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懿安皇后主角郭念云老夫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懿安皇后主角郭念云老夫最新章节精彩试读

时间:2019-10-09 16:48:30编辑:一切还好 人气:

完结小说《懿安皇后》是陈澜清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郭念云老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祖母,此事还请您定夺。”事关郭念容,张氏不好自己做决断。郭老夫人扫了一眼屋内众人,最终看着张氏,足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张氏被她

懿安皇后

推荐指数:10分

《懿安皇后》在线阅读

《懿安皇后》 第六章 免费试读

“祖母,此事还请您定夺。”事关郭念容,张氏不好自己做决断。

郭老夫人扫了一眼屋内众人,最终看着张氏,足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张氏被她盯得后背全是冷汗,这才听她说道:“此事七丫头虽不知情,却是御下不严,便罚两个月例银以示惩戒。铃兰以下犯上,且下药暗害府内娘子实在恶劣,但考虑到她也是忠心护主,便饶她不死,打三十板子再交给人牙子卖出京城去吧。”

郭念容听了,立刻膝行几步到郭老夫人脚边,连磕好几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祖母,无论您怎么罚孙女都行,但孙女求您,放了铃兰吧,打三十板子再交给人牙子,跟打死她有什么区别?祖母,求您看在孙女的面子上,饶了她一命吧。”

郭老夫人却是不为所动,只看着手中的佛珠不说话。

郭念云想了想,也扑通一声跪下,硬挤了几滴眼泪在眼角道:“祖母,还请您为孙女做主啊!那郑家婆子如此诬陷孙女,实在居心叵测,您一定要问出她背后主使之人,再把郑婆子打个五十大板交给人牙子,以震慑府中那些整日想要害孙女们的人。您想想,连铃兰这样忠心护主的都要打了三十大板扔出去,那像郑婆子这种恶意诬陷主子的,就更是要好好收拾了,杀鸡儆猴才是啊。”

张氏见郭老夫人似乎有些动意,眉头一跳,也立刻跪了下来:“祖母,今日之事都是孙媳管家无方,才让郑婆子看丫鬟们相似就胡乱指证,更让铃兰犯下如此大错,孙媳愿领罚。至于铃兰,她一个弱女子,若是打了三十大板,定是死路一条了,孙媳也求祖母网开一面,饶她一命。”

郭念云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不再说话,仿佛刚才那个求着郭老夫人要做主的不是自己一般,她不过是要逼一逼张氏,警告她若是不想再闹下去,就自己为铃兰求情。

张氏倒是个聪明的,见自己要查幕后之人,立刻领罚,还凭空说郑婆子是看错了,甚至为铃兰求情,显然是想尽快了结这件事。

这种时候,不宜跟张氏纠缠,刚才郭念容帮了自己一次,如今也不过是还她一个人情。至于张氏,自有郭念容会去对付她,不用自己出手。不过此人声东击西,甚至妄图把自己和郭念容都收拾了,来个一石二鸟,实在不是善与之辈。

众人从清雅苑散了之后,张氏气势汹汹地回到了正房。郭静菀跟在她身后,倒是得意洋洋:“娘亲,今日真是大快人心。那郭念容哭的样子,看得我心里真痛快!”

“她自己做了亏心事,居然敢让铃兰帮她给晋康县主送信!太子良娣早就下了死令,若是她再跟东宫有一点联系就不会再对她仁慈,也不会放过我这个当家主母,她不怕丢了命,我怕!真是个不要脸的,都被人家从东宫赶出来了,还这么上赶着有什么意思?今日我就是谅她不敢说出铃兰的去向才设计了这一步棋,警醒警醒她,顺便也敲打敲打六房的两个丫头,让她们知道这郭府如今是谁当家!”张氏冷笑,显然对自己今日的计策很满意。

“那郑婆子如何处理?”郭静菀问道。

“杀了灭口。”张氏眯了眯眼睛,随口说出了四个字,仿佛自己要处决的只是一只蝼蚁。

是了,在她们心中,一个丫鬟、一个婆子跟蝼蚁有何区别呢?

这也是郭念云今日最大的感触,这时代,没有权利的人,只能任由别人处置自己,想杀就杀,想打就打。她每每想到铃兰被郭念容以求自保拱手送出时那绝望的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今日是自己机灵,躲过去这次算计,才保住了绿芷的命,不然绿芷是不是也要跟铃兰一样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赶出郭府,还能有多少活路?

想到这里,她暗暗下了决心,日后一定不能再任由别人算计自己,哪怕是为了身边的人。

小王氏回到郭念容的竹雅轩,狠狠地摔了半屋子的瓷器才解气,郭念容坐在榻上静静地看着她,心里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没脑子的母亲感到耻辱。

可就在这么狼狈的时候,来了不速之客。

“哎哟,太太,你这是发什么火呀?是不是七娘又惹你生气了?”一个年纪比小王氏还大一些的妇人不等丫鬟通报便冲进了屋里,看到一地的瓷器,随手捡起一块瓷片道,“啧啧,这不是前些日子才买的官窑的白瓷吗,真是可惜了,这可都是爹挣的银子啊……”言下之意就是说小王氏浪费。

小王氏不用抬头都知道,进来的人正是自己的嫡长姐大王氏所生的三房长子郭钢的媳妇——也是她名义上的儿媳妇——李氏。

李氏仗着自己娘家跟皇家是远亲,又因为小王氏是填房,自己甚至年长于小王氏,平日里对小王氏和郭念容都十分不客气,哪怕是在三老爷郭晞面前,也不知收敛。而郭晞也因为对原配大王氏的怀念,一向对李氏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这就更助长了李氏的气焰。

小王氏本能以继母的身份强压下去,可无奈自己生的是女儿,日后郭念容在婆家过得如何,很大程度上还将取决于她在娘家的地位,便只能对郭钢和李氏忍耐再三,不想撕破了脸,因为她知道,一旦撕破脸,郭晞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自己和郭念容。

“你回来了,亲家母可好?”李氏这几日不在家,因她母亲病了,小王氏不想跟她吵,选择了回避她的问题。

李氏却是不理会她,毋自说着话:“一回来就听说七娘身边那个大丫鬟,叫什么来着?铃……铃兰居然在十娘的药里加了藜芦?”说完还幸灾乐祸地看了郭念容一眼。

郭念容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子看着李氏的脸,那火“噌”地窜上来:“嫂嫂,您还是管好静德吧,那丫头前几日跑到九妹面前骂九妹是贱女人,抢了她的淳哥哥。您也知道九妹的脾气,这几日您最好看好静德,可千万别在九妹面前出现了,不然再落一次池塘,这丑可就出大了。”

郭念容说的是一年前郭静德在东宫惹恼了郭念云,被郭念云当着一干郡主郡王、京城小娘子的面推下了池塘,变了落汤鸡出丑的事。这件事一直是李氏心中的痛,当时为了避风头,她和郭静德都整整两个月没出门。而郭静德更是因为这件事成为京城人的笑柄,甚至过了半年都还有人提起此事。

李氏一听郭念容又提自己的痛处,恨得咬碎了银牙,但她今日是来看小王氏和郭念容笑话的,必须忍住。

“多谢七娘关心,静德毕竟年纪小,这些事过段时间自然就没人记得了。倒是不知道刚刚定了亲的念容你,能不能禁得住京城的流言蜚语啊?啧啧,念容,嫂嫂真是心疼你,都十八岁了,若是被常家退了亲,可如何是好?”李氏说完,拿帕子按了按嘴角,仿佛是真的悲伤,可在场的三人都心知肚明,她是怕自己的嘴角上扬得太厉害。

小王氏最恨有人拿郭念容十八岁未嫁人说事,正要发狠,郭念容按住了她,一脸平静地对李氏道:“嫂嫂若是无事,便回自己的院子吧,我有些不舒服,就不招待嫂嫂了。”

李氏也见好就收,嗤笑一声,得意洋洋地转身走了。

“你何必拦着我,我今日定是要与她斗个你死我活的!”小王氏见人走了,一肚子气就想撒到郭念容身上。

“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赶紧走!我累了。”郭念容已经不想再忍耐自己这个没有脑子的娘亲,此刻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理一理思绪。

小王氏没想到一向温顺的女儿竟然对自己说出这番话,她抬起手,想要打郭念容,可手扬到最高处,却是怎么都落不下来,最后只能落在自己胸口上,一下一下狠狠地捶着:“造孽啊!我怎么会生了你这样的女儿!罢了罢了,你既不懂我的苦心,我也懒得与你说,待你想清楚再来见我吧。”

小王氏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自己平日在郭老夫人面前极尽谄媚,只为了让她对郭念容多照拂一些;在郭晞的两个儿子和儿媳面前再三忍耐,也是为了郭念容能有个强硬的娘家,至少以后在婆家受了欺负,只要她小王氏跟郭家没有闹掰,郭家的儿子们就会碍于面子为郭念容撑腰。

可是,她是自己的女儿啊,她为何不懂呢?

小王氏趔趄着走出竹雅轩,看到外面的丫鬟婆子,她连忙擦干泪水,扯了扯衣角,挺胸抬头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郭念容看着自己母亲那副模样,也想不通,她不知道小王氏为什么要像奴才一样捧着郭老夫人,她觉得这是没必要的,因为郭老夫人极其看重面子,冲着郭念容是郭家嫡孙女的身份,她也不会待自己太差。而且郭念容从郭老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嘴里打听到,郭老夫人的身子其实已经是外强中干,表面上看着硬朗,内里却已经支持不了太久,她在郭家,当不了太久的老太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王氏像条狗一样——其实郭念容不愿意这样形容自己的母亲,可是事实又却是如此——只会让郭念容丢尽尊严。

但现下,郭念容没有心思与小王氏纠缠,因为她还有更紧要的事——她最后的机会就在十日后,郭老夫人八十五岁大寿寿宴上了。

懿安皇后

懿安皇后

作者:陈澜清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我非常喜欢《懿安皇后》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

小说详情