弃容冶一步。”

说完之后木霭不再言语,直接开始领前攀爬,用行动表现一个贵女的任性和命令的无可更改,以及她的认真。

容冶如坠云间,僵硬着空洞着,如履薄冰地尾随身后,并用力赶上,抵在了前方。

夜愈发深了,西北窜逃而入的大风凛冽地呼啸。

木霭眼色沉沉。

上方攀附的少年早已抠得指甲翻卷,身上的许多伤口裂开,腥红的血液浸透了绷带,随夜风带出难闻的气味。

身子又一次狠狠痉挛,木霭闭目缓缓头脑的晕眩。

突然下唇一阵刺痛,木霭想,应该是背对她的少年咬破了唇角,紧接着手心传来一阵木刺扎进的生疼,痛觉带来片刻清醒,可惜又迅速麻木下去。

四肢酸软得几乎无法控力,疲倦如潮水不断侵蚀着意识,木霭脚一软险些失力掉了下去。

夭寿,主公的痛感阈值到底有多高啊!

她被共厄连累折磨得欲生欲死,现世可是法制社会河蟹社会她又爱惜自己的紧,受伤极少,一下子哪里忍得了这么疼!

更别提他此刻的满心苍凉,满身的悲怆哀戚浓烈的让她心肝肺都要炸了。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这种挠心挠肺的疼几乎已经要蚕食完了木霭的清明,她脑子如今和浆糊也所差不远了,再又一次猛烈疼痛之后,木霭实在受不了,不得不准备搁浅了计划,咧着嘴大喘几下叫了停。

“阿冶!”

注意到自己几乎要洇散的瞳光慢慢恢复焦点,木霭松了口气,掌心一轻,还没来得及反应又重重一道刺痛!

抬眼望去便发现一向表现恭顺听话的少年并没有停下。

他突兀轻笑,泪水划过双鬓,妖异漂亮的灰翳眸子带着她看不懂的释然。

【叮——警报!

帝子出现死气,危急!速救!

补充:帝子如若死亡系统会自动判定宿主任务失败,直接抹杀。】

……卧槽!

木霭还没理清少年的脑回路,就只见他突然俯下身子,咬断绳索,唇角血肉模糊鲜血淋漓,转过身来对着木霭,一张好看的紧的脸面无表情,不见哀戚,不见愤恨,不见留恋,什么情绪都没有。

然后在木霭惊悚扭曲的眼神下——松、开、了、手!

卧槽!

木霭被少年又一次突如其来的癫魔吓得一抖,差点没忍住飙出粗口,随即当机立断算好角度探出身子一只手紧紧拉住坠落下来的少年,巨大的冲力把她撞出抓紧的横木,风中衣襟翻飞像殉葬的蝶。

另只手握紧再松开,赫然出现一只锋芒逼人的匕首,木霭眸中幽光明灭。

【叮——恭喜宿主激活6%妖凰血脉,获得+40点洪荒之力,是否选择现在加持?是/否?】

“是。”

【选择加持部位。一,左臂。二……】

“右臂。”木霭咬牙。

澎湃的力量瞬间流淌于全身,血液灼热沸腾翻滚汇集于右臂,木霭闭眼忍住洗髓伐骨的麻木,片刻后再一睁眼,金红光芒一闪而过瞳孔竖成一线。

种种变故只在一瞬,木霭凝力,右臂霍地持匕刺入木壁。

“兹——”匕首摩擦划过木质发出刺耳的声音,扯出长长的划痕,终于在一木节处卡住稳下了两人坠落的身影。

吱嘎——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木霭吊在半空中的时候想,她这一次重生真特么刺激,也不算白来一遭。

感慨完了,又借着小幅度摆动的圆周力先把少年送上临近的宽栏,自己再靠了过去小心环拥住。咔咔,手腕一动便如同年久失修的老式风机,发出连续的破烂声响。

倒霉催的,肯定折了。

“……为,为什么……”回过神来的少年身子麻木僵硬,本就沙哑艰涩的话更是说不利索。

能为什么,不想殉情呗……木霭龇牙咧嘴,说出的话却是云淡风轻又理所当然,颇有霸道总裁护爱犊子的意味:“喏,不是说好了以后会护你的么。”

怀里的少年一时沉寂的厉害。

既然有惊无险,还不趁热打铁攻略目标更待何时?

木霭手脚利索,拾起自己腰上绳子仔仔细细地绑回少年身上:“不是说登顶的人可以许个愿望,上天会为他祝福么?既然你不信,那就让我护你登顶,然后再你许愿……若我违了诺言,便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如何?”

明明是恶毒的自我诅咒,木霭句尾却带着诡异的轻佻,细细的眉眼笑得弯起,羽睫下碎碎的光逶迤璀璨而夺目。

少年闻言,良久,慢慢俯身,把头搁上了少女柔细的削肩,慢慢环起清瘦的手臂抱住身旁小小的姑娘,缓缓用力,直到牢牢箍住。

呼啸的风吹拂起额前细碎的发,恍恍惚惚间黑夜掩藏下他的灰翳眸子倏而血色弥漫,妖异非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