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宠医品襄妃

更新时间:2020-01-13 06:57:25

绝宠医品襄妃 已完结

绝宠医品襄妃

来源:落初 作者:楚千墨 分类:言情 主角:沈氏林江 人气:

主角是沈氏林江的小说《绝宠医品襄妃》此文是楚千墨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穿越而来,沈珞言只想成为天下第一富,数钱数到手抽筋。重生而来,北辰云熙只想当个小白脸,死死抓住上辈子抱而不得的大腿,再也不分离!日常:沈珞言:“你滚开,本姑娘爱财不爱色!”北辰云熙:“不好意思,本王恰恰相反,爱色不爱财,不如……本王给你财,你给本王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那些人中,还有一位锦衣华服,英俊清贵,长身玉立的少年男子,三皇子北辰临枫。

三皇子快步走来,温文有礼地对沈云霆拱手行了一礼,道:“沈侯爷,抱歉!”

沈云霆眼睛直直地瞪着他。北辰临枫想再说句什么,但是又觉得无话可说。沈珞言落水,于他来说也是极为意外的一件事,他从小就讨厌别人的碰触,尤其是女子,当沈珞言迎面扑来的时候,躲开是他最正常的反应。

可那毕竟是一条人命,现在,他面对的,是那个落水女子的父亲。

沈云霆声音硬梆梆地道:“我的女儿虽然没有那么兰心慧质,也非冰雪聪明,但她是个好孩子!三皇子要清名,请别把污水往不幸的人身上泼!”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几步,对着河水,再也不出声了。

话中的不满不加掩饰,三皇子张了张嘴,想解释他并无此意,却又觉得苍白无力。

待到沈云霆离开,三皇子身边的侍从姜曙心中很是不满,道:“那件事本来不怪您,那些流言也不是爷您传的,武定侯怎可不分青红皂白?”

北辰临枫抬手阻止姜曙再说下去,也看着河面,道:“人还没找到,纠缠这些细枝末节干什么?”

看见三皇子也出现在河边,人群中有人小声私语:

“三皇子真是人中龙凤,难怪沈三姑娘会投怀送抱呢!”

“沈三姑娘是不是傻?三皇子这样的人是她能肖想的,白白的搭了一条命去!”

“哪个姐儿不爱俏?听说沈三姑娘跟任大公子还有婚约呢,好大的一顶绿帽,任大公子一定气死了!”

“这一死倒是干净了,三皇子和任大公子可就倒了血霉了。”

“就算没有死,这名声也坏了,武定侯府本来就配不上国公府,任大公子可以名正言顺退亲了!”

……

几个人原本低声说着,但到后来说得高兴,越发无所顾忌了。

正越说越离谱之际,其中一人忽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他回过头,还没看清人,一个硕大的拳头,呼地就砸在他的脸上。那人大怒,想要还手,可对方一手攥着他的衣领,一手挥着拳头,就那么一拳一拳地砸。

正是原本在河边焦急等待的沈云霆。

被打者的同伴围上来解救,现场一团乱,等到在此协助河道司的东城兵马司众人合力将人拉开,宋纬急步过来一看,那几个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揍人的沈云霆也没有讨到什么好,连眼角都破了,一滴血从眼角处流下,在脸上蜿蜒,他却不知道疼痛一般。模样既有几分凄凉,又带着几分悲壮。

宋纬叹了口气,道:“侯爷,你的心情下官能够理解,但是你不必和这些小人一般见识!”

要说以沈云霆的身手,就算腿脚不便,也不应该被揍得那么惨,只是他半天一夜水米没打牙,眼睛没合眼,人早已摇摇欲坠,自然大打折扣。

沈云霆不理他,只以噬血的眼神紧紧盯着那几个闲话的人,那份森寒和杀气,让他们两股战战,就想赶紧溜。

这时候,去拿吃食的秦叔急忙赶过来,沈云霆用手指着,一字字道:“他们分明被人所指使,败坏我女儿的名声!”

秦叔会意,一摆手,侯府家丁便把人拿下。

这些人眼神闪烁,想要逃走,哪里还来得及?但见此时要被抓,急得挣扎着叫道:“没人指使,别人都在说,你们凭什么只抓我们?”

宋纬和东城兵马司的主司互看了一眼,武定侯这几年回到京城之后,除了喝酒,几乎毫无建树,连皇帝都想不起这号人了,侯府声望大损,但毕竟还是侯爵,再说人家死了女儿,这些人嘴欠,也该受点教训。

但毕竟是这样名目张胆的当着兵马司的面前抓人,这是要动私刑啊,他们还是不能不管的。

就在东城兵马司主事汤鲲要出面,突然,一个清脆如雨落玉盘的声音传来:“爹!”

混乱的场面顿时一静,晨曦之中,只见前面走来两个人。

左边那个,是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女子,十八九岁,容貌虽有几分清秀,但是能看出劳作的风霜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看穿着打扮,这是个普通的渔家女子。

在她的身边,却是个十三四岁,明眸皓齿,眉目精致的女子,那女子迎着沈云霆紧紧盯着她的目光,轻轻地又唤了一声:“爹!”

沈云霆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嘴里低声念念有词,宋纬离得近,听见他说的是:“不要醒,不要醒……”是在梦中吧?他的言儿性子执拗,跟他不亲近,平日里,对他冷冷淡淡的,定是做梦!

宋纬失笑,顿时明白,这个小姑娘,就是沈三姑娘。她没有死在青柳河底,而是好生生地站在众人面前。

他刚想恭贺一声,就见沈云霆身子一歪,眼睛一闭,向后倒去。

秦叔急忙扶住,冲着沈珞言老泪纵横地道:“三姑娘,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沈珞言快步上前,宋纬见她脸上变色,神色担忧,在旁边提醒了一句:“三姑娘落水,侯爷一直在河边,不眠不休,没吃没喝,大悲大喜,身子受不住了!”

沈珞言有些动容,在原身的记忆里,对这个爹可不亲近,而且一直很有怨念,对大伯一家亲热有加。她目光四下一扫,除了沈云霆和秦叔,以及竹兰轩的下人,大房三房的人可是一个也不见,原身是脑子有坑吧?

她趁着扶着沈云霆的机会,快速在他的手腕上拂过,脉象还算平顺,果然是伤心过度,忧思过甚才引起的昏迷。那身着官服的人不是说了吗?从她落水后他就不眠不休地在河边,又担心又伤心,还粒米未进,身体撑到了极限,好在并无大碍!

沈珞言放下心,侧身对宋纬行礼道:“多谢大人!小女子遭逢意外,给大人添麻烦了!”

宋纬见她言行举止,落落大方,心里生了几分赞赏,他微笑:“职责所在,不必言谢,三姑娘没事就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