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阁楼情缘

更新时间:2020-01-19 07:43:29

阁楼情缘 已完结

阁楼情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蓝域鱼 分类:言情 主角:柯小王子 人气:

完结小说《阁楼情缘》是蓝域鱼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柯小王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地铁途中的柯四喜无意间撞到了堂冬朗,还害他鼻血直流。没有道歉之余,她趁地铁到站后毫不犹豫地逃了。后来回到家后听放置了半年多的阁楼终于租了出去,那个新租客却正是今天在地铁上撞倒的堂冬朗,老天爷到底是让他来要债还是还债的呢?!当第二天知道堂冬朗竟是新来的项目经理,柯四喜简直要怀疑是不是改错名了,她应该叫柯三衰吧!那她应该如何应付这个新租客兼上司呢?!烦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他那悲催的模样,柯四喜马上解释道:“放心啦,我以前踢足球时也很少用头锤的,那种用脑袋踢球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闻言,堂冬朗轻笑道:“呵呵,原来是你踢球都不用脑袋的啊?!难怪国家女队与你无缘!”

听出他的讽刺,柯四喜马上板着脸,道:“喂,我带不带脑袋,进不进国家女队关你啥事了,你给我坐好,别说我不负责任,我现在就帮你消肿。”说着,她把鸡蛋剥壳后放在保鲜袋里,准备帮堂冬朗烫鼻梁。

见她那么热心,堂冬朗也不敢再玩笑了,他真的乖乖地坐在她面前,头略向她靠。

一抬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柯四喜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虽然说他不及小王子的萌相,但也是五观端正,阳刚气十足的男人啊!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近距离接触,她多少还是有点不自然。

见她的脸慢慢地红了,堂冬朗好奇地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身子马上往后靠了靠,柯四喜解释道:“呃,天气这么热啊,你还靠这么近,我能不热吗?”

不好意思地往后挪了挪,堂冬朗回道:“不好意思,我以为这样会让你方便一点。”

见他乖乖的往后挪了挪,柯四喜才执起装有鸡蛋的保鲜袋,然后对着堂冬朗红肿的鼻梁一按。

“哇,好痛啊!”堂冬朗像触电似的往后一靠,谁知他身后根本没有东西可靠,结果整个人往后一仰,“砰”的一声,他整个掉地上。

忙过去扶起他,柯四喜责怪道:“喂,你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大反应啊,一点痛也忍不了吗?”

用手不停地搓着后脑勺,堂冬朗一脸痛苦地道:“小姐,难道你不能轻点吗?你那么用力地往我肿着的鼻梁按下去,能不痛吗?”

柯四喜不悦地道:“我哪有用力按啊,我只是轻轻碰了碰你的鼻梁而已,你自己就那么大反应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现在堂冬朗是鼻梁又痛,后脑勺又痛,他苦着一张脸,道:“小姐,应该是我问你是不是女人,难道你一点温柔也不懂吗?!刚才那一按也能称得上轻轻?那我真想知道你所谓的重重地一按,我的鼻子会不会歪掉啊?”

受不了他的小题大做,柯四喜干脆把手中的鸡蛋往他手里一塞,道:“好心没好报,要求那么高,你慢慢按啊!”

尼玛,她好心帮他消肿,他还嫌她不够温柔,这到底是哪门子道理啊!要不是因为今早跑掉有点内疚,谁会管他的鼻子肿不肿,痛不痛啊?!

堂冬朗倒很乐意地接过鸡蛋,随手找来一张镜子,然后一边用鸡蛋滚着红肿的地方,一边喃喃地道:“还是自己来比较安全,鼻子应该没有歪吧?!”

双眉不由得皱了皱,柯四喜问道:“喂,鸡蛋我给你了,那今早的事咱俩就一笔勾销,以后谁也不欠谁,OK?”

眼也没抬一下,堂冬朗依然对着镜子在消肿,道:“今早的事一笔勾销就一笔勾销,反正我也没准备要计较!鼻子的事是了结了,那这里的事可以开始讨论了吧?”

不解地看着他,柯四喜忙问道:“这里的事?这里好好的,有什么事啊?”

停下手中的动作,堂冬朗从镜子里露出脸来,问道:“我叫堂冬朗,你叫怎么名字啊?”

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问题,柯四喜扯了扯嘴角,道:“柯四喜,要是你愿意,以后叫我柯房东也可以。”

嘴里连续念了她的名字几次,堂冬朗好奇地问道:“四喜,是四喜临门的那个四喜吗?”

见他把自己的名字念得那么顺口,柯四喜倒觉得有点异样,大概是她一直不喜欢陌生人太亲热的缘故吧!她只是点了点头,道:“嗯,就是那个柯四喜!”

堂冬朗了然地点头后,把脸又堆在镜子后面了,顿了顿,他又从镜子里露出半张脸,问道:“那,你跟七喜有关系吗?”

随手执起一个袋子就往他那方向扔,柯四喜没好气道:“就知道你会这样问,这个无聊的问题我已经被人问无八百多次了,你们真的很无聊啊,四喜就一定跟七喜有关系吗?”

忙闪到一边,堂冬朗轻笑道:“呵呵,谁让你的名字这么特别啊,任谁也会这样联想啊!”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柯四喜回道:“你以为我愿意叫四喜啊,都是我爸他害的,说什么名字最重要的是意头,结果就给我改了个四喜,四喜四喜,还有够土的!”

耸耸肩,堂冬朗笑道:“我倒觉得四喜的名字很不错啊,至少比双喜更喜庆啊!”

脸马上垮了下来,柯四喜斜睨着他,道:“堂冬朗,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啊,你是故意打我的岔吗?”

堂冬朗马上大笑了起来,道:“哈哈,我开玩笑的啦,我是真心觉得柯四喜这个名字好听啊,容易记又容易叫,我觉得你爸还是蛮有才的。”

翻了翻眼,柯四喜回道:“堂冬朗,要是你知道我爸真的叫柯有才的时候,你就知道名字绝对与命运没有关系,因为我爸活了那么多年也不见得有才,而我活了二十多年也不见得有四喜!”如果今晚上那四件所谓的喜事不计算的话。

被她的话逗得更开心了,堂冬朗继续笑道:“哈哈,不会这么巧吧,你爸真的叫有才啊?!那你妈叫什么啊?等等,让我想想!”

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柯四喜真被他打败了,极度无语道:“堂冬朗,你还真以为自己的算命的,一猜就中啊?!”要真被他猜中,村头那个算命的陈三就要退休了。

手指在太阳穴的位置揉了揉,堂冬朗一脸的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一拍手叫道:“我想到了,你妈的名字一定有一个珠字,对不对?”

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柯四喜惊讶到张着嘴,问道:“你,你怎么猜到的,我妈真的叫如珠啊!”不会这么邪吧,看来陈三要退休了!

看着她一脸的震撼,堂冬朗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哈哈,真的吗?哈哈,太利害了!”

柯四喜忙好奇地问道:“喂,堂冬朗,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你该不会真有什么灵力之类的特异功能吧?”

倒在沙发上的堂冬朗笑了一轮后才慢慢地坐了起来,他看着面前无比好奇的柯四喜,他又开始忍不住想笑了,他终于还是强忍着笑问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忙点点头,柯四喜很慎重地道:“我真的很想知道,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强行抑制着笑意的堂冬朗,神秘地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

柯四喜马上竖起耳朵凑过去,她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猜到她妈的名字有一个珠字的。

轻了轻嗓子,堂冬朗回道:“能猜到的原因很简单,今天你妈跟我说直接叫她珠姨,所以我就知道了!”说着,他随即大笑了起来。

知道自己上当了,柯四喜寒着脸厉着他,冷冷地道:“无聊,幼稚,超低能!”她怎么会笨到想不到今天是她妈租房子给他的,肯定会自我介绍的啊!

堂冬朗继续大笑道:“哈哈,就算我无聊,幼稚,超低能,但你也相信啊,你不觉得你太二了吗?!你竟然怀疑我有超能力?!哈哈,亏你想得出来!”

被他笑得脸都红了,柯四喜简直对这个人反感到极点,她抿着嘴道:“对,我就是二,否则也不会跟你在这里聊了这么久。算了,咱俩以后还是保持那种点头之交的房东和租客之间的关系,懒得跟你有交集!”说完,她转身就愤然下楼去。

见她那么生气,堂冬朗极度无奈地摊摊手,这种怪脾气的房东可不是好惹的。突然想起什么,他正想问柯四喜,谁知她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

“算了,明天再问吧!”他只能重新开始整理物品,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他的第二个家了。

下楼回到家里,柯四喜摆着一张臭脸回到房里,那个叫堂冬朗的家伙怎么这么可恶啊,气死她了。

打开电脑,上了QQ,柯四喜要马上找个朋友来发泄一下情绪,否则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瞄了瞄在线的名单,见同事兼好友李小雪在线,哇,讨论这件事一定非她莫属了。

有可乐味的四喜:发了一个怒的表情。

二次元的雪子小姐:??

有可乐味的四喜:遇到一个超极可恶的人,惹到我啦!

二次元的雪子小姐:真的?!快说来听听,好让我高兴一下!

有可乐味的四喜:发了一个抓狂的表情。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啊!

二次元的雪子小姐:呵呵,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有可乐味的四喜:记得早上我跟你说,在地铁上把一个男的撞到流鼻血了吗?他现在竟成我的租客。

二次元的雪子小姐:不会吧?????

有可乐味的四喜:真的,刚才还被他气了一顿,可恶!

二次元的雪子小姐:天啊,报应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