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金宫娇

更新时间:2019-09-27 01:52:51

金宫娇 连载中

金宫娇

来源:落初 作者:李娘子 分类:言情 主角:藏娇阿娘 人气:

经典小说《金宫娇》由李娘子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藏娇阿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金碧辉煌帝王宫殿,小小县丞弱女藏娇宫中。祥和深宫却步步惊险。帝后情深,妃嫔权重。刀光剑影中她将如何杀出一条血路,待我傲视群芳,身边可有你的陪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丽正殿中宫人手中宫扇轻摇,凉风习习卷起赵璟绣着银丝龙纹的袖口。他斜靠着盘龙座椅宽大的椅背,手指轻叩桌面显然十分惬意。

金藏娇洁白光润的额头却微微渗出一层细细的薄汗,面上淡淡的红晕越发明显湿润。也不知是胭脂润泽还是香汗浸染。

瞧着赵璟两道墨黑眉毛微微挑起,眼睛睨着自己,那眼神似笑非笑。仿佛在说‘朕知道那天夜里议论朕的是你,被我抓了个正行,看你有什么话说?’不由想起了猫儿扑戏老鼠。

索Xing心一横抬头清声念道:“轩然霞举、雄姿勃发。”赵璟听着这如同玉箫低鸣,清亮甜润的声音,仿若Chun风拂耳般动听。正是那天夜里湖上说话的女子。

眼光细细打量之下,见金藏娇秀发低垂如丝,眉如轻烟淡淡纤长,一双水气朦胧的瑞凤眼微微上翘,如笼罩雾中。心里突然想道,这双眼倒比妙容还诱人几分。

藏娇见赵璟一双深邃明眸盯着自己看,莹润面庞越发带上七分羞涩。原本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绯红一片,艳如桃花之色,娇小嫣红的樱唇轻轻抿起,容光明丽直动人心魄。

淑妃抚弄着玉指上赤金嵌石榴石的尖长护甲,双眼微眯露出两缕寒光,顺着赵璟的目光上下打量藏娇。越看心里便惊异。

这个金氏瞧着秀美柔和,却内媚入骨耳尚不自知。双峰微微起伏诱人,腰肢丰盈圆润纤细,如同鲜花含苞藏蕊,承泽雨露后必当盛放。

心里一阵酸意波澜暗涌,暗忖都说这次新晋宝林以顾氏和金氏最为貌美,如今看来顾寒衣却差了不止一筹。

她眼角余光扫过正面露赞赏的赵璟,冷意越甚。满是娇嗔的轻咳了一声:“官家,看了这位宝林半日了,究竟是中意呀还是不中意呢?”

赵璟将目光收回,微板着脸向藏娇问道:“容貌举止倒还不错,你父亲只是从七品县丞。倒教养出一个不错的女儿,不知可学习了什么才艺?”

藏娇低下头缓缓回道:“小女谢圣人夸奖,家父科举出身,除了勤谨执事外,亦教导我与幼弟些诗书文字。小女才智平平,只略读了些书。平日还是和母亲学些针指女红,偶尔下棋为乐,并没有什么出色的才艺。”

淑妃便勾起唇笑道:“官家,这位金宝林倒是谦虚的很。不过官家素来喜欢才学出众的女子,这针指女红是小户Cao持之技,在宫中却没什么大用。真是可惜了。”

贤妃却不置可否,笑指了一下莫兰依:“妹妹此言差矣,官家方才不是说了,女子无才便是德,温柔和顺既可。我看金宝林容色莹莹,倒是此届最为出色的。”淑妃两道黛眉便是一皱,正要说话。

赵璟摆手止住:“罢了,既然喜爱女红,就到芷汀宫芳婉仪那里去吧。她向来只爱坐在宫中绣些荷包手巾,你去陪陪她也免得寂寞。方才贤妃说你容色莹莹,仿若美玉。朕便赐你个‘玢’字,晋才人。”

殿内顿时气氛有些暗潮涌动,两旁侍立的宫人内侍都多看了这位玢才人几眼,暗暗记在心里,日后见到当要小心恭谨些。淑妃压下心里的气恼,强笑着对藏娇道:

“玢才人还不谢恩?你可是今日唯一得了官家封号的才人,这份荣宠独一无二。早知道官家喜欢女红刺绣,臣妾也去学些好了。

要不,让玢才人去我宫里吧,我也好让她指点指点。今儿给官家绣个荷包,明儿给官家绣个扇袋。官家说可好呀?”

:“宝瓶不要胡闹”赵璟半真半假的说了她一句。贤妃也开口笑道:“淑妹妹素来喜欢说笑,且不说你那里昶泰时常来请安,又刚揽下了颜才人和苏才人。我看你的毓秀宫啊都要挤破了。”

“好了,朕也乏了,除了已指派了宫室的,其他晋了位的或没晋位的该分去哪个主殿你们便斟酌吧。李伴伴,服侍朕回清心殿去。”赵璟抖衣站起来搭了身边大监兆胜的胳膊吩咐。。

贤妃端正行礼:“恭送官家。”淑妃撅了娇艳红唇不情不愿的行了礼,余者殿中宫人除随皇驾同行者。及藏娇等才人宝林俱跪地行礼叩送圣驾。

等到赵璟的身影消失在殿外,淑妃才懒洋洋的挥着手里的宫扇坐在椅子上对贤妃道:“闹了这一下午,着实有些乏倦了。既然官家圣意已下,我不过是掌管宫中礼仪的,这安排宫室的事情,当是贤姐姐的分内事,我就不便插手了。”

贤妃连眉毛也不动一下,四平八稳的坐在椅上回应:“既然妹妹都这般说了,我自然不好再叫妹妹受累。妹妹便早些回宫歇息吧,我还有些事要吩咐她们,就不送妹妹了。”

淑妃撇了撇嘴站起来:“怡兰,怡安。还楞着做什么,贤姐姐这里忙的很,咱们走罢。”“是,娘娘。”怡兰和怡安连忙上来扶着她的胳膊,一行人簇拥着离开了丽正殿。

藏娇等人依然在地上肃立着,贤妃忽然展眉微笑:“诸位妹妹都累了罢,以后都是宫中姐妹倒不必太过拘礼。来呀,给众位才人宝林看座,上茶。”

宫人们便纷纷的忙起来,搬了锦墩排在殿中下首请众小贵人坐了,又奉了茶水上来。众女都站了足足一下午,早就腿软腰酸。忙谢了坐欠身在锦墩上落座。藏娇在墩上坐下,顿时感觉腰腿一松。轻轻的晃了晃身子长舒了一口气。

贤妃看着她们个个忙忙的饮着温热茶水,神情松适。面上微微带笑,缓缓摇着手中檀香细骨团扇道:“今天众位妹妹们都辛苦了,趁着还有些工夫,我把这宫里的事情跟妹妹们说说。妹妹们可不要嫌本宫絮叨。

咱们官家自临朝以来,一向日理万机专心国事。这后宫中除了当日龙潜宝邸时便随身侍奉的妃妾,只御驾登基时进了几位妃嫔。这后宫便单薄了些,如今还只有我和淑娘娘是妃位,还有惠,德两宫空置着。

九嫔之中只有含珠宫的主位宋昭仪,落梅宫的黄修仪,合浦宫的沈修容,雀翎宫的丽婉仪,芷汀宫的芳婉仪和秋露宫的武贵仪。这几位都是独掌一宫的尊位。

本朝有制,九嫔以下便不可独居一宫,可如今嫔位未满,还有许多婕妤美人之类总不能全挤到这几位娘娘的宫里去。

皇后娘娘仁善,便恩赏两位婕妤可共住一宫东西两殿,偏殿则可住美人或才人宝林一位。她们都是入宫数年的旧人了,熟谙宫中规矩。

诸位妹妹却都是新晋入宫,难免许多规矩不熟悉,一时冲撞了便会受到责罚。因此便都分到九嫔以上宫中,学习宫规聆听教诲。

等到妹妹们拜见过皇后娘娘,娘娘恩旨备玉笏侍寝之后,升了品级或有了龙嗣,宫室再行调整。妹妹们暂时还住在旧处几天。

待我向娘娘请了恩旨意,自然会遣派宫人与妹妹们迁居。如今你们虽然同住一处,封位高低已经不同,礼仪规矩不可亵渎,当依宫规而行。众位妹妹可听明白了?”

众人赶紧都站起来齐声道谨遵贤妃娘娘吩咐。贤妃站起身来笑盈盈的道:“既然都明白了,时候也不早,我还要到昭阳宫去禀告皇后娘娘,众位妹妹们便回去吧。”

丽正殿位于皇宫里城内宫西侧前排宫室,出了丽正殿南下便是后宫举行宴席或盛大活动时的万花殿。若往东穿行便是皇帝平日所居的清心殿,皇后的昭阳宫便在清心殿往后过福宁门二进。

本来皇帝应当住在内宫居中的紫宸殿,但帝后向来情深。圣人觉得紫宸殿往返昭阳宫遥远不便,索Xing日常起居都在清心殿,往鹤年宫也较紫宸殿更为方便。

出丽正殿往西侧便可去到栽种无数奇花异草,四季姹紫嫣红的御花园,硕大太湖石堆砌而成的玲珑九孔假山,假山旁九曲竹桥经沁香亭联结如一轮半月般的太液湖。

Chun熙宫,漪澜殿及风荷园等无数重宫室亭台楼阁逶迤而建,宫妃们所住的宫室皆在内城西侧,依周围风景亭台,碧波曲水而建,既可各有繁华美景,又风格各异。

新晋的宝林们如今所居的和云阁等俱在西北角上的碧波湖畔,即可免去新进贵人们不识宫中路径胡乱迷失或擅闯其他妃嫔宫室,又安静幽僻免去闲事纷扰。

面圣众女来时匆忙忐忑,回去时自然缓缓而行,命宫人在前头先行引路,自己两边观看周围景色。

颜巧月与顾寒衣,端木盈婷婷走在众人最前头,颜巧月不时与端木盈与顾寒衣等说笑几句,顾寒衣却只淡淡望着前方,偶尔随意答一两句话。

曹彩蝶却已经被她们落得远远的,也无心观看风景,与孟瑾萱两个人低了头抿嘴默默跟在后头行走。

伴月阁的五位宝林里只有苏玉婵晋了才人,此时倒孤零零一人走在颜巧月等人后面,袁嫒嫒想上去与她说几句话,见她神色冷淡,索Xing扭头与江芩等说话去了。

金藏娇与莫兰依两人步态娉婷,小小金莲踏着丝履走在光滑青条石铺成的路上。身后林玉贞走在梅采萍身边,不时指着碧树繁花与梅采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藏娇边走边举目看着四处飞檐翘角,雕梁画栋的重重宫室楼阁。或青砖碧瓦,或亭台轩丽。心里隐隐叹道,这便是自己将要终老一生,红颜白头之处。如今自己被晋封才人,家中阿爹阿娘得知想来也是喜忧参半。

阿娘尚殷殷盼望自己归家,寻觅一个知冷着热的温良郎君殷实度日。如今满眼富贵景象,却见不到爹娘与幼弟。明眸里不由濛濛的起了一层水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